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神禁条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种族
  剑锋如电,毫不留情的砍进了罗本的肩膀,飞溅的鲜血染红了克里克杀气盈然的面孔。

  长剑砍进血肉,却一下似乎被吸住了一样无法动弹,对方似乎立刻采取了什么措施,克里克根本不去多想,果断放手,一个旋身,另一把剑已经从戒指里取出,狠狠向罗本另一边肩膀砍去。

  茫茫黄沙之中,一片剑气纵横,克里克旋风般围绕着罗本旋转着,手中不断的取出新剑,或劈,或刺,全部都狠狠的招呼到罗本的身上。

  罗本毫无反抗,好像一个练习木偶般血光飞溅。

  一阵疾风暴雨的猛攻,克里克正要再一剑刺穿敌人的心窝,已经出手,心中却一愕,因为手上再没有武器出现。

  猛的向后一跃,克里克远离了罗本。

  看着站在那,浑身浴血,而且还带着自己将近二十把长剑的罗本,克里克不由恨的牙根发痒,这家伙……居然把自己的武器耗光了!

  罗本终于张口,呼出了一股带着浓厚血腥气的呼吸,抬起头,“应该……没有了吧?你说过你的备用武器并不多……”

  克里克怒的眼角直跳,“不用武器,我一样杀的了你!”

  罗本艰涩的笑了一下,“这个……我信。”

  抬起手,罗本握住贯穿自己胸口的长剑,慢慢的将它拔出,血顿时奔涌而出,飞溅在四周的沙地上,布成一片暗红的痕迹。

  长剑无声的落下,陷在了沙地上,罗本捂着伤口一会,血在一团柔和的白光中倒是止住了,但罗本满脸痛苦之色。再握住第二把剑,缓缓的将它从腰间抽出。

  看着罗本慢慢的将一把把长剑从身上抽出来,带着大片的鲜血喷洒,就算是见惯生死的克里克也有些眼神不自在,这种景象克里克自己也从未见过。

  将最后一柄长剑从自己的腿上抽出,罗本脚下已经摆了一片染满鲜血的长剑,而随着这把剑的离开,罗本的力气似乎也用的差不多了,身体一晃似乎就要摔倒,还好及时向前迈了一步。这才稳住身体。

  艰难的,罗本笑了一下,“现在,我们是不是……能稍微说两句话?”

  克里克的目光在罗本和地上的武器之间来回移动几次,说道:“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早就该看穿这点才对,你这个不折不扣的怪物!根本不可能是神族!”

  “怪物……”罗本将最后一把剑随手丢在地上。自嘲的笑了一声。“是啊……我是怪物,要是人类的话,你刺第一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吧,而我直到现在还活着。”

  克里克深吸一口气,抬手从戒指里取出了自己的头盔,好好的带上。整个人全副武装,沉声说道:“不要以为你刚才的做法可以博得我的同情,我只是在等你流更多的血,就算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流了这么多血也已经陷入虚弱,你今天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闷声一喝,克里克再次扑了上来,这次依旧没有动用斗气,人在半空划出了一个奇异的弧形轨迹,眨眼间跳到了罗本头顶,带着链甲手套的拳头狠狠的砸了下来。

  一拳狠狠印在罗本脸上,罗本的身体被直接打的斜飞出去,克里克人在半空,脚尖在地上一点,人如狂风般冲了出去,瞬间追上还在半空罗本,疾风骤雨般的拳头砸了过去。

  一连串拳拳到肉的撞击声在沙尘中爆响,克里克一股风般卷住罗本,带着罗本的身体在沙地上狂奔,一路鲜血飞溅。

  疯狂的气劲抓着罗本冲出了数百米远,在荒野的沙地上拖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

  疾风暴雨的攻击戛然而止,在半空颠簸的罗本被一只手狠狠扼住了脖子,软绵绵的吊在了半空。

  克里克微微喘息,气息似乎稍有混乱,“你不还手?”

