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微观小浩法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微观小浩法

  过去、现在、未来的时空重叠,‘存在’与‘不存在’融合,五者全部累叠在一片天地,动与静,虚无与真实,这些全部结合才是所谓的浩法。

  如此说来,这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动态世界,这种融合让人觉得渺小的根本原因是它不可理解。

  试想,这五大因素累叠在一起,会产生多么复杂的运行法则?会产生多么复杂的因果?一切的一切根本无法运算,生命在这种机制之下,那是真正的渺小。

  所以辜雀和诡恶天哪怕已然强大到这种地步,也难免产生一股卑微的感觉。

  法尊接着道:“是啊,辜雀说得没错,这只是第三个世界等级而已,这第三个等级就是所谓的微观小浩法。”

  辜雀道:“所以为什么是微观?为什么是小?”

  法尊道:“因为伟大是无止境的,在更加磅礴的世界面前,五大元素累叠的浩法,只能称之为微观,而且是小浩法。”

  诡恶天咬牙道:“所以后边的世界等级还有三个。”

  法尊道:“不错,微观小浩法之后,还有微观大浩法,宏观小浩法,宏观大浩法。越往上越稀有,辜雀所说的苦罗上界,就是最顶级的世界,也就是宏观大浩法。”

  说到这里,他苦苦一叹,道:“据说,苦罗上界是寰宇之间最后一个宏观大浩法,它已然在一千多万年前,彻底覆灭了。”

  辜雀心头顿时一震,他想到了溯雪和罗睺,罗睺说过,溯雪是苦罗上界宏观大浩法的后人,自己和她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

  那时候自己当然不信,也没有体会到自己和溯雪的差距。

  如今看来还真是可怕,自己处于二级世界大千宇宙,一个第三级世界微观小浩法,五种元素累叠,便让自己产生了极为卑微渺小的念头,让自己无法去想象这五种元素累叠的运算法则和因果机制......那么微观大浩法呢?宏观小浩法呢?宏观大浩法呢?

  最为最顶级世界的宏观大浩法苦罗上界,并且还是苦罗之主的嫡系,溯雪和自己的差距的确太大,大到哪怕是自己都无法去想象。

  罗睺说得没错,是自己太乐观了。

  但活了几百年,自己也不是什么都没学会,至少有一点,就是面对任何困难,无论多么可怕,都一定要相信自己。

  这一点说来简单,但自己终究还是做到了,所以在看了《诸天生死簿》的信息之后,自己最终还是选择埋葬了它。

  宇宙的深邃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有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达到了顶端,就如当初神魔大陆的帝王们,但放在更广阔的世界来看,他们却又是那般渺小。

  而后之视今,犹如今之视昔,自己现在是否依旧是小丑呢?

  辜雀洒然一笑,摇头不语。

  诡恶天忍不住道:“既然五种元素累叠构成了微观小浩法,那么之后的三级世界,又是何等深邃呢?”

  法尊摇了摇头,笑道:“不知道啊,世界的深邃最关键的就在于,无法想象,无法理解。我和你们一样,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无知者罢了。”

  “呼!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不爽。”

  诡恶天叹了口气,随即笑了起来,道:“但是我估摸着还是先活下去再说吧,我们也快到尽头了吧?”

  “是啊,我们已经很艰难了,已经快走不动了。”

  法尊道:“我们透过破碎的次元进入了这微观小浩法世界,但次元的连通处,世界的本质是最接近的,也就是我们降临的地方,是无限接近于第二级世界的,所以我们只是感受到了空间密度的可怕变化。”

  “但走得越远,离次元连通处便越远,离微观小浩法的运行法则便越近。所以我们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是因为微观小浩法这种级别的压制,我们还无法承受。”

  这一点辜雀也想得明白,“存在”与“不存在,过去、现在与未来,这五种元素累叠的天地,必然是空间密度无法想象、时间密度无法形容、因果变化无法猜测的天地,能游弋于这种世界,恐怕诸天大空相很难办到。

  诡恶天深深吸了口气,寒声道:“先处理最紧急的情况,也就是后方这黑色锁链,哪怕它是微观小浩法之中的存在,我也不认为它比诸天钥匙要强。”

  法尊点头道:“浩法,是由无数的元组成,黑色铁链作为元之一,本质意义上和一、二级世界是一样的,不存在先天的压制,拼的都是力量而已。”

  “即使是苦罗上界这种最高级别的宏观大浩法,也是由无数的元组成,只是元的组合方式不一样,运行法则不一样,但单个的物体,依旧没有区别。”

  “所以一个东西无论出于哪个等级的世界,它们的强弱都只和它们本身有关系,包裹生命。”

  辜雀心头的确很佩服法尊,这个人的学识实在太渊博了,这种深邃的道理他都是轻易说出,这也意味着,他才是真正最深不可测的那个人。

  难怪亚丁等人都很尊敬他,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向他请教。

  不过说来也并不意外,宙域祖船那是何等级别的存在?远远超过了诸天大空相,甚至超过了次元之境,能创造出这种级别的战船的法尊,又岂会那么简单?

  或许他只是力量弱了些,但智慧却绝对是最顶级的存在,也难怪连暗元都认识他。

  “辜雀,你刚才所说的话还算数吧?我们罢手言和,先渡过这个难关再说。”

  辜雀三人终于走到了鹿问天所在的位置,白发老头子当然也知道情况不对了,便率先开口以求自保。

  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活着的唯一希望,便是镇界灵柩棺。

  对于鹿问天,辜雀并非没有考虑怎么去处理他,这个人和自己算不算是生死大仇?其实不算。首先天眼虎他们只是驱走,并未戕害,其次他们是自己这个兄弟老婆的娘家,似乎也不能得罪太狠,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对方的确从来没有能力去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好像也没有必要非杀不可。

  想到这里,辜雀冷冷一笑,却还是点了点头。

  只是刚刚点完头,诡恶天忽然狰狞一笑,大手直接挥出,咧嘴道:“他杀不杀你我不管,但我还是要送你一程的。”

  他出手极快,而且出其不意,而且根本没有犹豫,出手便是全力以赴,那恐怖的诸天大空相法则化作一道道诡恶之气,将四周的空间直接分离出来,并朝中央凝聚,无上的力量全部朝着鹿问天涌去。

  鹿问天脸色剧变,他万万没有想到,与他素不相识的诡恶天竟然会突然偷袭,毫无防备,便直接被大空相法则封锁。

  他并不弱,但诡恶天实在太强,又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占得先机,竟然直接令他身体粉碎,深受重伤。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