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能神医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有惊无险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有惊无险

  “是啊。”

  阎七附和着,抬头遥望晚霞,心中却有另外一番思绪。

  城池被夺,家破人亡。

  这片晚霞就像是他的家族,在捍卫城池所爆发出最后的光华。

  但光华一过,便是黑夜般无尽的沉暗。

  “老七,你身边这个兄弟像是有什么心事啊。”突然地,耳边响起一道戏谑之声,唐邪转过头,发现一位白面书生模样的男子,正踱步走来。

  那书生手握折扇,一身羽白色大氅,面容俊美,皮肤水润,比起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女,还要吹弹可破。

  他一出现,伴随了大量的欢呼声,全都是来往的女子少妇,拜倒在他的大氅之下。

  “这位哥哥是……”

  唐邪抱拳,彬彬有礼的问道。

  既然称他为老七,那自然也是七大贼王中的人了,只是,以他对贼王的了解,不可能详细知道每个人的样貌和装扮。

  白面书生折扇轻摆,微笑道:“我是你三哥,李白帝。”

  “见过三哥。”

  唐邪心中立即掠过有关于李白帝的一些信息,桎梏境七品,手中一把山河扇,可搅动天地气息,引发异象,手段优雅,却又毒辣至极。

  这不是最强的一位贼王,但绝对是最危险的一位!

  想到这,唐邪察觉到,李白帝的目光一直在阎七身上,担心他是不是猜到了什么,连忙解释:“他有朋友死在赤烟城主的手下,所以看到这一幕晚霞的时候,激发出了心里的仇恨。”

  “原来如此。”

  李白帝双眸隐隐跳动质疑的光芒,但最终还是沉了下去,淡笑道,“走吧,晚宴就要开始。”

  说罢,他很是亲昵的揽住了唐邪的肩膀。

  向前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又回过头,李白帝命令阎七:“这晚宴是喜庆场合,如果你不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就不必去了。”

  “三贼王,我会努力调整的。”

  阎七连忙躬身,极其配合的说道。

  片刻,几人来到城中最豪华的一座建筑,曾经的城主府,当然,现在它的名字叫做贼王府。

  第一贼王府。

  站在门外,就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

  阎七抖了抖眉毛,像是猜到了什么一样,却没敢开口,缄默着跟在后面。

  “好酒。”

  唐邪忍不住赞道。

  李白帝亦是面露激动,笑道:“赤烟城有三件宝物,白天大选时的幻雾界盘是一件,这酒,便是第二件。”

  “三哥,这酒什么来头,能跟秘宝相提并论。”

  “哈哈哈,它能跟秘宝相比,自然说明它也是一件秘宝了。”府邸内院,传出一阵爽朗的大笑,一位魁梧如山的壮汉走了出来,身上长袍不知是取自哪种猛兽的外皮,花纹妖异,有种凛冽的气息在上面流动。

  李白帝微笑介绍:“老七,这是二哥,钟锤。”

  唐邪一怔。

  这位是钟锤?

  悬赏榜上,对钟锤的介绍要详细于李白帝,明明说钟锤是个身材颀长、善用长鞭的家伙,怎么真实情况里的钟锤,是一枚壮汉?

  “愣住了?”钟锤走上来,有些好笑。

  “二哥与悬赏榜的介绍不太一样。”

  “那东西能信吗?”

  钟锤的声音豪迈,气场上越发与悬赏榜的内容判如两人。

  李白帝见他没有要解释的样子,替他说道:“老七你有所不知,钟二哥是名傀儡师,悬赏榜上那位,是二哥的一具傀儡罢了。”

  闻言,唐邪顿时错愕不已。

  这世上竟还有傀儡师的存在?

  就连浩渺的雾灵记忆,都很少有关于傀儡师的内容。

  “傀儡术是种很古老的传承,不夸张的说,二哥大概是圣域最后一名傀儡师了。”

  “老三,闭上你的乌鸦嘴!”

  钟锤瓮声瓮气道,“我这一身秘术,将来要传给我的儿女,怎么就成了最后一名傀儡师了。”

  唐邪玩笑道:“二哥已经有儿女了?”

  “还没有。”

  “……”

  看着唐邪无语的神色,钟锤也有些尴尬,旋即俯下身子,一脸神秘兮兮道:“老七,我听说那金水城里有好几名绝世美女,等开战以后,我抢她一两个过来,不就有了妻子,不就有了儿女吗?”

  话音一落,唐邪与身后不远的暴君,同时变色。

  不过,两人对于情绪的控制完全不同。

  唐邪识海中掀动庞然怒意,脸上却喜怒不形于色,钟锤与李白帝两人站在面前,都看不出半分变化。

  暴君就不同了。

  他这一怒,整个空气都在震荡。

  “这位兄弟好像对我抱有杀意啊。”钟锤歪过头,眼神微眯的看向暴君。

  “二哥息怒。”

  唐邪吓了一跳,连忙回头,抬手给了暴君一掌,给他打出十米多远,冷声道,“活够了是吧,这里也能容你撒野?”

  这突如其来的狠辣,算是给足了钟锤面子,顿时间,钟锤换回郎笑模样,拍着唐邪的肩膀:“算了,都是自家兄弟,何必动怒,我们天命盟是各大盗贼团合并成立,相互之间都结过仇,这小子对我有成见,倒也不难理解。”

  “还不拜谢二贼王?”唐邪呵斥。

  “谢二贼王不杀之恩。”

  暴君低头抱拳,竭力将情绪控制住,但嘴角还是忍不住颤抖,死死咬着牙关。

  片刻,唐邪几人的脚步声远去。

  阎七才敢靠近暴君,借着搀扶他的功夫,指尖在他的手臂上写字:“这都是一群嗜血的野人、疯子,千万别冲动!”

  暴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与阎七一同跟了进去。

  来到殿内,那股奇异酒香顿时更甚。

  钟锤用力深呼吸,满脸陶醉的道:“这酒,在我们刚刚打下赤烟城的那天开过几坛,之后老大就不许再开了,可想死我了。”

  “二哥就好这一口。”李白帝笑道,“不过,这孟婆汤确实吊人,连我这个不喜饮酒的人,都对这一口念念不忘。”

  孟婆汤?

  听了这名字,唐邪不由哑然失笑。

  打趣道:“传说,喝下孟婆汤的人会忘掉前世的一切,难道喝了这酒,也有同样的功用?”

  “忘掉前世,倒不可能。”

  李白帝道,“但是,孟婆汤却能暂时压制境界,桎梏境内,不论强弱,喝过后都难免一醉!”

  又是压制境界?!

  唐邪听的目瞪口呆。

  这赤烟城的三件秘宝,还真是一件比一件惊人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压制境界的东西,真的不是毒药么?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