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圣女婿 > 第644章 丹青妙笔
  陈大师和齐大师这话说的不假,倘若吴道子的画技也是后人所随便模仿的,那怎么可能会被封为"画圣"!

  要知道,吴道子的画风自成一派,绘画成就独步天下,论排名,就连他的先辈顾恺之都要屈居他之下,可见他绘画技艺的高超,而且更重要的是,吴道子自己一个人开创了一个画派。这也是他在华夏绘画界地位如此高超的原因!

  据他们两人所知,后世笔力惊人、成就卓著的大画家也是层出不穷,但是却没有一人能与画圣吴道子比肩!

  所以他们自然不相信这世上能有人仿制出吴道子的画!

  "两位大师可听过丹青妙笔胡步思?!"

  林羽笑着冲两位大师问道,面色从容的问道。

  "胡步思?!"

  两位大师满脸疑惑,互相看了一眼,皆都摇头,显然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家荣,我听过!"

  周辰听到林羽这话倒是瞬间激动了起来,无比激动的冲林羽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桌上的两幅画,是出晚清的国画大师,有着'丹青妙笔'之称的胡步思之手?!"

  "不错,他这人因为为人低调,性格怪癖,在当时的知名度很低,其实他就是雁草堂的堂主,在民国时期就去世了,没想到周大哥竟然知道他!"

  林羽冲周辰点点头,有些意外的说道。

  "知道。知道,哎呀,我爷爷那时候一直跟我讲他的故事,他对这个胡步思十分的了解,而且无比的倾慕。跟我说这胡步思就是绘画界的一个天才,套用杜甫一句称赞李白的诗来形容他便是'笔落惊风雨,画成泣鬼神',只可惜,这胡步思生错了朝代,要是生在唐代,可以吴道子平分绘画界的半壁江山!"

  周辰激动无比的说道,他自小就听爷爷讲这位"丹青妙笔胡步思"的故事,而且他爷爷对这胡步思的评价极高!

  "与吴道子平分绘画界的半壁江山倒不至于,但是他绝对是国画大师中的大师!"

  林羽笑着冲周辰点了点头,接着摇头叹息道,"只可惜,这人对自己的要求太过严苛,所作的画但凡有一丁点儿瑕疵或者不满意,他就会当场撕毁,所以他存世的作品很少很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就算有,那存世的也都是一些模仿前朝的赝品,估计早就安安静静的躺在了一些大富豪的家里!"

  像这种水平的画作,绝对能够以假乱真,甚至很多人明知道是假的,也愿意出高价购买!

  "是啊,我爷爷也跟我说这人性格怪的很!"

  周辰用力的点了点头,"都没有多少作品流传下来!"

  "何总。那你的意思是说,这两幅画,是出自这丹青妙笔的胡步思之手?!"

  陈大师和齐大师被林羽和周辰说的一愣一愣的,不由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声,倘若这胡步思真如林羽所说,这么厉害,那要是仿出画圣的画,倒也确实有一定的可能。

  "不是!"

  但是让他们意外的是,林羽笑着摇了摇头,望着桌上的两幅画笑道。"这两幅画,虽然功力可以比肩胡步思,但却不是胡步思所作,因为方才我仔细的闻过这两幅画的气味,能够从中闻到很淡很淡的墨味,可见这画是近期做的,也就两三个月的事,是经过特殊工艺做旧之后,才有了现在这种品相!"

  "啊?近……近期画的?!"

  陈大师和齐大师两人脸色再次陡然一变,大为震惊,显然没想到他们俩竟然走眼走到这种程度!

  "这画的做旧工艺非常高超,两位大师被它蒙骗过去,也是情有可原!"

  林羽冲他俩笑了笑,其实不只是陈大师和齐大师,就是他自己,也差点被骗了过去,望着桌上的两幅画继续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这是《孔子行教图》,但是我们谁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孔子行教图》。既然连真品我们都没见过,自然无法作对比,见到技艺如此高超的赝品,被它骗过去,也正常!"

  陈大师和齐大师闻言不由点点头。面色缓和了几分,林羽这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他们没见过真迹,紧靠着吴道子留存于世的极少真迹来进行推断,确实不太缜密。难免出错。

  "家荣,你说这幅画是近期所做,那也就是说,这不是胡步思大师的作品了?!"

  周辰有些诧异的说道,"那也就是说,现在世上还有人的绘画技艺,堪比胡步思大师?!"

  "不错,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两幅画,绝对是胡步思的后人或者徒弟所作!"

  林羽眯眼扫着桌上那幅《孔子行教图》,眼神停留在孔子手指的部位,笑道,"这个人可以说把胡步思的毕生功力都学了过来,某些地方的画法,竟然都一模一样!"

  其实他之所以能够看出来这幅画与胡步思有关。就是因为他注意到了这个细微的细节,在画人物手指时,胡步思习惯使用挑笔的一种手法,也算是他个人的一种标志性画风,而胡步思这个后人,连他这个手法也一并学了过来。

  "哦?!"

  周辰面色一喜,激动道,"胡步思在这世上,竟然还有后人?!"

  "所以我就说啊,这件事,对我们而言不一定是坏事!可能还是一次机遇!"

  林羽笑着冲周辰说道,倘若他们能把这个胡步思的后人给挖过来,那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种巨大的收获!

  "对对,我们要是把他聘请过来,那我们可就发达了!"

  周辰也领会到了林羽的想法,兴奋无比的说道,"以他的水平,不只可以帮我们鉴定赝品,而且还可以定期为我们作一些画。用来拍卖,我相信,这种水平的画,拍出的价格绝对不会低,到时候我们跟他分成就是!"

  "哎呀,这……这个主意好啊!"

  江敬仁一听这话也顿时跟着激动起来,兴奋异常,这要是林羽和周辰把这人给请了过来,那他说不定还能从这人手里讨幅画,回清海后。跟自己那帮"小伙伴"好好的装一把逼。

  林羽倒是没跟他俩人似得这么激动,面色淡然的回身望了眼桌上的笔洗,说道:"既然这笔洗是和这两幅假画一起出现的,那我推断,这雁草堂。极有可能还在!我们要是能够跟他们合作,对我们今后的发展,确实非常有利!"

  雁草堂的造假工艺在世界上可以说是数一数二,而且各类珍宝名品雁草堂都可以仿造,要是林羽他们能与这雁草堂取得合作,那到时候甚至都可以专门接单,为客户定制心仪的仿制工艺品了!

  这对他们拍卖行的业务而言,是一次极大的纵向扩展!

  也同样会使得他们公司以后的发展前景变得更加的宽广!

  周辰闻言也是眼前一亮,急声道:"你说的对啊,家荣,这要是我们能够跟雁草堂……"

  他话刚说到一般,接着陡然间便停住了,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满脸苦涩的冲林羽说道。"家荣,可是这,这雁草堂,是不是已经跟长城拍卖行那边合作了?!"

  他高兴了半天,才终于意识到。可能人家雁草堂和长城拍卖行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否则长城拍卖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雁草堂的东西?!

  "这个倒是不无可能!"

  林羽点了点头,"不过也有可能长城只是从雁草堂高价购买来了这些东西而已!"

  "但愿他们没有结盟吧,要不然他们强强联合,我们这刚开起来的公司,可就真的要黄了!"

  周辰咕咚咽了口唾沫,望着林羽宛如望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迫切的说道,"家荣,你……你刚才不是跟长城拍卖行那人说你有法子对付他们吗,到底是什么法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