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道破虚空 > 九十三章神经刀
  看着背对着自己,蹦跳着逃离的荫尸,李青小腿发力,一息未用就临近了荫尸背后。

  右足前脚掌踏地,一条比标枪还要笔直的腿就捅踹了出去,直中荫尸的腰脊。

  荫尸对于常人来说坚韧无比的尸身,在李青眼中根本不够格,只是一脚他就踹碎了荫尸的腰间的脊骨与胯骨。

  荫尸也是人形的,没了脊骨串联发力,没有胯骨呈力转接,他的蹦跳能力直接被李青废掉了九成。

  仅靠肌肉之间的力量拉伸,荫尸冬叔再被踹趴下之后,都没能爬起来。

  这一幕让紧随其后的阿友和钱小豪彻底愣住了,刚刚要不是被荫尸冬叔教训过一下,深知荫尸有多厉害,他们都怀疑是不是荫尸冬叔就是个垃圾。

  看着倒在地上跟发羊癫疯一样狂抖的荫尸,李青提刀向前,准备一刀砍下荫尸的头颅,没了头的荫尸就算被李家夫妻附体了也没用。

  鬼煞荫尸的形成需要厉鬼,但更需要阴煞不腐的尸体,没了脑袋的尸体根本无法操纵。

  就在李青一脚踏上荫尸的背脊彻底压制住抖动,提刀过头准备挥刀一斩之时,楼层的安全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暴起的响声让在场的三人猛的一回头,将视线转移了过去。黑风衣、棒球帽,手中捧着的三生花,无一不在告诉李青来者是谁。

  “呦!朋友,原来你在抓僵尸,打扰了,有没有看见一个秃顶的男性鬼,大概四十来岁,我刚刚就是追着他跑到这里来的?”

  看着一脸笑容朝着自己走来的里奥,李青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霸刀,自由落下的手臂带着霸刀好巧不巧的搭在了荫尸的颈脖上。

  “没有,我刚到这层楼,你可以问一下我身后的两个人,他们到这有一会了,要是他们也没看见,那就证明你看错了?”

  对于里奥的问话,李青回答的很仔细,看着被他捧着的三生花夹着叶子依靠在他怀中,李青笑的更开心了。

  “没看见,那真是可惜了,这栋大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厉鬼和僵尸撞到一块了,刚刚我带着一群保全和厉鬼生死搏斗了很长时间,这才把他打成重伤,结果一个不小心被他逃掉了,要是被他躲了起来,在想找出来就难了?”

  哀叹着的里奥不知不觉的离李青更加的近了,转眼间就只有三五步的距离呢。

  “朋友,我看你这把刀有些神异,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一下,秃头的男鬼我没有抓到,但是他老婆被我困在了保鲜膜里。

  我想用这把刀,直接把他老婆在保鲜膜里砍死,夫妻同心,我就不信了,秃头男鬼还能忍住不救他老婆。”

  一直跟在李青身后的阿友毕竟是个修道之人,此时此刻忽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想要出言提醒一下李青,可还不等他发声,本来架在荫尸脖子上的霸刀,就已经被李青拱手相让给了里奥。

  手握霸刀,里奥猛的打了两个摆子,呼出一口雾态的寒气:“好刀,杀劲够大,我平常用来杀鸡宰鱼的厨师刀跟这柄刀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把刀这么锋利,切保鲜膜应该小菜一碟。

  谢谢了,抓鬼大师,作为回报,我会最后一个杀你,至于我老婆出来之后会不会第一个就杀你,那就看天意了。”

  “嗤,不自量力!”

  看着里奥的面容已经变成了秃顶的厨师厉鬼李先生,李青毫不留情的嗤笑起来,这个白痴是当鬼当的脑子秀逗了,真当里奥这个捉鬼大师是白给的。

  “呦,说的对,朋友,他确实有些不自量力,本来我还准备等到白天的时候,控制身体走到太阳底下晒日光浴的。

  有了你的刀,我能选择的余地又多了一点,万分感谢,等那天你到下头,我请你喝酒,正宗的五加皮,好喝不上头。”

  猛的一瞬间,本来变成了秃头厉鬼模样的里奥恢复了自己的面容,一横手中的霸刀,就抹开了自己的脖子。

  霸刀的霸意立时顺着伤口侵入了里奥的身体,在秃头厉鬼李先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磅礴的霸道刀意就将他绞的灰飞烟灭。

  正待霸刀的刀意触碰到里奥的灵魂之时,李青伸手自里奥手中拿回了霸刀,已经侵入里奥体内肆意纵横的刀意,立时如同一只只乖巧的绵羊,顺从的回归了霸刀本体。

  霸刀的霸道别说里奥一个普通人了,就是跟在李青身后已经修炼到练气巅峰的阿友都候不住。

  即使李青收刀及时,没有让霸刀伤到里奥的灵魂,里奥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也承载不了他的生命了,魂归地府才是他唯一的选择。

