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魔 > 第一百五十九章君心若磐石
  红娘子用这人间一个寻常的小姑娘、看寻常的温柔美景一般的眼神盯着远处看了好一会儿,转头莞尔一笑:“但李郎从前是人,想必是不喜欢的。”

  李云心笑了笑:“是不喜欢。”

  “但是带李郎来,是要李郎看另一个人。”红娘子说了这话,双臂在白玉船舷轻轻一撑。整个人便轻快的飘起来,直飘到李云心怀里。

  李云心此时双手抓着船舷,便如同要张手拥抱。红娘子直入他怀中却并不多做什么。只轻舒玉臂,一手绕在李云心身后、一手搁在他的胸膛,然后将螓首轻轻贴在他的心口,柔声道:“我带李郎来看……那刘凌。”

  红娘子如猫儿一般,乖巧地蜷在他怀里。李云心只略微地愣了一会儿、沉默一会儿。

  他晓得两日前这红娘子称自己已嫁了人、拒绝他是因为执念:如今做的这事,也是因为执念。

  执此一念……便可生出多少事端。

  而她说——带自己,来看刘凌。

  李云心终于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第一次在君山见到从云子,见他神色慌张只说出了大事——那刘凌遗蜕停在渭城上清丹鼎派的驻所,他不好生看守等琅琊洞天的人来却跑到这君山说出了大事……

  还能有什么大事?

  而后初见红娘子,听这红娘子说她那君父娶的妾,却是个麻烦、“这下渭城里的道士可不愿走了”——他就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推断。

  而此刻,这推断终于被证实。

  红娘子在他怀中、将自己的脸蛋在他身上轻轻地蹭了蹭、闭上眼睛,贪婪地吸进一口李云心的气息。

  然后抬起手向着远处一指:“你那看人群里,站着的一个。”

  李云心立即看过去。

  先前看不清,一则是因为心神被这景象震慑,二则。是因为从那些人牲七窍当中升腾起来的云雾,将那个身影遮住了。

  一个着白衣的身影。

  那是……

  琅琊洞天宗座首徒……凌空子。

  李云心低沉地叹息了一声。

  红娘子紧紧地环住他,伸手在船舷上拍了拍。于是白玉舟平稳无声地滑动起来。眨眼之间便行至那凌空子的身边几步之处。

  李云心看清她了。

  凌空子……容颜未改,依旧美艳得惊人。即便如今脸上没有粉黛胭脂、只有月光打底。仍有惊心动魄的美感。

  穿一身素净的白衣。左手的手腕上挂着一只铃铛,右手持一柄细鞭。

  两人目光相触、李云心眼神清澈镇定,而那凌空子却在微微一愣之后,脸上缓慢地浮现出惊诧的表情。

  然后她眨了眨眼、慢慢地转身。

  先抬起束着音铃的左手指一指李云心,过两息的功夫、才从口中发出含糊的低语:“你……竟未死?”

  ——像是,慢动作。

  仿佛她的动作比思想慢了半拍,又像是运转不畅的机械傀儡。

  而红娘子,像是晨睡初醒的慵懒女子一般。微闭着眼睛又将螓首在李云心怀中轻轻蹭了蹭,才细声道:“眼下这刘凌,算是生死之间。雪山气海崩碎、修为废了。照例说人也当死了、魂魄离体。”

  “偏生腕上有个宝物镇魂音铃,将她魂魄收了去。眼下魂魄在音铃里操控那身体。”

  “说来若非我父发现了这宝贝、将它附到身体上了……这刘凌便也成鬼修了。只是如今……还不如一个世俗间的凡人灵便。”

  李云心静静地听了红娘子的话,平静地说:“便叫她来牧云了?”

  “起先性子高傲。但……也总是个聪明人。我父说纳她做妾也是任性,只为羞辱她罢了。实则她如今哪里经得起折腾——会真死掉的。”红娘子懒懒地睁开一只眼、瞥了刘凌一下子,“但我晓得她在图谋什么。她在想或许道统来人将她救走。”

  李云心“嗯”了一声。而这时候,刘凌才来得及慢慢地张嘴,像是要说第二句话。

  李云心看着她开口:“我自然未死,而且我们还有一笔好账要算。当天在琼华楼我对你说了什么——如果你还记得。应该晓得我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我会加倍奉还。”

  刘凌缓慢地眨了眨眼,慢慢将手放下了。

  如果她的记忆未受损,应该记得当夜在琼华楼。李云心是故意动摇了她的心智、要俘获她的一颗芳心。但她心高气傲,并未完全臣服。

  而此刻李云心以那样咬牙切齿的口气说出来,任何一个聪明人都晓得他是在隐晦地说——“会想法子,救你脱离这苦海。”

  刘凌是一个聪明人,而眼下是一个弱小、迟缓,却意志仍坚定的聪明人。

  她自然有许多关窍没有想通,但并不妨碍她认清一个事实——至少对此刻的她而言,李云心比这洞庭之中所有人,都来得可靠。

  因而她慢慢地放了手。怒视李云心:“天道……昭彰。等我洞天……高人尽出……你等一干、一干、一干……”

  似是觉得如此说话实在太过迟缓难堪,这刘凌干脆不再说话、亦不再动。

  只闭了眼睛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微微仰起头。

  李云心松了一口气。至少眼下,并没有被拆穿。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