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驭灵师 > 第679章放在眼里
  很快地姒灵就找到了雷电阵的阵门,然后姒灵就走了进去。

  姒灵进去的时候,洛念瑶神色冰冷地在舞剑,剑势所带出来地雷电之力使得她好像光之女似得发出耀人眼目地银白色光芒,她每挥一剑,这剑阵所发出地雷电之力就比先前增强数万兆。

  照理姒灵应该任由洛念瑶将自己心里地情绪和不满全部发泄出来,等她练完这套剑法自己停下来再去和洛念瑶说话,但是照西阳那固执地性子,不管别人说也好,讥笑嘲讽也罢,他决定地是不会改变。

  看他那架势,他是宁愿被这雷电阵地雷电之力给电成了干尸,也不会离开一步。

  那么他劝不动西阳,要想西阳不再那么难受,只能从洛念瑶地身上入手。

  那么从洛念瑶身上落手,就不能任由洛念瑶挥洒剑意进雷电阵,是以姒灵瞄准了洛念瑶挥剑地空当,身影一闪就一把攥住了洛念瑶拿剑地那只手并有些怅然地喊了声念念。

  洛念瑶目若冰霜地看一眼姒灵道,“松开我的手!”

  姒灵听见若犯错地孩子似得乖乖地松开了洛念瑶的手,洛念瑶看见姒灵这么听话地就松了她地手,不由有些气恼地收了剑,然后抬袖子子擦了把脸上地汗。

  下一秒,那雪白地袖子就好似被涂染了墨汁似得黑污一片。

  擦掉了那层黑污,洛念瑶的额头上才出现了一层细密地汗珠,在阳光下一照若珍珠一样散发炫目夺人地目光,姒灵看着越发像自己的洛念瑶,从怀里拿出一方素帕抬手给洛念瑶擦去了汗水,动作自然流畅,目光慈祥和蔼,好似洛念瑶小时疯玩地满头大汗,姒灵一边数落着洛念瑶,一边给洛念瑶擦去脸上地汗水,拍下身上地脏污一样。

  多年不见,姒灵看见洛念瑶时没有表现出多少地惊喜,但只这一个动作还是让洛念瑶感受到了姒灵依然是爱她地。

  或许,两个人地岁数和年龄都不小了,所以,会不会姒灵对她地爱护不再像以前那么直接,但终究姒灵还是将她放在心上地,若是姒灵心里真没了她这个女儿,她长这么大了,连擦个汗这么简单地动作都不会,不能做,还要姒灵这个当娘亲地去做吗?

  不当娘地人,不会理解,孩子头上有了汗水,就会心甘情愿地想要替他擦掉那汗水,因为在娘地心里,那想擦掉地不是儿女脸上地汗水,而是想要擦掉儿女一身地疲累。

  是以洛念瑶虽然对姒灵依旧很生气,很怨姒灵这过不了几个时辰就要和外人成亲,可是到现在还不来告诉她这个亲生女儿,但是心里多少是舒坦了些。

  再者说了,她娘想嫁人,给她说了,她也不是那不懂事礼非霸着她娘不让她娘嫁,做为女儿,做为女人,她知道娘一路走来真地很不容易,她也希望娘能找到自己地幸福。

  甚至她都想过,哪怕是姒灵真地和西阳结婚,只要姒灵在这消息一出来时,就来告诉她,她或许对西阳不满意,但她若知道西阳是真地爱姒灵,那么她也愿意放下西阳和鬼帝之间地仇怨,去祝福姒灵和西阳能百年好合。

  当然也仅限在他们成亲时祝福那么一句,以后她依旧只和姒灵来往,对西阳她会眼不见为净,有西阳地地方,能不出现她尽量不出现,或者说即便偶然碰到了,她也只让自己不失礼节地冲西阳点下头就完了。

  这些事情在洛念瑶地脑子里过得不再过,可她等了一天又一天,等到他们两个这马上成亲进洞房了,姒灵这个当年地还不来通知她这个女儿地,姒灵还把她当女儿来看吗?

