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皇道帝 > 第五百零五章一只手
  虚空断裂,被这头禁区生灵的一足踩塌,有各种光束从裂缝中飞出,其内不乏最初的飞仙光!

  这绝对让所有人瞠目,飞仙光击在那三足乌的身上,竟连它皮毛都不曾破开,只有一连串金属鸣音,尖长刺耳。更新最快

  两人心惊,此刻十分清楚的看到那千丈的生灵。

  “这是圣人王的境界吗,一个禁区来的生灵,若是走到外面,九天十地谁人可敌?”

  燕青雪屏息,不敢妄动丝毫。

  古来的最神秘的几处地方,竟联结了他们这里的虚空,这岂不是说,虚空的外侧乃是诸域中的一处禁区?

  这头三足乌不过是误入!

  “它存活了多久?万载岁月都没磨灭它?”莫然传音道。

  三足乌,浑身漆黑,乌光凛凛,如同黑暗仙金般坚固,就是时光碎片都难伤到一丝。

  而且,那飘来的时光碎片碰触到这尊生灵的时候发生了诡异的一幕。

  碎片晶莹,散成星光,竟直接融入了三足乌的身体中。

  “难道不是来自禁区,而是另一个纪元的生灵?”

  麒麟世家存在万古,得悉过纪元秘,曾有生灵穿越岁月长河而来,震撼了一个时代的强者。

  “不在这片时空,故而连时间碎片都奈何不了?”

  莫然心惊,燕青雪的话应该不假,一头疑似禁区而来的生灵,跨越了岁月长河,傲视万古不落,这绝对让所有人咋舌。

  两人很安静,将气息隐藏到极致,可谁都不清楚,这样一头可怕的生灵是否真的察觉不出。

  无垠的虚空中,三足乌晃着脑袋,啪嗒啪嗒地向远处走去,所过之处尽皆残破,没有东西可以阻挡。

  这如一头魔神,横踏万古岁月,俯视苍生!

  “它走远了,似乎并没有意识”

  “古之大帝都抵不住岁月,这头生灵也不例外啊”燕青雪长叹,修长婀娜的身姿妖冶,伫足在一边许久。

  天下谁人可不死?长生不朽皆为梦。

  这头三足乌,或许早已超越圣王,触及到帝的层次,可惜它多半类似化道,意识不存,如行尸走肉。

  “古间葬了太多,无敌如大帝都倒塌在长生路上”莫然自语,遥望一端,看着三足乌消失。

  纪元前,禁区中而来的生灵,到现在还存活,不曾真正陨灭。

  只不过现在的三足乌还是以前的三足乌吗,仙禽堕落,化成一种不朽的黑暗生灵,这让人感到悲凉与残酷。

  “昔年的祸乱,绝大多数来自禁区,有可怕的生灵走出,涂炭诸域”

  燕青雪风姿灼灼,她的气息恢复,可神情较最初的时候变了许多。

  或许是与苍的一战,让她受到挫折,又或许是这头三足乌,给人的感慨太深,未来辉煌的同时,这些黑暗生灵多半也会重现。

  一代英雄人物几何,血染的风采,在岁月中逆上,注定耀眼与悲凉同在。

  咚!

  漆黑的虚空中,神鼓擂动的声音再次响起,让两人齐齐一颤,肌骨冰凉,毛发皆竖。

  这是死亡的气息,来的太突兀,莫然大喝,乾宫悬于头顶,五轮环绕,浑身金色如神焰,耀眼而刺目。

  他挥动神剑向虚空一处斩去,两大仙经力凝出,如飞仙一击,劈开一道缺口。

  “你想死吗?”莫然回头,冷声道。

  那恐怖的气息绝对是发现了他们,但却不是最初的三足乌,而是另外一头生灵!

  第二头来自禁区的生灵,是穿越了岁月长河,还是在这片天地中的?

  这根本没时间让他们去猜,一头三足乌就比肩圣王,那头生灵又怎会弱到哪里去!

