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场红人叶兴盛 > 第1386章 凤姐
  万迅集团是全国知名大公司,如果没有重要领导公开接见,公司老总会很没面子的,而且竞争天元水库经营权也没有优势。

  关仕豪指望不上,叶兴盛只能指望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娇。好在许小娇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这个任务还不算太难。

  许小娇果然很爽快,公开接见了万迅集团老总,这不单单是卖叶兴盛这个好朋友的人情,而是出于工作上的考虑。

  万讯集团可是全国知名大公司,落户天元市对天元市的经济发展很有好处,落户这样的大公司对她这个新来的市长来说也算是政绩。要知道全国多少个地方,求爷爷告奶奶,求大公司去落后都没能如愿以偿呢。

  至于,是否会得罪市委书记关仕豪,许小娇没有过多考虑,她公开接见万迅集团老总本身就没什么错误,这是一项光明正大的任务,她没必要担心什么。而且,厅务处那边事先征求过关仕豪的意见,算是够尊敬和敬重关仕豪了。

  整个接见的过程很顺利,不过,媒体的报道却出了点小问题。

  一般情况之下,市委和市政府一把手有重要活动都不会碰到一块。

  市委书记有重要活动安排,当天,市长一般不会有重要的活动安排。反过来也一样,市长有重要的活动安排,市委书记一般没有。

  这样的错开,主要是市政府这边错开,而不是市委那边,毕竟市委是全市权力中心。

  真要是有错不开的重要活动安排,媒体报道的时候,最大篇幅报道的肯定市委书记,而不是市长。

  然而,许小娇这次公开接见万迅集团,媒体竟然同时刊登有关市委书记关仕豪的活动报道。刊登的时候,有关许小娇的报道,篇幅竟然比关仕豪还要大。毫无疑问,这样的活动报道肯定会让市委书记关仕豪心里不爽,让他被人凌驾到头上的感觉。

  许小娇看完当天的新闻报道,脸顿时拉得很长,立马一个电话就打给市政府办公厅厅务处处长孙煜志,因为负责跟媒体打交道的正是厅务处。

  孙煜志接到小桥电话的时候,正在叶兴盛办公室里跟叶兴盛谈工作。

  孙煜志把新闻报导的事告诉叶兴盛,叶兴盛拿过当天的报纸看完,禁不住苦笑了一下,说:“孙处长,让我来代替你去见许市长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孙煜志已经看出来,许小娇和叶兴盛的关系特别要好,叶兴盛是许小娇的人,他便暗暗地高兴,他总算没跟错人。

  叶兴盛来到许小娇办公室,许小娇正郁闷地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见到叶兴盛,许小娇态度很不好:“叶兴盛,你又来干什么?我又没让你过来,你能不能别这么烦人?”

  不管许小娇的脾气有多大,叶兴盛都不会生气,他面带微笑说:“许市长,是我代替孙煜志来见你的。”

  许小娇火更大了:“叶兴盛,你以为你是谁?我又没让你代替孙煜志过来,你凭什么自作主张?”

  叶兴盛从许小娇办公桌上拿过当天的报纸看了看说:“娇,你是因为今天的报道而生气吧?实话告诉你吧,当初,我初来乍到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许小娇回到座位上,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长长地舒了一口郁闷之气说:“今天的报纸上也有关书记的新闻报道,可是,关于我的报道篇幅比关书记的报道还要大,这是谁搞的事情?这不是故意让我为难吗?我可没有凌驾到关书记头上的意思,媒体这么做,岂不是要让关书记误会我?真不知道媒体怎么想的!咱们天元日报的党委书记是谁?我得好好跟他谈谈!”

