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谋神 > 第一百一十八章蛮洲谍斗
  战栗眨巴眨巴眼睛,挠挠头:”好吧,听老爷子的,不过,为什么要安排二十个弟子,直接安排这两人岂不更简单,那么麻烦作甚?“

  答佑青翻了翻白眼,本来不想理会了,但是还是忍不住说道:“没脑子,如果刚好只安排这两人进入东阁,这岂不是在直截了当告诉秋谷山,我们的意图!其他十八名新弟子,当然是掩人耳目!”

  “原来如此!”战栗立即明白了其中安排的用意。≥37zw

  “我刚得到消息,魏国皇城的特使,已经进入蛮洲,现在,正在绿盈宗内下榻,通知绿盈宗内部的暗部,注意监视,随时上报情报,同时,潜松门的潜松门人,页已进入蛮洲九门,这是名单,将其传至各门”。杨铧手中精确的情报,将战栗和答佑青听的一鞥一愣的。

  “如此精确的情报,难道是....“说道此处,战栗闭上了嘴巴。

  杨铧点了点头。

  “秋谷山派下五路潜松者,明路上,有皇城特使,刺松门人,皇城探子,潜松门人,已经进入蛮洲,暗地里,另一批本就驻在蛮洲各宗的暗松门人和城主府,蛮洲宗中的暗谍,已经开始行动,明面上的,是为了掩人耳目,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这样,他们暗地里的暗谍,才好下手!“杨铧已然,对秋谷山方面的行动了如指掌。

  “卑鄙的魏国人!”战栗不禁骂道,不过心中对这魏国人的计谋,升起佩服之意,这需要什么样的大脑,才能想出如此毒计。

  “接下来我们如何应对?”答佑青急忙问道。

  “很简单,我们滴水不漏即可,很以前一样,楚族各个宗门,不往来不沟通,不谈楚事,结束一切复楚活动,战栗,明日,带领北阁弟子,去攻伐城主府的附属宗门长枪门,注意,行动不要太快,斗他两月,然后鸣金收兵!”杨铧令道。

  “什么?和城主府开战么?”战栗瞪大了眼睛,不过不待杨铧解释,战栗突然意识到什么,跟着说道:“瞒天过海!”

  “妙啊,如此一来,完全可以误导这些暗谍,以为我们各宗之间,依然和以往一样不和,为了利益,相互攻斗,这样,就消除了秋谷山之疑虑!老爷子,此计甚妙,此计甚妙啊!”答佑青连连赞道。

  “只有老爷子,才能想出如此妙计!”战栗也跟着赞道。

  “所以,战栗,攻伐之时,不能有丝毫破绽,要见血,要真正的攻伐谋斗!”杨铧提醒完毕,脑海中回想着那少年的锦囊妙计中的三十二个字:“滴水不漏,硝烟四起,瞒天过海,以假乱真,祸水西引,计中有计,一石二鸟!”

  蛮洲,老楚殷门!

  “野儿,王城的巡查使到了蛮洲,去查查,如果现又是针对我殷府的,我可不能再忍受了,届时我殷府迁去皇洲皇城算了,老楚人也就剩下我这把老骨头和你这个残废之人了!本想留在楚地平平淡淡结束余生,结果万年都不得安宁啊!“殷藏感叹着。

  殷野的脸色,也变的通红起来,殷野转过头,示意身后推着轮车背的楚伟,将自己推到了殷藏的身旁。

  殷野拿出一张手绢,递给了已经滑泪的父亲,说道:“父亲大人,孩儿无用,殷门凋零,只怪我们老楚人犯了大错,导致如此境地,想当年,殷族横行天下,只落得现在您老孤苦无依!“

  “唉!魏国人总是要防着我,其实对于我这把年纪来说,早已别无所求,只求你能结婚生子,只求小年安生,可是,魏国人不相信,骨子里都不会信,所以,晚年只得背井离乡了!独赴皇城了!”殷藏说着,眼中惆怅,脸色也已经红成黑色,手中的手绢,也开始擦拭着两行老泪!

  “父亲,当年,我们就不应该留在此是非之地,早早入了皇城,孩儿还可能在颜谷谋个出路,倒也风光,只是当年,我们无法面对强大的楚族真的轰然倒下,一蹶不振,还是楚云才看的清楚,早早的离开此地,现在倒也风光!”殷野有些遗憾的说道。

  “面对现实吧,魏族强盛,我最初的复楚想法,早已被魏国的强大,击的粉碎!”殷藏好像在说服自己一般。

  “父亲,如果本次王城特使继续为难殷族,我们就入了他们的愿望吧,迁至皇城,图安稳去了!”殷野说道。

  “哼!老朽虽然已无用,临走之时,我也要将蛮洲绞的个天翻地覆,杀他几个魏族人,挑起蛮洲九门的仇恨再说,让他魏族,也头痛头痛!”殷藏的脸已经回复通红,说完,将手绢递给殷野!

  “好计策,我去安排!”殷野早就想出一口气了。

  “殷伯,您去召集阴毒卫,在大厅等我!“殷野转身,对着门口面目狰狞的灰衣老者,命令道。

  殷藏的别居之中,现在只有殷府最核心的四人,除了殷藏父子,就是这个殷伯和与殷藏形影不离的楚伟了,这两人,也是殷藏父子最信任的人,所以,谈及家事和这种重要决定,都不避讳的!

  殷伯点点头,推开门,出门,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然后才去安排阴毒卫去了。

  待殷伯走后,殷野才对父亲说道:”父亲,我开始联系皇城楚族方面,这老宅子,我会让我最为信任的楚伟留下,好生看管!“

  殷藏点点头:“去吧,我想静一静!”

  “是,父亲”殷野也不忍在看父亲的悲伤,示意身后楚伟,楚伟恭敬护住殷野的轮车,将殷野推了出去。

  “走,去议事厅密室”

  门关,殷藏通红的脸,立即回复清明,眼中的狡黠与杀气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算计。

  ......

  秦国,西荆城。

  西荆城,本是楚国之地,位于楚河以西,风雷镇之战以后,楚国覆灭,魏国和秦国获利,魏国获得了楚国楚河以东的半壁楚地,秦国,也获得了楚河以西的所有楚地,而这片占地,足足比秦国本土一半还大,这片楚地,被秦国立为洲,名叫西荆州,西荆州的府名叫西荆城,位于楚河以西八百里路程,西荆城原来在楚地之时,本就是一个战略要地,北通秦魏王城的驰道,西至血族、南及魔国的兵驿商道,都经过这个西荆城。

  现在的西荆城,已然成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