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离开之前
  拍卖在盐业商会的大堂进行,拍卖师是盐业商会的人,柳寒和句誕顾玮到时,大堂上已经满是人,这让柳寒稍稍有点意外,因为按照报名上说,只有八个商家参加,这八家中还有两家与他有关系。

  “见过大人!”

  参加拍卖的商家纷纷向行礼,句誕笑呵呵的与众人招呼,在甄娘面前还特意停下来说了几句。

  “哟,大人,奴家可是小本生意,还希望大人多多照顾。”

  甄娘笑盈盈的,两眼含情脉脉,不住放电,句誕哈哈大笑,顾玮则含蓄得多,柳寒同样笑了笑,给甄娘使个眼色,甄娘则隐秘的回了个眼神。

  在众人中,柳寒不意外的看到几个熟人,三友盐号的晋亮,淮扬会的纪宁和郑耀,还有不少老相识。

  但无论是甄娘的盐号,还是三友盐号,亦或淮扬会,都是小盐号,真正的大盐号都在虞家陆家张家手里掌握着。

  还有一个熟人站在角落,王泽,带着淡淡的笑意和一丝孤傲。

  句誕没有看到,顾玮瞧见了,含笑过去:“王公子也来了。”

  “王家千年世家,也作经商这样的贱业?”

  没等王泽开口,柳寒便抢在前面讥讽道,王泽不以为意的笑了下:“世家经商,不是什么秘密,可即便如此,也不好亲自出面,今儿我不过是瞧热闹,看看这笔财富落到那里。”

  “百味轩,大业号,是你们王家的产业吧。”柳寒问道。

  “在大人面前不敢说谎,百味轩是我家的,大业号是许家的。”王泽很坦率:“我不是正在扬州,家兄让看顾点,可我对这个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作,正好,三位大人在,就请三位大人帮忙多照顾。”

  “这拍卖没什么说头,就是谁钱多谁赢,至于要说经营之道,老弟恐怕要问子民了。”句誕笑呵呵的装傻,把王泽支到柳寒面前,不怀好意的准备看戏。

  “咱们就别在站着了,这边坐吧,马上就要开始了。”顾玮含笑说道,他们这几个还站在这,负责拍卖的拍卖师站在那,不知道该做什么。

  几个人坐下,莫齐走上台:“诸位,这次拍卖是本府主持,拍卖的盐田总共九百二十二亩,全部是前段时间卫振一案和盛怀一案的罪产,按常理,拍卖要提前一个月,可朝廷催得急,所以,本次拍卖准备稍微有些仓促,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

  拍卖师是个中年人,是扬州有名的拍卖师,他上来先解释下这九百二十二亩的构成,这九百多亩盐田分成十六块,每次拍卖一块。

  “现在拍卖开始,第一块盐田,这块盐田有八十亩,位于....”

  拍卖师介绍盐田的位置,以往产量多少....

  “王兄,”柳寒看着拍卖师介绍:“盛怀给你王家送去了七八万两银子,这笔银子属于赃款,必须退回来了。”

  王泽微怔,皱眉道:“这个我不清楚,这样吧,我给家兄去信,若真有此事,自然理当退回,上缴朝廷。”

  “如此甚好,我们都没有麻烦。”柳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句誕顾玮两人在边上始终面带笑意,柳寒此举有挑衅之意,按照官场规矩,这笔银子可要可不要,对王家这样的高门士族来说,压根就不会要,柳寒现在不但要了,而且还是当面要,这无疑是在扫王家面子。

  可王泽却若无其事的忍了,而且态度还很诚恳。

  拍卖很顺利,没有什么激烈的场面,每一块盐田最多加价三次,晋亮顺利将相中的五块盐田共计两百六十多亩收入囊中,甄娘收获更大,拿下了三百亩盐田,俩人一块几乎拿下了半数盐田。

  王泽带来的两个也拿下了一百多亩盐田,剩下的被另外四家瓜分。

  一切都顺风顺水,完全出乎意料,这让柳寒禁不住纳闷,这王家老祖宗在作什么呢?不是来找麻烦,是来捧场的?

  柳寒压根不相信王泽,什么来买盐田,王家要有这意思,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这次,王家那位又在玩什么把戏呢?

  柳寒觉着有些头痛,顾玮看出他的疑惑,把他叫到自己的马车上。

  “怎么?还在想?”顾玮含笑问道。

  柳寒深深叹口气,摇头苦笑:“这次我真不明白,那位老祖宗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顾玮高深莫测的一笑,摇摇手中的折扇:“你是身在局中。”“哦,还请顾兄指点。”柳寒抱拳。

  “子民精明过人,只是对这些世家不太了解,这王家老祖宗是在学你呢,世家要保持影响力,怎么保持?还不是当官,嫡系子弟在朝廷中枢为官,旁系子弟在地方为官,如此盘根错节,层层关系,这才能保持他们的影响力。

  以王家论,扬州原来有个王博,现在王博已经去职,现在扬州由我代理刺史,扬州郡由莫齐代理,而陆家虞家张家,已经被你笼络或震慑,段时间里,王家的手伸不到扬州,王家老祖宗才用了这一手,在扬州开盐号。”

  柳寒恍然大悟的点头,可随即又摇头:“要如此就该秘密前来,这样大张旗鼓,...”

