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医 > 第079章巨汉拦路
  秦朗和云姨陪着叶xiǎo蕊回到了家中。

  再叶xiǎo蕊家聊了半个xiǎo时后,叶明城也终于处理完公务,回来了。

  一见到秦朗,叶明城自然首先还是感谢秦朗。

  “秦朗,我家xiǎo蕊能够平安无事,多亏了你啊。”

  “叶叔哪里话,那个投毒者本来要对付的人就是我,是我连累到了xiǎo蕊,让xiǎo蕊受苦才对。”秦朗带着歉意説道。

  正因为叶xiǎo蕊是由于他才遭受了无妄之灾,所以秦朗在感觉抱歉的同时,也对投毒者更加的痛恨,因此在吉张市八医院,秦朗才没有动任何恻隐之心,直接将投毒者处死了,也算清除了一个祸害,为叶xiǎo蕊报了仇。

  叶明城连连摆手。无论怎么説,这一次他和妻子都应该感谢秦朗的。

  聊了几句后,叶明城眼睛带着一些深意,看着秦朗説道:“秦朗,你知道那个投毒者已经死在医院的事情了吗?”

  秦朗听了心中一惊,但他也算修真者了,心性较dǐng-diǎn-之常人要强,因此即便内心惊讶,可神色却丝毫异样都没有。

  他不相信叶明城能够猜到投毒者的真正死因,所以自然也不会自乱阵脚。

  秦朗只是很疑惑地问道:“叶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那个投毒者死啦?”

  叶明城看着秦朗疑惑的表情,丝毫不像假装的,心中唯一的一diǎn疑虑全都消失了。

  其实叶明城本来就不相信投毒者死在医院,这事能够和秦朗扯上联系。

  “是啊,那个投毒者大概是在餐厅投毒完后,立即就驾车走高速想要离开云海市,却发生了车祸,被送到了吉张市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第二天就死掉了,警方已经查清楚这事,确认那人就是投毒者无疑。”叶明城説道。

  “好啊,这下xiǎo蕊的仇算是报了。”秦朗笑道。

  “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人的死是咎由自取。”叶明城説道。

  秦朗也是这么觉得的。

  “对了秦朗,这些消息我也是刚不久知道的,警方那边,可能还会要麻烦你去一趟,能够确认死者身份最好,也许就能查清楚那人投毒的原因了。”叶明城不忘説道。

  “好的。”秦朗爽快答应了下来。

  他本来就不认识那个投毒者,去了警方那儿也不需要刻意隐瞒什么,破案线索从投毒者那儿就会断掉,查不到郑丽那儿去。

  因此,秦朗一diǎn都不担心这个。

  而叶明城和苏云,包括叶xiǎo蕊,并没有意识到投毒一案,和郑丽有关。

  郑丽的离奇死亡,在叶家人看来,完全就是一场意外而已。

  秦朗离开叶家后,便回到了自己租住的三香xiǎo区内。

  与此同时,郑茶花在家中透过窗户,看到自家别墅外面,这个时候还有五六个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的记者蹲守着,郑茶花像发怒的母猪一样,摔开门,叉着腰将这帮记者骂走了。

  对于媒体大肆报道自己女儿郑丽的死,郑茶花很不满意,她不相信郑丽会是“交配欲望过于强烈,导致精神亢奋而死亡”这个结论,尽管她也清楚郑丽平日的私生活确实糜烂了一些,车震之类的事情肯定干过。

  可欲望过于强烈,就能让郑丽离奇死亡,郑茶花很不相信。

  尤其是在这个时间diǎn上,郑丽的死亡,尤其显得不正常了。

  别人不知道郑丽雇佣地下杀手要毒死秦朗的事情,郑茶花是唯一知道的人,在她看来,郑丽的死,与投毒失败,不会没有一diǎn联系。

  更何况,她之前看新闻了,郑丽雇佣的那个绰号“六八”的地下杀手,发生车祸后,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医院。

  六八和郑丽同一天死掉,郑茶花认为做这两件事的人,只可能是同一人。

  而这人,是秦朗!

  “秦朗,我知道一定是你!”

  “没有证据,可郑丽对你的忌惮,我对你的忌惮,加上直觉,杀死我女儿的人一定是你!”

  郑茶花坐在客厅沙发上,阴沉着脸沉思了好久,最终脸上浮现出了恶狠狠的扭曲表情,拨打了一个还是她丈夫在世时,曾经交给她、而她一直没打过的神秘电话号码……

  时间很快过去了三天。三天中秦朗生活得很平静,警方那边的调查早已经结束了,和他想的一样,调查无法再继续,所有的线索随着那名投毒者的死亡而全部断掉了。

  这对秦朗来説,自然是一个好消息。以后不会有人将郑丽的死,与投毒者的死、与他,扯上联系。

  哪怕郑茶花怀疑他,至少在法律层面上,无法奈何他。

  当然,秦朗深知郑茶花、郑丽母女的奸诈和阴狠,当女儿的郑丽都能够想出雇凶杀人的毒计,只怕郑茶花最近几天内,也在筹划着什么卑鄙的计划,想要对付甚至想要杀死他。

  秦朗一直留着心眼。

  到了第四天晚上九diǎn多,秦朗从一家通宵不打烊的药店买了一些中药回来,途径路上的一条偏僻巷弄时,昏黄的路灯之下,只有几只流浪野猫蹦跳着路过,划过一些灵巧的背影,一切看起来很宁静。

  这儿不是居民集中区,巷弄两旁的房屋大多空了,人烟很少。

  秦朗走到一半时,前面发暗的灯光下,一个牛高马大的人,像一堵墙一样,横在了路中间。

  走近后,秦朗发现这人出奇的高和壮。身高接近两米,露出的手臂比成年人的大腿还要粗,全身壮实得就好像一座铁塔,虎背熊腰的,那铜铃大的凶眼瞪着秦朗,一双蒲扇大的巨手似乎只要扬起来,便能轻易将一个男子扇飞十几米远!

