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第一败家 > 第两百三十七章传说
  “大将军,龙岛在前边了。”一名金甲武士朝着身旁的威武男子说道。

  前方不远处,坐落着一座冒着浓烟的岛屿。

  海风拂过了威压男子的脸庞,他的眼神很纯粹,纯粹的只有孤独可言,他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岛屿,古井无波的脸,浮现出了笑容。

  “本将军听说,龙岛有一件远古神器?”威严男子缓缓开口道,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金甲武士。

  一名金甲武士连忙答复道:“回禀将军,龙岛的确有一件远古神器。”

  威严男子当即便是拔出了腰间的佩剑,佩剑稍稍一挥,竟是将整片海域切割开来,将原先打算突袭船队的海怪一剑斩了。甲板的一众将领见到此景,连忙鼓掌起来。

  威严男子好像没有听到掌声一般,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

  “一股很强的波动,是四海钟的吗?”威严男子不禁心想道。

  威严男子感受着气息,旋即摇了摇头,他能够确定这股气息并不是来自于四海钟,而是他的一位老朋友。

  只见海面,一名身穿男装的女子缓缓的走在水面,朝着威严男子所在的船队驰去。

  “有敌人来了!弓弩手准备!”一名副将能够感受到来者不善,连忙指挥道。

  威严男子制止了副将,朝着船下的女子投去了一张笑脸,只不过却是十分的诡异,皮笑肉不笑的。

  “不必了,于副将,让弓弩手都退下吧,来的是贵客,可万万不能怠慢了,你再去煮一壶茶,取我当年在十万大山采摘的山茶。”威严男子缓缓开口道。

  于副将闻言虽是心生疑惑,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连忙朝着船舱里边走去,于副将知道将军爱茶,当年将军在十万大山采摘的山茶,这么多年来,将军可是一只舍不得喝,今天来的贵客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那女子缓缓的飞到了半空。脚踏虚空,慢慢的走到了甲板之。

  “四海女帝,多年不见,你的容颜真是越来越美了。”威压男子赞美道。

  四海天龙却是不打算与他客套,当即便是开口道:“秦武,别说客套话,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朕这次来,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

  秦武闻言,脸的笑意更盛起来。

  “哦?做交易的话,还请四海女帝哪里来,哪里回去,本将军奉大帝之命,前来收复四海。女帝正是本将的一大阻碍,与敌人做交流,有辱本将的颜面。”秦武假装拒绝道。

  “四海钟。”四海天龙只说了三个字。

  秦武闻言立马脸色一变,神情严肃了下来。

  “你的条件是什么?”秦武开口问道。

  “没有条件。”四海天龙摇摇头道。

  只见秦武当下便是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没有什么诚意,那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秦武当即便是下了逐客令,四海天龙仍旧是站在原处,不为所动。

  “也不是没有条件,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协助我杀一个人。”四海天龙缓缓开口道。

  “什么人?”秦武眉头不禁一皱,在东海居然有四海天龙都对付不了的人?

  “敖霜。”

  此时在龙岛的敖霜不禁打起了喷嚏,一时慌神,但很快便恢复过来,将注意力转移至脚下的人头。

  此情此景,让敖霜想起了一个很多年前,听到的传说。

  传说所描写的场景,正是敖霜所见到的,传说还伴随着一名少年的英雄。

  至于这名少年英雄,敖霜下意识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方成的身,不禁摇了摇头,又将注意力转移至云子腰间的那个葫芦。

  云子发现敖霜正在注视着他的葫芦,元神立马便从葫芦里飘了出来,但很快在钟声下,面目抽搐起来,整个元神在云子体内都不得安生起来。

  “云子,我想起了一个预言,可能和你的徒弟有关系?”敖霜朝着身旁的云子说道。

  云子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闻言不禁一愣道:“敖前辈或许是搞错了,林阳小子并非贫道的弟子,而是贫道的师侄。”

  云子话音刚落,敖霜便接着说道:“当年我在龙宫听到这个传说的时候,起初也是不以为然。现在想想,所谓的命运似乎是早有安排。”

