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谋神 > 第一百一十八章蛮洲谍斗
  战栗眨巴眨巴眼睛,挠挠头:”好吧,听老爷子的,不过,为什么要安排二十个弟子,直接安排这两人岂不更简单,那么麻烦作甚?“

  答佑青翻了翻白眼,本来不想理会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说道:“没脑子,如果刚好只安排这两人进入东阁,这岂不是在直截了当告诉秋谷山,我们的意图!其他十八名新弟子,当然是掩人耳目!”

  “原来如此!”战栗立即明白了其中安排的用意。≥37zw

  “我刚得到消息,魏国皇城的特使,已经进入蛮洲,现在,正在绿盈宗内下榻,通知绿盈宗内部的暗部,注意监视,随时上报情报,同时,潜松门的潜松门人,页已进入蛮洲九门,这是名单,将其传至各门”。杨铧手中精确的情报,将战栗和答佑青听的一鞥一愣的。

  “如此精确的情报,难道是....“说道此处,战栗闭上了嘴巴。

  杨铧点了点头。

  “秋谷山派下五路潜松者,明路上,有皇城特使,刺松门人,皇城探子,潜松门人,已经进入蛮洲,暗地里,另一批本就驻在蛮洲各宗的暗松门人和城主府,蛮洲宗中的暗谍,已经开始行动,明面上的,是为了掩人耳目,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样,他们暗地里的暗谍,才好下手!“杨铧已然,对秋谷山方面的行动了如指掌。

  “卑鄙的魏国人!”战栗不禁骂道,不过心中对这魏国人的计谋,升起佩服之意,这需要什么样的大脑,才能想出如此毒计。

  “接下来我们如何应对?”答佑青急忙问道。

  “很简单,我们滴水不漏即可,很以前一样,楚族各个宗门,不往来不沟通,不谈楚事,结束一切复楚活动,战栗,明日,带领北阁弟子,去攻伐城主府的附属宗门长枪门,注意,行动不要太快,斗他两月,然后鸣金收兵!”杨铧令道。

  “什么?和城主府开战么?”战栗瞪大了眼睛,不过不待杨铧解释,战栗突然意识到什么,跟着说道:“瞒天过海!”

  “妙啊,如此一来,完全可以误导这些暗谍,以为我们各宗之间,依然和以往一样不和,为了利益,相互攻斗,这样,就消除了秋谷山之疑虑!老爷子,此计甚妙,此计甚妙啊!”答佑青连连赞道。

  “只有老爷子,才能想出如此妙计!”战栗也跟着赞道。

  “所以,战栗,攻伐之时,不能有丝毫破绽,要见血,要真正的攻伐谋斗!”杨铧提醒完毕,脑海中回想着那少年的锦囊妙计中的三十二个字:“滴水不漏,硝烟四起,瞒天过海,以假乱真,祸水西引,计中有计,一石二鸟!”

  蛮洲,老楚殷门!

  “野儿,王城的巡查使到了蛮洲,去查查,如果现又是针对我殷府的,我可不能再忍受了,届时我殷府迁去皇洲皇城算了,老楚人也就剩下我这把老骨头和你这个残废之人了!本想留在楚地平平淡淡结束余生,结果万年都不得安宁啊!“殷藏感叹着。

  殷野的脸色,也变的通红起来,殷野转过头,示意身后推着轮车背的楚伟,将自己推到了殷藏的身旁。

  殷野拿出一张手绢,递给了已经滑泪的父亲,说道:“父亲大人,孩儿无用,殷门凋零,只怪我们老楚人犯了大错,导致如此境地,想当年,殷族横行天下,只落得现在您老孤苦无依!“

  “唉!魏国人总是要防着我,其实对于我这把年纪来说,早已别无所求,只求你能结婚生子,只求小年安生,可是,魏国人不相信,骨子里都不会信,所以,晚年只得背井离乡了!独赴皇城了!”殷藏说着,眼中惆怅,脸色也已经红成黑色,手中的手绢,也开始擦拭着两行老泪!

