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求道录 > 第四百二十章灵兽峰中
  当萧清封回转潜渊峰的时候,敖冰菱早已将一切事宜安排妥当了。

  萧清封的洞府之中,敖冰菱对着他道:“我放他们先去歇息了。轻琴和轻棋那边让她们找自己喜欢的位置建立洞府。我们去寻山湖的时候,不准备带着他们。所以接下来恐怕很长时间都需要他们在这里潜修了。”

  “不带他们?”萧清封蹙了蹙眉,有些奇怪道:“我们修行,如果不带他们的话,发生意外怎么办?寻山湖虽然说地处偏僻,但万事都有一个意外。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

  敖冰菱自信的回答道:“放心!只要我们进了寻山湖,一切的安全问题都不是问题。如果那个时候我们还会遇上危险,那么即便带上他们也没用。”

  “好吧,那什么事情去?”萧清封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问道一句。

  他们在混沌之气中修行到金丹圆满,本身根基已经务实,不存在虚浮的状态。即便是现在闭关突破元神境也没有问题。

  不过,萧清封不太想立即闭关突破。

  一味的修行让他有种心理疲惫感,其实他心中有点担心,虽然他的向道之心坚毅,但是如果将整个人生都献给修行,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到那种境界。

  有时候,他其实也想放松一下,四处游历一番。那种自由自在,翱翔天际的感觉才是他想要的。

  不过他也很清楚,那种想法也只是一种想法,任何一个修士,都是与天争命。除非是放弃了修行,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让自己彻底的放松下来。

  萧清封想什么敖冰菱不知道,不过她的想法却与萧清封不谋而合,她也不是那种用命来苦修的人,口中言道一句:“等一段时间吧,我们好生休息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或许还可以先出去走走看看。”

  “嗯!”见敖冰菱这么说,萧清封笑了笑,点了点头道,“既然不着急,那你现在有没有空?”

  “有事?”敖冰菱问道一句。

  萧清封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眼中更是出现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我想去问问朱七戒那两个家伙还认不认识潜渊峰的路呢!”

  看着萧清封的表情,敖冰菱暗自为那两个家伙默哀了一下,然后问道:“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呢?”

  萧清封嘴上的笑意更甚:“认识的话,那只是让他们多熟悉一下。如果不认识的话,那就更要他们多熟悉一下咯!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

  “好呀!”敖冰菱点了点头。

  萧清封本来没有打算带太多人去灵兽峰的,但是当他和敖冰菱准备离开潜渊峰的时候,南水菱一行人突然冒了出来。

  见到萧清封他们准备外出,南水菱直接来到敖冰菱身边,然后抱着她的手臂问道:“姐姐,你们这是去哪儿?要不带我们一起?”

  敖冰菱朝着萧清封示意一下,回答道:“他要去灵兽峰将朱七戒他们带回来,我去看看热闹。”

  “好呀!好呀!”听到这事儿,南水菱连忙道,“我也要去看看,他们两个家伙本来应该守在潜渊峰的。但是非要去灵兽峰浪荡,我去看看他们如何称王做霸的。”

  “我们也去!我们也去!”

  南水菱发话了,萧轻棋也嚷嚷着要去。在她们这群人中,也只有她们俩说话比较随意了。其他的诸如水家四将和萧轻琴都比较正式,在萧清封两人面前放不开。

  “都可以去。”萧清封笑着说道一句。

  别看萧轻琴姐妹说是萧清封他们的侍女,但实际上萧清封他们也没什么需要她们照顾的。她们的身份更多的是处理萧清封他们吩咐的一些杂事。

  潜渊峰离灵兽峰并不算近,但在金丹修士面前,这点距离也算不得什么。

  行到灵兽峰外,萧清封手持真封剑一挥,顿时护山阵法就露出一道光门让萧清封他们通过。真封剑乃是萧清封身份佩剑,它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有很多其他的用途。

  能够开启除了元阳峰之外的其他护山阵法,也算其中一种用途。

  萧清封他们选的时间不错,这个时候正好有弟子来降服灵兽。

  一般这种事情在弟子之中都算一种盛事了。这次也不例外,除了诸多真传弟子之外,连一些修为不错的外门弟子也来了。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两位金丹修士在。

  金丹修士倒不是来降服灵兽,而是来护这些弟子周全的。灵兽峰里面妖怪众多,虽然堪比金丹修为的化形境难找,但堪比筑基修为的化骨境却是不少。

  这些妖怪虽然圈养在灵兽峰,野性并没有外面野妖强。但也不是所有妖怪都对人族修士有好感。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妖怪发狂弄伤弄死几个弟子,那可就亏大了。

  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在数千年前,一个中型宗门内就发生了灵兽暴乱的事情。经此一役,原本算得上中型宗门的它最后沦落为小宗门。

  “师兄,你回来了?”看着萧清封,原本隐在云层之中的两道身影立即现身而出。

  来守护弟子周全的两位金丹修士萧清封不陌生,因为他们俩正是真文以及真庭。

  真文与真庭的资质算不上绝顶,那也算不上差。百多年时间过去,他们也纷纷成为了金丹中期修士,在金丹境里面也算是站稳脚跟了。

  不过他们两人之间也有些差别,真庭是刚刚成为金丹中期修士,而真文已经成为了金丹中期巅峰,或许只要一个契机显现地魂就会成就金丹后期。

  “这是在做什么?”低头看着一群真传弟子与外门弟子,萧清封问道一句。

  “一个言字辈的小辈刚刚突破筑基,所以来这里降服一头灵兽。”说话间,真文指着下方一个身材欣长,身着白袍的男子道,“他名唤言旬,乃是言字辈的二师兄。资质很不错,仅仅三十六岁就成为了筑基修士。”

