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约梁山 > 484惨烈,6
  王文德部和辽骑对冲,迅猛接近。王文德和部下一齐举弓,准备再稍一近些,大致进入了射程就立即开始发难,让自负骑射的狂妄辽骑好好尝尝宋军强弓硬弩制造箭雨的厉害。

  辽骑远远看到宋骑弓弩,却立即知道对手装配了步兵的强弓,看来是吸取了右翼惨烈的教训提前做好了防备,这就没射程便宜沾了,他们在最前面的领军先锋大将引领下,没继续冲近,居然突然拐弯了,在高速奔腾中轻松改向,如奔腾转过弯道的洪流,很自然流畅地滑向一边,几转眼间拉成一条弧形长线,以弧形侧奔对着冲过来的密集宋骑猛烈射击,就象条长鞭狠狠抽去.....

  这漂亮一手打得宋骑猝不及防。

  辽骑如此狂妄,居然不是自大的凶猛直冲上来厮杀较量?稍一愣间,辽骑漂亮的长线就在宋骑主动靠上来的射程内边避滑向一边边猛烈射击,连绵不绝的箭射得宋骑惊叫惨叫纷纷落马。宋骑的射击却无法对单薄一线高速移动中的辽骑造成有效伤害,更别说箭雨优势的重大杀伤了。

  这是王文德部噩梦的开始,却远不是结束。

  辽骑娴熟漂亮滑到边上,避开了宋骑优势兵力的冲击和近战拼杀,马不停蹄绕着宋骑转,仍然是边奔边射,在侧面对宋骑凶猛打击。宋骑阵形决定了对侧面的对手无法形成有效还击压制,何况辽骑还在双方的相对运动中轻松飞快地能转到宋骑的后背突击......

  只不过短短三五分钟时间,宋骑就落马了几百骑,时间稍长,落马的更多。宋骑完全陷入被动,在这种奔腾情况下,就算是步兵阵想及时调整战术也没那么容易,骑兵,哪可能做到。

  陈淬这边的宋骑菜鸟们看着这一幕,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也太惨了。

  一边倒的挨打.....这些奋勇跟着王文德杀出去的兄弟们,死得太冤枉了。

  原本是根本不会这样的,根本不用这么悲壮地死去.....王文德这老货真是害人哪.....这就是所说的一将无能累死千军吧....王文德,积年的老将老贼呀,他怎么会做出这种惷事呢?

  难道,这老货叛国了?是有意如此让部下送死由此怕了丧胆了,让宋军大败?

  这未必不可能啊。

  太尉大人踢过这些老鬼屁股。

  老鬼们丢人丢大了,怀恨,就想利用战中导致惨败报复坑掉太尉......

  左翼军的将士们,无论步兵骑兵,看到惨烈场景的,都不禁胡思乱想这么猜测着,惊恐.....

  因为,领导指挥左翼步军大军的主要大将正是以原陇西汉阳节度使李从吉、原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两老鬼为首。核心大将想葬送掉此战,那还能有个好?

  王文德的自大任性狭隘造成恶劣后果,不仅是葬送掉些骑兵,也直接惊扰动摇了左翼军心。

  小镇高台上。

  欧阳珣把这些全看在眼里,气得他一捶栏杆,怒骂一声:“王文德该死。他好大的狗胆,竟敢抗令不遵,折我将士,坏我军心......”

  他的急怒暴喝惊得本就魂已悬在体外的监军和骠骑大将军越发惊恐。

  又怎么了?

  难道王文德会导致大军全面大败了?哪岂不是本官要跟着栽进去,也得死这?

  这一惊可非同小可。

  个个吓得小脸鬼似的面无人色,再也顾不得喜爱这些马屁精老鬼了,却不忘急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欧阳珣其实并不真是那么愤怒激动担忧。

  他以最善识人用人著称,虽然那是靠海盗国的间谍提供的庞大精准信息与周全判断,但他本人宰相之才,识人用人是领袖级大人物最起码的素质,靠自己的智慧断人选人也很强,岂会预料不到这八个节度使老鬼会对他怀恨在心必在战时趁机搞事报复......

  他表现得如此惊急激愤,是表现自己忠君爱国才如此忧虑担忧愤怒,就是哄骗安抚身边监控自己的两狗东西能信任和依赖自己,至少能减少眼下不必要的内斗麻烦甚至凶险,也是变相以此警告和嘲弄这两狗东西:你们喜爱和依赖的马屁官僚大将就是如此不堪,既不真能打,而且还品行极不堪,根本不是能信任重用依靠住的。你们爱他们?呵,只会爱着被他们坑死,是打击废掉真可靠有用的,主动愚蠢的把自己的命送这些狗屎官僚手中弄死。明步醒脑子的,以后多照顾保护那些不拍你们马屁,不肯和你们同流合污却能保江山,间接也保了你们荣华富贵和小命的人。

  他的这个意图,在这个特殊的场合,无疑轻松达到了。

  他当然可以杀了这两东西,直接消除身边的威胁,而且不会引发什么不可收拾的现场恶果。将士们没人在乎这阉人劣货却能傲慢得意洋洋的狗太监和所谓的骠骑大将军,坏蛋们才不会为朝廷法度君王权威什么的对付他欧阳珣,只会很坏蛋现实的选择支持能带他们打胜生存的他。

  只是,坏蛋,有坏蛋的作用。坏蛋有好人好官做不成的事起不到的作用。就看怎么用。

  这是赵岳的理论。

  欧阳珣,宰相大才,很理解这个理论,很赞成赵岳的观点,并且努力掌握用坏蛋的手法。

  所以,他不杀这两狗东西。

  这狗太监和骠骑大将军日后也确实抑制自己的腐朽不堪本性喜好,干些人事。这是后话。

  左翼战场上。

  原本不动的骑兵副将陈淬杀上去了,直冲绕着王文德部奔近的辽骑,并且是以面冲过去的,他这边的三千左右骑兵排开长长的面阻击,箭雨一开,拉成长线绕圈的区区一千辽骑不可能敢和陈淬部对冲硬干,也根本来不及调整队形,在滑过陈部面前时,能靠高超的骑射干掉陈部一些骑兵,但却会折损得更惨,漂亮的划弧中,结果是包括大将在内全军覆没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辽骑吃惊不已。

  宋骑也有精通骑战的能人哪。这个打着陈字将旗的就不是好惹的.....辽骑引军先锋大将慌忙努力转向,口中连连呼喝着指挥跨下战马,手更是只顾拉马头专心控马猛掉向,引军向外向战场远处奔去,不得不放弃了奔到王文德部屁股后突击的大便宜.....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