  “娇,你觉得跟日报社党委书记谈这事儿有用吗?我估计这不是日报社党委书记跟你过不去,而是报社某个中层领导受了别人的指示,故意这么安排的。”

  许小娇沉吟片刻,觉得叶兴盛的话有些道理,便皱了皱眉头:“照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总不能让手下这么欺负我吧,这是谁干的好事?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

  许小娇越说越生气,纤纤细手一抬,啪的一声,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

  事后,叶兴盛帮忙调查这件事,结果发现,今天的时政报道是天元日报社一名中层领导干部安排的,而给该中层干部下达指示的是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肖海天。

  以前,市委书记关仕豪还没将叶兴盛提出阵线的时候,关仕豪曾经带叶兴盛去天元市水库调研,报社对此进行了报道,不过故意把叶兴盛的名字给去掉。

  叶兴盛为了在竞争天元市水库经营改制领导工作小组组长当中获得市政府党组成员的支持,特意去找市委宣传部的领导解决了这个问题。而故意为难他的人,正是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肖海天。

  真没想到,这混蛋胆子竟然大到这个地步,竟然连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都使绊子!

  叶兴盛怀疑,给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肖海天下达指示的很有可能是副市长符兆亭。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叶兴盛派人暗中跟踪符兆亭,结果发现,符兆亭跟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肖海天果然有密切的来往。

  叶兴盛把搜集到的证据给许小娇看,许小娇看了之后,勃然大怒,看来不给符兆亭点颜色瞧瞧,他是不知道厉害的:“我得给他一点提醒!”

  “娇,你怎么给他提醒?这混蛋有一定的来头,真的不太好对付!”叶兴盛说。

  许小娇一阵冷笑:“我就不信,我拿他区区副市长没办法!”

  冷静下来思考了一番之后,许小娇决定安排市纪委调查跟符兆亭走得很近的人,只要拿下符兆亭身边一两个人,就不愁符兆亭不害怕。

  许小娇把这件事跟市纪委书记郝名宇商量,市纪委的工作主要由许小娇来抓,而且,经过叶兴盛的牵线搭桥,郝名宇和许小娇的关系也走得很近。

  许小娇给指示,郝名宇自然要配合。

  却说那天符兆亭的手下跳窗逃跑之后,符兆亭找了个时间把他的手下叫到宾馆见面。手下告诉符兆亭,叶兴盛请了一些人在饭店吃饭,当时他偷拍了很多照片。只可惜叶兴盛发现了他并追赶上,他将手机给摔坏。

  这难不倒符兆亭,符兆亭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连上互联网,把市政府主要官员挨个给他的手下看,让手下指认。结果,他的手下一下子就认出市纪委书记郝名宇正是参加叶兴盛饭局的人之一。

  当官的人最害怕的莫过于纪委部门,符兆亭也不例外,哪怕背后有强大的关系,他也害怕纪委调查他。一旦市纪委收集到有关他违纪违规的证据,再上交到省纪委,他的仕途可就到头了。

  在和手下见面之后,符兆亭诚惶诚恐,立马去找市委书记关仕豪向他了解情况。

  关仕豪安慰符兆亭说,符兆亭是省官干部,天元市纪委还没有资格来调查他。而且,市纪委书记郝名宇也没跟他说过要搜集他违纪违规的证据。

  符兆亭十分着急地说:“说是这么说,可是,关书记,我担心他们暗中行事。他们明着是不敢调查我,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耍阴招,暗中调查我,然后,把搜集到的证据提交给省纪委?那样的话对我极其不利!”

  关仕豪和符兆亭山虽然因为利益而走到一块,但他是个相当谨慎的人。像别的官员一样,关仕豪也把自己的官帽子看得很重,本身,他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违纪违规的事情,如果符兆亭做了违纪违规的事情,而他又和符兆亭走得很近的话,毫无疑问会影响到他的仕途。

  听符兆亭这么一说,关仕豪顿时警惕起来,却又不动声色,淡淡地说:“符市长,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没做亏心事就不必要担心什么!”

  关仕豪这句话,让符兆亭的心凉了半截,这哪里是自己人说的话?他的处境有危险,关仕豪,应该帮帮他才对,可关仕豪这话哪里是帮他的态度?

