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才相士 > 第764章圣城麦加
  麦加被视为伊斯兰教的三大圣地之首,位列麦地那和耶路撒冷之前,被誉为“万城之母”。麦加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本意为“吮吸”,因沙漠阿拉伯人渴望吸吮甘泉似婴儿嘬奶而得名。而之所以此处成为圣城,则是因为伊斯兰教的创始人穆罕默德诞生于此处。

  “不愧是宗教圣地,一派庄严气象!”虽然离麦加还有极远的路程,但诸人一路上却是已经遇到了不少前往麦加的朝觐者,这些人三步一叩五步一拜,对沙漠之中炎热的气候恍若不觉,脸上更是挂着神圣的光芒,纵是林白这等不信教之人,也被这些人的精神所折服。

  尤其是当车辆行驶到麦加城附近之后,天空之中白云时隐时现,而在周遭的群山之上,更是影影绰绰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云气,这让林白心中更是感慨不已,为什么麦加和蓝毗尼这种宗教发源之地,居然会如此类似接近,难道是这种富于变化的景象才能激发人类灵感?!

  不过想法归想法,身为相师的林白更清楚的是此地的风水布局。小亚细亚半岛、伊朗高原、阿拉伯高原周围形成的美索布达米亚平原上的两河流域,以波斯湾作为明堂,形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风水局,催生出两河文明。

  而伊斯兰教的圣城麦加和麦地那,都是位于阿拉伯半岛龙脉之上,尤其是此处深处于一条狭窄的山谷之中,周遭群山环绕,层峦起伏,地脉龙气积攒不散,山龙行度,更有水龙盘旋,在这种地方,就算是想不诞生一两位伟大的先贤都难!

  一路行来,犹如穿越峡谷,先突然掉进谷底,刚开始还是视野开阔之地,转眼间道路两侧山体笔立,而后万仞高楼从谷底拔地而起,众多山间隧道灯火通明,犹如进入了洞天之地。

  麦加城外的朝觐者多,但城内人流更是熙熙攘攘,,所有平坦的地方都被朝觐者塞得满满当当,各种服装,各种肤色,各种语言,各种神色和收拾,都使人应接不暇。

  而且在这样的街道上,不但有非洲、东南亚和欧亚两周的朝觐者,还有把脸蒙起来的伊斯兰妇女,叫人完全无法判断此处到底谁是当地人,谁是外来者。而按照哈曼丹王子的介绍,此处不管是驾车拉客载货的司机,抑或是小店的老板,大多都是前往此处的外国人。

  麦加城完全可以说是一处联合国城,外来的人口数量已然超过了此地的土著居民,无论衣食住行,还是贩夫走卒,无一不是以外国人为主,即由朝觐者来经营一切,又以朝觐者为衣食父母,从这一点儿来看的话,麦加可谓是举世无双的旅游城市!

  “事情怕是有些麻烦了!没想到在麦加圣城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各国旅客,想要从其中找出掳走了小家伙的那些人恐怕就和大海捞针差不多!”看着来来往往熙攘无比的人群,陈白庵眉头紧皱,轻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林白沉声道。

  林白沉默以对,但眉头却也是紧皱,诚如陈白庵所说,此处鱼龙混杂,想要找人岂不是大海捞针,而且因为当初天道反噬的缘故,如今林白已然不敢随意推断,否则的话天道反噬定然会更猛烈袭来,到那时候定然要打草惊蛇,就算推演出天机,也难免被改变。

  最重要的是,此地乃是伊斯兰教圣地,他们的这些手段按照伊斯兰教义而言都是非法的手段,是要受到伊斯兰信众唾弃的行为,如果贸贸然行动的话,说不得还会被驱逐出城,到时候就算是哈曼丹王子都救不了他们,之前的辛劳也都要化作泡影。

  林白等人烦闷,但吴士衍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心中却是暗暗叫起了好。对于想要浑水摸鱼,趁机找出潜龙下落的赵宋后裔相师而言,此处人越多,越混乱对他们便越有利。

  “林先生,我们下榻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在麦加皇家钟塔饭店的最高层。我为你们几个定了一套总统套房,和我所住的地方相邻,你们还满意吧?”看着林白等人变幻不定的神色,哈曼丹王子只以为他们是为此处的衣食住行而担忧,便笑着开口道。

