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祚高门 > 1454 垂死挣扎
  祖青不是不想即刻手刃石虎,在其不长的人生生涯某一个时间段、即就是其父祖约死去那最艰难的几年,祖青更是将此当作唯一的信条来奉行,才能支撑着自己熬过那段迷茫又屈辱的岁月,没有自暴自弃。

  今夜之后,这个恨不能生啖其血肉的羯胡恶酋终于落在了祖青的手中,他心中涌动的杀意几乎已经难耐,但仍凭着一股毅力按捺下来,原因便是石虎所咒骂的那一句“叛南乱北”。

  祖氏背叛江东晋国,这是一不争的事实。尽管祖约临终前半是开脱半是懊悔的向身边人陈述当年不得已,但大错已经铸成,祖氏在南国朝廷就是一个叛逆者的面目。

  手刃羯主石虎,祖青虽然自忖应该可以稍稍补偿其家旧罪,但前提是有人愿意为祖氏伸张公义。

  祖青年纪虽然不大,但却见识过太多的人世凶险。今夜他本来打算将张豺也一网成擒,但是很可惜这个狡猾的老贼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双方此前虽然达成逼宫的共识,但彼此本就互无信任,张豺也仅仅只是将他当作手中一柄利刃而已。

  这个老贼目下不知藏身何处,很有可能已经做好准备,一旦在逼宫过程中石虎发生什么不测,便会将此夜所有罪名尽数扣在祖青头上,号召周边大大小小势力对祖青群起围剿,让他无命活过今日。

  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祖青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若是能够得偿夙愿,一命又有何惜?

  可是现在他不能死,多年忍辱让他明白,唯有活着才能创造更多可能。而且他与南国朝廷一直乏于接触,也不能确定如果他死在今夜的信都,南国目下执权的那位沈大将军愿不愿意为祖氏正名?

  祖氏先叛于淮南,复祸于虏廷,究竟是迷途知返,拨乱反正,还是奸骨横生,僭主成性?一旦祖青今夜死在信都,那么身后风评如何,将再也无力影响。

  他需要活下去,需要继续以自己的方式祸乱羯国,因为洗刷家门旧罪的路途还未称竟,因为不愿今日这一番毅然果敢为张豺这老贼所趁,因为也要给那些矢志追从、不离不弃的旧人们一个交代。

  为了按捺住那股涌动的杀意,祖青甚至不敢亲自监管石虎,只派心腹家将将石虎转移到西殿隐秘所在,然后自己则矫称上谕,针对西殿开始进行更加全面的扫荡。

  今夜的逼宫,石虎自然是首要目标,控制住了石虎,便等于掌握了最大的主动权。而次一等的目标,便是贵妃刘氏并新封的中山王石世,若再将这两人控制在手中,就算张豺私下里还有别样的布置,也不得不做出让步。

  驻守西殿的中军将士,本来就被异变陡生而扰乱,加上将主石成不在军中,两名留守幢主又被祖青所杀,整个指挥系统已经瘫痪下来。

  祖青虽然掌握了这一部中军将士的调度符令,但是联想到张豺包括其他人在其中还留有低级兵长作为棋子,为免这些棋子趁机作乱,祖青也不敢随意调用他们,只是严令他们谨守值宿,不得擅动,同时将自己的东台部伍向此调集。

  虽然石虎满怀怨忿,宁死不愿书写诏令,但在眼下而言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此处中军将士已是人人惶恐惊悸,而祖青则是此夜迄今为止唯一得见主上的中军禁卫将领,且这段时间主上对其看重提拔也是人尽皆知。

  所以大部分中军将士还是选择听从祖青号令,不敢擅自行动,就算事后有什么责任追究,祖青这个国中新贵也是首当其冲。相对于妄动横死,无疑静观事态发展才是合乎理智的选择。

  接下来每时每刻仍是关键,祖青带来的数百战卒除战损之外,剩下的人又分作两部分,一部分挟持羯主石虎藏匿起来等待援军,另一部分则开始在西殿范围内各宫室之间搜索其余重要人等并器物。

  这一夜,对张豺而言同样是以命相搏,他在东台与祖青密会之后便没有返回所居的院舍,但也并没有离开护国寺范围。

  虽然此前主上大肆肃清内六军,但也并没有将他的力量彻底扫除,当然也是绝不可能再如祖青那般名正言顺的控制数千内六军禁卫精卒,但短时间内凑出几百人众还是足够的。

  张豺选择藏匿的地点是护国寺附近的塔林之间,虽然周遭也不乏武卫军将士巡弋警戒,但是当此前安排各处人手开始作乱时,那些巡逻兵众便即刻被集中到了重要的门户路口,张豺更是如入无人之境,虽然也不乏惊慌奔走的寺中僧尼无意中闯进此处发现他们的行踪,但在如此混乱夜中,神佛尚且不能自保,这些僧尼更没有心情再去探问这些悍卒隶属何部。

  祖青率部冲入西殿范围不久,其他各军将领派遣至此前来请示军令的卒众也已经到达,很快西殿惊变便为佛寺内外各军所知。此刻这些军士们无论此前职任为何,在得知西殿都发生如此变故,主上祸福未卜,自然也就不再固执旧命,纷纷向此赶来。

