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心魔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拉大旗
  ,為您提供精彩阅读这意味着,蓬莱岛也是那个世界的造物,另外两岛,亦如是的。

  清水道人站在刘公赞身后稍远处。到如今看到李云心,便微微一笑:“龙王现在该知道我所说的,都不是假话了。麟龙死前可说了什么?”

  到这时候,李云心才能好好打量这位一直同他接触,却从未露面的清水道人。

  就在不久之前,清水道人与被困龙岛的他取得联系,向他透露一个至关重要的小细节。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李云心曾对麟龙说的那种有关常识与思维模式的东西。

  但的确算是帮了他大忙,省去他一天或者可能更多的思考时间。由此,他才“参透”打开“气闸室”的奥秘。因此无论从前对这个女人作何观感,到了眼下,他的确得展露出一些平和的情绪来。

  于是他也笑了笑:“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是些感慨。她装了这么久的真龙,连我也骗过去。到最后一刻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看起来轻松不少。但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希望木南居主人为我解惑。”

  “龙王请讲。”

  “她第一次扮作真龙来见我的时候,我曾经在我自己的画卷上见过她。我故意说了夺舍这个词儿,她对这个词儿没有反应,听而不闻。”李云心观察清水道人的表情,“可在刚才的时候,却对我说了画圣夺舍的事情,没有什么避讳了。这是怎么回事?”

  清水道人想了想。她思索的时候,那种秀眉微蹙的模样十分美丽。但李云心的心中却一丝涟漪都没有。因为除了此前的种种接触之外,两人之间至少在李云心这里还有一道无法填平的沟壑。

  如果李淳风所言属实,自己从出生到后来所经历的种种设计,也有这位清水道人的一份。许多人在脱离苦难之后回头再看自己曾经历过的苦难,心中总会变得宽容一些。但再宽容,李云心也仍旧无法对她产生好感。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平和,仅是因为相互的利益需要,所表现出来的罢了。

  清水道人思量片刻,便道:“你要听我的回答,答案就很简单了。真龙不知道,麟龙却可以知道。陈豢画出来她来本是为了试试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思虑不周,也情有可原的。但陈豢造真龙出来却是为了自用……自然不会叫她知道的。麟龙既然要假扮真龙求生,必定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样重要的一件事,她不会漏算的。”

  李云心点点头:“这样解释我也可以接受。剃刀原理么。但还有一件事,也是发生在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她从洞庭里捉了一条蛟龙出来,丢在我面前。如果她在陆上现身只是幻影,那时候的力量从哪里来?”

  清水道人沉默片刻,说:“是我做的。”

  “那我就明白了。”李云心点头,“好。我没什么问题了。”

  清水道人略觉惊讶:“不问我为什么帮她做那件事么?”

  李云心笑了笑:“我们之间,用不着这么开诚布公吧。你有你的打算。那时候帮她做某件事,理由必然很多。我能替你想到就有三四个。既然如此,何必跟你讨一个不知真假的说法。”

  “而且她在那边,口口声声喊你祁川贱人。”李云心顿了顿,“可见你们接触过许多次,彼此也熟。”

  清水道人不以为意,只说:“但如今她已死”

  “可你我之间仍不会有什么结果。”李云心一笑,“别忘了李淳风的事。”

  清水道人皱眉:“那件事,原本是”

  李云心竖起一根手指,搁在唇上:“我今天旗开得胜,不想听败兴的事情了。不如来说说下一步。麟龙和琴君只是小角色。万年老祖给她那种功法,大概原本就想要给她留个弱点在。放我进了龙岛,大约也是为了叫我牵制她。”

  “如今她死了,我们该想想怎么对付那位万年老祖了。”

  清水道人便笑了笑:“也罢。但说到万年老祖,也许是你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手。”

  “他真到了太上之境,个人的武力便强悍到了世间极点。能够牵制他的,只有你的那位帮手、金鹏王。然而金鹏王么……大概不会喜欢来此插一脚。他原本就不喜欢大洋的。”

  “他那义女白云心又和你相处些日子,也该清楚你的性情。换做我是他,知道你在万年老祖的地盘,也就不担心了。因为晓得这件事,必由你来一力承担。”

