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387章 看门的神兽(二合一)

第2387章 看门的神兽(二合一)

  “要来了,小心!”

  山中湖湖面的动静没有瞒过阴阳师的眼睛,顿时山中湖附近所有阴阳师都紧张起来。

  木暮禅次朗神情严肃地看着逐渐沸腾、水浪不断上涌的湖面,手紧紧攥住腰间的长刀。

  虽然知晓富士五湖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对方的藏身地,但那妖怪袭击了属星神社之后居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这山中湖等着他们,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

  不过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对方已经出手,他们也该行动起来了!

  “升起结界,包围整个山中湖,通知仓桥厅长,在山中湖发现目标!”

  伴随着木暮禅次郎的指令,一层巨大的淡蓝色结界出现,将整个山中湖包裹其中,负责维持结界的阴阳师手持符咒,给结界提供咒力,负责控制式神的阴阳师驱使阴阳厅制式式神朝着湖面逼近,准备压制即将冒出水面的玩意。

  就在众人严阵以待后不久,引起湖面波动的存在终于是显露身形,一个如蛇般的硕大头颅逐渐从湖面浮起,泛黄的兽瞳凶狠地看着四方。

  随即,在这颗头颅旁边不远处的湖面亦是泛起涟漪,紧接着又是两颗头颅升起!细看的话,便能发现这三颗头颅使用的是同一个身躯,这是一只三头大蛇!

  “这是···神久夜?”

  木暮禅次郎不禁一愣,这家伙难道就是所谓的作祟的神明?虽然看起来很凶恶,但也太普通了吧?看这声势,连一些phase4都不如。

  “想什么呢?”

  在木暮禅次郎身侧的白井月白了木暮禅次郎一眼。

  “这不过是看门的而已。”

  “看门的吗。”

  木暮禅次郎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能够大概感觉到这个家伙的实力,如果这家伙是神久夜,那根本没有必要让阴阳厅如此大动干戈,他率领一小队人就可以搞定,若是看门的那就说得过去了。

  不过,还是有点奇怪。

  如果神久夜真的如同传说那样强大,看门的不应该只是这种级别,虽然这样会让他们行动轻松不少,但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也别太小瞧对方了。”

  看出木暮禅次郎紧绷的神经有所放松,白井月拍了拍木暮禅次郎的肩膀,提醒道:“虽然说是窃取神位的伪神,但神久夜确实算是神明,这个大家伙看起来是不强,可也算是神兽,你们要是一个不注意,可是会吃亏的。”

  白井月话音落下的刹那,似乎是为了验证白井月的说法,三头大蛇扬天长啸!看似并不强烈的音浪竟是让足以困住phase4的结界泛起阵阵涟漪!负责压制的阴阳师站在【篝火】之上,齐齐使用火界咒释放烈焰朝着三头大蛇卷去,然而这些咒力构成的烈焰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在烈焰之中,那三头大蛇依旧中气十足地咆哮着,时不时还喷吐水流,对结界造成一次又一次伤害。

  这一幕让木暮禅次郎眉头一皱,意识到眼前的敌人并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神明的权能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强力一些。

  说起神明,木暮禅次郎不禁想起那些东京境内已经被奴良组接手的那些微型神社,嘴角微微一抽。

  都是神明,为什么二者差别这么大呢?那些微型神社的神明连自身的存在都快维持不住了,而眼前意图作祟的神明居然能掀起让整个阴阳厅都要郑重对待的灾难。

  “因为信仰人数的差异。”

  大友阵明白好友在疑惑什么,他开口解释道:“按照白井先生的说法,神久夜借助自己的名字窃取了竹取物语这个故事的信仰,竹取物语在日·本的知名度,你应该很清楚吧。”

  “啊,是啊,很清楚。”

  挠了挠头,木暮禅次郎准备上前和这只三头大蛇战斗,先帮助在场的阴阳师消灭这只三头大蛇,结果却被白井月一拉。

  木暮禅次郎先是一愣,而后微微有些欣喜:“白井前辈,您是要出手吗?”

