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危情婚爱,总裁宠妻如命 > 第828章 乔乔,有我在
  慕卿窨离开慕宅,慕昰便将龙威叫了进来,“明天的安排取消。”

  “是。”龙威盯了眼慕昰。

  慕昰面色沉着。

  一般情况下,对于慕昰的命令,龙威向来不会提出异议,慕昰说什么,他照做便是。

  这次也不例外。

  慕昰也没解释,抿唇沉吟了翻,严肃斜睨了眼龙威,“通知张医生,让他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封园。”

  “好。”龙威道。

  慕昰不再说话,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微微握起,下唇轻撅着,侧脸阴沉莫测。

  龙威微掀起眼皮看了看慕昰,弯着上身,退出了堂屋。

  ……

  慕宅后院。

  “什么?”龙吟灵握拳,愤懑的看着龙威,“老爷取消了明天的计划?为什么?”

  “你也看到了,老爷是在少爷到慕宅后才改变计划的!”龙威拧着眉头,双眼里的阴霾藏得很深。

  “我还是不明白!老爷已经不需要靠少爷帮他对付尼克劳斯家族,我不明白到现在还有什么能左右老爷的决定!”龙吟灵一脸抓狂,狠咬着牙根道。

  龙威眯眸,沉默了半响,看着面色发黑的龙吟灵低沉道,“老爷让我通知张医生,明天和他一同去封园。我想,因为什么让老爷突然改变想法,明天去了封园就知道了!”

  “爸,无论如何,这次真的不能再放过那个贱人了!要不然,我真的会疯的!”龙吟灵一把抓住龙威的手,极致的恨意因为忍耐到极限而让她的双眼红得厉害。

  龙威蹙眉盯着龙吟灵,两片唇抿成了一根直线。

  ……

  第二天一早,慕昰便带着他的私人医生到了封园。

  客厅,慕卿窨亲手给慕昰泡了杯茶,“父亲一大早过来还没吃早餐吧,正好佣人刚把早餐做好,不如一起吃吧。”

  慕昰看了眼慕卿窨放在他面前茶几上,冒着热气的茶,轻眯眸,不动声色朝二楼斜了眼,“人呢?”

  慕卿窨也不费劲问他这个“人”指的是谁了,神态淡然,“最近她比较嗜睡,现在还没醒呢,父亲要见她么?”  “嗜睡?”慕昰盯着慕卿窨,轻哼了声,“你不是说她怀孕了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说也是我第一个孙子,我来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今天把张医生也带来了,让张医生好好给她和我未来的孙子

  做做检查,以防万一。”

  今日,慕昰到封园就只带了龙威、夜衠以及张医生三人。

  龙威站在慕昰所坐的沙发后,听到慕昰的话,他交叠放在腹部的双手蓦地紧了紧,面无表情垂着的眼皮也飞快抖了下。

  慕卿窨看了眼站在慕昰身侧的张医生,也不废话,薄唇微扯,对慕昰说,“那我现在去叫乔乔起床。”

  “嗯。”慕昰紧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沉稳起身,拿起靠在沙发扶手的拐杖,缓步朝楼梯走了去。

  慕昰一直盯着慕卿窨,直到他上二楼,走进卧室,方才暗哼了声,冷然移开了目光。

  ……

  乔伊沫是在一阵强烈窒息感的逼迫下醒来的,惶然睁开双眼的一瞬,率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清俊绝伦的面孔。

  唇间和鼻息的闭塞感随即消失。

  乔伊沫张唇,急促呼吸,朦胧的双眼迷茫的盯着慕卿窨。

  慕卿窨探指,抚了抚乔伊沫湿润的嘴角,又在她绯红的脸颊亲了下,柔声说,“小懒猫,该起床了。”

  眼瞳里的茫然逐渐消散,乔伊沫皱皱秀气的眉毛,从被窝下伸出手臂,抱住慕卿窨撑在她身侧的一条臂膀,脸也随之凑了过去,懒洋洋的轻蹭,沙哑说,“我好困。”

  慕卿窨另一只手轻轻捧着乔伊沫靠在他手臂上的脑袋,掌心不轻不重的拍抚她的头,隔了十多秒,才看着乔伊沫一睁一闭的眼睛,轻声道,“我知道。但是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配合。”

  配合?

  乔伊沫眼睫一滞,旋即缓缓睁开,仰头看慕卿窨,“什么事啊?”

  慕卿窨捏了下乔伊沫的耳朵,眼眸深邃看着她,沉缓说,“父亲知道你怀孕了,现在带张医生过来给你做个检查,很快的。”

  慕卿窨这句话,不啻于在乔伊沫心头放了一枚炸弹。

  乔伊沫心头狠狠一震,倏地瞪大眼惊悚盯着慕卿窨,“……你,你说慕昰知道我怀孕?”

  慕卿窨手臂下滑,从乔伊沫腋下穿过,将她从被窝里抱起,放到他腿上,精壮的长臂稳稳的圈住乔伊沫的腰肢,垂眸,沉静望着一脸僵白的乔伊沫,“相信我么?“

  乔伊沫心跳快得惊人,明亮的双瞳都不由一圈一圈的紧缩。

  毫无疑问。

  她是相信他的!