  “我……不是来和你动手的……”

  现在,克里克觉得稍有些莫名其妙,眼前这个家伙根本不抵抗,先前砍了他二十几剑,他连哼都没哼一下,之后慢慢将所有的剑拔出,那种淡漠的眼神简直无法理喻。

  现在……克里克看着被自己举在半空,浑身的骨头已经没多少完好,血顺着他的手指,脚尖,鼻尖不断流下,已经恍若尸体的敌人,克里克忽然觉得有些恶心和恐惧。

  狠狠的一把将罗本丢了出去,克里克看了看自己染满鲜血的手,迅速将头盔摘下来丢掉,大口的呼吸了几次,这也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溅满了鲜血。

  犹豫怕染上瘟疫一般,克里克粗暴的将身上的铠甲全部狠狠的拆了下来,远远的丢开,找出一块布来不停的擦着手,“见鬼!见鬼!!”

  将布扔掉,克里克大步走到还倒在沙地上的罗本面前,冷声问道:“你再不还手,就死定了!!”

  罗本终于笑了,“你……你不是认为直接杀了我更好吗?”

  “直接杀了你?”克里克瞬间暴怒,“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对我,对手神界所做的一切必须得到审判!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双手揪着罗本的衣领将罗本一把从地上抓了起来,克里克咆哮着:“你这个该死的人渣!!你欺骗了所有人!你将我害成这个样子!你想简单的就死了!?你必须给我下地狱!受到永世的煎熬!!”

  罗本的伤被牵动,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小口血来,洒在了克里克的手上,克里克双眉直飞起来,怒吼一声抬脚将罗本踢飞,飞快的甩起了手上的鲜血。

  “杂碎!人渣!下贱的虫子!!”克里克又拿出布来,狠命的擦着自己的手,不停的咒骂。

  罗本倒在地上,真的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又吐出一口血,虚弱的说道:“这样也好。我想……你现在总可以认真的听我说一些话吧?”

  “杂碎!你把你要说的话留在你的审判日再说吧!我会将你带回神界!你将在圣光下化为灰烬!!”

  确定罗本已经没有什么反抗力量了,克里克找出比拇指还粗的绳索就来捆罗本,但一见罗本浑身是血,还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克里克不由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恼怒。

  “再看着我就先挖了你的眼睛!”怒喝一声,克里克抬脚就向罗本的脑袋踢去。

  “克里克,你是人类。”

  轻轻的,或者说是虚弱的声音在沙尘弥漫的荒野上几乎微不可闻,但这句话却生生的让克里克的脚定在了半空。

  “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罗本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到。

  克里克的脸颊狠狠抖动一下。之后眼中寒光一闪,半空的脚狠狠落下,将罗本的脸踩进了沙地里,“把我当傻子耍弄的还不够吗?从神界就开始欺骗我们,到了现在……你居然还能这么从容的说出这样的话。我真是佩服你们人类在生灵中无以伦比的劣性!”

  抬起脚,克里克甩手将绳索缠到罗本身上。但如果自己不真的动手的话。肯定是无法将绳索绑好,耐着性子,克里克蹲下身,狠狠的将绳索绑在罗本身上。

  罗本的身体已经完全没了行动能力,先前被克里克砍成重伤,血洒沙地。之后又被无数重拳将全身的骨头打断了大半,不论是谁都不会举觉得罗本还有活动的能力,克里克坚信,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对方还能使用魔法,可自己在那之前就可以将对方的脑袋揪下来。

  罗本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就在克里克的眼前。

  克里克简直无法相信,那条胳膊是自己最先打断的,而且先前的剑伤也几乎砍断了那条胳膊的肌腱,这条手心在就是一堆碎骨烂肉,现在它居然抬了起来。

  一阵刺耳的噼啪响声中,罗本的手剧烈的抖动起来,奇异的柔和白光在罗本的整条胳膊上急速流动,犹如雷光闪电。

  克里克大吃一惊,怒喝一声,手掌成刀直向罗本的脖子砍去,但是眼前忽的一花,自己的手腕居然被握住了。

  克里克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

  那只本来已经废掉的手臂,居然在一瞬间完全修复过来,而且不止如此,这条手臂不单单是恢复如初,而且肌肤细嫩,散发出一种白玉似的晶莹光辉,如同最完美的雕塑,每一丝纹理都恰到好处,每一条肌肉都完美无缺,简直就像不该存在的事物一样。

