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 > 第797章 易容高手
  云裳眨了眨眼,倒是一旁的萧书锦笑了起来“此前你外祖父回到皇城之后,便对晨曦说,他写的信你说瞧不明白。晨曦因此还失落了好一阵子,而后便奋发图强了起来,整日都在练字,不过仍旧总是被你们外祖父训斥。”

  云裳闻言,便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抬起手摸了摸晨曦的头“外祖父骗你呢,就是想要你好好跟着他读书习字而已。”

  晨曦诧异地睁大了眼,抬起眼望望云裳,又望望萧书锦,方“嗷嗷”叫了起来,双手拍着膝盖道“外祖父真是太坏了,太坏了!”

  这副模样倒是惹得云裳和锦贵妃皆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晨曦懊恼了一阵子,复又转头望向云裳,眨巴眨巴眼,眼中带着几分狡黠“姐姐,我听闻姐姐小时候也是外祖父教导过的,外祖父可有这样骗姐姐?”

  云裳摇了摇头,见晨曦一副沮丧模样,便又笑着道“大抵是因为姐姐比晨曦老实许多,外祖父让姐姐看书姐姐便看,让姐姐写字姐姐便写,所以外祖父都不怎么苛责我。”

  “哦。”晨曦撇了撇嘴,低下头连连叹了一会儿的气,才道“罢了罢了,人各有志人各有志。”

  云裳见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又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回到了宫中,云裳命侍卫先将宁帝一行的行礼送到了驿站,带着宁帝他们入了宫,一家人叙了会儿话,云裳见着萧书锦和晨曦因着连日赶路,神色皆有些倦乏,便让侍卫先送他们回到驿站中稍作歇息。

  云裳同洛轻言回到了未央宫中,洛轻言方轻声道“瞧着皇兄的神色,倒像是想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似的。”

  云裳眨了眨眼,倒是有些吃惊“有吗?为何我却没瞧出来?”

  洛轻言微微抿嘴笑了笑“恐怕是今日瞧见你我感情尚好,不便在你面前表现出来,便全都悄悄地使了眼色让我瞧了。”说完,便又摆了摆手道,“皇兄恼怒我亦是应当的,罢了,对了,曹珊秀你放到私牢之中了?”

  云裳点了点头应道“是啊,臣妾觉着,父皇母妃如今在锦城,时常入宫,难免在这未央宫中走动,若是让他们瞧见了怕是不太好。你皇宫之中,只我一人,按理来说,这些内宫争斗都不该有,且他们只怕并不希望我太多地插手这些事情。”

  “是啊。”洛轻言轻声道,垂下眼来,眼中盛满了思量。

  提起曹珊秀,云裳倒也有些无奈“这曹珊秀软硬不吃,想要从她嘴里撬出事情真相来,只怕不易。最近这段时日,我都是让暗卫在审问,我手中专司审问的暗卫皆是最擅于此道的,却生生在曹珊秀这里碰了个铁板。我尚在想着,明儿个早些起来,趁着父皇母妃尚未入宫之际,先去私牢瞧瞧曹珊秀,我也有几日没有见她了。”

  洛轻言轻轻颔首“传去柳沧的信也有几日,应当快要有回音了。”

  云裳反应过来洛轻言说的,是此前想要传到夏寰宇耳中的说她杀了曹珊秀的传闻,便点了点头“倒是不知道太上皇会作何反应,只是我这几日将曹珊秀留在未央宫中,在后宫之中并非什么秘密,太上皇在宫中断然是有眼线的,我是害怕,有人将真相传给了太上皇,那咱们的筹谋便没有了意义。”

  洛轻言笑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得意“你放心好了,我入主这皇宫,也已经近一年,一年的时间也并没有白呆,此前便想方设法将能够调用的暗卫尽数调到这皇宫周围安插下,同太上皇传信的宫人,一经发现,便想方设法拔除。刘文安更是重点瞧着的,如今不比初来乍到之时,刘文安想要传封书信出宫,亦不是简单之事。”

  洛轻言揽住云裳的腰,方接着道“且这一回,我用的是飞鹰传信,飞鹰将信带到杨柳镇,杨柳镇上的暗卫接到之后想法子送到太上皇,即便是有人向太上皇传递消息,只怕也得十来日才能到,这中间的几日差距,却能够改变良多。”

  云裳轻轻颔首,方笑着道“陛下谋略算计,臣妾不及也。”

  洛轻言笑了笑“有时候,若是在想要对付的人软硬不吃的情形下,适当的这么一诈,兴许会有收获。”

  云裳闻言,眯起眼望向洛轻言,眼中似是带着几分沉思,半晌,云裳才道“听陛下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第二日一早,云裳起了个大早,径直便去了私牢之中。曹珊秀消瘦了不少,面色亦是有些苍白,只是精神瞧着倒仍旧是好的。见云裳到来,竟还起身相迎,带着浅笑道“皇后娘娘大驾光临,倒是难得。”