  但她不信的,是慕昰!

  他可是三番五次想要她命的人啊。

  “乔乔,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哪怕……那个人是我父亲!”慕卿窨盯着乔伊沫,一字一顿清晰道。

  乔伊沫,“……”

  ……

  一个小时后。

  楼下客厅。

  乔伊沫穿着白色针织长裙,素面朝天,一头青丝柔顺自然的垂在胸前,安静的坐在慕卿窨身边。

  而她的手,至始至终都被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牢牢握着。

  慕昰坐在慕卿窨和乔伊沫对面,在医生给乔伊沫检查,以及在等待检查结果出来前,一双眼如裹着冰毒的铁钉,钉在乔伊沫脸上便没移开过。

  乔伊沫尽量忽视慕昰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因为慕卿窨此刻就在她身边,无形中给了她很大的安全感,心下倒也没有太多恐惧和不安的感觉。

  反倒是站在慕昰身后的龙威,时不时抬眸朝她看来的目光,更让她起鸡皮疙瘩。

  “老爷,结果出来了。”张医生拿着一份报告,看着慕昰,恭敬道。

  慕昰没看张医生,一双如狼似虎的眼睛仍旧锁在乔伊沫脸上,“说吧。我的‘孙子’现在几个月?”

  “老爷,根据结果显示,乔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一个月零二十一天。”张医生道。

  一个月零二十一天?五十一天?!

  乔伊沫眉心微跳,眼睛里陡然延伸出一丝迷茫,抿唇望了眼张医生。

  慕昰听到张医生的回答,落在乔伊沫身上的双瞳凝了秒,转开视线看向身侧的张医生,“确定是五十一天?”

  “是的老爷。”张医生道。

  乔伊沫轻皱眉,望着慕昰看了几秒,便垂下了眼皮,余光扫过握着自己手的那只大手。

  慕昰听到答案,眼廓沉沉缩动了几圈,沉默了一会儿,才蓦地抬起眼凝向慕卿窨。

  那一眼,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突然和凌厉。

  慕卿窨脸上的神情泰然得就跟戴了一张面具似的,不起一丝波澜,从从容容迎视慕昰的目光。

  慕昰紧眯眸,双唇直直绷着,好几分钟都没说话。

  客厅的一众人也都约好了般,谁都没有开口。

  “孩子的情况如何?”慕昰开了口,但脸色仍不改沉厉。

  “孩子很好。不过头三个月是危险期,稍有不慎便可能流产,所以孕妇要特别小心,绝不能马虎。”张医生说。

  “听到了么?”慕昰倏地警告瞪向乔伊沫,眼中的厌憎,就是乔伊沫不看,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对于一个想杀自己的人,乔伊沫对慕昰的反感,一点都不比慕昰对她的少。

  但两人所处的处境终究是不一样的。

  乔伊沫不能忽视她和慕昰之间在弱肉强食这条生物链上的巨大差距。

  尤其是她注意到,在慕昰开口的一瞬,她身边男人不显山水的脸明显的阴了分。

  乔伊沫轻吸口气,目光澄亮看着慕昰,“这是我和慕哥哥的孩子,我当然会加倍小心。”

  乔伊沫乖乖回答他了,可看着她亮如皎月的眼睛,慕昰心头却没来由涌起更大的不悦,微咬着牙根,重冷的哼了声,“你真应该感谢你的这个孩子来得这么及时!”

  乔伊沫,“……”

  “你先上去,我有话跟阿窨说!”慕昰最后嫌恶的看了眼乔伊沫,恶声命令道。

  乔伊沫皱眉,扭头看慕卿窨。

  慕卿窨脸上的表情已然恢复如初清冷,握了握乔伊沫的手,然后松开,“去吧。”

  乔伊沫抿唇,从沙发里起身,朝二楼走了去。

  而直到她走进二楼卧室,她都能感觉到一道异常阴厉的视线如毒蛇般紧紧盘缠在她背后,让她心尖止不住阵阵颤抖。

  走进卧室,乔伊沫反手关上门的一刻,一颗心便疯狂跳了起来。

  她伸手按住自己的左心口,偏头看着门板的双眼凌乱的闪跳。

  那个医生,看起来是慕昰很信任的家庭医生。

  可他为什么要撒谎,告诉慕昰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五十一天?明明……不是啊!

  难道之前是郭记闳检查错了?

  这个想法刚冒进乔伊沫脑子里,便被她否决了。

  以郭记闳的资历,绝不可能诊断错误!

  五十一天,七十天……

  乔伊沫抓紧心口的衣服,乱颤的睫毛蓦地闭上,整张脸白得像蒙了层厚厚的雪。

  ……

  约四十分钟,站在卧室落地窗前的乔伊沫听到别墅外传来汽车发动远去的轰隆声。  而不到两分钟,身后的卧室房门,便被从外拧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