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鉴宝大师 > 第二百五十二章满载而归
  当然这个紧张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那种马上将要面临大场面,大事件的一种兴奋和一点点的患得患失。

  兴奋是必然的,因为他对师父有着绝对的信心,马上,他不但会痛痛快快的大胜一场,还将拿到一块价值接近500万的玻璃种,能不兴奋吗?

  当然,李逸肯花那么大的代价去抢一块很难确定色种的黄翡,必然有他的理由,虽然那块料子出现极品黄的概率极低,但有点小忐忑也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金钟铉也允许自己小小的担心一下,因为这是一个优秀的品质,这表示他其实还是很尊重对手的……

  十分钟,只需要十分钟,李逸不但会将玻璃种毛料输给他,还会被大家深深误会,各种委屈无处倾诉……

  听着那美妙的砂轮摩擦的声音,金钟铉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是充满了氢气的热气球,舒服的马上就要飞起来了!

  很快,砂轮二重奏停止,金钟铉正想说些什么,耳边忽然传来了工作人员的一阵惊呼。

  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心中,却忽然升起了一阵不安的感觉,因为惊呼的不是别人,而是刚刚帮李逸擦石的那位工作人员。

  难道,真的擦出极品黄了?

  李逸看了一眼金钟铉,将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他自己去看。

  因为一声惊呼而被从天上拉到人间的金钟铉也顾不上客气,快步上前接过了工作人员手上拿着的那块毛料。

  只是一眼,他就感觉到有些眩晕,这是怎样的一种黄色啊!油光发亮,晶莹欲滴,滋润细腻……这竟是一块极品的玻璃种鸡油黄!

  一瞬间。金钟铉的心就再次从人间跌入了地狱!

  半晌,他才沙哑着嗓子低声道:

  “我输了,但是……”

  他冲着李逸诡异的一笑,转身面对台下众人。嘴角微微上挑,眼神中掠过一丝得意的轻蔑。

  “本来,有人告诉我,让我用一块砖头料来参加赌斗,因为他说。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输!”

  “说我会输,我信!我相信大家也都相信!然而,我依然拿了一块价值224万欧元的玻璃种毛料来和他赌,不是因为我想侥幸,也不是因为我傻,而是因为……”

  “而是因为,身为一个大韩民国的国民,身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我的自尊不允许我放弃!这区区的224万欧元。它还买不走我的骄傲!”

  “但是,从始至终我就没有怪过李逸,因为不管是因为什么,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我金钟铉还年轻,我还输得起!”

  台下众人在砂轮停止的时候,就有些激动,结果终于要出来了吗?如果出来了,那么不管输赢。接下来,都应该是他们狂喷王浩青、李逸的时间了!

  然而,当他们还在试图从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去判断他们的输赢的时候,金钟铉忽然说话了。而且,竟还是这么一番悲壮而充满煽情的话!

  我草你李逸的大爷,你看看你把人家韩国欧巴都逼成什么样了?就这人家都还能原谅你!你……你简直……

  台下观众的情绪即将爆发,忽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声传了过来,一辆破破烂烂的警车飞快的朝着这边直冲过来。

  “怎么回事?警察怎么来了?”

  “我靠。不会是来抓王浩青他们的吧?我就说嘛,主办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放过破坏公盘规矩的人……”

  “这下丢人可是丢大发了!哎,NOZUONODIE啊!听说这场赌斗还是李逸主动挑起来的。”

  “看看吧,都是华夏人,要真是麻烦比较大,大家能帮还是帮一把吧。”

  众人的议论声中,两名警察跳上了状元台,

  “请问,你们谁是金钟铉?”

  金钟铉还沉浸在自己营造出来的悲壮氛围当中,闻言轻蔑的看了那两名警察一眼,然后用一种充满了傲慢和不屑的语气说道:

  “我就是,怎么了?

  “金钟铉先生,你涉嫌操纵投标价格,恶意破坏公盘正常经营秩序……”

  不理金钟铉陡然大变的脸色,警察说完该说的套话之后,直接将腿软的站都站不住的他夹在了中间。

  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戏剧性的变化,简直亮瞎了台下无数的钛合金狗眼,有几个人甚至还差点喊了出来,你们好像抓错人了吧?正主不是那两个吗?