  “不,我只是让你别这么早上罢了,毕竟,你要是力量在这里宣泄太多,就不好应付后面的麻烦了。”

  木暮禅次郎和大友阵闻言皆是呼吸一滞,随即将目光看向湖面,只见随着三头大蛇的扭动而波动的湖面上,不知何时又泛起阵阵气泡。

  两人回想起眼前三头大蛇刚刚出现时的场景,脸色骤然一变,而白井月的声音,像是解说一般适时地响起:“没有人说,家里只能养一只看门的野兽吧?”

  下一刻,又是两只三头蛇从湖面下升起,九个头颅在山中湖的湖面上乱舞,一道道水流让结界愈发动荡,不过瞬息,谈蓝色的结界颜色又淡了几分,乍看之下甚至像纯透明的薄膜似的,靠近木暮禅次郎这边的位置,甚至出现了好几条裂缝!

  “冻结湖面!式神上前压制!”

  见状,大友阵从木暮禅次郎手中接过指挥权,那些阴阳师此刻都紧张得很,也来不及分辨到底是谁在发号施令,当他们反应过来发布命令的不是木暮禅次郎后,念诵的火界咒已然转换成了冻结类的咒术。

  这冻结类的咒力对三头大蛇本身没多大作用,顶多也就是在三头大蛇的皮肤上镀上一层寒霜,但却对湖水有奇效,涌动的湖面在诸多阴阳师的力量下一点点化为冰的世界,三只原本兴风作浪的三头大蛇当即失去了卷起风浪的资本,破坏力直线下降。

  但遗憾的是,结界早已经不堪重负,就在湖面被冻结后不久,一只三头大蛇猛地探出蛇头对着正前方一撞,结界顿时破碎,维持结界的诸多阴阳师一个接一个被震得后退数步。

  眼看着这三只三头大蛇朝着岸边进发,周遭一圈门神一般的制式护法式式神【g1型·仁王】围了上去意图限制这三只三头大蛇的行动。攻击类的式神阿修罗悬浮在空中,不断朝着三只三头大蛇发射符咒,一记记烈焰在三头大蛇的皮肤上炸裂开来。

  然而就如同之前的火界咒一般,这些符咒的效果不大。

  三只三头大蛇各自一个甩头,便将一圈仁王式神甩飞,一步步朝着阴阳师所在的阵地逼近,其中一只三头大蛇看到大友阵指挥的行动,一个歪头,随即一个喷吐,杀伤力巨大的水流猛地朝大友阵袭来!

  大友阵当即眉头一紧,手中一张符纸准备甩出,却不想在那之前,木暮禅次郎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禅次郎!快躲开!”

  大友阵心中一紧,木暮禅次郎实力是很强,但那是在他以咒术加强刀刃之后!

  眼前的攻击太过突然,既有洪水之势,又蕴含神明之力,绝不是此刻的木暮禅次郎可以接下来的!

  明白大友阵担忧的木暮禅次郎微微一笑:“阵,许久未见,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可别···太小瞧我了啊!”

  只见一道刀光闪过,汹涌的水流顿时一分为二,顺着木暮禅次郎和大友阵的身侧朝着两人身后冲去,在大地上冲刷出两道洪流,而木暮禅次郎自身岿然不动,似乎一点也没有被那攻击影响到似的——这意味着这道攻击正面的力量被木暮禅次郎彻底斩断了!

  “你···”

  大友阵不可思议的看着木暮禅次郎,作为同一届的同学,当年风云校园的三人组的同伴,他自认为对木暮禅次郎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的,却不想木暮禅次郎的实力居然比以前提高这么多!

  这怎么可能呢?

  “还是多亏了白井前辈给我的指导,这便是我这几个月来所领悟的招式,还请白井前辈品鉴一二。”

  不远处的白井月,已经快悲伤地捂脸了。

  他确实是给过木暮禅次郎指导,但那是为了将木暮禅次郎带歪,防止木暮禅次郎实力突破成为有可能影响到大局的高级棋子,却不想他让木暮禅次郎去自创招式,还真的给木暮禅次郎研究出来一点东西。

  灵力环绕周身,最后汇聚于刀锋,形成类似完全切断的概念,这和瞬开类似却又有些不同、既增强身体力量又赋予刀刃超强杀伤力的招式,让木暮禅次郎已然跨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现在的木暮禅次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只要给木暮禅次郎足够的时间,他将成为人类之中又一个跨越规则之壁的存在。

