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戏骨 > 1049 目瞪口呆
  西西莉亚愣愣地坐在原地,三十秒的视频,几乎只是一眨眼之间就播放完毕了,但她却依旧呆愣着,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只是下意识地再次点击了视频,再次观看。第二遍,第三遍,一直到第四遍的时候,西西莉亚这才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所谓的冰桶挑战,活动规则十分简单,要求每一位参与者在网络之上发布自己被冰水浇遍全身的视频,然后参与者就可以发出邀请,邀请更多人参与到活动之中。

  被邀请者,要么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接受挑战,要么选择为海瑟-克罗斯基金会或者对抗als基金会捐助一百美元。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两者都做。挑战完毕之后,记得必须指明三位挑战者。”

  然后,毫无预警地,毫不犹豫地,蓝礼就举起了红色水桶,一股脑地将冰水往下倾倒。如此画面,对于一向以绅士形象示人的蓝礼来说,简直堪称惊人,视觉冲击力真正地让人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西西莉亚这才注意到,大红色水桶之中是冰水混合物,真正的“冰桶”,而且蓝礼特别实在,冰块的比例非常大,一股脑地浇灌下去,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好不狼狈。

  这样的蓝礼,推翻了西西莉亚脑海之中的所有固定印象,浑身狼狈不堪,湿哒哒地看起来就像是落汤鸡一般,但蓝礼却毫不在意,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仅仅只是抬手抹掉了水珠,顺势用右手将耷拉下来的头发梳到脑后,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形象。

  视频之中可以听到一阵鬼哭狼嚎,欢笑声从视频背后传了出来,大惊小怪地尖叫着,连带着,蓝礼自己也是欢快地笑出了声。

  “看,这就是冰桶挑战。在这里,我指名保罗-沃克、瑞恩-高斯林,还有……还有杰克-吉伦哈尔接受挑战。”蓝礼依旧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指定了三名挑战者,然后,三十秒的视频就走向了完结。

  在视频的最后,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起哄的抱怨声,“嘿,我们说的不是……”“哈哈哈,指名了,指名了”,但话语并不完整,随后就直接掐断了。尽管如此,依旧可以脑补出视频拍摄现场的热闹和欢乐。

  信息量着实太过丰富,以至于西西莉亚观看了四遍视频之后,依旧安坐在原地,细细地回味了好一会,这才忍俊不禁地欢笑了起来。

  蓝礼没有社交网络账号,这是人尽皆知的一个事实。

  不是说官方账号之类的,蓝礼同样也没有任何社交网络小号,曾经网友们都拒绝相信蓝礼没有社交网络的事实,发动了广大网友的原力,掘地三尺,试图寻找出蛛丝马迹,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只能不甘心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对于影迷和歌迷来说,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只能通过安迪-罗杰斯、创新艺术家经纪公司、十一工作室等屈指可数几个平台,寻找着蓝礼的最新动态。

  很长一段时间里,通过蓝礼至交好友们的社交网络,搜索蓝礼的痕迹,这是粉丝们最热衷的活动,仿佛可以通过保罗、瑞恩、詹妮弗等人的推特和脸书,拼凑出蓝礼的生活片段,剩下的事情就由自己脑补,这着实是其乐无穷。

  现在,终于,西西莉亚终于发现了蓝礼的社交网络账号。

  “西西弗斯”,西西莉亚记得这个人物,也记得背后的故事。在一篇专访之中,蓝礼曾经说过,凭借着“太平洋战争”收获艾美奖之前,他就以为自己是西西弗斯,为了一个没有意义的目标在孜孜不倦地努力着,但对于他人来说,这是没有意义的,而对于他来说,这却是生活的全部。

  就好像堂吉诃德一样,西西弗斯代表着蓝礼内心的热情和坚持,一股傻乎乎的勇气,不屈不挠地追逐着梦想、拥抱着自由,一步一个脚印地来到了现在的位置。

  但,这只是西西莉亚自己的想法,她连忙点开了“西西弗斯”的账号,认真浏览了一下个人简介:

  “一名演员。曾经一位朋友说过:知己一名足以,盲从万名嫌少。愚蠢而笨拙地在推动着山坡之上的那颗石头,踽踽独行,孜孜不倦地等待着同行者。”

  西西莉亚知道,这就是蓝礼的社交网络账号。

  又讽刺又有趣的是,蓝礼在四十五分钟之前上传了视频,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个视频的点击率却只有不到两百,而“西西弗斯”的关注者也只有区区六个。

  六个。

  如果堂吉诃德们得知这个消息,一个个都会哭晕在厕所;如果媒体记者们得知这个消息,估计也将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西西莉亚相信,就在此刻,推特之上还有数不胜数的人们正在搜索着“蓝礼-霍尔”的关键词,试图寻找到蓝礼的最新消息。但,他们却错过了这一位西西弗斯,包括西西莉亚自己也是如此。如果不是今天一时兴起,打开了系统自动推送,那么她是不是也无法发现呢?

