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202章 直接上担架!
  “预备!”

  “放!”

  随着令旗重重挥下,站在火炮旁边的禁军士卒便一齐用手里的火把点燃了露出老长的引线,一阵青烟伴随着哧哧声升腾而起,十门极为原始的虎蹲炮争先恐后的发出了怒吼,人头大小的弹丸先后从炮膛中呼啸而出,实心的弹丸先是将远处站立的稻草人击倒一片,接着又在地面上犁出了几十米的深沟。

  “换开花弹!”

  “清理场地!”

  “猪羊就位!”

  “预备!”

  “放!”

  如果没有赵桓这个穿越者,火炮的技术起码还要发展个一百多年,直到至正年间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火炮,而且还是那种很原始的火铳型火炮,虎蹲炮更是要等到明朝才会被戚继光折腾出来。

  但是大宋现在有了赵桓这个挂逼,而且还是个深度火力不足恐惧症晚期的挂逼,大宋的火炮技术直接就从石器时代跑步迈进了半工业时代。

  火药有什么呀?火炮有什么呀?对于赵桓来说,依靠大宋现有技术条件确实弄不出来二营长的意大利炮,但是把虎蹲炮和红夷炮弄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虎蹲炮和红夷大炮这两种火炮虽然原始,但是这两种火炮制造简便而且体积略显娇小,随便弄辆车子就能拉着走,再加上掺杂了铁钉的开花弹,就算没有南无加特林菩萨,也足以让大宋对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进行降维打击。

  如果再加上燧发火铳,就足以让任何游牧民族都变得能歌善舞起来。

  所以,震耳欲聋,当者披靡,无坚不摧,震惊百里,诸如此类的形容词不断在心头闪过之后,金富轼心中想要取王构而代之,然后全境内附的想法也越发的火热。

  同样是当孙子,选对爷爷很重要!

  像王构那样想着在两个爷爷中间左右逢源是不对的,而且也是不现实的,要挑就得挑一个最牛逼的爷爷!

  但是很显然,赵桓并不想要这么个孙子。

  段正严可以带着大理全境内附,但是对于跑来跑去分不清自己主人是谁的高丽,赵桓却只想着征服,并不想让高丽现在就成为大宋的属国。

  因为无论是长城还是直道亦或是未来将会修建的铁路,都需要大量的劳工拿命去填。而接受高丽成为大宋的属国,就意味着大宋有责任和义务来保证高丽的安全,也就意味着大宋将会失去一个稳定的劳工来源。

  这不符合大宋的利益。

  所以,让金富轼和朴成性好好欣赏了一出炮火洗地的大戏之后,其实就是告诉他们,大宋有当全世界爸爸的实力,但是能不能给大宋当儿子,就得看你们高丽的具体表现了。

  怎么表现?

  多简单点事儿呀。就像被赵桓派来负责此次谈判(忽悠)工作的林国丈说的那样儿,如果你家里有良田千顷,那我送你几亩地你肯定不稀罕,但是我要送你几头上好的耕牛呢?

  然后金富轼感觉自己好像悟了——

  大宋官家肯定不缺人参也不缺珍珠,那种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好东西,对于富有天下的皇帝来说其实屁用没有。

  大宋也不缺土地,光是西夏和原本辽国的南京道、西京道外加中京道那三块地盘就足够让大宋把所有的百姓都迁移过去耕种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多了整个大理……

  大更更不缺钱。除去高丽本身发行的货币之外,大宋以前发行的交钞照样能在高丽甚至全世界流通,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个纸!

  大宋缺的是啥?

  就在金富轼琢磨着该怎么才能讨得大宋皇帝的欢心时,林国丈却端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笑眯眯的道:“说起来,高丽可是有不少百姓被金国打了草谷?”

  金富轼应道:“不错,却有此事。”

  林国丈嗯了一声,放下茶杯后又接着问道:“那……为什么你们不去打金人的草谷?”

  瞧了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林国丈一眼,金富轼提起茶壶给林国丈斟好茶水,沉声道:“正如下官此前所说,高丽国小民寡,面对金国欺凌,实在是有心无力。”

  “哦。”

  林国丈脸上恍然,哦了一声后又接着问道:“是差在了胆识?还是差在了兵刃?”

  “自然是差在了兵刃!”

  金富轼愤愤然叫道:“我高丽上下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金夷,又岂会差在了胆识!”

  然而说完之后,金富轼却见林国丈只是呵的轻笑一声,然后端起茶杯慢慢的抿着,根本就没有答理自己的意思。

  “林国丈莫非不认同下官所说?”

  “倒也不是。高丽现在既非大宋之臣,那老夫也就有话直说了。”

  林国丈放下茶杯,笑道:“当今官家未曾御极之前,大宋也曾有许多人畏金兵如虎,这也没什么丢人的,承认了便是。”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直接击破了金富轼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

  是啊,大宋以前也曾有过畏金兵如虎的时候。现在呢?现在是金兵畏大宋如虎!

  可是!

  大宋能出现当今官家这样儿的雄主,每逢危局,中原也从不缺少英雄豪杰站出来振臂高呼!可是高丽呢?

  除却跟高丽本身没什么关系的高句丽曾经辉煌过那么一阵之外,高丽的历代先王直到现在的王构,又何曾出过一个有胆识的!

  “官家曾经说过一句话,老夫深以为然。”

  林国丈瞧了金富轼一眼,笑着道:“官家说:人,一定得靠自己。金兵敢来打草谷,那就打回去!如果打一次不行,那就打两次!打三次!一直打到他们痛,打到他们不敢来为止!”

  “缺兵刃吗?大宋的禁军正在换装,原本许多兵刃都要收回销毁,如今却是正好,老夫可以做主,将这批兵刃都低价给你。”

  “缺谋士么?老夫家里有个不成器的家丁,倒也知晓一些兵法谋略。”

  “不知道打了金人的草谷该怎么办吗?把他们送到蓬莱,由蓬莱转送到奉圣州,一个金兵四贯宝钞哦……”

  “……”

  林国丈的嘴巴不停开合,就像一个诱惑小红帽的恶魔一般,只是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就让金富轼额头上的冷汗怎么也止不住了。

  ……

  宫里,忽悠完金富轼的林国丈笑眯眯的向赵桓汇报着一天的成果:“确实如同官家说的那样儿,金富轼已经上钩了。”

  赵桓嗯了一声,正想说话,何蓟却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躬身拜道:“启奏官家,出大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