  如此一来,整个护国寺内外才彻底大乱起来。而张豺再趁此乱象现身出来,率领几百名卒众同样向西殿靠近。

  他公开亮明身份,同样以勤王护驾为口号,本就是数朝元老,张豺的身份无疑要比祖青更具震慑力,再加上营中本就有他所布置的棋子,看到自家主子现身,自然拼命鼓噪起哄,如此张豺便成功进入西殿范围。

  祖青虽是中军禁卫将领,但若讲到对西殿内里贵胄居舍地点的了解,还真就比不上早早安插内应的张豺。这也是张豺敢于将祖青作为冲锋卒子的底气所在,他在羯国经营年久,细节处所积攒的底蕴就连羯主石虎都不能肃清,更是远非祖青这个新贵人物能够比较。

  进入西殿范围后,张豺很明智的没有直冲正殿去与祖青照面。眼下这短暂时刻内,他在此处能够调动的力量还真不如祖青,那个小子胆大包天,尤其今夜所表现出来的凶狠果决就连张豺都大感忌惮,现在照面张豺肯定是要吃亏。

  “贵妃何在?中山王何在?”

  多年的积累在此刻终于结出丰硕甘美的果实,张豺一旦现身,很快他所布置的棋子便献上了几桩大收获,首先是献上了几名随侍奉诏的中书近侍并包括传国玉玺在内的一应御器章玺。

  早在石虎被西殿异变惊醒的时候,石虎为保周全便将这些器物交由宫人妥善收藏起来。祖青仓促入殿,能够顺利控制住石虎已经不乏侥幸,此一类的细节问题终究力有未逮。

  不过张豺的好运气也并没有维持多久,当他在同向贵妃居舍的时候,便发现此处早被一批悍卒所控制住,而此处将主则是早前取代孙伏都的屠各人呼延盛。

  张豺原本还想要试着强行冲入进去,毕竟随着他在中军内的棋子逐渐汇聚,身后也有了近千卒力,一旦表露出十足凶悍,呼延盛未必敢于继续强阻他。

  可正在这时候,驻守东台的祖青部伍已经强行突破诸军阻挠,进入了西殿范围内。张豺不惧呼延盛,但却真的对祖青这个毫不犹豫便选择噬主的年轻人颇感犯怵,只能当机立断退出了西殿范围。

  离开西殿之后,张豺凭着所掌握的章玺器物快速伪造几份诏令,先将早被武卫军所控制的寺内群臣强行接手过来,并趁着龙骧军撤除寺外封锁回援西殿,传递消息让外围待命的兵众快速至此。

  当张豺部曲抵达护国寺时,天色已经渐渐放亮,经过一夜骚乱,如今的护国寺内虽然仍未归于安稳,但几股势力基本已经各自龟缩在一定范围之内,没有爆发出更加惨烈的火并。

  随同张氏部曲一同进入的还有车骑将军石苞,其人一脸兴奋,看到张豺之后便献宝似的让人呈上两个人头,血迹斑斑的人头面孔被雪水稍微擦拭,五官来看正是奉命归国的燕王石斌并前往迎接的石成。可怜石斌斗志昂扬意图归国掌势,结果还未入城便已身首异处!

  “我已经诛杀家门逆子,依照前约,张公不可负我!”

  张豺见状后,脸上露出笃定笑容,直接自怀内掏出一份诏令,笑语道:“臣昨夜叩见主上,肯谏燕王跋扈,绝非能托事者,而殿下恭礼勤恳,久任国中,士民景仰,才是真正国才干臣。主上痛悟前非,早已留下诏旨,只待殿下卸任旧职,即刻入殿谢恩履新。”

  石苞听到这话,更是眉开眼笑,大手接过诏令展开一览,发现果然是将燕王旧职尽数转授于他。当然他也明白这肯定不是主上真实心意,但张豺既然能够拿出这样一份诏令,可见已经控制住了护国寺内局面。

  之后张豺又在催促石苞尽快入见主上,但石苞也不是傻子,心知就连主上都已经被张豺所控制,眼下的护国寺于他而言绝非善地,因是便小心翼翼收起诏令,托辞目下内外局面仍未平稳,兼之主上一夜惊劳,他也不愿贸然前往打扰,让内六军各军将主前往他的官署拜见候命,然后便就要退出护国寺。

  可是张豺又怎么可能容许石苞轻松退出,当然眼下的他部曲还未尽数入城,还未到与控制城防的石苞直接翻脸时刻,而且目下护国寺中仍分数股势力,一旦他真的杀了石苞这个皇子,短时间内未必能够完全接手城防,同时还要面对寺内随时反扑的风险。

  所以眼下他还是要将石苞拉在自己一线,温言软语将之暂留身畔,将石苞的亲笔书信包括石斌的首级一并送往中军呼延盛处。

  相对于祖青,张豺对于呼延盛这屠各将领的心迹了解还算有把握,这些重新得势的屠各人,无非是想抱住贵妃刘氏这一层关系。如今自己也算表现出十足的诚意,不独拉拢住车骑石苞,更献上石斌人头,可以说是已经帮忙扫清了石世继统的障碍,匈奴人该要有所让步。