  而真正让克里克震惊的,却是眼角不经意瞥到的东西。

  罗本的另一只手臂上散发着让人心悸的黑色气息,而整条手臂已经猥琐干枯下去,筋肉血脉居然只在转眼间化为灰烬消散在沙尘中,只剩下焦黑的枯骨。

  “你……你……”克里克震惊无比,挣扎一下,发现自己的手腕被死死捏住,凭借自己的力量居然无法撼动对方分毫!

  “不用害怕,这是我从牙那里得到的力量,是她教会了我如何使用这古代的神奇力量,这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我只是想告诉你,克里克!你是人类!你不是什么神族!”

  “满口胡言!”克里克怒喝一声,猛的一抬手臂,将罗本整个人从沙地上扯了起来,回身一脚向罗本的后背踹去。

  克里克感觉自己手上一轻,罗本轻烟般消失在了半空。

  “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必为此感动愤怒。”

  克里克吃了一惊,转身循声望去,发现罗本正站在自己十几步之外,浑身流动着黑白两色的奇异光芒,而让克里克感觉背上寒气直冒的是,随着黑白两色的光芒不断流转,罗本的全身再不断的枯萎,再生……

  转眼枯骨化为血肉,瞬间又如灰烬随风飘散,克里克望着罗本,脸上全是骇然,“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罗本深深呼吸,身上的黑白两色光芒开始泾渭分明的分开,黑色光芒在罗本的身后形成了一道影子,而白色光芒流转罗本的全身,罗本身上的伤口早已经全部不见,露在破烂衣服外的肌肤看起来晶莹剔透。如水晶一般。

  蓦然间,黑色的影子好像轻烟一样开始消散,而罗本身上的白色光芒也急速黯淡下去。

  只在一个呼吸的功夫,罗本的身体恢复了原状,不再有光芒闪动。

  望着罗本完好如初的身体,克里克震惊莫名,人类罗本会使用很强效的治疗术,这一点神界几乎人人知道,但……似乎也不会强大到这个地步吧?那可是极度失血,全身骨骼筋肉断裂。就算是极限的恢复魔法治疗,可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违反生命的规律……

  可现在这种情况……这简直已经不能说是魔法了!

  罗本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轻笑道:“不必这么吃惊,这是从牙那里学来的力量。她的力量虽然是中性的,但毕竟一直使用光明力量。在我被诅咒之力侵袭之后。这种力量其实一直处于被削弱的状态,前一段时间由于一件事我的光明力量得到了大幅的提升,随之而来的,这种力量似乎也得到了强化。”

  “从牙那里……”克里克还是无法相信。

  “啊,牙的情况……比较奇特,当然。我今天不是来说这些的,我之前也不是戏耍你,我只是想让你清楚的知道,我只是很诚恳的来向你说明一件事。希望你能认真的听完,并且思考!”

  “胡说!”克里克一声厉喝,“你的话……就等于是谎言!”

  罗本无奈的点点头,“我的确……欺骗了你,但我现在说的话是不是事实由你自己判断。”

  克里克不怒反笑,大声说道:“这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谎话!我作为战神已经参加过很多次神魔大战,我为神族立下过汗马功劳,我有近乎无尽的生命!你说什么?你居然对我说我是人类?你难道脑子出问题了吗?”

  罗本沉默一下,轻声说道:“你的确是战神,参加过很多次什么大战,为魔族建工无数,已经生存了人类无法想象的悠久岁月,但……我想在你灵魂深处,可能会藏着一个疑问,那就是……你为什么记不起自己童年时的事情。”

  克里克脸色急变,“你说什么?”

  “你的记忆,是从一个收容孤儿的收容所开始的,那个时候你已经有了一些年龄,懂得一些事情,可是你却不记得自己之前的事,童年的记忆一片空白!”