  两个人此前说话的时候语气虽然平和,暗地里却算是唇枪舌剑。因而刘公赞识趣地退到清水道人身后去。

  到这时候听她谈到了金鹏王,眼神动了动。

  李云心虽然在看清水道人,却也在留意老刘。他向来不是个喜欢将真情实感外露的人,因而即便见了老刘是极欣喜的,也未曾表现出来。刘公赞在陆上能打听到一些他的事,他在海上却是危机重重、消息闭塞。于是在想刘公赞这些日子都做了些什么、做得如何。

  好在老刘与他心意相通,这点倒能领会。

  李云心见了他这眼神,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该是在说,实际情况可能与清水道人所言有出入看起来他在陆上,的确是没有闲着的。

  他得了刘公赞的示意,便打断清水道人的话:“但万年老祖要炼化的东西,也是融合了幽冥之力的。哪怕他炼了几万年,根基稳固,也总是要在幽冥之地才能发挥全部的力量。”

  “麟龙对我说她成事之后要打开幽冥的入口,叫人间也成幽冥,还说要以此叫鹏王好看。万年老祖比她精明,这点也该早想到了。要我说嘛,他也会想这么干。到那时候,金鹏想要安安心心当陆地的妖王也不成了。一旦咱们玩儿完了,他收拾万年老祖更费力。”李云心摇摇头,“所以我觉得,能在许多年前配合陈豢做事,又隐忍到今天的狠角色,不至于那么蠢的。”

  清水道人一笑,正要说话。

  李云心却又抢了她的话:“还有一点最重要的。如今幽冥的入口,算是在我的手上了。换做你是鹏王,会信任我么?会不会担心有某一天……我忽然发了疯,真把这入口给开了?或者也像麟龙一样,炼化起自己玩儿了?”

  清水道人微微皱眉:“这些可能性……我们还得从长计议。至于眼下,我们站在同一边。你伤势颇重,法宝也所剩无几。我这里倒有些你用得上的。大战在即,我们暂时摒弃前嫌你眼养好身体才是要务。”

  李云心一笑:“好。那么把你的东西送进来吧。叫老刘送进来。”

  “你那里不是久留之地。”清水道人说,“海面上又起波澜,我不便露面。但你之前做的事情威震九海,该由你来……”

  李云心不笑了:“不可能。别想了。”

  “……什么?”

  “我不可能离开这儿的。”他看着清水道人,“你也绝没法子把我骗出这儿。”

  “我现在知道你竟然也懂些操纵这龙岛的办法,难道会蠢到拱手让给你么?只怕我一出来,你就变了脸。”

  清水道人愣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

  倒是她身后一直一言不发的紫夜真人,如今轻叹口气:“龙王,这次的确是你多心了。”

  “龙王应该还记得,在你去龙岛之前,我在水下同你说了些话。其实那时候我就在告诉你,此去龙岛是有极大风险的。那时候恐怕有万年老祖的耳目在,没能明说。”

  “但那时候的那些话,一半是我本意想说的。另一半,则是我家主人要我提醒你的。我家主人对你并无恶意。”

  李云心便看他:“我原本觉得你人不错。所以在那时候也提点了你几句。但现在我对你也保留态度。贵会的人在我心里,观感的确不佳。紫夜真人,咱们从前打交道,还算愉快。劝你如今不要再劝我。以免叫我对你仅剩的一点正面观感也没了。”

  清水道人抬手,制止紫夜真人。

  “那么,到什么时候你才能相信我没有恶意,来这里共商大事呢?”

  李云心抬手指刘公赞:“第一步,把他送进来。第二步,等金鹏的人来到这里。”

  清水道人疑惑地看他:“金鹏?”

  “正是。”李云心的眼睛一眨不眨,“来海上之前,我已与金鹏会面了。条件是我来打前站。如果我打出了声势,他脱困便来。”

  清水道人认真地想了想他的话:“你的这些话,似乎……”

  李云心一笑:“哈。离开云山的时候,白云心是跟着我的。你不好奇她为什么中途离开了么?因为那时候我就已经同金鹏交换了条件。而她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金鹏自然不叫她涉险了。”

  “你是指……”清水道人低声道,“金鹏与龙族的婚约”

  李云心不耐烦地挥挥手:“我不想提那些事。但就像我之前对琴君所说的,人在世上,总要做些违心事。不过白云心救过我的性命,我和她也算亲近。这一点你清楚,金鹏也清楚。”

  更多言情流行xbqgxs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