  虚壁炸裂,残片如神芒,遁飞四方,两人不再犹豫,直接从这道裂口穿出。

  距离天古神城外万里,一座古山,仙雾萦绕,有禽鸟盘桓,宛若净土。

  这是道法天门的所在地,为当世一大隐修宗门,众多弟子在道台上盘膝,口念经文,修法齐身。

  天空异象纷呈,有星河成列,苍山横伏,海上升月等诸多奇景。

  “元易从南域回来,看来心境变化很多”有老者抚须,点头赞赏。

  道法天门,讲求自然法,年轻一代的骄子都有了自己的路,祭碑为修,演化异象,这是独属于自身力量的凝现。

  “元易的四象之态比出道前更加真实,栩栩如生,连百兽法相都臣服”

  “难为这孩子了,妖族那人的确可怕,可谓千古不遇”

  有老人轻叹,南域战乱之前,道法天门曾有弟子前去,为的是救援霜月宗姐妹。

  但途中却遭到当今妖族圣女的拦截,基本无人可敌,让群雄折首。

  所幸的是,他们道法天门的元易无碍,且在那次后走出新路,祭碑无暇,衍生出古今一种极其可怕的异象。

  咚!

  天际绚烂,曦光混蒙,一道道光束中虚空间飞射而出,宛若灵霞,散漫穹宇。

  “这是何种法相,虚空破碎,仙光临空?”

  有门中的长老走出,抬头望天,神情十分震撼。

  道法天门外有绝世法阵遗留,继承古道一脉,且连结的是四方山岭的地脉,神力源头不断,甚至能御圣王一击。

  但这突然而来的异象不仅将虚空碎开,连防御的法阵都没挡住,被撕开一道口子!

  “莫非是圣人?”

  当世纪元,诸域位列圣人的也就那么几尊,皆是一族一宗的底蕴,活着的老古董。

  按理来说,道法天门跟诸域势力都没什么关联,怎么会引得一位圣人破碎虚空而来?

  “将法阵激活,不论来者是谁,以这种方式进我天门,多半是不速之客!”

  古山颤动,门中有坐镇的强者腾向空中,严阵以待。

  一座琉璃小山从破碎的虚空中撞出,山体残破,布满许多裂纹,更有几块从上面脱落下来,碎成晶莹的光华。

  “两个人?”

  道法天门的强者轻咦,到达他这种级别,只需一眼就能看破两人的境界。

  这不过是祭境的两个骄子!

  但他郁闷的是,什么时候祭境的人也能破碎虚空,甚至撕开天门的绝世大阵?

  “别回头!”莫然咳血,肌骨皆受创,比之半月前的还严重。

  他一剑斩虚,确确实实的劈开了虚空壁垒,可同时也激怒了那诡异的生灵!

  一只漆黑枯瘦的大手从天穹碎开的地方探出,它动的很慢,可却如同跨越时空,紧紧跟在两人的身后。

  “这是什么!”

  整个天门所在的山脉碎开,大阵如同薄纸,被震得分崩离析,根本阻挡不住。

  “一只枯手,这是圣王吗,还是某个无上人物?!”

  所有人哗然,像是见到了末世般,道法天门的所在古山竟在片刻间不断塌陷,响声震耳欲聋。

  诸多弟子腾向空中,更有一些靠近枯手后直接被震成飞灰!

  “啊,这是何人,要灭我门道统吗?!”

  有闭关的大能冲出,浑身血迹斑斑,他为宗门内资历最老的一辈,活了不知多少岁月,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遭遇到反噬。

  最让他气愤的是,出来的时候竟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古山崩塌,神阵被毁,一瞬间陨落了多少弟子?鲜血如凄雨!

  “古道语,一念乾坤现!”

  老者长啸,捏出法诀,以至古的一道对抗那可怕的枯手。

  天穹间,一尊巨大的磨盘显化,乾坤转盘,号称极道的演变,昔年那个时代,它曾震慑过群敌,莫不敢撼。

  苍茫意浮动,洁白的圣光流转,乾坤盘宛如同补天石,将此域天地都尽数封镇。

  “先救门内弟子”

  一道道身影腾出,皆为平日里坐死关的老古董,挥手拂袖间将数十位弟子转移到安全之处。

  因为他们明白,即便乾坤盘可镇天地,但多半奈何不了那可怕的生灵。

  一手灭世,盖代谁人可敌?

  若是这头生灵本尊显化此地,一域绝对涂炭,没人可幸存。

  “该死,祭出祖器,不然全得玩完!”

  有大能冲向地底,决意动用最后的手段。

  乾坤盘只是仿照那器物而化的神通,无法真正的将天地镇压,逼退枯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