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成皇贰蛋 > 762.大军凯旋
  不多时候,荒野的白色营帐便都被拆解,消失不见了。https://wWw..la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

  大宋禁军浩浩荡荡,拱卫着粮车绕过善阐府向东而去。

  城头有些胆大的百姓在观望,或许惊讶,或许好,没谁说得准。

  他们定然也有些弄不准大宋禁军为何不进城,只是烧掉城内府衙等匆匆了事。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于他们而言是大喜事。

  国家军队的较量,他们插不手,也没想法去插手。虽然本国禁军大败让得他们惋惜,但却盖不住没被殃及池鱼的欣喜。

  大理国的百姓可没有大宋百姓那样的向心力。

  战火纷飞年代,能活着不错了。大宋禁军没将他们逼到绝路,谁还有心思会去记恨大宋禁军?

  除非大宋禁军像元军那般在城内烧杀抢掠还差不多。百姓的忍耐力其实henda,多是被逼到没有退路,才会爆发的。

  张珏率着大军还未出善阐府境内,路过落蒙部。

  沿途很是风平浪静。

  善阐府内那些部落私兵根本不敢来触大宋禁军的虎威,个个都是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地盘内。

  哪怕是大宋禁军从他们城池旁侧过去,也没见谁敢去阻拦宋军。

  连国都禁军、善阐府禁军那么多将士都被全军覆没了,他们冲去岂不是寻死?

  也许,这些部落首领,有人甚至生出了想要投靠宋朝的想法都说不定。

  这一仗,大宋禁军展现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似乎怎么看,大理国都没有能打得过大宋国的可能。

  几十万禁军有什么屁用?

  能不能打得过张珏的镇南军区似乎都是个问题呢!

  只是眼瞧着张珏根本没有要占据大理地盘的意思,这些精明的部落首领们自然也不会这个时候凑去说要投靠。

  大宋到底才兴起这么短短几年,大概现在是没有精力覆灭大理的。现在投靠,若是不能被宋朝保护,还不得被段兴智给弄死?

  真要投靠,等到大宋真正想将大理覆灭的时候再投靠也不迟。

  而张珏等人,在路过各部地境时,见他们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自然只是嗤笑。

  在落蒙部,大军便和苗成所率的天威、天贵两军的后军士卒相遇。

  他们多是步卒。

  此时补充进来,自然让得行军压力减轻不少。

  也幸得是这时和他们汇合,要不然,在大理俘获的金银财宝、兵刃甲胄等等,怕是要被扔掉不少。

  粮车根本堆不下啊!

  士卒们长途跋涉,扛着也累!

  现在,总算是可以减轻些负担了。

  而天贵、天威两军现在才赶来的那些步卒们可高兴不起来了。

  得。

  前线大战军功没能捞着不说,现在才刚汇合,不知道多少东西顿时堆积到他们军。

  咱们千里迢迢入大理,是来抗战利品的?

  可又没有办法。

  谁让他们不是骑兵,没能和苗军长先行赶到善阐府去呢!

  稍微遗憾过后,两军的士卒们渐渐也想开了。

  这回虽然没能捞到军功,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而且,在邕州,他们间还是有不少人立过军功的。

  可以想象,此次回到军区以后,肯定有不少人能够得到赏赐或是晋升。

  回去的路,又是跋山涉水。

  将士们也渐渐忘却袍泽阵亡的伤痛。

  一路,可以听得大宋国歌时不时在军响起。

  来时气势汹汹,走时得意洋洋。

  大理禁军的那些甲胄、布甲真是太不经事了,这回有不少士卒都斩敌不少。等待他们的,必将是门庭光耀。

  大军凯旋的消息率先传回到大宋皇城长沙。

  这让得长沙城内自是喜气洋洋。

  镇南军区将大理国打得抬不起头,这可是宋国国力的彰显。

  消息才刚刚传回到长沙的时候,尚且只是武百官大喜。随后,在赵洞庭的授意下,这捷报便以极快的速度在民间也传扬开来。

  眼下大宋百姓吃穿用度已经不成问题,他需要继续造势。让百姓们对大宋禁军持有更深的信任。

  只有如此,刚刚得以安生的百姓们才会支持朝廷继续征伐,才会对大宋朝廷更有向心力。

  要是连战连败,纵是百姓们有饱饭吃,也不会安生的,也不会对大宋朝廷充满信心。

  而与长沙相较,大理国都内自是愁云惨淡。

  任是谁都没想到,张珏麾下不过四万余人入理,竟然能够将大理打得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光是善阐府、秀山郡、威楚府内的禁军加起来,都远远不止四万这个数了。