  难怪,蓝礼在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提起,网络的人气都是泡沫,看起来浩瀚而汹涌,实际上却只有一片虚无。

  如果不是为了海瑟-克罗斯基金会,如果不是为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蓝礼也许依旧不会开通社交网络账号。

  想到这里,西西莉亚快速关注了蓝礼,然后打开了蓝礼的推特账号,里面只有两篇推送。第一篇就是视频;第二篇则是文字说明,详细地说明了冰桶挑战的规则,并且添加了“冰桶挑战”的话题,最后还艾特了三位好友,保罗、瑞恩和杰克。

  在进一步动作之前,西西莉亚快速地翻遍了所有社交网络平台,确定了蓝礼在推特和照片墙之上开通了账号,名字同样都是“西西弗斯”。

  照片墙暂时没有发布视频的功能,但蓝礼还是上传了一张照片,正是他高高举起水桶、将冰水浇灌下来的瞬间,并且附带了“冰桶挑战”的话题。

  顺带一提,照片墙之上,蓝礼的关注者更少,只有区区两个。

  西西莉亚快速地完成了关注,按捺住自己涌动激动的心情,认真地开始思索起来。她不仅仅想要关注蓝礼的社交账号而已,还希望自己可以尽一份力,哪怕是绵薄之力,只要能够帮助蓝礼、帮助海瑟-克罗斯基金会,这也是好的。

  就在思考的时间里,推特之上就出现了最新消息,手指只是条件反射地刷新了一下,视线余光一瞥,然后西西莉亚就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最新一条消息,来自保罗-沃克。

  西西莉亚关注了蓝礼的一众好友,自然也包括了保罗。于是消息更新时,第一时间就可以看到,这是一条视频更新。

  点开视频,然后就可以看到保罗站在了同样的院子里——由此可见,其实保罗和蓝礼现在都在伦敦,两个人一起拍摄了视频、一起完成了制作,刚才蓝礼视频之中的笑声,应该就有保罗在内。

  三十秒时间之内,保罗先是简单介绍了冰桶挑战的规则和意义,然后西西莉亚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大红色水桶再次登场,保罗没有犹豫地将冰水倒扣在了自己脑袋之上,结果却发现冰块大于水,于是保罗就亲身体验了一把“冰雹”的感受。

  站在原地,保罗开始跳脚起来,呆若木鸡地看向了镜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满眼写满了不可思议,然后就听到蓝礼的声音就画外音的位置传来,“指名朋友,指名朋友。”

  保罗就好像牵线木偶一般,回过神来,按照计划,开始点名,“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杰西卡-阿尔巴,还有乔丹娜-布鲁斯特。等等,难道我不能再次指名蓝礼吗……”话语还没有结束,视频就到这里中断了。

  三十秒,容量着实有限。

  西西莉亚着实没有忍住,拍掌大笑起来。保罗着实是太诚实可爱了,配合演出之余,居然还遭遇了恶作剧一把,轻而易举就点亮了她的一天。

  在推特之上,保罗先后发送了几条推特。

  第一条就是这个视频;第二条则解释了一下冰桶挑战的详细规则。

  第三条则艾特了“西西弗斯”,然后表示到,“嘿,这位先生,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不是这样的,我可以寻找几位证人”,在这之后,艾特了几个陌生的名字,汤姆-赫兰德、比利-斯卡斯加德以及乔-阿尔文。看来,这些就是视频背景之中的欢笑声来源了。

  无疑,作为蓝礼的至交好友,在这一次的冰桶挑战之中,保罗不遗余力地给予了全力支持。

  安静下来,认真地想了想,而后西西莉亚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她没有着急着在推特或者照片墙之上转发,而是立刻拿起了彩色铅笔,开始快速绘画起来,脑海之中的灵感迸发,源源不断。

  快速绘画完毕之后,西西莉亚熟练地开始完成了上传工作,并且撰写了相对应的文字,然后分别在推特和照片墙之上转发了蓝礼的文章,最后又打开了雅虎社区和脸书小组,找到了堂吉诃德的聚集地,分别发布了文章,将最新消息传播了出去。

  一切举动完成之后,西西莉亚这才松了一口气,端起了咖啡杯,试图解渴,随后才发现,咖啡杯已经彻底清空了。但嘴角的笑容,却忍不住上扬起来。

  她喜欢这样的下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