  果然之后不久,西殿便传出贵妃刘氏口谕,着令张豺安排主上归苑事宜,其实是将营救石虎的事情交给张豺。就算救不出主上,也需要确定主上目下是生是死,一旦确定石虎已死,那么双方自然一拍即合,尽快准备中山王石世登基事宜,刘氏也能进为皇太后而掌国事。

  安抚住一方之后,张豺心内大定,派人往祖青宅中取来此前成婚时张氏所赠妆奁信物又送入祖青营中。而祖青反应也干脆,只是派人送出一截鲜血淋漓的手指,那手指中节有一齿痕,可以证明所属之人正是石虎,手指余温尚存,显然石虎仍然未死。

  收到这一信物之后,张豺默然良久,虽然眼下各方都有底牌,但很显然祖青所掌握的份量最重。如果眼下国中唯这几股势力,那没什么好说的,他联合呼延盛足以将祖青剿杀于护国寺中。

  可是在信都城不远的扶柳城,却还有张举这一强藩的存在,石虎一日不死,祖青便有可能凭此联络张举,号召其人兴起勤王之师,凭张豺还远不足以做到一手遮天。

  更何况,眼下他们的内斗是建立在风雪酷寒,晋人大军难以大举出动北进的基础上。一旦国中斗争太甚且为晋军得悉,不要说风雪阻途,哪怕刀山火海只怕都难阻止晋军奇兵突袭、抢收渔利的热情!

  而到了现在,张豺也终于隐隐把握到一丝祖青的真实心迹,这小子哪里是眷恋羯国的权位,很大可能是想借由搅动羯国内讧作为自己投晋的阶梯!所以如果事态还稍有转劣的可能,这小子一定会选择那么做!

  “失算了,失算了……”

  以己度人,张豺所以对祖青不信任,一者怀疑对方是主上石虎嫡亲心腹,一者则怀疑对方也如自己一般想要竭力榨取羯国残存力量。毕竟祖氏乃是南国逆门,正常来看,祖青应该不会放弃羯国目下所拥有一切而转投前程莫测的晋国。

  当然,也不排除祖青仅仅只是故意作态将此当作一个谈判的筹码,他算准了无论何人于此政变能得大利,都要在第一时间选择维稳局势,而不会久持此态而给南国可趁之机。因是摆出一副不惧鱼死网破的架势,为的就是能够最大程度争取好处。

  张豺所以还存如此侥幸,一者仍是以己度人,目下羯国还没有达到人尽物绝的绝境,他们在国中俨然重臣权贵,一旦投南则只是待罪之囚,聪明人都知道该要怎么选,二者是他绝对禁不起与祖青拼个鱼死网破的代价。

  祖青一边应付着与张豺的谈判,一边也没有闲坐。他此夜除了控制住羯主石虎之外,还有另一桩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在侧殿中抓捕了皇子石遵。若单纯只是一个石遵,还谈不上是什么收获,毕竟一个失势皇子而已,可是他却又在石遵身上搜出了一份石虎的诏命,这就让他看到一丝可供利用的机会。

  目下张豺不敢强攻西殿,无非忌惮在外的强藩,一旦这一威胁不再,他的处境就会变得危险起来。张豺与张举,本身并无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争执者无非得利多寡。可若一旦有一个皇子脱离了这些强臣的控制,那带来的变数就大得多。

  所以趁着张豺还没有控制住护国寺外局面,祖青当机立断,派人秘密将石遵放出。就算石遵转头便投靠了张豺,于他也损失不大,可若石遵另存别的心迹,那么能造出的乐子就大得多,绝对值得一试!

  石遵也没有令祖青失望,侥幸大难不死离开护国寺后,心底便已经有了计划。失势有失势的好处,那就是不起眼,甚至于他的母亲郑氏都没有被安排进入护国寺随驾祈福,仍然留在了禁苑之中。

  得了自由之后,石遵便召集几十名游散在外的部下卒力,一刻也不久留信都这一是非之地,带上自己的母亲便仓皇向西北而逃,途中便传信给此前派往扶柳城的石闵,择选良机杀掉同在扶柳城的石鉴,而后最快前往赵郡与他汇合。

  早前的他,只是一个失势的皇子,哪怕重新得到主上的正视与关注,但已经为时已晚。但物以稀为贵,自是天下至理,当主上子嗣死伤殆尽,他的身份自然就凸显出来,脱离了信都这一是非之地,仍是大有可为!

  石遵不是容不下自己的兄弟,而是心知如今的羯国已经支撑不起诸子争势。石鉴这个蠢材,主上不是没有给他机会证明自己,结果只是不堪扶就。这样的兄长活着只是累人累事,不如死了,也能让国中遗老们将更多希望寄托于自己一身,尚可得于一搏之力。

  同样的,对于祖青的险恶用心,石遵也有体会。可是他没有选择,不甘心与信都这群自以为得计、内斗凶残的蠢物同赴一死,想要施展抱负,想要垂死挣扎,只能行上祖青给他安排的道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