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级掌教 > 第二十一章老贼住口
  林森确实没想到,在这个和华夏古代类似的天元世界,竟然还能看到网上八卦洗地文一般的套路!

  先是论资排辈质疑年纪小辈分低,然后假装公正的做个道歉声明安抚民心,接着再讲述自己受到的损失博同情,最后还要暗暗的指出对方别有图谋,顺便说一声自己年老体衰,和自己过不去就有欺负老弱的嫌疑……不得不说,这整个下来的流畅度,资深洗地小编都未必写得出来!

  只是林森想问一个问题:你和我这样论坛混迹十来年的职业网络从业者玩这个,就不怕自己兜不住?

  呵呵,你这是怕自己死得不够惨啊!

  然而傅彪是不知道此刻林森内心想法的,甚至不明白什么叫做八卦小编,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将‘老东西’这三个字听的清楚,当即正色道:“林宗主,我敬你是一门之主,言语多有客气,可你不要欺人太甚,尊老这等公德之事都忘了吗!”

  呵呵,还要变身公知党?林森毫不在意的摆手:“行了,老东西你都已经不要脸了,还会在意这个?别装了!”

  这话实在难听,傅彪脸色一变就要开口,却又被林森给堵住。

  “罢了罢了,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要说道理是吗,那咱们就说说道理!”

  打定主意,林森向着四方民众一拱手,然后缓缓迈步,一边来回走,一边朗声讲述起来。

  “都是乡里乡亲,卫立的事情大家是都清楚的。当初我徒弟母亲被妖兽所害,想要拜入伏虎门修习武道为母亲报仇,在你门前跪了足足小半个月,你们若是真有心,早就将他收下了,用得着现在装出一副感念仁孝的面孔?这假仁的名头,你担得起吧!”

  “后来你们贪图我徒弟家的祖宅,这才派人出来,说只有献上祖宅才能让他入门,还说这是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呸!这件事情整个白水县谁不知道?从你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假义两个字就在你们脑门上!”

  “我徒弟不愿意这样做,但你们就是这样死逼,他没办法,悲愤之下带着一把柴刀冲进青牛山,想要和妖兽生死一搏,哪怕是同归于尽也愿意,那时候你们在哪?幸好被我遇见,这才救了下来,否则我徒弟就要被你们逼死!这么样狠毒,说你一句狼心不多吧?”

  “后来我徒弟不去伏虎门拜师了,你们反而急了,让门下二弟子带人打上门,非要说我徒弟已经答应献上宅子,过几天就要来取,不同意那就接着打!事情哪有这样做的?我无奈之下才出手加以惩戒,还念及乡里乡亲的情分,特意警告一句,没有下狠手,就这你还给我安了个图谋白水县的罪名,呵呵,这样歹毒的心思,你这是长了一副狗肺啊!”

  “后来你儿子和门人弟子恼羞成怒,将我徒弟母亲的坟墓挖开,还将其火化挫骨扬灰,我暴怒之下出手,没有直接毙了他们都是大发善心,就这你还不满意,觉得我们占了多大便宜——按你这个意思,祖宗尸身都是小事?啧啧,不忠不孝啊,想必让我去挖挖你家祖坟,给你也来个十八代火化,也没有问题了?”

  一番话语如连珠炮一般从林森口中倾泻而出,让人根本无法抵挡,最后更是变作炮弹炸响在整个伏虎胡同。

  “我真是佩服你这个老东西,一个假仁假义狼心狗肺不忠不孝的老贼,有何面目此此狺狺狂吠!”

  暴喝之后,伏虎胡同一片寂静,过了半晌,不知是谁叫了声好,顿时引起轰然响应。

  “说得好!”

  “说的太对了!”

  “这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老东西啊!”

  众人高声响应,卫立兴奋叫好,林森冷笑蔑视,面对这一切,伏虎门一众门人面色苍白,纷纷垂头缩肩,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唯有首当其冲的傅彪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青变做了紫,紫又浓成了黑……只是眨眼之间,这位傅老门主双目凸出脖颈膨胀,仿佛呼吸不到空气的鱼儿,整个脸庞都在颤抖。

  “师父!一切都是我的错!”

  关键时刻,一声呼喊响起,本来站在弟子首位的周越跪倒在地,靠双膝爬出来叩首高呼道:“您闭关之前交代我统领门派,弟子没有看顾好。这都是我的意思,是我犯的错!”

  满场顿时愕然,场面也为之一静。

  傅彪似乎也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他愣愣的看着跪在身前的周越,然后看向早已两股颤颤缩在座椅里的傅全,又扫过悄然躲在众弟子之间的刘平,最后重新注视跪地俯首的大弟子,痛惜之色一闪而过,就抬起胳膊狠狠挥下,一掌劈在周越肩膀,如草垛一般将其打飞三米,一头撞在门口老虎石像上。

  “都是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做的!”他怒喝道:“老夫这就将你逐出门下——”

  “老贼住口!你哪来的脸面说话!”林森再度大喝打断傅彪话语,然后转头看着飞出去的人影感慨叹息:“周越是吧,你这么做不值得啊!”

  “这老东西的意思很明白,是要将伏虎门传给自己儿子的,不是给你的!否则这么多年傅全飞扬跋扈,岂会一点惩罚没有?”

  “你当他闭关时安排你统领门派是好心?错了,我告诉你,这是故意让你难做啊!”

  “我不用问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就能猜出个大概来,多半是刘平巴结傅全四处生事,将你不放在眼里吧?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何必替他们顶罪?”

  “你也不想想,这老东西教养你们多年,他会不知道刘平是怎么想的?不知道自己儿子是怎么想的?他就是故意放纵刘平这么做煎熬你啊!”

  “他是煎熬你也好,让你顶罪也好,总之是逼得你自己把不该有的念头给打掉,逼得你跪在地上自己告诉他,愿意辅佐傅全才行!”

  “这老东西是既要当****,又要立牌坊啊!”

  这话落下,伏虎门众弟子脸色再变,面面相觑,而从石虎掉在地面的周越勉力抬起头,目光扫视伏虎门一众弟子,最后盯住早已蜷曲躲藏的傅全,酱色脸庞一阵抽动,‘扑’的喷出一口鲜血,就倒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只有傅彪一声嘶吼,须发皆张的向着林森扑来。

  “孽畜!老夫要毙了你啊啊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