  克里克眼神抖了抖,满面震惊。

  “你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之前自己又是谁?是别人告诉你你的名字叫克里克,这个有些像男人的名字一直陪伴你到现在,是别人告诉你你的过去,一个不可考证的童年,不知名的父母早早消失,总之,你似乎很理所当然的出现在那个收容所里,虽然你心中还有些疑问。”

  “可是,很快你的天分被发掘,你开始了刻苦的修炼,没日没夜的学习,之前的一切都成为幻影离你而去,你成了优秀的战士,一步步向前,几乎是平步青云,好运眷顾着你,一切似乎都为你而存在,最终你成了战神,获得了无以伦比强大的神具。

  说着,罗本在戒指里摸出了那把黄金权杖来,“可惜,这东西并非是完全属于你的,这是一件遇到不同的主人会呈现不同形态的东西,或者说,是他在选择主人,又或者说,是这东西原始形态的持有者,为他选择了使用者……”

  克里克的眸子狠狠的一缩,“你……到底在说什么?”

  “克里克,你是人类,是神族带回神界培养的人类,就像你在那个收容所里见到的其他孩子一样,我想你在成为战神,或者更早一些的时候依旧对自己的过去抱有疑问,也想过查一下自己的身世,但……那个收容所一定很早就消失不见了吧,一切痕迹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根本无处可查。

  克里克嘴唇微微抖动着,眼中露出了难以形容的恐惧之色,“你……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罗本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说这些事其实是牙告诉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救克里克。

  “我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的而已,所以……”

  “胡说八道!”克里克近乎疯狂的挥舞了一下手臂,“这只可能是你的骗局!你打探我的底细,编造谎言来动摇我!你这个卑鄙的渣滓!”

  脸上抽出几分神经质的笑容。克里克大笑道:“而且,我要告诉你!就算我是人类那又能怎么样?我依旧是战神,我依旧是神界的战神,我依旧有着无尽的生命!你说的那些是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罗本微微吐气,“克里克,你……已经无法回神界了,你多少也该意识到这一点吧,虽然你不是十分清楚。”

  克里克的脸色急速灰白了一下,紧接着猛的涨红,“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谎言!今天……我要在这里将你抓住。然后带回神界接受审判!!”

  罗本叹息一声,慢慢向后退去,“克里克,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我也没有指望这个。但我希望你记住我的话,还有……请你仔细的想一想。身为神族的你。为什么失去了微光剑后光明力量就变得如此脆弱不堪,甚至现在已经消失殆尽!还有……在你成为战神的道路上,你是否过多的接受过多到你自己都觉得有些惊人的身体强化训练……”

  “给我站住!”克里克见罗本似乎要离开,一声怒喝扑了上来,但风沙弥漫中,罗本的身影已经开始消失。

  “克里克。我们同为人类,没有必要这样厮杀,我还会再来的,在那之前……请你好好考虑吧。”

  克里克猛的冲过来。但风沙中罗本的身影已经伴着沙尘随风而去,根本再看不到了。

  在原地站了足有五分钟,克里克身体摇晃了一下,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本带着几分遗憾离开,虽然要说的话都说了,克里克也听了进去,看样子也会很深刻的记住,但显然她是不会轻易相信的,而对于这样的事自己心在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拿出来佐证自己的说法。

  了解这件事,而且现在可以去询问的人就只有牙而已,但现在自己和神界反目,牙肯定不会再承认这件事而让克里克出现动摇,想要克里克能确定这件事看来远比自己想象的腰困难。

  在确定远离先锋营,自己安全下来之后,罗本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将自己那一身全身血迹而且破破烂烂的衣服全部换掉,穿上干净的衣服,确定自己再没什么能被看出重伤过的痕迹,这才又重新上路。

  通过传送阵,罗本很快就回到了卡顿王都,这个时候大家还都在焦急的等待。

  魔女营地里开辟了一块新的区域,这块不大的地方紧挨着鲁达居住的青藤架,莎莎和芬妮她们已经将自己的东西从飞艇上搬了下来,并且在精灵和魔女的帮助下迅速捡起了大大小小的木屋,而且还装上了小尖顶,点缀上鲜花青藤的装饰,周围也种上了花草。

