笔趣阁 > 罪恶调查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凶之地
  银海租车行的工作人员看到李晗的警官证,又看着眼前这几个一身水、一脸血的人,还是有点匪夷所思。

  “下雨路滑,”卢振宇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车开得急了点,刚才撞了一下,没事,那什么,你把那辆车的轨迹调出来吧。”

  工作人员将信将疑地打量着他们,但还是在电脑前将那辆汉兰达的轨迹调了出来。

  果不其然,这辆汉兰达从租车行开出来后,直奔纺织宿舍,在文讷家的那栋楼下停了大约半小时,然后再次启动,一直向北开,又在淮江二桥南岸附近停下了,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再次启动,驶上淮江二桥,前往北岸区,最后在黄宗盛租的仓库旁边停了下来。

  根据车辆gps显示,这辆车现在还停在那里没挪窝。

  “好!”看着李晗用手机把轨迹地图拍了下来后,卢振宇直接站起来,“走,去仓库!”

  他拔腿飞奔,一群人跟在后面跑着,来到外面,变形的五菱之光四轮朝天,现在只能坐悍马了,一辆悍马坐不下那么多人,许家豪拜托陈浩他们留在这里帮忙处理车祸现场,跟他说今晚这辆悍马先借我开开,给你撞坏了不好意思,回头赔你一辆新的,陈浩赶紧说救人要紧,豪哥你尽管开去用,啥赔不赔的,说这话就见外了,心里却暗暗叫苦,悍马早停产了,配件都不好找,上哪儿弄新的去。

  卢振宇负责开车,李晗坐副驾,许家豪坐在后座,人手不多,但足够了,就算黄宗盛练过几下,有卢振宇和许家豪两个人也足够对付他的。

  “小卢,那仓库是什么地方?”许家豪问道。

  卢振宇说道:“以前调查过,是黄宗盛租的一个仓库,算是他的一个落脚点吧。”

  “黄宗盛是谁?”

  “就是那个色魔!”

  许家豪点点头,明显脸色好些了,但是目光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气,开始把指关节掰得啪啪响。

  三人都把安全带系得牢牢的,硕大的悍马冒雨狂飙,很快就来到了北岸区黄宗盛的仓库。

  大雨中,悍马亮着氙气大灯开进院子,两道强光照在仓库大门上,那把大钢锁赫然挂在那里。

  李晗刚掏出手机说了句“要不我再找锁匠来”,就看卢振宇转头和许家豪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用力点一下头。

  就听卢振宇喊道:“都坐好了!”

  李晗一阵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抱着脑袋,就觉得一股强大的推背感袭来,紧接着一声巨响,灯光中灰尘木屑乱飞,她尖叫一声,惊魂未定地望向窗外,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仓库中了。

  她刚想怒斥卢振宇,就见卢振宇和许家豪双双推门跳下车,而且还双双掏出了“凶器”,卢振宇抽出了一根甩棍,许家豪掏出了一支黝黑的手枪,李晗吓了一大跳,心说这家伙当真是急眼了,当着警察的面都敢掏枪了。

  在悍马的氙气大灯照耀下,卢振宇找到开关打开灯,仓库中一片明亮,一切都一目了然,许家豪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满地堆放的架子床和各种设备,也不禁心惊,虽然没人跟他解释,但他自己也猜到了七八分。

  卢振宇和李晗都看得出来,仓库里和上次没什么变化,卢振宇返回院子里,看到暗处停着一辆大车,过去一看,正是黑色的汉兰达,看车牌号,确定是银海租车行的那一辆。

  李晗拿出租车行的备用钥匙,打开汉兰达,用手机电筒照着简单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异常,前座后座都没有什么残留物,没什么明显的头发、血迹、体液什么的,也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

  不过目前也只能目测一下,至于详细的,比如有没有文讷的指纹、dna什么的,就要警方鉴证小组来了。

  许家豪把枪插回腰里之前,在李晗眼前晃了一下,笑道:“别紧张,狼狗而已,不是真家伙。”

  ……

  李晗拿出手机,向安犁天报告情况,说嫌犯租的车已经发现了,具体在什么位置,请速派技术人员来检测。

  安犁天也告诉了李晗一些初步调查结果:首先,黄宗盛的手机无法定位,无论用gps方式和基站方式都找不到信号,看来这人反侦查意识很强,不仅关机,很可能连sim卡都抠掉扔了,当然这也在意料之中。

  其次,刑侦干警已经前往纺织宿舍勘探第一现场,正在给古文讷的父亲张洪祥做笔录,目前张老师的情况不太好,血压比较高,做完笔录后已经把他送去医院观察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至于黄宗盛的家里和唱片行,警方也都正在勘查,唱片行还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主要是排查店内的监控视频,传讯店内打工的几个女生,至于黄宗盛的家里,各种证件票据、贵重细软都不见了,确实有仓促收拾出逃的迹象。

  李晗欲言又止,看来他们还没发现黄宗盛屋里的针孔摄像机,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主动说出来。

  “对了,小晗,”安犁天苦笑一声道,“现在呢,古文讷家里已经知道这个事了,她妈妈快疯了,而且把火都撒在张洪祥头上,她放话说万一她女儿有个三长两短,她就要张洪祥的命……我说,你还是让卢振宇到医院去看看吧,一方面照顾他老丈人,另一方面也能保护一下,我们肯定不至于专门派干警保护老张去吧,万一那女人真干得出来呢?”

  挂上电话,李晗苦笑着把安犁天的话又说了一遍,卢振宇直接说我不去,都什么节骨眼上了,还让我去医院守着,小文妈妈明摆着是说气话呢。

  许家豪冷冷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她是说气话?你了解她么?”

  卢振宇一愣:“怎么着,她还真敢杀人不成?”