  李家夫妻一灰飞烟灭一被封保鲜膜之内,想要侵进荫尸的身体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没有厉鬼附身,区区一只荫尸根本不值得李青重视。

  所以李青在接住里奥倒下的身体后,并未第一时间斩下荫尸的人头,而是率先想要安置好里奥的尸身,以及在他身死之后,就有些精神萎靡不振的三生花。

  一个普通人能走到这一步,太难了,光在意志力上,李青都不敢自吹自擂能够比里奥强。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虽然学不来里奥坚韧不拔视死如归的意志,但是里奥的这种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人生态度,还是值得他学习的。

  当然了,想必自己在处理他尸身之时,顺带着照顾起三生花,里奥也应该乐见于成的吧!

  “荫尸和厉鬼就交给你们处理了,今晚大厦里死的人会有人来洗地的,配合一下就行了,有什么一五一十的直说就好了。”

  匆匆吩咐好阿友收尾,李青托住里奥的尸身,就向着自己破墙而进的商铺走去。

  虽然人死如灯灭,阳间的一切都不能带到阴间丝毫,但李青还是准备看在三生花的面子上,掏空所有的积蓄,大概有万把块钱——港币,给他买块墓地。

  可李青才刚踏足到墙壁边缘,异变陡生,一股有声却无情的阴风,开始在楼层里吹响。

  本来只能在地下当咸鱼的荫尸此刻一跃而起,锋利的双爪,只是一抓一撕一捏一拿,就将困在了保鲜膜之中的厉鬼李太太,摄拿到了手中。

  仰头张嘴,撕扯一送,一个身着红衣实力不凡的厉鬼,就被这么嘎嘣脆鸡肉味了。

  在吞下红衣厉鬼李太之后,本来只是呼啦作响的阴风登时大了起来,就连小龙卷都出现了好几个,环绕在荫尸身旁。

  “卧槽,你们刚刚做了什么?”

  看着明显不是普通荫尸状态的荫尸冬叔,李青这会想砍人的心思都有了,他奶奶的,刚刚他才转身一分钟不到,这荫尸就是鸟枪换炮都不该这样吧?

  “我,我只是把定尸的桃木钉,插进了荫尸的后脑!”

  “吼……”

  不等阿友仔细回答李青的问话,一只锋利异常的手呈爪装,掏向了阿友的心脏。

  若非和阿友搀扶在一起的钱小豪见机快,一把拉开了还有些愣神的阿友,这会阿友的心脏铁定会被鬼煞荫尸纳入手中。

  麻蛋,自己真的就那么衰,怕什么遇到什么?

  抱怨了一句,李青赶忙放下里奥的尸身与三生花,面对只在典籍上出现过的鬼煞荫尸,他可不敢胡乱的浪。

  提刀在手,李青丝毫废话没有,直接一个燕飞斩出,刹那间破空的亮银色刀刃,差之毫厘的被鬼煞荫尸一个全身倒地的铁板桥避了过去。

  对于燕飞一斩的落空李青心里有准备,反手就是一刀燕闪劈出,按照他的估算,若是不出意外,这一刀最起码能够卸下鬼煞荫尸一个零部件。

  可偏偏事情就不如他的意,还是出了意外,在李青估算中,能够用一个全身倒地的铁板桥避过他燕飞一斩的鬼煞荫尸,速度应该是迅捷无比的。

  可偏偏在起身上面,这头鬼煞荫尸好像有点不给力啊,磨磨蹭蹭的都让李青怀疑刚刚受了他一斩的鬼煞荫尸是不是被不知名的大能掉了包。

  因为估算失误,李青不仅是志在必得的燕闪一击被鬼煞荫尸避开了,就连本来顺接好的战斗节奏都被彻底打乱了。

  “先生,你刚刚打碎了荫尸腰间的脊骨与胯骨,荫尸虽然发生了变异,可终究还是人形,注意一点他的腰胯,应该不难杀他。”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李青一时间没看透的东西,在局外人的眼中没有丝毫秘密,经由钱小豪一提醒,他立马重新把握住了战斗的节奏。

  一个滑步后撤拉开距离,看着依旧靠着腿部肌肉拉动,蹦跳着向自己杀将而来的鬼煞荫尸,李青登时对于如何宰掉他,变的胸有成竹。

  双手握刀,李青并未等着鬼煞荫尸送上门,仅是瞬间,源自他体内的肃杀刀意就布满了霸刀的刀身,身形方向微调,他就似一颗离了膛的子弹射了出去。

  在钱小豪与阿友的眼中,一道银色的飞燕,似慢实快的自正好跳离地面的鬼煞荫尸身旁划过,根本就没有对鬼煞荫尸造成任何伤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