  “大张旗鼓也没错,咱们又能怎么样?我估计朝廷很快就要咱们离开扬州回朝,你一走,扬州还有谁会在意他们?”

  柳寒哑然,苦笑下,可他心里还在不太确定,王家老祖宗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接下来几场拍卖,波澜不惊,瀚海商社成了最大的赢家,将上千亩桑田棉田收入囊中,另外还收了五六家作坊,共有织机四百多台,可随后,瀚海商社却将这几百架织机全部卖了,而且还比较便宜。

  柳寒没有再理会这些,后面几场拍卖只是去看了看,便没再理会,康成柳火亲自坐镇,同时,迁延已久的织布坊合作伙伴选择也在这段时间定下来,陆家张家和顾家的作坊入选。

  大丰收让柳火和康成非常兴奋,康成拟定了一个庞大的计划,雄心勃勃的准备大展拳脚,但柳寒却没批准这个计划。

  “江南富庶,今后吴郡是重点,走海更是重点,未来几年,你要建造一个船队,不用太急,每年造上两条船就行,不过,你别指望总店给你多少银子,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

  康成想了想:“那我向总店交的利润要减少。”

  “这个没有问题,你和老黄商议,这次咱们收了不少棉田桑田,织布坊和绣房都可以建起来,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去想垄断市场,咱们也垄断不了市场,有时候分享能让咱们获得更大利益。”

  康成有点迷惑,不过,有一点,他明白柳寒更看重染布,而染布需要的原料和配方,必须牢牢控制在手中,他一直不明白,为何不让商社涉足盐业,制盐的利润是最大的。

  “别老想着盐,”柳寒一眼便看出他的想法:“记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咱们的发展已经让江南这些土鳖深为忌惮,若再涉足盐业,他们恐怕就更不安了,以后咱们本来可以合作的,他们不会答应,相反,他们还会设置层层障碍。”

  “属下明白,”康成低头应下:“只是觉着可惜,这次多好的机会。”

  柳火扑哧一笑,康成还不知道,可他是知道的,康成不解的看着他,柳寒笑道:“盐的事,我已经作了安排,记住,三友盐号有我的股份,另外,甄娘那,也有,这些你们知道就行了。”

  康成恍然大悟:“还是主子精明,属下愚钝了。”

  “柳铁还在庄园吗?”柳寒问道,柳火点头:“铁哥带人接收了飘梅园,对了,主子,鬼见愁那还没名呢,您给取个名吧。”

  “山庄已经成型了,是该有个名了,”柳寒略微沉凝:“鬼见愁,那就叫莫愁山庄吧。”

  “莫愁,莫愁山庄,好名!”康成欣喜的恭维道:“明儿我就叫人刻匾去。”

  柳铁从吴郡回来后,一直在莫愁山庄潜修,进入宗师境界后,他的进展变得慢了,即便这次在山庄内勤修,进展也不大,柳寒让青灵给他测试了下,很遗憾,柳铁没有灵根,这辈子他无法踏上修道路。

  柳铁对这个结果倒没什么在意,他对修道修仙,没有丝毫兴趣,能踏入宗师境界,已经超过他期待了。

  宗师初品,已经是江湖山巅上的人物了,在这基础上,每进一步都十分困难,柳寒若不是借助隐世仙门的力量,进展绝没这么快,短短数年中,一举跃入上品宗师,成为近十年来,最有可能踏入大宗师境界的年青人。

  柳寒在作走的准备,朝廷对盛怀的处置迟迟未作,宫里来信让他再审盛怀,柳寒有点不明白,盛怀显然不会说什么了,再审也是徒然,这让他有些烦躁。

  在审盛怀之前,他去了飘梅园,这个园子同样经过拍卖,手续上找不到任何瑕疵。

  这个园子在扬州小有名气,从外观上看,园子并不奢华,甚至还有点寒酸,不过,走进园子里,景象却大变,各种亭台楼阁交错于梅花丛中。

  每一栋小楼亭台,晃眼一看并不起眼,可仔细揣摩,却是精心雕琢,柳寒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了,进了这园子也禁不住赞叹不已。

  此刻梅花花期已过,园子里似乎依旧留有淡淡的余香。

  后花园的假山看上去并不高大,却是怪石嶙峋,山腰处还有一株苍翠小松,山窝处,有潺潺流水淌下。

  柳寒围着假山走了三圈,压根就没看出来,这里面居然还有个密室。

  “如此雕琢,真是叹为观止,你说,里面真有个密室?”

  柳铁也在看,同样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他忍不住摇头:“这里面?”

  以俩人的修为,但凡有点异样,都逃不过他们的眼力,柳寒上去要开机关,柳铁连忙阻止:“还是属下来吧,万一这卫振心怀怨怼,设下圈套。”

  柳寒一笑,没有坚持,柳铁上前,在将小松的朝向转了下,潺潺小溪慢慢消失了,左边的石头向前推出,露出一个洞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