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00章 你敢杀我?
  除去汴京、太原、河间还有真定这些地方之外,尤其是越往那些没有经历过战火的地方去,不够明智的人就越多。

  而且人这种生物的从众心里很重,眼看着其他人造反,就会产生一种自己不造反就不合群的心里,然后就会用法不责众、万方有罪,罪在一人之类的理论来自我麻痹。

  许多人甚至期待着赵桓能下一道罪己诏,再彻底停掉重造鱼鳞册、黄册之类的事情,让还没有正式出炉的阶梯税率胎死腹中。

  甚至赵桓还收到了一份所谓的檄文,里面就明确指出,赵桓现在的所做所为属于“背弃人伦”、“置万民于水火”,应该立即悬崖勒马,痛改前非。

  “所以,这蠢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桓都被这些奇葩们搞得万分懵逼——

  你说你们不满就不满,造反就造反,哪怕你们把大宋搞得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那朕也认了。

  可是你们举着反旗跑到大军前面拦住大军的去路,再整整齐齐的跪在路边求见自己这个皇帝,这脑袋何止是让驴给踢了?这特么是被上皇赵吉翔给传染了脑疾啊!

  “杀。”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治疗脑疾的方案,赵桓干脆阴沉着脸吩咐道:“为首者凌迟,不降者杀,余者与为首者九族一起发配奉圣州秦会玩手下去修长城,遇赦不赦。”

  结果就很出忽意料——

  没有任何招安和谈判,只要敢举旗造反就直接杀掉,而且会牵连九族,于是很多人的脑疾就莫名其妙的被治好了,就算没好彻底,起码也知道不能挡在大军的前面了。

  当然,无药可医的脑疾患者毕竟还是少数,尤其是越靠近太原、河间和真定的方向,就越没有几个傻子,像林老爷一样明智的并不在少数。

  这些地方的人大多都经历过金兵围城——赵桓亲征解围——金兵被筑京观的流程,除了对赵桓这个官家心怀感激之外,同时也很清楚赵桓所率军队的实力,知道就算造反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尤其是随着赵桓走一路杀一路,凶名越来越盛,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有几个无药可医的跳出来举旗造反,后面越往延安府的方向,这种不明智的蠢蛋就越少。

  ……

  延安府也有一座高升酒楼。

  只是往常热闹无比的高升酒楼,今天却是早早的关门谢客,只专心招待二楼的一桌客人。

  “官家已经过了晋州,再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该到咱们延安府了。”

  主位上一人端着酒杯沉声道:“咱们延安府到底该怎么办,也总该有个章程吧?”

  “其他各路反王的下场已经摆在那里,”

  客位上一人同样端着酒杯,脸色和主位上之人一样,都是阴沉无比,闻言也沉声道:“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该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还是迎接王师,等官家大胜而归之后高呼官家英明神武,要么就跟其他的各路叛军一样,自己被凌迟,九族被发配去做苦力,难道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么?”

  “也未必就没有第三条路。”

  主位上之人神色阴翳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只是这第三条路一旦走了,就没办法再回头了。”

  客位上一人道:“有什么路,你陈老爷直接说便是了,如此这般藏着掖着的,未免太不爽利!”

  坐在主位上的陈老爷伸手向着西北一指,笑道:“官家之所以敢如此行事,概因其连战连捷,自汴京到太原,又到析津府和真定都从无败绩之因。若是……”

  “你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客位上一人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叫道:“你这不是牵连九族,你这根本是诛尽九族的大罪!”

  其他几人的脸色也都沉了下来——

  陈老爷说的这个法子,无论成与不成,只要稍微走露那么一点儿风声,按着当今官家的性子来看,说诛尽九族都算是轻的,说不定还会还李棁、蔡京、李邦彦那几个倒霉蛋一样被刻在家乡的石碑上面遗臭万年。

  “徐老爷稍安勿躁。”

  陈老爷伸伸手示意站起来的那个士绅坐下,却又接着呵的笑了一声道:“如今人为刀俎,若几位都甘心如此,那陈某也没什么好说的,大家一起把万贯家财拱手奉上,任凭官家鱼肉罢。”

  被陈老爷这么一说,在座的几人顿时又有些不甘心——

  凭什么啊?就凭他是官家,所以就能不废吹灰之力拿走自己家几代人才攒下的家来?

  徐老爷阴沉着脸道:“就再没其他办法了么?”

  陈老爷嗯了一声道:“有。把自家的田产先变卖了,拿钱去买官府发售的那个什么债券。可是啊,大唐军神李靖也曾兵败峡州,大秦杀神白起也曾受困大梁,谁又能保证官家永远只打胜仗?

  倒也不是没有百战百胜从无败绩的,可是当今官家如此刚愎自用又残忍嗜杀,焉能与霍骠姚之类比肩?

  或者退一步讲,哪怕就是官家能够接着大胜又如何?我等能想到买这债券,其他人自然也能想到。若是只有你我购买了,那这一张债券能翻上几倍,可要是所有人都买了呢?这债券又能分到多少的利?不赔就算是好的!”

  扫了众人一眼,陈老爷又接着道:“所以啊,这条路有跟没有,其实都是一回事儿,总之就是大家的地没了,钱也没了,只怕到时候想做鱼肉都不可得喽!”

  徐老爷却呼的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道:“既然昏君无道,那我等就该替天行道,反了这昏君!只是,你陈老爷的想法,恕徐某不敢苟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告……”

  告辞两个字还没有说话,手还保持着要拱手的姿势,只是徐老爷后面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了。

  “你敢杀我?”

  徐老爷勉强扭过头,望着旁边那人的目光充满了难以置信:“你敢杀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