  在大友阵复杂的注视下,木暮禅次郎身形骤然闪动,下一瞬间已然来到最前面那只三头大蛇的面前,他高高举起刀刃,一记并不复杂的下劈挥出。

  身形硕大的三头大蛇骤然停止行动,随后一道血线于三头大蛇的蛇身上浮现,从上到下,将三头大蛇一分为二。

  三头大蛇的身躯一左一右向着下方坠落,重重地砸在冰封的湖面上,霎时间,冰原破碎!冰面下的湖水掀起数米高的大浪,席卷四周。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头大蛇身后的冰原出现一条延绵数百米的裂缝,其路径上另外两只三天大蛇的身躯亦是断裂!

  也就是那两只三头大蛇是朝着山中湖两侧袭去,所以才只是各自断了一个脑袋,如若不然,仅是这一击就可以决定战斗的胜负!

  这样的场景,令整个战场都沉寂了片刻,两只受创的三头大蛇,不,现在应该称呼为双首大蛇了,这两只双首大蛇被吓得后退十数米,显然是已经怕了木暮禅次郎。

  转过身来,背靠着逐渐化为纯净的信仰之力消散于空中的三头大蛇的尸体,木暮禅次郎微笑着看向白井月,露出开心的笑容:“前辈,如何?”

  “如何个鬼哦,大友阵,赶紧去把你好基友接回来。”

  大友阵先是一愣,而后恍然大悟,赶紧让人把脱力了的木暮禅次郎接回来。

  让那些阴阳师启动备用结界,并持续使用冻结的咒力冰封湖面再度困住那两只双首大蛇后,大友阵来到木暮禅次郎的身边。

  看了一眼浑身瘫软的木暮禅次郎,大友阵将目光转向白井月,在他看来,也就只有白井月能够解释他心中的疑惑了。

  木暮禅次郎也以好奇的目光看向白井月,到现在他还没听到白井月的评鉴呢。

  白井月嘴角微微一抽,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琢磨出这种模式的,但这条路确实是可行的。只不过你的控制力太差了,或者说灵力储存量太低了也可以。”

  瞬开这种全方位加强身体的招式,需要的不是一瞬间的爆发,而是长时间的维持。

  将这种招式当做爆发不是不可以,但太过低级了,若是爆发结束没有击败对手怎么办?就比如现在的木暮禅次郎,一刀斩神兽是很厉害,可斩完之后便完全失去战斗能力,剩下两只双首大蛇怎么办?也就是大友阵和白井月等人在这里,不然这片防区搞不好都撑不到其他十二神将的支援。

  所以,木暮禅次郎需要的是锻炼自己对灵力的运用,让自己能够长时间维持这样的状态,而不是一上来就将所有力量都甩出去。

  当然,若是木暮禅次郎灵力量如同大海般磅礴,可以无限制甩这种攻击,那就不用顾虑这些了,遇事不决甩一刀就是了,问题是木暮禅次郎现在做不到这种事情。

  “要么,你就将这一招当做王牌,不决生死不用,然后另外开辟其他的招式。要么,你就想办法把这一招变成普通招式,可以随时使用的那种。”

  其实木暮禅次郎还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去感悟自己将灵力聚集在刀锋上时刀锋浮现的那股力量,虽然只是雏形,但毫无疑问那是切断的概念,这也是木暮禅次郎轻而易举斩断有神力加持的神兽的原因。

  不过,还是那个原因,白井月并不想木暮禅次郎近期迈向规则级,或许等以后仓桥源司真面路揭露、木暮禅次郎成为自己人后他可以将这一条路告诉对方,但是现在的话,还是算了吧。

  “对了,大友阵,你不去管管吗?那边情况可是有些不秒的。”

  大友阵闻言目光看向另一边,随即有些讶异。

  虽然笼罩山中湖的结界再度布满裂纹,可是另一个备用结界已经做好启动的准备了,众人很稳定地削弱剩下两只双首大蛇的力量。这已经进入了阴阳厅的节奏,如无意外,这两只双首大蛇已经可以宣告被众人拿下了。那为什么白井月会说那边情况不妙?

  下一刻,大友阵便明白为什么了。

  只见冰封的湖面再度破碎,又一只巨兽从湖面下出现,不同的是,这只巨兽有六个头颅!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