  台上的李逸虽然早就被鲁恒远打过预防针,但绝对没想到这老爷子的手法竟会如此暴烈,如此不留余地,因此也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都在说是王浩青他们捣的鬼吗?最后怎么把这个韩国人抓起来了?人家刚才那段话说的多好啊?!”

  “奏是奏是,不过我估计也就是去协助调查……”

  “协你个头啊!真看不惯你们这些人,不帮着自己人,反而去帮韩国欧巴,像老子,从来就没怀疑过自己人!”

  “我靠,昨天是哪个龟孙子一路从公盘骂到酒店……”

  议论声中,一个消息慢慢的传了开来。原来,早在前天晚上,鲁恒远他们就拿到了金部长醉酒后的录音。那个坑货,因为投丢那块鸡油黄被姚尚仁痛骂后,跑到酒吧买醉,结果被田中毅志的一个朋友听到了他抱怨的内容,直接录音交给了田中。

  录音里,虽然醉酒的金部长满腹牢骚,还有点语无伦次,但是,他的核心内容非常清楚,计划是你们师徒两个定的,执行的人也是他们安排的,结果却因为一个不是他的责任的失败,两个人就过河拆桥……

  ……

  回程的飞机上,李逸将身体埋坐在商务舱那宽大舒适的座椅里,微闭双眼,默默的盘算着这次仰光之行的收获。

  先是价值两千多万欧元的毛料,紧接着是一块重达五十多公斤的玻璃种,再然后是精灵的眼睛,鸡油黄的玻璃种,以及另外两块小一点的玻璃种和两块普通的高冰……

  大丰收!

  绝对是大丰收,因为这次仰光之行,他得到的还远远不止这些,他的鉴灵牌升级了!而且还是一次性的升了两级!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很神奇的收获,比如那个什么惠比寿麝香葡萄聚会的邀请函,再比如一个诚意满满的日本AV电影拍摄现场观战的邀请……

  这个该死的田中,难道就不知道他收下雨宫琴音的邀请函是出于一个华夏人的礼貌吗?竟哭着喊着非要让他前去AV拍摄现场观战,还说那是他们的国粹……

  御家流、志野流,既然这两家都这么有诚意,要不,干脆找机会走一趟?

  将两块小玻璃种和高冰交易给钟欢后,李逸委托王浩青带着精灵的眼睛和鸡油黄飞回燕京,他自己则跟钟欢他们一起,回到了香港,那里,还有几件宝贝需要带回国内。

  休息了一天,参加完钟氏的庆功晚宴,李逸带上白玉合卺杯和那幅汉斯?霍夫曼的《对话》,直飞燕京。

  终于回来了!

  回到燕京时,京城已经是华灯初上。简单的收拾一番之后,他带上礼物,开车来到了观唐小区。

  “呦,妈你快来,咱们的大英雄回来了!”

  打开房门却堵在门口的胡钟月语气中带着十足的挪揄,一边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微微晒黑了点的李逸,一边悄悄的伸出了白嫩的小手。

  李逸苦笑一声,从口袋里摸出一粒起码超过10克拉的红宝石原石,正待说些什么,胡钟月已经飞快的将原石抢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后笑颜如花的让开了大门,

  “嘻嘻,小师弟,请进,两位老人家等你的礼物,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客厅里,胡瑾泉严肃的瞪了胡钟月一眼,将李逸让到了沙发上。

  “你这次去香港和缅甸的收获我们都知道了,小逸啊,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

  大难题?李逸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没干什么啊,怎么会给两位师父出了个大难题呢?

  “别听老胡他忽悠你!出去这么多天,马不停蹄,一定很累了吧?行了,什么都不要想,待会儿吃了饭就回去好好的休息,我给你放三天假,一切等到假期结束再说!”

  钟皓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爱徒,心中满意的不要不要的,话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多宝童子啊!

  简单的吃了点晚餐,大概的讲述了一下这趟香港之行和仰光之行的经历,李逸告别师父,回到了燕园。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分,大睡了十几个小时的李逸满血复活,只觉得浑身都是干劲。他先是跳下床简单的收拾一番,然后推开门,来到门前已经变得郁郁葱葱的小花园。

  距离上次修整花园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多月的时间,移植过来的栎树和灌木因为何首乌水的关系,长得格外的茂盛,应该是已经完全成活了。

  沿着花园中的鹅卵石小径缓缓走了几步,清除了几株杂草,李逸掏出电话就给林苗打了过去,既然有假期,那就先把花园彻底整理好再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