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一百零八 一封硬梆梆的信
然而千夜显然放心得太早了点。

  索萨确实足够谨慎,并没有贸然追来。可就在千夜即将放松之际,一道带着浓烈怨恨的意念依旧跨越了遥远距离,落在英灵殿上。

  千夜大吃一惊,未想到索萨居然还有这一手。他得到鲜血长河的传承,也就知道到了天王大君的层次,意志层面的交锋也轻忽不得。后果严重的话会伤及灵魂,轻的话则会泄露虚实。

  索萨的意志如涛天巨浪,当头砸下。千夜心随意动,英灵殿周围突然多了一层朦朦的光幕,将舰身整个护在其中,随后迎上了索萨的意志。

  两个庞大意志的对决,本该是无声无息,但事实上却声势浩大,英灵殿的护盾上此时炸出无数火花,宛若绚烂烟火,久久不熄。

  片刻之后,层层烟火方才散尽,英灵殿的舰身都在空中下坠数米,可见索萨意志之强横恐怖。

  在空中忽然响起低沉威严的声音:“我会找到你的,千夜!”

  千夜并未理会,径自驱动英灵殿远去。当然他想理会也做不到,借与地竜意志合一,马马虎虎还能防御,但根本无法将意志送出那么远。

  远方,摩萨尔的‘门’处,一身狼人传统猎装的索萨立在废墟上空,缓缓张开双眼。在废墟外,无数狼人强者跪了一地。他们距离如此之远,不是因为不敬,而是刚刚索萨掀起的灵魂风暴实在太过恐怖,无人敢于接近。

  索萨看了一眼数量众多的属下,再看看被烈火焚过的要塞,道:“规模缩小一半,尽快重建,你们都留下帮忙吧。另外,调几艘战舰进来,看看能支撑多久。”

  索萨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的手下们都知道,只有在这个时候的索萨才是最可怕的。他若是暴跳如雷,那倒还好了,一般不会胡乱杀人。

  狼人虽然耿直,但这些强者追随索萨久了,自然而然的学聪明了,谁都没问方才隔空意志之战的结果。索萨掀起如此恐怖的灵魂风暴,却只字不提刚刚那一战,结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在这个时候谁要是蠢得来触他的霉头,那也怪不得自己找死。

  只是几名真正强者都有些好奇,现在他们都知道了,出手袭击基地的是千夜。只不过千夜几年前还是在铁幕血战中奋起扬名的幼崽,怎么突然就能够与索萨大君掰手腕了?

  他们都悄悄望向那副公爵,只有他与千夜真正碰过面,打过交道。但是这副公爵面无表情,也不与同僚有目光接触,似乎是铁了心准备老老实实接受处罚。

  看到他这个样子,一众狼人强者不禁心中有气,纷纷打消了帮他求情的念头。不过他们也难免心中好奇,想知道这副公爵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是这样生无可恋的样子。

  索萨并未在新世界多作停留,直接返回摩萨尔大陆。步入自己的殿堂之后,他就把所有人都轰了出去,独自一人前往先祖祭坛。这是常有的事,索萨经常在先祖祭坛修炼,时常有数年闭关不出的情况。

  在索萨的宫殿中,先祖大殿是最为恢宏的建筑,高近两百米。如此宏伟殿堂,可以容纳虚空巨兽在里面栖息。大殿尽头,是一座近百米的狼人巨像,刻画的是开创狼人崛起之路的第一代先祖,曾经的圣山至尊,狼王。

  索萨立于大殿中,心境方才渐渐平静。在新世界的短暂交锋中,出人意料的是,他遭遇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庞大意志。

  这个意志并未一潭死水,在索萨因遇到阻碍而暴怒,疯狂加大意志力量,想要直接扼杀或是重创对手灵魂时,他遇到了真正的反击。

  那是礁石,山峰,绝崖,或是随便什么类似的东西。索萨掀起的意志巨浪在上面拍得粉碎,却丝毫没能撼动对方。那一刹那的感觉,就象是面对一个真正的巨人,索萨接二连三的挑衅终于将他从沉睡中弄醒,于是漠然地看了索萨一眼。

  就是漠然,如同巨兽看着脚旁的小兽,把它的张牙舞爪都视为顽皮。

  直到现在,索萨还忘不了那种感觉。他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双眉紧皱,自语道:“千夜,英灵殿……有意思,有点意思!”

  在千夜眼中,刚刚就是索萨和地竜残存意志对拼了一记。虚空巨兽何等恐怖,哪怕是死了,残留的意志也不比索萨差多少。这种在虚无层面上进行的意志争斗,基本是谁都奈何不了谁,除非索萨下一次能找到办法,打破千夜与地竜意志合一的状态。

  从摩萨尔的门到千夜打下的四圣树森林相距遥远,稍微偏点方向就会差出好大一段距离。在新世界,一切痕迹都会很快被严苛环境抹除,千夜倒是不惧索萨短时间内会追过来,如果能追,那他刚刚就追过来了。