  为了让林白好好的医治阿加丽雅公主身上的怪病,他这次可算是下了血本,不但送出一架价值数亿的私人飞机,而且更是通过种种手段,将诸人在麦加的住宿之地安排的妥妥当当。

  这麦加皇家钟塔饭店建筑高达601米,共95层,而且坐拥世界最高的饭店,世界最高的钟塔,世界最大的钟面,世界最大的楼板面积和世界第二高楼的称号。身处麦加这种游人如织的地段,在此处住上一晚都高达数万美元之巨,可谓骇人至极。

  哈曼丹王子要尽地主之谊,林白等人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虽然这段时间在各国之间游走,也算是见了不少大场面,但等走到麦加皇家钟塔饭店前的时候,林白等人还是咋舌不已。

  在这钟塔饭店的最顶端,有着一个长方体的皇家钟塔,四面都刻有显示时间的表盘,每一面都有9800万块玻璃砖,并刻有阿拉伯语‘伟大的安拉’字样。

  而且在钟塔的最顶端,更是还有一轮以纯金包裹的穆斯林伊弯月。看着林白等人惊愕的表情,哈曼丹王子更是带着些自豪介绍道,这当做朝圣时期标准时间校对之用的钟楼乃是由德国和瑞士的工程师共同设计,而且单单是一个钟楼的预算便高达八亿美元之巨。

  看着哈曼丹王子的模样,林白等人心中的慨叹更是愈发深重起来,这位于沙漠之中的阿拉伯国家实在是富庶的吓人,地下埋藏着的如黄金般的石油虽然带给他们许多的灾难,但同样的,也带给了他们数以亿万计的财富,让这些人立于世界最有权势之人的顶端。

  “林白,有些不对劲,你看那边的那些人!”就在感慨之际,诸人已然进入了酒店的大堂内,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陈白庵却是眉头紧皱,伸手轻碰了碰林白,沉声道。

  林白闻言转头朝着陈白庵眼神看着的方向望去,只见在酒店一角正有几人在那窃窃私语,而且不时朝林白等人张望。三男两女,无论是衣着打扮,还是举手投足,均是非同一般,而且在他们身周更是隐隐然有术法的波动,显然也是奇门中人。

  不过不知为何,这些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疲惫不堪,似乎先前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般,而且那两名女子脸上的妆容更是有被泪水冲刷过的痕迹,薄薄的粉底被泪水冲出了两道沟壑,在那沟壑之间更是有些许的红丝出现,看上去颇为狼狈。

  只要是对面相和医学有些研究的人都能看出来,脸上出现这种红丝的原因很简单,那便是情绪太过激动,或者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之后,导致面部的毛细血管破裂引发的。

  而且最让林白不解的是,无论是这三男,抑或是两女,看向林白的眼神都带着一股浓浓的仇视之意,似乎恨不得要把自己剥皮抽筋才能够解去心头的怒意。但只有林白自己才清楚,他是第一次遇到这两男三女,实在是想不通他们为何会有如此的仇怨!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在这麦加圣城之中我们不愿和你多做交手,但你也用不着如此追赶,难道真是把我们几人当做了任你宰割的鱼肉?!”看到林白等人也正在打量自己之后,从那三男两女中走出一名男子,盯着林白怨毒道。

  听着这话,林白愕然无语。他实在是想不通此人到底如何会说出这种话语,自己刚刚进入麦加圣城,一路都和哈曼丹王子为伴,根本就和这三男两女没有交集,这男人怎会如此说话,而且听他话语里的意思,似乎他们现在的狼狈模样,就是自己所为。

  见林白沉默不语,却是又走一女,冷然朝林白扫了眼后,拉了下那男人,沉声道:“玉哥,你何必和这人多费口舌,如果他在逼迫我们,大不了和他再来过一场便罢,这次咱们绝对不能退让,就算是死,也要把他拉下水,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

  “几位,是不是你们认错人了?我们可是刚刚进入麦加圣城,连见都没有见过你们,用不着如此血口喷人吧?”林白微微一怔,心中暗道这女人好烈的性子,而后轻笑道。

  “敢做不敢当的小人,你以为就凭你这三言两语我们就能相信你不成?!”那男人闻言之后,也是多了几分愠色,怒声道:“你若是识相的话,乖乖给我滚出此地,再不要让我看到你,不然的话,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好大的口气!”林白冷笑连连,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不用说他这个大活人,自己刚刚到达麦加,却要承受这种无妄之灾,实在是叫他郁闷无比。

  “口气大不大,你试试才知道!”那叫做玉哥的男人冷笑一声,双眼微眯,神光湛然,悬在身畔的双手掐动不停,捏出一个怪异手印,口中轻叱道:“聚煞,杀!”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