  从关仕豪办公室出来,符兆亭思考了很久,他觉得关仕豪这人举棋不定,有些软弱,是个指望不上的人。若非如此,他早就竞争上天元水库经营改制领导工作小组组长了。

  怂蛋!废物!

  从市委办公大楼出来,在办公大楼前的停车场,符兆亭在打开车门前挥拳狠狠地捶了几下车身。

  市委书记关仕豪指望不上,符兆亭只能自己想办法。第2天,他驱车前往省城。

  在省城一家宾馆,符兆亭和一名看上去很富态的中年妇女一番缠绵之后,把他在天元市政府的处境和难处告诉该妇女。

  贵妇虽然已经人到中年,却保养得很好,皮肤白皙,极具弹性,看上去像是30多岁的女人。

  贵妇蜷缩在符兆亭宽大的怀抱里,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符兆亭刚毅的脸颊,朱唇轻启,往符兆亭脸颊轻轻地吹了一口芳香之气,说:“我的小宝贝,你不能事无巨细都来找我帮忙,知道不?工作得靠你自己来做,我代替不了你,别人也代替不了你,懂吗?”

  “可是,凤姐,我在那边已经很努力了,现在的情况是市委书记关仕豪很懦弱,他不大敢跟新来的二把手较劲,处处让着她。不是我瞧不起关仕豪,他就是个怂蛋,就是个软包。凤姐,你想想,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市长许小娇是叶兴盛的人,市委书记关仕豪不帮我,我哪里有权力跟许小娇叫板?你不帮我,我在天元市市政府混不下去呀,难道你忍心吗?”

  说到这里,符兆亭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然后转过身背对着凤姐,不理睬她。

  “小宝贝,你生气了?”凤姐抓着符兆亭的肩膀,将他给转过来:“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怎么说呢,天元市政府具体的工作,别人是不能够轻易插手的,懂吗?人事安排我可以帮你,但是具体的工作你让我怎么帮?道路千万条,你走好你自己的路就行了,不要去影响别人,就不会有什么事儿。准是你想的太多,影响到别人走路,别人才会对付你。”

  “什么我想的太多?我没想太多好不?凤姐,我只是......怎么说呢?我现在是副市长,我只是想在工作当中有点成绩,以后好继续升官。可是,市政府那边没给我委以重任,你让我怎么做出成绩?没成绩,我怎么升官,升个狗屁官?还有......”

  符兆亭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管是谁,只要是有一官半职,或多或少都会认识和交往一些商场上的朋友吧?我也不例外!现在我商场上的朋友遇到困难需要我帮忙,我也帮不上忙,别人把我的路给堵死了,你让我在朋友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没有朋友的支持,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别的不说,凤姐,你的亲朋友好友到天元市游玩,我总得好好招待你吧?我拿什么招待?我拿公款招待?还不都是这些商场上的朋友帮忙?这是一个有来有往的社会,朋友帮我的忙,我也得帮朋友的忙吧?现在,我的朋友有困难,我帮不上忙,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在朋友面前哪里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说的也是!”凤姐皱了皱细长的柳眉:“可问题是,刚调到天元市的市委副书记、市长来头蛮大的,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我这边也很难帮得上忙。”

  “凤姐,你的意思是,任由她欺负我?”符兆亭睁大眼睛看着凤姐:“姐,咱俩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人都是有感情的,你忍心吗?”

  “有感情?”凤姐咧嘴轻轻地笑了一下:“我只知道,你最近来找我的次数是少之又少,而且每次来找我都是要我帮忙。还好意思说对我有感情?我问你,你有几次是专程上来看我?大多数时候不都是我主动让你上来的?”

  符兆亭仔细看凤姐的眼睛,见她眼里有不满的神色,顿时换上笑脸,在凤姐风韵犹存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声音很温柔地说:“姐,我真是对你有感情!我承认,以前大多数时候都是你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才来找你。可是,你要理解我,我是副市长,分管的单位又是热门单位,平时事很多很忙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