  在永夜世界,大君意志所到之处,也是他们的威严所及之处,在新世界却没有那么简单,世界的规则对每个外来者都不怀好意。

  一个‘门’可以向各个方向拓展,明智选择是既然知道这边有千夜和英灵殿,那么就换个没人开拓过的方向,先积累实力再说。

  不过索萨身为大君,也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千夜可不打算把所有安危都赌在他会理智行事上。

  思索之后,千夜决定加快开拓力度,争取在索萨到来之前多打下几座森林,把资源都弄到手。有了足够筹码,实在不行就向帝国求援,大不了让一部分利益,请出某位天王来坐镇。

  反正现在帝国开拓不顺利,只有秦陆还算正常。一旦两大阵营在新世界短兵相接,帝国天王早晚要过来的。而从千夜与摩萨尔狼人的遭遇推断,就算他更适应新世界,活动距离比别人都长,这一天也已经很近了。

  计议已定,千夜就驾舰回返,在基地将卡萝尔接上,由她主持开拓事宜,叮嘱她若是遇到三圣树森林就回来找自己后,就离开了新世界,返回墉陆。

  一回来,千夜就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提笔写信。他握着笔,笔尖在空中悬了半天,方才落下,写下‘姬天晴’三字。

  他摇了摇头,只觉过于生硬,完全不象是有过交集的朋友。就算未曾有任何亲密关系,两人在大漩涡内同生共死,也比一般的知交强太多了。

  他再写下‘天晴’,也觉不对,随手撕了。就这个,光是个名字称呼,就反反复复折腾了不知道多少遍。

  渐渐的,扔在地上的纸团越来越多,高高的一叠信纸也逐渐降低。一个下午,他就在写了撕,撕了写之间度过。入夜时分,总算是把信写完了,过程中千夜不知道出了几次大汗。一封不过寥寥数百字的信,却比和强敌打了一场生死决战还要累心。

  看着刚刚写好,上面还有不少涂改痕迹的信,千夜叹了口气,实在不想再重抄一遍。再抄的话,他又会忍不住要修改,那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是个尽头。

  对姬天晴,他心情实是异常复杂。一方面,姬天晴对千夜可说仁至义尽,该作的不该作的都做了。但另一方面,千夜至今都难以理解她心中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一句话,她整个人就象生活在雾里,大多数时候,千夜眼睛所看见的都不是她本来的样子。这样一个即熟悉又陌生,偏偏还有了自己骨血,终生剪不断关系的人,要如何去面对?

  这一封信,本来应该很简单。千夜将在新世界遇到摩萨尔狼人,且索萨大君亲自出现一事说了,询问姬天晴的看法。

  姬天晴在谋略上是极聪明的,只是并未名气在外。她的看法,很大程度上能够帮助千夜。另一方面,还有一层私心,那就是试探指极王的态度。

  现在千夜还无法正面应对索萨,针对永夜大君,是帝国天王那个层次的事情。新世界的开拓太过重要,即使以指极王之尊,也无法坐视不理。若是他老人家肯插一插手,那自是再好不过。

  只是这等求人之事,千夜并不擅长,又和姬天晴关系尴尬。可当前除了她之外,千夜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青阳王本是最好选择,可他一向独来独往,目前又无确定坐镇的大陆,行踪不定。千夜又与张阀不熟,没有什么安全和确定的联系管道。尤其浮陆之战结束后,青阳王连大朝会上都基本不出现了,不少人猜测这位盛年天王或又将突破。

  想要求人,信中语气自是越软越好,何况跟她还有另一层关系?但是每当要落笔时,千夜心中总会自觉不自觉的闪过夜瞳的脸。

  哪怕夜瞳已经离开了自己,哪怕她已经算是另一个灵魂,但千夜就不愿意放弃这最后的一线希望。不愿意因为她看不见,就和其它女人说些亲密的话。

  到了最后,还是一封**的信。

  千夜不想再改了,将信放入信封,贴上附有原力阵列的封条,信封上就只写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才走出书房,召来心腹亲随,命他连夜返回帝国,将这封信送到指极王府,指名交给姬天晴。

  亲随应了,匆匆而去。他出门之时,正好与殷琪琪打了个照面。殷琪琪看着亲随离开,若有所思,然后才走进书房。

  “有事吗?”

  “没事不能来吗?”

  “当然不是,想找我随时可以。”千夜换上笑容,将刚刚的情绪全都藏起。

  殷琪琪盯着他猛看,看得千夜都有些不自在时,方问:“你有心事?”

  “没什么大事。”

  “好吧,你说没有那就没有。我带了样东西,给你看看,或许你会有兴趣。”说着,她将一份文件放在千夜面前。

  千夜打开一看,见里面是一份盔甲的设计图,更多描述的是甲片。这件盔甲,居然是用新世界的木材作的。

  “我们殷家的大匠师拿到木材样品后,发现如果稀释圣树树液,再将木材放进去浸泡,取出后涂上特制涂料阴干,板材的硬度韧性都会大幅度提高,不比高品质的合金差,完全可以用来制作盔甲,且重量还会轻得多。最大的好处是,穿上这种盔甲,对于新世界的适应性就会好得多。”

  千夜自以为听明白了,“所以关键在于圣树树液?”

  “不,关键是涂料。”(https:)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