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北宋大丈夫 > 第1717章 让人欢喜的发现
  沈安的睡眠一直很好,他觉得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没法吵醒自己。

  “哇……”

  哎!

  地震都震不醒的沈安,却被孩子的一声嚎哭给弄醒了。

  “去看看。”杨卓雪想起来,被沈安按了下去,“你睡着,我去。”

  他迷迷糊糊的下床,披了一件棉大衣出门。

  “官人……”

  毛豆渐渐成长,哭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沈安到了他的卧室,就见赵五五已经醒来了,正抱着毛豆哄。

  “毛豆为何哭了?”

  沈安伸手过去。

  赵五五把毛豆递给他,说道:“可能是做梦了。”

  “噩梦吧。”沈安抱着毛豆,敞开了棉大衣把他包在里面,低声道:“爹爹在这里呢!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来。”

  赵五五站在边上看着这个男人,突然觉得他和这个世间一点都不契合。

  沈安抱着毛豆坐下,低声道:“话说有一只老鼠为非作歹……”

  “军巡铺的黑猫带着人急匆匆的去了,那只老鼠被吓得仓皇逃窜,被黑猫军士一飞刀弄掉了耳朵,从此就叫做一只耳……”

  毛豆睡了过去,沈安俯身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回身交代道:“噩梦耗神,早上让毛豆多睡一会儿。”

  他回到了卧室,打着哈欠倒了下去。

  “是怎么了?”杨卓雪就和树袋熊般的爬到了他的身上。

  “没事,大概是做噩梦了。”沈安单手搂着她,夫妻俩渐渐睡去。

  醒来之后,沈安又去看了毛豆,这小子正在笑。

  小孩子的世界很单纯,这让沈安有些艳羡。

  吃了早饭之后,唐仁来了。

  “怎地,不敢去钱庄了?”

  沈安上马问道。

  “是。”唐仁有些纠结,“那些人忘恩负义。”

  “商人其实来了不少。”沈安说道:“只是最有钱的那些没来罢了。”

  “那些人还来借贷过,下次……”

  唐仁阴笑着。

  沈安不管这事儿,他巴不得那些家伙被唐仁给好好的收拾几次。至于钱庄怎么收拾他们,那手段多了去。

  一路到了钱庄,唐仁有些傻眼了。

  乌压压的一片人,而且不断还有人在赶来。

  “这是……”

  他看了沈安一眼,沈安没解释,下马后,步行进去。

  钱庄的伙计来了些,只是没到开门的时辰,就在等着。

  见唐仁和沈安来了,众人行礼,沈安说道:“今日特殊,提前开门吧。”

  唐仁点头,伙计拿了钥匙打开大门,里面值夜的人拱手,“昨夜无事。”

  众人鱼贯而入,沈安进了唐仁的值房,交代道:“今日会很忙,你好生在外面看着。”

  他想了想,“这是一堂课,某希望你能去好生领悟一番,以后做了重臣也该知道这些道理。”

  唐仁点头,出了值房后,就去了前面。

  “某这里有三百文,全数借给官家,不要利钱!”

  “某有一贯,只要一分利钱!”

  “别推!退后些,某只有五十三文,可能借吗?”

  “……”

  人潮人海,人山人海……

  这是钱庄久违的盛况。

  可唐仁却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

  许多人拥挤在那里,有人高举着纸钞,有人提着钱袋……

  无数人,但都是一个表情。

  肃穆。

  “判官!”

  管事们也有些不知所措。

  “收钱,给凭据!”

  唐仁近乎于呼喊般的说出了这句话。

  “某不要凭据!”

  一个男子丢了一张纸钞就想走,唐仁喊道:“拿下!”

  随即他觉得不对劲,可这边的程序马上启动了,两个军士上来扣住了男子。

  “干啥?”男子一脸懵逼。

  唐仁板着脸道:“拿着凭据再走。”

  男子愕然,“才一百文钱。”

  呃!

  管事们别过脸去,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文钱也得拿着凭据,每年凭着凭据来钱庄领取本息,不来的……以后不能在钱庄借贷。”

  众人回头,却是沈安。

  “见过沈龙图。”

  沈安笑道:“这是朝中之事,朝中之事有一就是一,该是两分利就两分利,你等安心的拿了。”

  他微微颔首,然后又回去了。

  刚才那本书写的不错啊!

  特别是对战斗场面的描述,让他看了热血沸腾。

  他走了之后,大堂里突然迸发出来一阵哄笑。

  “朝中给钱,你不拿都不成!”

  几十文,几百文,十多贯……

  唐仁开始还在感动之中,可等运送钱财的伙计累的和狗似的蹲在那喘息时,他觉得不对劲。

  “多少了?”

  “判官,一万七了。”

  卧槽!

  他走出去,看着依旧不见减少的人流,突然知道了沈安让自己在这里感悟的道理是什么。

  ……

  皇城司的密谍们大早上就被张八年赶了出来,让他们监察全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