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荒斗神 > 第1286章还人情
  “找死!”

  鬼老这真实的话语,却是让那银魂终于暴怒,以他的灵魂之力,根本就看不出这个有些模糊的老头到底有多恐怖。

  这银魂生前便是一个暴戾的超级强者,除了灵魂之力达到地阶中级之外,丹气修为更是达到了九重天丹境的巅峰。

  这样的强者,自然是经受不起一点挑衅的,尤其是刚才连那地阶中级灵魂的王绪都差点被他吞噬的情况下。

  在这银魂看来,这老家伙的灵魂力量虽然强横,可是自己也不一定会输给他,而且在他心中还有着一抹奢望,如果真能将这老家伙的灵魂之力吞噬殆尽,那他的灵魂之力,恐怕要达到地阶高级的巅峰,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这银魂一声咆哮之后,那无形的灵魂之力已是席卷而出,磅礴的气势,让得离得稍远的沈非也是一阵气促,暗道地阶高级的银魂,果然名不虚传。

  但是那银魂的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见得他银魂之力席卷过来,鬼老灵魂之眼中顿时掠过一抹戏谑的冷笑。

  “你这暴戾的灵智,这就灭了吧!”

  一道低沉的喝声从鬼老灵魂之口中传出,旋即那席卷而来的银魂,终于是脸色大变,一道散发着幽幽黑光的巨大灵魂掌印,已经是当头朝着他力压而来。

  “啊,这位大人,饶命!”

  感受着这黑色灵魂掌印其中蕴含的恐怖气息,这银魂哪还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踢到了一块超级铁板之上,这个看似普通的老头,那灵魂之力的强度,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可是此时的鬼老,又岂会在意那银魂的求饶?在他灵魂之力的控制之下,那灵魂掌印轰然压下,强大的灵魂威压,直接是将那银魂的灵魂之体都给拍散了。

  轰!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旋即沈非耳中便听到一袭蕴含着无尽怨毒与不甘的咆哮回荡在这灵魂脑海之上。

  沈非可以想像那银魂的不甘,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契合的**,又好不容易控制了此人的灵智,今日更是运气极佳,吞噬了那低级魂医宗师祁之的大半灵魂之力,从而将他的银魂之力提升到了地阶高级的程度。

  可是这银魂万万没有想到,世间真的有乐极生悲这种事,当他感应到鬼老那一道磅礴灵魂掌印的威力之时,最后一丝念头,除了不甘之外,也只能是怨叹运气不好了。

  呼……呼……

  正在沈非心生感慨之时,那被鬼老黑色掌印拍散的银魂之力,却是在某个地方重新凝聚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模糊黑色灵魂之体。

  只是这一次,沈非看得清楚,那灵魂之体的双目之中,一片空洞,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暴戾和灵动。

  “成功抹杀灵智了吗?”沈非心下一动,旋即口中便是喃喃出声,鬼老的效率还真是高啊,只是轻轻一掌,便将那王绪都差点陷入其中的银魂灵智给抹除了。

  鬼老没有理会沈非,在感应到那银魂灵智确实已经被抹除了之后,当下便是伸手一招,旋即那模糊的黑色灵魂之体,便是无风自动,仿佛被什么力量牵引了一般,朝着鬼老飘然而去。

  唰!

  那银魂之体离鬼老灵魂只剩下数尺的时候,却是突然化为了一道黑色流光,而后被鬼老伸出右手一把握在了手中。

  “好了,出去吧!”鬼老侧头朝着沈非看了一眼,而后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下一刻,他的灵魂之体已经是倏然消失不见。

  沈非在鬼老侧头之际,努力想要看清楚他的容貌,最后却是惆怅无功,那一瞬而逝的模糊脸庞,根本让他瞧不出半点端倪。

  心中苦笑了一声之后,沈非心念一动,旋即一道无形力量便是从他外间的本体眉心之处倏然回缩。

  外间的王绪,一直在注视着沈非,而那股磅礴的灵魂之力也一直没有消失过,直到此时,他那强悍的灵魂之力,才终于感觉到周围的无形力量一松。

  “结束了吗?”