  一眼看过来,还以为是一个小花园。

  罗本急匆匆的赶回来,发现大家都在自己的这个新家的大院子里坐着,似乎在议论着什么,看来其实也就是在等自己,而让罗本有些意外的是,龙王居然也在。

  不过显然龙王不想和这里的人多说话,自己单独坐在一边,端着一杯酒,脸色冷淡。

  罗本也没先和大家打招呼,而是紧走几步来到龙王身前,笑着说道:“真是稀客,你能到这来我万分高兴。”

  龙王避开罗本的目光,淡淡说道:“听说你去做一件对我们可能影响很大,但又很愚蠢的事,作为盟友,我想我也不该什么都不闻不问,起码还是该来见见你这里的人。”

  罗本呵呵一笑,“那好,过来坐,我正好把这件事说给你们听。”

  对于龙王,大家的反应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或许是因为她和碧瑞斯女王几乎一模一样,大家也早就习惯了,而对于她的身份,似乎大家也并不稀奇,至少没人觉得她特别奇怪。

  只有宝宝对龙王尤为的好奇。

  对于这个和自己的女王妈妈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宝宝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这并非是魔法变幻的外形,在得知这一点后,宝宝看着龙王的眼神更加奇异起来。

  对于宝宝的目光,龙王视而不见。也可以说她对大家的目光都不怎么在意,就算过来和大家坐在一起,也不和谁说话,也不和谁有目光上的交流。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碧瑞斯女王随意的问。

  罗本一笑,特意的撩了撩衣襟,“没事,进行的很顺利,你看我好好的回来了。”

  “哦……是吗?”碧瑞斯女王双眉微微一挑,脸上写着**裸的不相信。

  “你干嘛那么看着我?”罗本立刻拿出了冤枉的表情来。

  梅斯轻轻一叹,“罗本。你脸上明明写着事情进行的不尽如人意,还遇到了困难。”

  “一身血腥气,从味道上看是你自己的,被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抹掉血迹才回来的吧?”莎莎立刻补充的说道。

  “衣服和离开的时候不一样哦……”芬妮无奈的摇头。“早上我给你穿好的时候,脖子后的领子我可是小心给你抹平了褶皱的。难不成衣服都被打烂了?”

  罗本顿时无语……这些个女人。怎么这样……

  莉莉丝不由笑出声来,走过来伸手拍拍罗本的肩膀,“我说罗本,你还是实话实说吧?那个克里克到底是什么反应?”

  苏跟着点头,“对啊,我们还是说些实际情况的好。你就算说她把你的脸踩到了地上也没什么,我们知道实际情况就好了。”

  罗本只好懊恼的抓了抓头,“好吧好吧,知道了!你们不用这么斤斤计较吧……反正事实都是一样。干嘛这么不留情的掀我的老底?”

  洛西这个时候小声的发言,“嗯……我觉得,罗本说的也对,我们是不是……”

  莎莎立刻将洛西拖了过来,“干嘛……现在就开始袒护他了,我们才是应该站在一起的!难道你要当叛徒?”

  洛西顿时只剩下苦笑,这个家庭里总是充满了让自己哭笑不得的事情。

  罗本多少有些颓丧的坐下,说道:“没办法,那个女人不相信,而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证据来证明,但这次总算让她知道了事实,我想她会考虑的,或许还会向牙求证,总之……她会动摇吧,或许暂时不会攻击我们了。”

  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要是她还是带着神族军队杀过来,那么我们怎么办呢?”