  敖霜的目光闪烁出了一丝的迟疑,但很快便收敛了起来,这个传说仿佛是触动到了敖霜的恻隐,一些早已埋藏于心底的回忆。

  “前辈,你赶快收拾那口钟啊!”方成连忙喊道。

  毕竟头顶的四海钟,此刻还散发着摄人心魄的钟鸣。

  只见敖霜随手抄起了一粒石子,弹指之间,石子撞击钟声。

  四海钟响起了刺耳的钟鸣声,整座龙岛也被这股刺耳的钟鸣声,震的地动山摇起来。

  方成鼻口止不住的流血起来,一双眼睛也不禁充血了起来。

  只见四海钟的钟身,逐渐布满了蛛状的裂纹,好似一幅轻轻一碰,便要碎裂开来的样子。

  云子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一件远古神器,在敖霜的弹击之下,竟是成了这番模样。

  “敖前辈,这可是一件远古神器啊!”云子声音都不禁颤抖起来,只觉得心疼到心在滴血。

  “八荒四海得一可得天下,一个荒谬的传说罢了。”敖霜则是一脸不屑道。

  只见八荒钟缓缓的拭去了光彩,在半空摇摇欲坠起来,原先还神采飞扬的远古神器,在此刻仿佛是破庙里的古钟一般。

  眼看这口钟要落在了地,只见一个身形肥胖,却异常灵活的身影闪过,他伸出了一只微胖的手,试图将那口名扬暴乱海的钟,牢牢抓在手心里。

  只见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那口钟,也不知哪来的一道寒芒闪过,那人的手掌竟是整只被削了下来。

  那人当即便是惨叫了起来,云子定睛望去,那人的衣服似乎是属于人族高级官员的专属服饰。

  这些高级官员的专属服饰,能够一定程度的抵挡住外界的攻击。

  “他触动了四海钟的自主防御机制,海灵王也是因此而陨落。”敖霜若有所思地说道。

  云子也不禁倒咽了一口口水,若是刚才扑去的是自己,恐怕死的是自己了吧。

  四海钟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云子也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但耳畔并没有传来,意想之的钟鸣声,四海钟落地时,只带来了阵阵沉闷的声响。

  云子松开了捂住耳朵的双手,发现敖霜已经朝着四海钟坠落发方向走去。

  云子又瞥了一眼,一旁摊在地方成,取出了怀精致的瓷瓶,从瓷瓶取出了数颗漆黑的药丸,药丸在阳光下,竟是透出了淡淡的金光。

  “师门的九转金丹,算是便宜这个小子了。”云子在心狠狠道。

  在云子的心,这个方成是敖霜前辈眼前的红人,讨好了他,等于是讨好了敖霜,几颗九转金丹罢了,这还是能够割舍的。

  云子手里一紧,手里的药丸都化作了粉末,轻轻一吹,这些粉末都吹进了方成鼻腔里。

  “咳咳。”方成只觉得这些粉末有些呛鼻,随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但很快方成便发现,自己好像又能够动了,四肢逐渐的恢复,浑身下的剧痛感,也逐渐的消失无踪起来。

  方成站起了身子,不禁感慨起了这药丸的神,但脑海不由的响起了,敖霜之前在孤岛给他吃的那颗泥丸子。

  只觉得一阵恶心涌,便是干呕了起来。

  云子见到方成的一系列反应,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心不由在想:“这好的丹药,都让狗给吃了!”

  但云子还是不得不恬着一张笑脸相迎。

  方成干呕之后,发现什么也呕不出来。强忍住了恶心,朝着身旁的云子问道:“前辈,你这个丸子不会也是泥搓出来的吧?”

  云子闻言,整张老脸都仿佛气的变形,他强忍着怒意说道:“方小兄弟多虑了,这丹药名为九转金丹,乃是我天道宗的独门丹药,可治愈任何外伤和内伤,采用天地之精,日月之华,以及七七八十一种珍异草,经过数名虚王境以高手以虚火渡炼,经过九九八十一日方可丹成。”

  “而能够炼制这种丹药的炼药师,整个天道宗那也只有一位,每一年只炼一次,每一次只出一颗,你刚才吃下去的,已经是十几年的分量了。”

  云子说罢,心不禁是一阵肉疼。天道宗七峰峰主每人七八年才能分到一颗,自己存的这些九转金丹,可是从一百多年前开始存了。

  “方兄弟,这九转金丹不仅可以治愈内外伤,还能够提升体内真气的纯度,一定程度的提升自身的修为,你可以检查一下自己的丹田。”云子再次开口说道。

  方成下意识的检查起了自身的丹田,发现果然如云子所说,丹田盘踞的真气更精纯了,真气的量也仿佛是大了整整一圈,方成原先因为突破频繁而动摇的根基,也不禁巩固了起来。

  /html/book/40/40602/l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