  王绪先是喃喃了一声,而后他便是惊愕地发现,一股差不多只有人阶高级的灵魂之力倏然钻进沈非的眉心,这让他不由大惑不解。

  之前那股磅礴到极致的灵魂之力,王绪可是清清楚楚的感应到了,在那种灵魂之力下,他这种地阶中级的灵魂之力,犹如小湖泊比之无边大海一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可是王绪心中又隐隐有种感觉,这后面出现的一股微弱灵魂之力,或许才是沈非真正的灵魂之力,毕竟以沈非的年纪,要真能达到刚才那种无可匹敌的灵魂之力,那也太打击他们这些魂医师的修炼信心的。

  灵魂之力回到本体之后,沈非终于是睁开了双眼,而后深吸了一口气,见得王绪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当下不由摸了摸鼻子。

  “呃……那个,王绪会长,你不会怪我越俎代疱吧?”沈非干咳了一声,说出来的话,终于是将王绪从失神之中拉了回来。

  “不……不会,沈非,我还得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王绪是个光明磊落之人,回过神来的这第一句话,便是衷心的感谢之言。

  要知道刚才在沈非没有出手之时,王绪的灵魂之力受到那银魂的吞噬,他所能做的,唯有坚持而已。

  那个时候的王绪,自己都无法想像,要是自己的灵魂之力真的被那银魂吞噬殆尽,他的性命会不会也因此而终结,所以说沈非于他有救命之恩,倒也不算是故作姿态。

  而且眼前这个独臂青年,王绪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这明明只是一个九重人丹境的小子,明明只是一个高级魂医大师,但是为什么他所做出的这些事情,是自己都办不到的呢?

  之前的绝丹之症晚期就不用说了,王绪往自己脸上贴金的那五成把握,其实连两成都没有,可是沈非三两下就将其治好了。

  现在这融魂症病人,更是凶险无比,连自己的灵魂之力都差点被吞噬,这小子又是如何化解的呢?那股磅礴到让人心惊的灵魂之力,又是从何而来?

  王绪发现自己越是接触这独臂青年,便越是看不透这家伙的底细,这小子展现出来的一些手段,就算是天魂谷总部的那些高级魂医宗师,也未必比之得上。

  “呵呵,王绪会长客气了,昨日的馈赠沈非还没来得及感谢了,今日就当还了这个人情吧!”沈非不想欠别人的人情,但那黑色枪杆的人情确实有些大,今天这个机会,倒也算是瞌睡遇到了枕头。

  听得沈非这话,王绪不由得暗自庆幸,那黑色枪杆于他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对沈非的天赋有些惊艳,也很看重这个举止得体的独臂青年,这才慨然相赠。

  可是王绪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这无意间结下的善缘,无意间得到的一个人情,今天却是救了自己一命。

  王绪相信,以沈非这小子的心性,如果不是这个人情颇大,想必是绝不会出手的,这一点,从之前这小子不想参加魂医之术拍卖会,却在盖五的赌约之下应战就可以见得一些端倪了。

  王绪人老成精,他知道沈非虽然年轻,却绝不是那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没有绝对的利益或是深厚的交情,这小子是绝对不会轻易出手的。

  只是见了沈非这些神秘手段之后,王绪却是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祁之,要不是为了这老家伙,这个天大的人情能这样轻易就被沈非还了吗?看这小子的情况,以后一定不会是池中之物,到时候这个人情,可就大了去了。

  王绪心中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另外一个想法却是突然升腾而起,这样的天才,如果不能弄到天魂谷,那将是整个天魂谷巨大的损失。

  被王绪眼睛一瞪,鱼光岛的祁之也是干笑一声,朝着沈非一抱拳,说道:“沈……沈非小兄弟,今日之事,我祁之欠了你一个天大的恩情,以后若是有用得着老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老哥我绝对在所不辞。”

  对于祁之,沈非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不过这老家伙灵魂力量虽然损失大半,但丹气修为依然还在三重地丹境的层次,他知道自己这一次魂器拍卖会上得罪的人太多,犯不着再得罪这么一个地丹境强者。

  “祁老先生客气了,我也只是侥幸而已。”做事高调做人低调的行事准则,沈非还是很清楚的,所以这话语之中,却是带着一丝谦逊。

  “呵呵,沈非兄弟,老哥我别的不行,在这界海东域一亩三分地上,要是谁敢不开眼找你的麻烦,尽管告诉老哥,我一定帮你办得妥妥的。”祁之说着,目光却是在不远处眼含异样的盖五身上扫了一眼。

  之前祁之虽然陷入被那银魂吞噬灵魂之力的困境之中,但刚开始的时候,却也见到了盖五和沈非的冲突。

  只是在那个时候,祁之对沈非这个九重人丹境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但是现在就完全不同了,在他眼中,沈非可是比那盖五顺眼了百倍不止。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