  当败报传回到大理国都的时候,段兴智怒极攻心。

  “废物!”

  “都是废物!”

  “朕要你们何用?”

  大骂几句之后,这位大理国君当众吐血晕厥。满朝武慌乱,忙不迭将他给抬了下去。

  皇被气成这样,等到缓过劲来,不出意外朝堂怕是要发生大震荡吧?

  那些让私兵入禁军的部落首领们会不会给国君施压?

  国君会不会因此而迁怒军众将?

  原本地位不及臣的大理武勋们,心无疑是有些惶惶不安的。

  而臣之,怕也有不少人会趁机打压武勋。

  武之争,在在历朝历代都不是罕见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从来未断绝过的事情。

  只是让大理众臣没有想到的是,段兴智这回吐血晕厥以后,便再也没能爬起床。

  大宋禁军还未离开大理境内,大理禁军些许败军刚刚回到国都,段兴智已然是病入膏肓。

  他在床连话都说不出来,别提去追究责任了。

  不过这反倒是让不少武将心生出多少希望。

  皇这回怕是难以再有好转,他若驾崩,那此战之败的责任,兴许不会再守追究。

  新皇登基肯定是要拉拢群臣、巩固权力的,不至于刚登基拿武勋开刀吧?

  而纵是皇不驾崩,等他好转也定然要好长时日。而到时候,皇的气估摸着也消得差不多了。

  一时间内,大理朝廷里还真是有人欣喜有人忧。

  忧的该是臣,因为这样难得的打压那些老对手、老莽夫们的天赐良机因为皇的病重,没了。

  喜的则是那些在此役必须担责的武将们。他们此刻,怕是巴不得段兴智早些死才好。

  大理安定太多年了,这些人已经习惯勾心斗角,明哲保身。

  谁能期望依靠各种手段晋升来的武将,还能有那些依靠实打实军功晋升来的武将那样忠心耿耿?

  忠义之心,在大理,并不浓郁。反正较之大宋是要差出十万八千里远去。

  如岳鹏、苏泉荡、张红伟这些武将,他们是一路跟着赵洞庭被提拔来的。若是战败,便绝不会推卸责任,更不会期望着赵洞庭死。

  眼瞧着到十二月初。

  白雪盖天下。

  大理的雪山在视线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张珏率领着镇南军区各军终于走出大理地境,到得罗殿境内。

  他们得胜的消息此时俨然在这偏远之地也已经被广为传播。

  过和武州。

  张珏领着大军尚且还离着和武州城有数里之远,官道两侧便已经可以看到有百姓夹道相迎。

  百姓们手多数提着篮子,里头有鸡蛋、有肉、有馍馍、有青菜等等。

  刚见得禁军时,因禁军肃然,他们便也没敢怎样,只是殷切看着。

  和武州知州率着城内官员站在官道正,满脸堆笑地直直迎了去。

  论官阶,他较之张珏自是相去甚远。但张珏凯旋而回,他们这般热情,他自然也不好显得太过清高。

  大军缓缓止步。

  张珏率着张红伟、刘诸温等将缓缓走出军阵。

  “恭迎元帅凯旋!”

  和武州内数十官员连忙对着张珏等人躬身拱手。

  大宋朝廷已经不再是以往那种强武弱的局面,这些官们,对张珏等人可谓不敢有丝毫怠慢。

  张珏脸挂着淡笑,“诸位客气了。我等将士,为国为民浴血奋战是本分,当不得大家如此相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