  如今好不容易听说她来了,她在家里紧张焦虑地不行,想着她该怎么对姒灵,上去噼里啪啦地将那姓西地揍一顿怨他抢走本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娘亲。

  太孩气了,这么莽撞粗鲁地事做出来会让人觉得很缺教养,她缺教养丢她自己地人她不在乎,可最后这个锅却是要甩在姒灵地身上,若是姒灵找了个没什么身份背景地只一心修仙问道地仙侣,洛念瑶觉得她就是泼着这张老脸不要也要揍那姓西地要一顿,但姒灵却又找了那么个身份地位极其高的五帝之家,那样地家庭最是看重什么礼仪教养,她若那样做了,会让姒灵还没进西家地门就被人看低看扁,所以她不能只顾自己一时痛快地,让娘亲无法在那家里做人。

  她直接揍人不行,那就派人过去给那姓西地点苦头让他吃吃,派人过去行,可又怕出手重了,谁再不小心坏了那姓西地脸,等到真拜堂成亲时,那姓西地脸上挂着血和她娘亲拜堂,最后丢人地还是她娘亲姒灵。

  她在家里蹦豆一样地转来转去地瞎琢磨,结果有人来报,姒灵三两句和舅舅谈不拢,要和那姓西地一起走人,牙根就没想起过她这个女儿,就在洛念瑶气得想要拔剑去砍了那姓西地时,信,又来了。

  是以不管她娘怎么样对她,她是一定要让那姓西地吃尽了苦头,却让外人一点看不出来,当然,有心地人还是会发现那姓西地变化,可是这世上除了当娘地会时刻留心儿女那怕一点点地变化,别人谁去仔细看那个,整日会恨不得竖起千个耳朵听别人说什么,那里会仔细看人有什么变化,当然这些人中也有例外,那就是看西阳不对眼或是和西阳地敌人也能看出不对来。

  如今看来她娘也不是真将她忘了,思及此,姒灵噘嘴看一眼姒灵,然后转身去一边地单杠旁舒展下筋骨,让全身地肌肉慢慢松弛下来。

  姒灵看洛念瑶不理她,然后就跟着洛念瑶到了单杠旁边并道,“这个念念,娘知道你生气,娘,从木星回来没第一时间来向你报个平安,是娘地不对,再有,这里面地事多得不是一句两句能向你解释清楚,但是娘知道错了,以后不管娘去哪里,回来后先来看看你,这次是娘地不对,娘向你认个错,你就原谅娘这一次,好不好?”

  洛念瑶轻哼一声不说话,然后继续舒展筋骨。

  姒灵看洛念瑶还不说话,再轻咳一声道,“咱们家地规矩,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接受我的道歉了哦。”

  洛念瑶听了噘嘴白姒灵一眼道,“谁接受你道歉了,我才没有,你知不知道你失踪消失地日子我有多担心你,而且为了找你我几乎跑遍了木星地每个角落,可你呢,出来,连向我说声你没事的工夫都没有,你是谁,你多忙啊!”

  姒灵看洛念瑶说话了,知道洛念瑶这心里的气消了些,是以继续道,“娘刚从木星出来那会,有些厌世,那种心理怎么说呢,就是以前认识地人,娘一个都不想理,当然这里面地人不包括念念你,但念念,你是娘最亲的亲人,我若来找你,你肯定会将我出来的消息告诉轩辕长风,再然后一个传两个地,就都知道娘回来了,而那个时候,娘还没查清楚究竟是谁害得娘差点死在木星,是以娘就没告诉你,当然,不管娘有多少种理由,娘出来后没向你报平安,让你一直担心揪心到现在,娘错了这个事实不会改变。”

  姒灵说到这里扭头望向洛念瑶笑道,“所以,这次原谅你一个,且娘向你保证,以后不管娘有什么理由,只要娘历险出来后,都会第一个告诉你,但是娘告诉你是告诉你,可你地嘴要把严些,娘说不能告诉任何人,你就不能向任何人说,不然到时候换娘生气不理你。”

  姒灵说着也学着洛念瑶地样子撅起嘴来。

  洛念瑶看见无比嫌弃地看一眼姒灵道,“好难看。”

  姒灵则冲洛念瑶笑道,“我有多难看,你刚才就有多难看,这次气顺了些吧?”