  大家回头望去,鲁达站在院子外,棕黄色的眸子闪着寒光正看着大家。

  “鲁达,不要对她出手,她现在力量已经大幅削弱,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了,一旦你逼急了她,她将会把诅咒之力完全爆发出来,那将是一场灾难,她是我见过的对诅咒之力适应性最好的家伙,或许在那个时候你也不是她的对手。”

  “那我们等死吗?”鲁达深深的皱眉。

  “和她周旋就可以,这也是我们的强项了。”罗本一笑,“我们现在只有稳定大陆上的情况,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如果克里克和我们激烈冲突,那将成为我们巨大的麻烦和损失。”

  鲁达晃晃脑袋,“人类的算计真是麻烦,算了……既然不能杀她,那我就不去管了,安心睡我的觉好了。”

  说完,鲁达转过身去,轰隆隆的躺倒,缩到他的青藤架下睡大觉去了……

  对此,罗本只能苦笑,鲁达对战况其实也不是很关心,他只关心沙罗克,关心沙罗克沉睡之前嘱咐他的事,一旦确定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居然干脆就去睡觉,真是典型的魔族性格。

  碧瑞斯女王说道:“那么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克里克那边我们暂时是无能为力了,还要看她接下来的反应才能再有所行动,我们现在……应该整理我们内部的问题,对吧?”

  罗本点头,“是的,而且要快!我担心魔界那边黑帝会很快对那些魔女不利。”

  龙王忽然说道:“魔界的情况,我可以让我的人带回一些即时的消息,你不用担心这些。”

  罗本简直有些激动,说道:“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

  “谢谢龙王姐姐……”稚气而小心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大家循声望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宝宝已经溜到龙王身边去了,正用非常好奇的目光看着她。

  龙王也不理宝宝,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但要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从眼中看到几分尴尬。

  “宝宝!快回来,别去捣乱!”莎莎立刻对宝宝招手。

  宝宝又看了看龙王,这才咯咯笑着扑到了莎莎怀里,用极小的声音问道:“妈妈,为什么那个姐姐和女王妈妈长的一模一样?”

  “嗯……这个答案和晚饭你只能选一个!”莎莎想了想,立刻给宝宝搬出了一道选择题。

  “那……宝宝选晚饭!”宝宝犹豫了一下。

  “乖哦……先去找毛毛玩,不要在这里捣乱!”莎莎很得意的捏了捏宝宝的鼻子。

  宝宝‘哦’了一声,转身却跑到了芬妮那里,搂住芬妮的大腿。宝宝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又问道:“妈妈,为什么那个姐姐和女王妈妈长的一模一样?”

  芬妮哭笑不得,这个小东西在莎莎那赚了饭票,转身就又来问自己相同的问题。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一时气氛不由稍有些尴尬。

  碧瑞斯女王一笑。伸手对宝宝一招。“宝宝,过来。”

  宝宝转转眼珠,立刻没看言笑的凑到了碧瑞斯女王身边来,“女王妈妈有姐姐和妹妹吗?”

  碧瑞斯女王好笑的捏了捏宝宝的脸蛋,“你想知道?”

  “嗯,想知道!”

  “嗯……很好。那么呆会我教你一个魔法,你学的会,就告诉你,怎么样?”

  宝宝立刻双眼放光。“好!宝宝学的会!”

  碧瑞斯女王哈哈一笑,揉了揉宝宝的小脑袋,“好~~那么呆会不要乱跑,可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宝宝立刻安静下来,紧紧贴在碧瑞斯女王身边,似乎生怕碧瑞斯女王反倒跑掉一样。

  罗本把一切看在眼里,心想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这么会对付小孩子了?

  安抚了宝宝,话题又回到正轨上,碧瑞斯女王说道:“不知道你的那个混蛋朋友准备的怎么样了,他可是说好了会为我们提供便利的。”

  罗本目光落到了洛西身上,点头说道:“没问题,那个家伙在很多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洛西有点奇怪,怎么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奇怪呢,“这个……你们说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梅斯忍不住轻轻的笑了,“洛西,这件事不仅和你有关,而且还必须要依靠你才能完成,这一下我们可就要全都指望你了。”

  “哎?什么……指望我?”洛西张大嘴巴,“不……不会吧?”

  对于梅斯的说法,洛西有些手足无措,但等到了第二天临近正午的时候,洛西却感到自己的手脚几乎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

  卡顿的居民们这两天都在纷纷议论一件事,那就是圣王大人忽然从一艘飞艇上摔了下来,好久不曾露面的几位夫人也一起出现,而且还有一个令人不安的传闻。

  似乎……圣王大人身边多了一个神族女子。

  神族啊!就是那个要将人类赶尽杀绝的强大敌人!圣王大人身边怎么会有神族呢?