  “父亲,当年,我们就不应该留在此是非之地,早早入了皇城,孩儿还可能在颜谷谋个出路,倒也风光,只是当年,我们无法面对强大的楚族真的轰然倒下,一蹶不振,还是楚云才看的清楚,早早的离开此地,现在倒也风光!”殷野有些遗憾的说道。

  “面对现实吧,魏族强盛,我最初的复楚想法,早已被魏国的强大,击的粉碎!”殷藏好像在说服自己一般。

  “父亲,如果本次王城特使继续为难殷族,我们就入了他们的愿望吧,迁至皇城,图安稳去了!”殷野说道。

  “哼!老朽虽然已无用,临走之时,我也要将蛮洲绞的个天翻地覆,杀他几个魏族人,挑起蛮洲九门的仇恨再说,让他魏族,也头痛头痛!”殷藏的脸已经回复通红,说完,将手绢递给殷野!

  “好计策,我去安排!”殷野早就想出一口气了。

  “殷伯,您去召集阴毒卫,在大厅等我!“殷野转身,对着门口面目狰狞的灰衣老者,命令道。

  殷藏的别居之中,现在只有殷府最核心的四人,除了殷藏父子,就是这个殷伯和与殷藏形影不离的楚伟了,这两人,也是殷藏父子最信任的人,所以,谈及家事和这种重要决定,都不避讳的!

  殷伯点点头,推开门,出门,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然后才去安排阴毒卫去了。

  待殷伯走后,殷野才对父亲说道:”父亲,我开始联系皇城楚族方面,这老宅子,我会让我最为信任的楚伟留下,好生看管!“

  殷藏点点头:“去吧,我想静一静!”

  “是,父亲”殷野也不忍在看父亲的悲伤,示意身后楚伟,楚伟恭敬护住殷野的轮车,将殷野推了出去。

  “走,去议事厅密室”

  门关,殷藏通红的脸,立即回复清明,眼中的狡黠与杀气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算计。

  ......

  秦国,西荆城。

  西荆城,本是楚国之地,位于楚河以西,风雷镇之战以后,楚国覆灭,魏国和秦国获利,魏国获得了楚国楚河以东的半壁楚地,秦国,也获得了楚河以西的所有楚地,而这片占地,足足比秦国本土一半还大,这片楚地,被秦国立为洲,名叫西荆州,西荆州的府名叫西荆城,位于楚河以西八百里路程,西荆城原来在楚地之时,本就是一个战略要地,北通秦魏王城的驰道,西至血族、南及魔国的兵驿商道,都经过这个西荆城。

  现在的西荆城,已然成为了秦国最为重要的城市,所以,西荆城的城主,堂堂一洲之主,当然也是大秦王精挑细选,相当信任之人--秦小平。

  秦小平,秦族之人,曾经是秦族中身份最为尴尬之人,因为,他是老秦王的私生子,老秦王的一生,都献给了秦国人,殚心竭力,惨淡经营,终于将稍显孱弱的老秦,提升至强国之列,就是因为老秦王一心为国,所以在儿女私情上,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一生,只娶了一妻,也就是当今秦王的母亲,老秦王也本就一个独子,只是在一次与魔族的攻伐之中,俘获了一名魔族的狐族公主,这狐族公主的美貌,瞬间夺去了老秦王的心意,于是,老秦王和这狐族公主,产生了关系,并产下了私生子,这私生子,就是秦小平。

  身为大秦之王,老秦人纳个小妃,是再正常不过了,老秦王的儿子,谁都不敢称之为私生子,但是,人族与魔族,历史以来都有着血海深仇,如果老秦王公开纳这魔族狐人为妃,一定会有损秦族权力,所以,秦小平的出生,本就是见不得光的。

  秦小平出生以后,老秦王在王城隐秘之处,置办了一个宅子,秦小平就一直跟着狐族母亲,生活在这隐秘的隐宅之中,倒是也比那些秦城王孙贵胄过的自由洒脱,而这个宅子,也是很多知情大臣的禁地,老秦王对这个私生子,也是喜欢的很,因为秦小萍出生,就继承了秦族最为神圣的纯火灵根,同时也继承了狐族的智慧和狐幻之根,天赋异禀,竟然比老秦王唯一的独子更为优秀。

  所以,老秦王给予这私生子的爱,比自己的嫡子更甚,不过,秦小平尴尬的身份,永远都是一种无名的痛,本来,秦小平对此,也没有特别介怀,一直到,新王等级之前,自己和母亲,受到了秦族嫡系无情的打压,因为谁能保证,不管是嫡子也好,还是私生子也罢,他们,都拥有秦族最纯净的血脉。

  所以,秦国唯一的王妃,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的儿子,有那么一丝威胁,于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赐给了秦小平的母亲,一条白锦,并计划将秦小平杀之而快!