  许家豪冷笑一声:“真到那一步,她绝对干得出来,而且这活儿多半还是交给我去执行,不过你放心,要办人的话,我也不会办老张的,那毕竟是小文的爸爸。”

  卢振宇盯着他:“这意思是,你是想办我了?”

  许家豪一言不发,冷冷地点头。

  “好啊,”卢振宇也冷笑道,“真到那一步的话,我随时奉陪,不过在那之前,你别给我添乱就行,别碍着我救小文。”

  许家豪阴鸷地看着他,半晌才咬牙切齿地说道:“行啊,没问题。那么……接下来,该查什么地方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卢振宇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消消气,然后看着李晗,突然说道:“你说,黄宗盛半道还在一个地方停了一个钟头是吧?在什么地方?”

  李晗掏出手机看了下轨迹照片,说道:“上车,走!”

  ……

  悍马又开过了淮江二桥,回到了南岸,顺着引桥的大转盘转到了桥下,刚才通过的淮江二桥依旧灯火通明,不过已经高高的在头顶上了,现在正在淮江二桥底下,周围一片荒凉,像是一个报废车辆的停车场,大量废旧车辆停在这里,都蒙着厚厚的灰尘。

  根据黄宗盛的行车轨迹,到北岸仓库之前,他曾经在这停了一个小时之久。

  雨已经停了,卢振宇推门下车,四下张望,眼前是漆黑的淮江,江心不时有运煤运沙子的拖船缓慢驶过,背后不远处就是高大的妙法山。

  依山傍水,按说这里环境不错,又在淮江二桥旁边,交通便利,不应该这么荒凉的。

  “这儿不是那个烂尾游乐场么?”李晗也下车,望着远处说道。

  卢振宇望着夜幕中一个黑乎乎的高大身影,也想起来了,那玩意儿是个摩天轮,号称“华东地区最大摩天轮”的,现在也黑灯瞎火的报废在哪儿了。

  前几年上海要建迪士尼乐园,全国很多地方都受了刺激,一窝蜂地上马各种主题公园,近江也不例外,就在这依山傍水的江边搞了个主题公园,可惜没两年就烂尾了,一直烂到现在,偏偏这片烂尾工程还挺大,本来妙法山北麓这一大片要风水有风水,要风景有风景的,就被这一大片烂尾工程拖累成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处荒草半人高,野猫出没,甚至还有黄鼠狼和蛇,连累的淮江二桥南岸这一大块都迟迟发展不起来。

  要是放在几年前,早就有开发商红着眼睛抢过去重建了,偏偏这几年房地产不景气,再加上这块地错综复杂的经济和法律纠纷,这么一大块烫手山芋,没人愿意接。

  “这地方我熟,”许家豪在后面说道,“这两年过来看了不下十次,一片废墟,跟鬼城一样,倒是囚禁人的好地方。”

  这句话提醒了卢振宇和李晗了,黄宗盛在这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很可能他的秘密巢穴就在这里,他先把文讷弄进巢穴里,然后又去北岸仓库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的!

  李晗问道:“两年来看了不下十次?为什么一个劲儿的来这儿看?”

  “有段时间,”许家豪点上一根烟说道,“公司想把这块烂尾地拿过来,重新开发。”

  卢振宇问道:“后来呢?”

  许家豪瞥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关你屁事”,但喷了口烟,还是摇摇头:“后来放弃了,不划算。”

  李晗说道:“那还等什么?进去看看!”

  卢振宇点点头:“走,上车!”

  悍马亮着氙气大灯,缓慢开在废弃的游乐场里,夜晚的废弃游乐场阴森恐怖,满地荒草,到处都是参天大树,这些大树都是建游乐场的时候移过来的,有些已经枯死,只剩下巨大的躯干如同鬼魅,还有新长出来的一丛丛灌木,不时有一座锈迹斑斑的大型游乐设施,还有一些场馆建筑,也都是锁着大门,玻璃砸得稀烂,凑近了用手机电筒照着看,里面各种杂物,还有干了的屎尿,阴冷潮湿,臭气熏天。

  “注意看看有什么生活痕迹,”卢振宇慢慢开着车,往车窗外瞅着,“比如什么生活垃圾,没有尘土的车辆,或者门窗比较完好的房子,之类的……”

  后座,李晗已经用手机把情况报告给了安犁天,很快就会有大批刑警来对这里彻底搜索。

  ……

  汇报完毕,挂上电话,李晗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许大少,这么好的一块地方,你们金天鹅怎么就没接过来做呢?”

  许家豪瞅着窗外,心不在焉地应着:“风水不好。”

  “风水不好?”

  “对,”许家豪说道,“离山太近,还是在山北边,背阴,每天见太阳的时间太短,阴气重。我爸找人看过,说是大凶之地。”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当年建游乐场的时候就事故不断,前前后后死了六个工人,最后资金链断了,老板跑路,没多长时间就让讨债的逮着了,让绑起来嘴贴上胶布扔后备箱里,不小心憋死在里边了,现在案子都破了,这块地几年之内换了两茬子老板,基本都是谁接谁倒霉。金天鹅不想做第三个,就这么简单。”

  卢振宇咀嚼着他说的话,然后转脸看了他一眼,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是说不划算么?怎么又改风水不好了?而且李晗就问了一句,他说这么多干什么?

  他问道:“是不是陆总想拿下,但是许总找人看过,说风水不好,然后说服陆总放弃的?”

  “对,干房地产的都信这个,再加上确实不太划算……”许家豪望着窗外,突然转头盯着卢振宇,一脸的狐疑,“我说,你老盯着这事问是什么意思?跟小文失踪有关系吗?”

  “没事,”卢振宇嘴角撇了撇,“随便问问。”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