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363章 官家人傻钱多
  想要填补盐业集团将来可能产生的亏空,赵桓琢磨了半天都没想到该从哪儿下手——

  抄家?贪官污吏其实跟某些豪商巨贾差不多,都是朝廷养的猪,养肥了也差不多该杀了。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养猪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不可能猪还没长肥就直接杀。

  赵吉翔?赵吉翔那个沙雕最近在龙德宫里老实的不行,每天除了写写画画之外还是写写画画,连造小人的时间都没有,他的画作基本上都“赏”给了赵桓。

  这是留着以后卖钱的,不能太着急。

  高丽?

  棒子那边现在乱成一团,王构跟金富轼两伙人纵马相攻,每天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天天争着抢着的卖劳工,现在已经成了大宋一处重要的劳工来源,不能动。

  金国?

  跟棒子那边儿差不多,大宋现在还指望那些建奴的便宜老祖宗满世界抓劳工呢,而且金国的血还没抽完,暂时也不能动。

  西域?

  西域倒是个好地方,可是西域现在掌握在耶律大石的手里,而耶律大石则是忙着跟一些蛮子打群架,算是一个大宋的淘汰武器倾销点,也不能动。

  大宋的宗室?

  还不如大明的宗室呢——大明的宗室好歹还能世袭,而大宋的藩王爵位只有一代,后代们也只挑选一个年纪最大的袭爵为公,宗室子弟只能跟普通官员一样熬资历,表现好的才能被封为郡王。

  以致于赵桓想要拿宗室开刀都没办法。

  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该从哪里找补点儿损失,也没想好现在该去砸谁家的场子,赵桓干脆又一次出宫了。

  然后孟太后气得在后宫里骂娘,李纲在朝堂上有火发不出——赵桓留下了一封由皇长子监国,孟太后和朱皇后垂帘听政、李纲辅政的诏书之后,就带着人直接奔着江南去了。

  这也算是赵桓第一次真正的出游,也是真正能静下心来观察大宋普通百姓的生活状态。

  赵桓觉得,前面有《永不加赋诏》,后面有彻底废除徭役,又有征发徭役要给钱,重新厘定土地,保证每个百姓都能分到自己的土地等等政策,这些政策全都执行下去之后,百姓的生活水平应该能很不错了吧?

  然而现在那个小娘们儿却狠狠的给了赵桓一巴掌——赵桓停留的项城县却依旧穷成了狗。

  面有饥色,衣不蔽体,是对项城百姓最真实的写照。如果说汴京的百姓生活在天堂,那项城百姓的生活就是在地底。

  更让赵桓感觉蛋疼的是,无论是项城的百姓,还是跟着赵桓的那些护卫,似乎所有人都对此习以为常,甚至有些理所当然的意思在里面。而且瞧项城百姓那模样,似乎还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这在赵桓看来就很不正常——在赵桓看来,发展不均衡是正常的,贫富有差距也是正常的,可是一个县的大部分百姓都穷成这个熊样儿,那就有些不正常了吧?

  那些惠民政策呢?

  “去给朕查一查,这项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待何蓟命随行的皇城司护卫去暗查之后,赵桓才叹了一声,说道:“朕一直以为朕这个皇帝纵然比不得秦皇汉武,可是勉强也能算得上合格,可是如今看来……”

  打量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赵桓又忍不住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朕这个皇帝,做的还是不够好啊。”

  “官家何出此言?”

  何蓟眼看着赵桓没有食欲,又开始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当即便低声劝道:“自官家御极,我大宋百姓的日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好,如今百姓的日子较之宣和年间可是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官家做的已经够好啦。”

  “而且官家还败金虏,灭西夏,平交征,定瀛州,单论武功,历朝历代的皇帝之中,只怕也没多少能跟官家比肩的。”

  赵桓却摇了摇头,没有理会何蓟的恭维。

  是,单论武功方面,光是灭掉西夏、交趾、倭国的功绩,不说跟秦皇汉武比肩吧,起码也能秒掉自高粱河车神赵二以后的大宋历代官家了。

  可是百姓吃不起饭就是吃不起饭,穿不起衣就是穿不起衣。

  再怎么牛逼的武功,也没办法掩盖百姓生活困苦的事实。

  想到这里,赵桓干脆扭头打量了一眼整个酒楼的二楼,却见二楼上根本就没什么人来饮酒取乐,再看楼下,行人也都是一副匆匆忙忙的神色,小贩的叫卖声倒是此起彼伏,然而真正能招揽到的顾客却没有几个。

  心里暗自琢磨了一番后,赵桓也没了饮酒的兴致,干脆让人会了账,又带着何蓟跟无心以及几个护卫去逛街了——

  人家建奴家的皇帝们下江南是单纯的享乐游玩,毕竟人家建奴的皇帝是把自己当成了吃自助餐的客人,而赵桓这个汉家天子却不能跟着建奴学。

  他得时刻关注着百姓。

  逛街也是一种关注。

  随意在一个小摊子前买了点儿零食,赵桓便笑着对摊主道:“我看老哥这生意不怎么样儿啊?”

  摊主呵呵笑了一声,叉手答道:“公子爷是汴京来的吧?”

  见赵桓点头,那摊主便嘿的笑了一声,说道:“我猜就是。不瞒公子说,除了汴京城,这天下间的生意其实都差不多,百姓也都是一个活法儿。”

  赵桓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听老哥这意思,汴京的百姓就不是这么个活法了?”

  那摊主嘿嘿笑了一声,眼神中忍不住带着一丝向往,说道:“听说汴京的百姓生活富足,而且听说咱们官家人傻钱多,对百姓也好,那里的生意也比其他地方的要好做许多。”

  赵桓的脸色不禁就黑了下来。

  什么叫人傻钱多?

  再说了,朕对汴京的百姓好,那朕对你们这些百姓就不够好了还是怎么的?这政策都特么是全国性质的啊混蛋!

  强行忍住想要把这个摊主暴打一顿的冲动,赵桓又接着问道:“官家人傻钱多这事儿倒是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搞什么永不加赋,又搞什么废除徭役了。”

  “对了,咱们项城县应该也知道永不加赋跟废除徭役的事儿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