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09章 死中求活
  论装备,擒生军不及铁鹞子,论作战意志与能力,擒生军同样差了铁鹞子十万八千里。

  整个西夏掏空了所有家底才凑出来三千铁鹞子,而擒生军却随随便便就能拉起来十万人,其中的差距,不问可知。

  不过,擒生军也有自己的优点,那就是人多,一旦以万人队的姿态发起集团冲锋,再怎么废物的擒生军也能形成一股极为唬人的声势。

  但是没能唬住王禀和折氏兄弟。

  当第一轮百十枚的震天雷被引爆,眼前的场面就如同复制粘贴了刚刚铁鹞子所经历的那一幕。

  巨大的爆炸声,弹壳破片的破空声,刺鼻的硝烟味儿,震天雷几乎集齐了所有能让战马感到不安的要素,更别说四处乱飞的弹壳破片会直接划伤战马的皮肤甚至于血管,使战马彻底陷入受惊的状态。

  而战马受惊之后,最倒霉的便是马上的骑兵,更别说所谓的擒生军还比不得铁鹞子。

  “真想找人给他们奏一曲百鸟朝凤。”

  瞧着眼前四处夺命狂奔的战马还有不断被颠下马的骑兵,王禀不仅已经彻底放下心来,甚至还有心情开起了玩笑:“可是眼前这一幕吧,明明该用最悲伤的那一段,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用最欢快的那一段。”

  折氏兄弟的脸色已经黑的快要看不成了。

  折可大道:“你知道百鸟朝凤是给什么人用的?”

  王禀道:“我知道啊。若是用于丧事,则非德高望重者不可用百鸟朝凤。但是用于喜事,却是人人可用的。”

  瞧着乱成一团的西夏兵,王禀又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再说了,人家李良辅是什么人?千里送钱给咱们,如何当不得一曲百鸟朝凤?”

  折可大没再理会王禀,反而紧了紧手中的马槊,笑道:“还有一千多枚震天雷没炸开吧?我估计李良辅要么暂时退却,要么就再派几个万人队,直到冲破你的震天雷雷阵。”

  “他退不得,也冲不得。”

  王禀嘿嘿笑着道:“退兵,就容易形成溃散,而且我有足够的机会再去埋雷。继续冲,他承受不起这么大的伤亡。”

  ……

  “再派一个万人队上去,然后退兵。”

  跟着李良辅一起来夏州的任得敬阴沉着脸道:“再拖延下去,就是退也退不得,进也进不得的必败之局了。”

  李良辅却有些迟疑了,闻言便忍不住皱眉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任得敬点了点头,答道:“知道。我说,再派一个万人队上去送死,让他们拖住宋兵,然后咱们带着剩下的八个万人队撤兵。”

  “既然宋军已经兵围夏州,那就说明祥祐军司、石州、银州还有左厢神勇军司都已经落到了宋军的手里,纵然想要撤兵,我们也只能去万井口或者大沙堆,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任得敬阴沉着脸道:“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彻底放弃夏州,直接退往铁门关,依关而守,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但是,陛下是不会给咱们这个机会的。如今夏州失守已成定局,你我要么战死在夏州,要么就等着承受陛下的怒火吧。”

  李良辅长叹一声道:“一步错,步步错。当初若是分兵各处死守,只怕还不会落得眼前这般局面?”

  任得敬默然不语。

  若说一步错,步步错,那最先迈出错误的那一步的,恰恰就是任得敬自己。

  身为一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任得敬刚刚被外放为西安州通判不久,只是因为重造鱼鳞黄册和阶梯税率的事情不合自己的心意,所以任得敬干脆趁着李乾顺兵进西安州(海源县)的时候搞了场兵变——

  当时的知州正在开军事战备会,而任得敬却让他的两个弟弟悄悄纠集了一群人冲进会场,把与会人员全都砍倒,然后任州叛嘿嘿一笑,从牙缝吐出两个字:“投降!”

  于是,一杆白旗,在西安州城上空呼啦啦地飘,李乾顺兵不血刃的进了西安州,并立即提拔任得敬为西安州代知州,而任得敬的国籍也从此由大宋改为西夏。

  在这个时候,任得敬没有后悔,毕竟老话说的好,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像赵桓这般比桀纣还要残暴的君主,又如何称得上是明主?

  后来赵桓带兵亲征西夏,任得敬又一直尽心尽力的为李乾顺出谋划策,所思所想也尽是如何保住西夏,然后再用自己一生所学来证明赵桓的一系列举措是错误的。

  在这个时候,任得敬依旧没有后悔,毕竟老话说的好,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任得敬有信心能用华变夷,通过自己一步步的努力,变西夏为华夏。

  任得敬却忘了,所以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乃是出自于朝愈《原道》之中的一段话: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

  也就是说,这句话适用的对象是华夏血统的诸侯,而是不是“夷狄入中国”。任得敬的想法倒是提前千年就和庸政在《大义觉迷录》里面所说的“韩愈有言:中国而夷狄也,则夷狄之;夷狄而中国也,则中国之”这一段不谋而合,都是随意篡改了韩愈的文章来替自己摭羞。

  但是任得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往常看起来精锐无比,传言中能和金国铁浮屠打得有来有往,甚至能够横扫天下的西夏铁鹞子居然会如此的不堪一击,仅仅在一个照面的功夫就全军覆没。

  到了这个时候,任得敬终于隐隐约约的开始体验到了后悔的感觉——

  前有郭药师这个已经投降金国,后来被杀的常胜军大帅,后有李棁这个想投降还没来得及投降,只是擅自议和就被剁了喂狗的当朝尚书,自己区区一个通叛,又该如何?

  尤其是任得敬在得知那些暗中跟自己往来,以求“沟通西夏”的“乡贤士绅们”的下场之后,任得敬的心里就很明白,自己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现在这般局面,自己所能做的,也唯有死中求活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