  而今天一早,卡顿帝都大街小巷都贴出了一张告示,正午时分大帝将会有重要的讲话在中心广场发布。

  “洛西,别紧张!”罗本安慰着洛西。

  洛西小脸微白,“呜~~安,我能不能不出去……外面,外面好多人!”洛西在中心广场搭建的高台上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结果看到的是广场上难以计数的海量居民,吓的立刻又缩回了头。

  “没关系,这只是一次介绍性质的讲话,现在外面传闻很多,我们应该,也有义务澄清一些事,让我们的人民安心,洛西……这也是一个战士的责任。”

  洛西显得可怜巴巴,“我以前只知道战士的责任是学习剑术,修炼斗气,为荣誉和信念而战,我只在下边听过长官的讲话,从来没对别人说过什么,还……还是这么多人!安!人类被神族多太多了!!”

  罗本无奈,“洛西,冷静,冷静……我就在你身边,这其实没什么,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可以了,那就是站出来,对那些质疑你身份的人说,你是我的妻子,就这样,明白吗?”

  洛西一愣,“就,就这样?”

  “嗯!很简单的事!”

  “嗯……”洛西低下头,一下脸红起来,“那……那是不是太羞人了?”

  罗本笑了,“没什么羞人的,我就在这听着,我也想听。”

  洛西抓抓头,“那好吧……你说的哦!要是我说错了什么,那些人不高兴的话可不能怪我!”

  “嗯,当然!要怪也是怪我!”

  “那,好吧……我就去说几句,但只是几句,不许让我多说!”

  “好的,一定!”罗本保证。

  这个时候,早早在高台上声情并茂的说着废话的二王子终于把他的演讲拉进了尾声:“我的子民们!我们奋起反抗!我们做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事,而为了取得胜利,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需要更多的盟友,就在不久前我们已经和龙族缔结盟约,而今天,我将为你们带来新的盟友,现在,有请我们美丽的洛西小姐和大家说几句话!”

  顿时,广场上鸦雀无声,洛西这个名字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帝都。

  神族!所有人的脑子里现在只有这两个字。

  二王子退场,然后,一个较小的人影渐渐的来到了二王子原来站立的位置,地面上行的魔法阵瞬间将一个影像投到了半空。

  顿时,广场上一片哗然。

  神族和人类在外貌上是及其相似的,但是和人类相比,神族的外貌五官都显得尤为精致,而且皮肤光滑,白皙细腻,就算是常年风餐露宿的战士也一样,尤为显眼的是绝大多数神族都有一头耀眼的金色头发,这一切都在洛西的身上有着强烈的表现。

  广场上议论声顿时此起彼伏,乱哄哄的响成了一片。

  洛西有些紧张,说实话,除了神族军队,洛西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个地方,人类世界庞大的人口让洛西有些震撼。

  “大……大家好,我是洛西。”洛西小心翼翼的开口,声音不大,但是如冰水浇灭烈火,广场上乱糟糟的声音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我……大家看到的,我其实不是人类……我一个神族战士,来自神界。”

  无数目光聚集在洛西身上,洛西甚至感觉这些目光重的让自己无法承受。

  “我想……我想大家不喜欢神族,也可能不喜欢,但……”洛西眼神有些黯然,“但我喜欢人类,我也是为此才来到人类大陆的。”

  广场上顿时又有些骚动,洛西的话让许多人十分吃惊。

  “我……是安,啊不!我是罗本的妻子,在这……你们叫他公爵,叫他圣王,但对我来说,他是个叫安的神族男人,虽然他其实是个叫罗本的人类,但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咬了咬嘴唇,洛西小声说道:“我想,大家也不必仇视神族,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当初也是安对我说,人类大陆是一片自由的土地,在这里,只有同伴,没有种族的区别,我次鼓起勇气来到这里,我……我想说我是神族战士,但我也是洛西,我是安的妻子,我是你们的朋友……”

  台下,无数的人类有些不知所措……(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