  秦朗觉得,国家篮球队的主力中锋,跟眼前这名巨汉比起来,尽管身高占了便宜,可怎么看怎么觉得比巨汉要xiǎo了一号!

  “郑茶花派你来的?”

  秦朗稳稳地在离巨汉四米远的地方站定,面对着这人形绞肉机,丝毫惧意都没有,平静地问道。只是秦朗的双眼中,却有实质化的利刃寒光在闪动。

  巨汉什么话都没説,凶眼瞪着秦朗,仿佛在他眼里,秦朗只是一个等着他屠宰、毫无反抗能力的极弱者而已。

  砰砰,巨汉往前踏出一步,两个比常人要大了一半的巨型脚板先后在地上踏了一下,灰色的羊皮鞋踩在街道上后,都激起了一股灰尘和气浪。

  程蛮在距离秦朗不足两米的地方站住,裂开大嘴,依旧不説话,似乎很惜金一样,可表情中分明充满了对秦朗的轻视。

  作为真的在长白山中和一头黑瞎子大熊抱在一起摔过的人,程蛮好几年后的今天,仍然对那一次的恶斗感到骄傲,他和那头重达快一千斤的黑熊,在山中滚了好十几下,自己平安无事,最后用一干木棒捅穿了黑瞎子的肚皮,大获全胜。因此,程蛮对自己的一身力量十分地自信。

  被他用力拳打过、肘击过、脚踏过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够轻伤逃脱的,至少都是粉碎性骨折加内脏破裂一类的重伤,除此之外,就是死。

  他是云海市地下拳击比赛连续八年无可撼动的地下拳王,是云海市地下摔跤赌博比赛连续八年无一败绩的摔跤好手,自从他出道,云海市乃至辽沈省的地下世界,他程蛮的名字便已经响当当了。

  这一次接下了雇主的单子,只是要打死仅仅一个人而已,程蛮觉得事情太简单了。他从来都不怕打死了人后会惹来麻烦,他有的办法脱身。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也就是他今晚要下手的目标,在他看来,能接住自己一拳就算不错了。

  雇主还交待説让他多加xiǎo心,这个年轻人实力不弱,是个相当不好对付的人,可见到了真人,他心中直摇头。

  在他看来,所谓难缠、不好对付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亡命之徒,这类人只会生活在地下世界,可他在云海市的地下世界驰骋了整整八年,压根就没见过这号人。

  咔咔咔!

  程蛮面无表情地活动了一下双臂,关节发出咔嚓声,然后程蛮露出狞笑,毫无花哨地一拳,径直朝秦朗轰了过去!

  拳风尖锐作响,拳速更是快到了极diǎn,仿佛下一瞬间就会砸到秦朗的脸上。

  脑海中,程蛮已经在浮现出秦朗在自己的拳头下,脸部肌肉先扭曲变形、然后脸部骨骼咔嚓碎裂、整个牙齿全都被打落的情景了。这种情景,他在地下拳场,在接受酬金对付目标的过程中,已经不止二十次地出现过了。

  毫无例外,每当他这一拳砸中对方的脸部后,对方会狠狠地、直挺挺地摔在地上,脑部先着地,发出“咚咚咚”的沉默碰地声。

  他已经在狞笑着,准备再次欣赏到这一残暴、血腥但对于他却是种变态享受的一幕了。

  秦朗也没有开口説话。在看到程蛮这一拳快速砸过来后,秦朗的背部稍稍弯曲像一张蓄力的弓,然后背部骨骼和肌肉一起发力,全身力量释放出来,集中到了右臂上,“龙象拳”第三层完全施展了出来!

  秦朗清楚这一拳自己只能硬拼,所以没存什么轻视之心,一开始就用上了“龙象拳”。比起他先前对付过的陈霸等角色,显然这个拥有一身恐怖肉体力量的巨汉,攻击力要更强。

  两只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秦朗的力道超过了五百斤的“龙象拳”,只与巨汉的一拳打了个平手,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被对方巨大的力量冲击而后退了两步的秦朗,感觉右臂都有些发麻。

  不过秦朗并没有任何不安。他相信对方的情况也差不多。

  “xiǎo子,再接我一拳!”

  程蛮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像头犀牛一样朝秦朗冲过去,又是一拳砸出。

  程蛮讶然地发现,面前这个一diǎn都不凶戾、甚至有些温文尔雅的年轻人,身子板中居然蕴藏着不下于自己的爆炸性力量,他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目标,收敛了他的轻视之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