  不过,王妃的儿子,也就是当今的一代雄霸西方的雄主秦王,得知的母亲的计划,出人意料的进行了秘密相救,也许是因为秦族的血脉凋零,自己这一辈,也许,只有两人了吧,这个人,是自己的兄弟,也许,秦王目光如炬,现了这个弟弟的天赋一柄,也许,没有也许。

  虽然没有拯救秦小平的母亲,但是,秦王将秦小平秘密送往了边境,将秦小平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秦国上将--封号烈火之心秦烈,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就此,秦小平还是活了下来,在秦国与魔族的边境,秦小平凭借狐族的智慧之心的天赋,立下了赫赫战功,一举成为一代名将,万人敬仰,就连魔族人,也给秦小平取了一个称号,叫做“火狐”,因为这秦小平的火元之术,太过于恐怖,死在秦小平火术之中的魔族封号,肯定过了掌指之数,而且在瞬息万变的北部战场上,哪怕是魔族最强大的狐族策士,也不是秦小平的一合之敌,为此,魔族专门设立了专门针对秦小平的策士团,这才稳住局势,所以,火狐的称号,也实至名归。

  当年楚西之弟,并入秦国之时,秦王直接将这复杂的楚蛮之地,交给了自己的弟弟,火狐秦小平。

  虽然是在冬日,西荆城的夜,也没有那么的冷,陈宣,也就是楚影,走在热闹非凡的街道边,感叹着西荆城大变的模样。

  楚影走进一条长长的巷子,然后在对其中一处民宅门口,民宅院门上,写着两个醋字,原来,这处民宅,是贩醋的人家。

  楚影抓住门上的扣环,长扣两声,然后等待,几个呼吸后,连续扣响四次,再次停下,等到了几个呼吸后,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醋没有了,明日再来!”这是暗号。

  楚影眼睛一亮,同样用暗语回答道:“老醋味道太沉,我是来买新醋的”。

  吱--

  门开,一个婆婆打开了院门。

  “寒婆婆”,楚影呼到。

  婆婆看明来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立刻将楚影引进了门。

  “楚大人!您终于来了”屋里的灯燃,门开,走出来一位中年壮士,看清是楚影,兴奋的跨步迎上。

  “十万火急,带我入密道!”楚牧城来不及叙旧,就说明了来意。

  壮汉一怔,对着老婆婆说道:“寒婆,看守好院门,我和楚大人要入密道!”

  被称之为寒婆的老婆婆,点点头,壮汉握住楚影的手,将楚影带入侧面的陈醋作坊。

  这,是一条密道,一条通往西荆城最为强大的宗门的密道。

  楚影随着壮汉在密道中走了小半柱香的时间,终于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闪小石门,壮汉走到离小石门不远处的一处墙壁上,连续点击多次,点击完毕,壮汉走到小石门前,使劲一推,沉重的小石门缓缓被推开。

  推开门,壮汉先是探头张望许久,才对楚影点点头,然后迈出密道,楚影犹如一道影子,也随着出了密道。

  这应该是一座假山,这密道口,就藏在假山的洞中。

  “是镇大人?”一个声音在洞中想起。

  “是”壮汉名叫楚镇,是当年风雷镇风雷卫领,所以一直被称之为镇大人。

  洞中,突然亮起一团火焰,光芒之处,一个矮小的灰衣青年,出现在楚影两人眼前。

  “哈哈,楚旭!你看谁来了!”楚镇哈哈一笑,将楚影推上前去。

  “影大哥!”楚旭也是风雷卫士,当年都是楚影的手下。

  “小旭!”楚影看着矮了一截的楚旭,目光移到楚旭的腿上,现楚旭的小腿没了!现在站立,是大腿!楚影的眼睛,露出了深深的愧色。

  “是不是以为我死了?我才没那么耸,还好,腿没了,命还留着!”楚旭知道楚影在想什么,豪爽的说道。

  楚影听着熟悉的声音,看着熟悉的同袍兄弟,不禁想起风雷阁一战中,楚旭为了救自己,利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血族人的致命一击!

  瞬间,整个山洞之间,出现了一股悲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