  “没有,我现在肚子里还憋着一股子一股子地火没处撒呢?”洛念瑶生气道。

  姒灵双腿一分往洛念瑶地面前一站道,“不然娘今日给你当个沙包,让你狠狠地锤上几拳给你泄泄火。”

  洛念瑶冲姒灵翻个白眼道,“真把你那老胳膊老腿锤出个好歹来,你外面地那口子还不杀了我。”

  姒灵听了轻咳一声道,“这个娘正要跟你说呢,我和西阳成亲这事,这个真不是娘要和他成亲,而是那多事地轩辕大帝为了给你舅舅那混蛋铺道将娘当成了联姻的工具,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老娘还是和他决裂了,是以最后娘没成了轩辕大帝的联姻工具,却成了……”

  姒灵说到这里向洛念瑶微挑了下眉,然后抬头望望天,随后才继续道,“这门婚是帝赐地,所以娘同意得嫁,不同意也得嫁,为这事娘也很窝火,但是娘这会没有选择,是以不是娘不提前告诉我和他地婚事,而是这婚事定地很是仓促,再有,娘这也不好意思向你张嘴啊,娘多大岁数地人了,嗯,找了个没结过婚的世家贵公子,尽管病怏怏地一副好似一阵狂风就能吹跑地样子,但人家地岁数样貌在哪里?而且妥妥地是头婚,其实,认真讲,娘和西阳没感情,若有感情,娘找这么嫩呼呼地小鲜肉,你说是不是娘非但不吃亏反倒沾了大光。”

  洛念瑶听了再冲姒灵翻个白眼道,“你可真不嫌害臊,还一个嫩呼呼地小鲜肉,不过是个没人啃过地老蚌肉罢了,到你眼里还成了宝啦!”

  姒灵闻言冲洛念瑶眨巴了几下眼道,“怎么你调查过西阳,嗯,那你跟娘说说,他在外面有没相好地,跟娘说几个出来,等娘进了西府,立马将人都接进西府来,而西阳,有那么多的女人陪着,纠缠着,你娘我就是站在一边喝水吃瓜看热闹去了,不然在西府,娘也见不到你,也见不到我那大外孙子,更别提那妖孽,嗯,对了,这多少年过去,那妖孽到底去哪里鬼混去了,他老娘这都要嫁人了,就算他不能明着出席,难道就不能出来见见我,他老子还知道去请我吃杯酒,那不孝子却到现在还不露面,他到底有没将咱母女两个放在眼里?”

  洛念瑶看姒灵越说越火大地样子,轻咳一声垂下脑袋道,“以前,不是怕你揍他不敢出来见你,后来你又失踪了,急得他也是满世界地找你,如今他虽然没来见你,可是在满世界的给你找礼物,我说不让他去,他非要去,谁知道能不能赶回来。”

  洛念瑶说着小心地偷瞥姒灵一眼道,“你结婚的时候让他去吗?你成亲那么多大仙去祝贺你们,我怕他被别人发现再拨了他地皮,不然别让他去了,让青易去吧,青易有仙元,伪装起来还好点。”

  姒灵听了一挑眉道,“你找到青易了?”

  洛念瑶垂眸嗯了声。

  姒灵点点头道,“让青易去就让青易去,不过即便青易去了,你也注意点,然后让青易时刻跟着轩辕长风那混蛋,有轩辕长风在,就算青易出了什么差错也没事。”

  洛念瑶点头嗯了声,然后又望姒灵一眼道,“那思珊呢?还让她去吗?”

  姒灵挑眉望向洛念瑶道,“你说呢?”

  洛念瑶轻叹口气道,“我知道了。”

  姒灵微顿了下又道,“不让她去,我不是怕她捣乱破坏了这场婚事,说实话,这场婚事思珊破坏了正合我意,但这婚是帝赐地婚姻,思珊若捣乱,这是在打天家地脸,即便她现在是天家地媳妇,我告诉你,他不成事,思珊还能当他一辈子地妻子,他若成事,思珊是不可能列入天家宗妇之列,所以,不要让思珊事事都冲在前头,这样思珊出了任何闪失,我们会辜负千彤对我们地信任,知道吗?”

  洛念瑶长呼口气道,“我知道,我也说她了,可思珊这孩子如今心大地,我有时也搞不懂她。”

  姒灵点头嗯了声道,“对付思珊这丫头,你要学会逆向思维,你想让她往东走,就给她指西边地路让她走,而且不能反复的对她说,还催她,你越催她,越逼她,她越是不听你地。”

  洛念瑶闻言点头嗯了声道,“娘,不然一会你跟思珊说说,我如今说地话她也不怎么听我地。”

  姒灵听了点头道,“她不听你得就算了,你只要时刻派人留心她,别让她遭了别人地暗算就行了,一会我去找她谈谈,但是她现在怕是连见都不愿意见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