  云裳笑了笑“曹太嫔在此处倒也自在,倒真是叫本宫有些吃惊了。曹太嫔是曹家人,虽然只是旁系,此前曹家在夏国之中算得上是风头无两的,算起来,曹太嫔彼时未出阁的时候,亦是一个大家闺秀。本宫实在是没想到,一个大家闺秀,一个弱女子,却连暗卫连番审问也能够坚持下来。”

  曹珊秀闻言,却是哈哈笑了起来,朝着云裳行了个礼道“皇后娘娘实在是过奖了。”

  云裳垂眸,抬起手来轻轻抬了抬发髻上的凤钗,方淡淡地瞥了曹珊秀一眼,轻声道“不过,曹太嫔可知晓,本宫这么多日未曾出现在你面前,是去做什么了?”

  曹珊秀面色如常,冷静自持“娘娘统领后宫,自是俗事繁忙,我又如何能够猜到,娘娘实在是太抬举了。”

  云裳倒也并未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目光落在那私牢墙上的油灯,油灯上的火苗轻轻跳动着。

  “前段时日,本宫让柳吟风去了杨柳镇,柳吟风身边,尽是本宫的暗卫,本宫的暗卫虽然武功比不得太上皇身边的,可好在,有许多擅长用药使毒的。倒也不费吹灰之力,便将夏侯靖从太上皇手中抢了回来,如今人已经到了宫中。此前陛下虽然答应过太上皇,不伤及夏侯靖的性命,可是,夏侯靖是陛下最大的隐患,本宫又怎么会留下他的性命。”云裳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意。

  曹珊秀低下头笑了笑“柳吟风是夏侯靖的亲哥哥,他怎么会帮着你这么一个外人害自己的弟弟,皇后娘娘若是要说谎,也找些可信一点的,莫要被人找着了破绽才好。”

  “说谎?曹太嫔以为,此前本宫如何能够抓住夏侯靖?若不是柳吟风在柳沧的时候,收买了柳沧本地一个富商,夏侯靖又怎会这般轻易的落入本宫手中。不得不说,柳吟风不愧为夏国最优秀的军师,竟从夏侯靖此前为了笼络人心,迎娶了好几位柳沧及附近的大家闺秀为妾这件事情上,预判出夏侯靖会找到那几个人结亲,从而提前收买了富商和富商的女儿,那富商的女儿在洞房之夜,在嘴唇上抹了本宫让柳吟风转交的药物,才拿下了夏侯靖。”云裳勾起嘴角,眼中带着几分得意。

  “至于柳吟风为何会帮着本宫,自是因为他爱上了本宫。”云裳笑了起来,转过身道“此事太嫔娘娘只怕是断然不会想到的,太嫔娘娘可有耳闻,此前本宫怀孕之时被困在冰窖之中,柳吟风为了救本宫,险些丧命,因此,本宫才让他做了承业的干爹。”

  曹珊秀听见云裳这般说,眼中满是阴郁,半晌才道“我便知晓,他迟早会毁在他的重情之上,此前为了柳妃对夏寰宇拔剑相向,如今又为了你,竟连自己的亲弟弟也出卖。”

  云裳眸光一直留意着曹珊秀的反应,见此情形,便笑了起来“你与曹雯夕也不过只是闺中姐妹而已,你又何必为了她搭上自己的性命和荣华呢?”

  曹珊秀没有应答,只静静地站着,听云裳这样问,亦只是冷笑了一声。

  私牢的门被打了开来,云裳转过身望向入宫,瞧见浅柳匆忙跑了下来,走到云裳面前,方连忙上前禀报着“娘娘,浅浅老大入宫来了。”

  云裳轻轻颔首,笑着道“在何处?”

  浅柳连忙道“就在外面,跟着奴婢一同过来了,只是说让奴婢通传一声。”

  云裳闻言便笑了起来“既然都来了,有什么好通传的。她那性子,叫你通传也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即便我说不见,只怕也是不行的。”

  话音未落,便瞧见私牢的门再次被打了开来,宁浅从外面走了进来,易了容貌,瞧着只是个姿色稍稍上乘的女子罢了。

  “主子对奴婢知之甚深,奴婢倍感高兴。”宁浅笑眯眯地道,目光在私牢中扫了扫。

  云裳拿出锦帕擦了擦手,笑着道“今日入宫,可有什么急事?”

  宁浅轻轻颔首,看了曹珊秀一眼,才轻声道“娘娘,是有关夏侯靖的事情……”

  云裳闻言,便收起了锦帕,淡淡地道“走吧,这里没什么光亮,还是出去说吧。”

  宁浅轻声应了,等着云裳走了上去,才一同离开了私牢,宁浅出了私牢,方在频频回眸,面带疑惑“曹太嫔为何在里面啊?”

  “你还记得她?”云裳笑着随口应道。

  宁浅点了点头,勾了勾唇角“我记着她,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易容术好过我的人。若不是此前太上皇不准许,我倒是真想要揭开她面上的面具瞧瞧,她的真实面目是什么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