  三十六岁成为筑基修士算是一个分界线。在三十六岁之前,那是资质超凡的象征。日后成就金丹是完全没有问题,成就元神也有很大的可能。

  说实话,在元阳宗内,能够在三十六岁之前成就筑基的,并不多。在真字辈中也仅仅只有一个萧清封。就算资质被称为真字辈第二的真文都差了一线。

  同样的,在金丹境也有一个分界线,那就是能够在百岁之前成就金丹。如果能在百岁之前成就金丹,元神境基本没有问题,就是地仙都有几分希望。

  至于元神,当然也有一个分界线。能够在四百岁之前成就元神的,最后有很大的几率成为地仙。

  当然,以上的种种可能都基于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如果说后来伤了根基或者其他影响修行的事情,那即便你有再高的天赋也是无用的。

  “言旬?”萧清封眼睛看向下方,目光中带着审视之色。

  他可是知道真文连他都有些不服,当年甚至还生起了挑战之心。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推崇一个小辈,就是不知道这个小辈究竟有何魅力。

  好似想到什么,真文言道一句:“说起来这个言旬和师兄你还有些渊源呢!”

  “渊源?”萧清封抬头看了一眼真文,然后又看了看言旬,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他,也从未见过与他相似的人,便笑着说了一句,“他和我的年纪相差两百多岁,我和他能有什么渊源?如果你是说同门的话,那我们的渊源可更深了。”

  难得萧清封开了个玩笑,真文很给面子的笑了笑,然后才解惑道:“他打算修行五行玄功,这算不算与师兄你有渊源呢?”

  听到这话,萧清封愣了片刻,然后确认道:“你说什么?他打算修行五行玄功?”

  真文很肯定的说道:“没错!就是五行玄功。”

  说到这里,真文脸上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说道:“师兄,你说宗门之中也只有你修行了五行玄功,而且还将其修行到了金丹境。你不觉得日后教导他的任务应该由你来做吗?”

  微笑的摇了摇头,萧清封口中道:“八字都还没一撇呢,这事儿日后再说吧。如果宗门真的需要我来教导,那教导一下又何妨。”

  说实话,萧清封心中并不想教导这什么言旬。不是说他不想提携后辈,而是因为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突破元神境,并不想在其他事情上牵扯精力。

  别以为所谓的教导就是提点一下而已。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如果萧清封选择要教导言旬,那就要考虑很多事情,而这恰恰就是他现在需要避免的。

  “对了师兄,你们来这里是?”看了敖冰菱等人一眼,真文开口问道。

  萧清封回答道:“我们是来找朱七戒和马行的。”

  萧清封刚说完,南水菱就接话道:“听说那两个家伙在这里称王称霸,所以姐夫来收拾他们。对了,你们知道他们在哪儿吗?”

  南水菱突然接话让萧清封愣了愣,明显有些不可思议。南水菱的性格是有些活泼,但那是对自己人。在外人面前,她虽然没有敖冰菱那么冷,但也是一副清冷的样子。

  而且,南水菱很少会叫他姐夫,这一次却很自然的叫出来了。

  真文也是认识南水菱的,听见她发问,便摊了摊手道:“这个我们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他们俩经常在灵兽峰出没,这次有人来降服灵兽,他们应该会出现的。”

  没想通南水菱为什么突然接话,萧清封便放弃了,随口问道一句:“这个言旬降服的是什么灵兽啊?”

  “一只狐狸。”真文还没说话,真庭就率先回答道,“说起来这只狐狸还颇有来头。她是宗主亲自带回来的,听说血脉还很不错。成年的话或许可以达到元神境。只可惜这只狐狸很傲气,即便几位师兄去降服也没用。”

  “这么有个性?”萧清封挑了挑眉。

  “那是!”真文感慨道,“大师兄、三师兄、五师兄还有我都试过,最后都失败了。那小家伙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眼光奇高。如果师兄你出手的话,或许还能有可能降服她。”

  萧清封示意了一下,问道:“那这个言旬呢?”

  真文很肯定道:“如果他是金丹修士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但如今的他没有半点可能。说起来他来这里降服狐狸还与师兄你有关呢?”

  萧清封无语:“又和我有关?”

  真文笑着解释道:“因为宗主原本打算将这只小狐狸让你来降服的。只是考虑到你本身就有了朱七戒和马行,所以这个心思也就淡了。后来我们很多人出手都降服不了,最后宗主有想到你了。”

  “这么多年不见,师弟竟然会说笑话了。”

  萧清封并不相信真文的话,别说宗主的心思他能不能猜透,就算能猜测,宗主也不可能为了他准备灵兽。要知道就算不寻师祖的坐骑都还是化形境,而朱七戒和马行都达到了化形境。

  就这一点来说,宗门内已经鲜少有人能与他相比了。

  听到萧清封这句话,真文自己也笑了。

  就在萧清封他们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南水菱又突然道:“咦,那是不是朱七戒和马行那两个家伙?”

  听到声音,萧清封顺着南水菱指着的方向望去,但见山林之间出现了两道人影。这两道人影一胖一瘦,打扮的样式有点像世俗中的猎户。胖的那个手持一柄黑色的九齿钉耙,瘦的那个手持一柄钢叉。

  “这俩家伙——”看到这两道人影,萧清封就知道他们正是自己需要找的朱七戒和马行了。

  望着朱七戒和马行,南水菱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姐夫,要不要我们直接下去?”

  “不了,先看看热闹吧。”

  萧清封摆了摆手,并没有打算马上下去。此刻他们隐于云层之中,那些炼气甚至筑基弟子都发现不了。至于说朱七戒和马行能不能发现,那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