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诡纪事 > 第十二章新版码字软件会吞章节名

第十二章新版码字软件会吞章节名

  明觉侧过头来,半边脸颊如同高山堆砌的终年不化的冰雪,连眼神也是冷彻心扉。

  何青在此时察觉,刚才还能依稀显出几分柔软与温情的少年,此刻是彻底不见。他的气势太盛,连何青自持有灵力在身,并不比他差多少,见到这样的少年,也仍旧忍不住微微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其锋芒。

  好在身旁还有林临在,不管他实力如何,此刻能站在一旁,对于何青来说,勉强也算是个仗胆的。

  当然,何青本性并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胆怯只在一瞬间,很快她就回过神来,略有些赞叹的多瞄了少年一眼,回答道:“这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

  看着少年这样高傲的神态,她本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眼前这冰雕雪砌一般的高冷少年在沉吟了一瞬后,眼神竟涌现出一股茫然来,并大大方方地回答了她,也不知是有峙无恐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叫明觉,王明觉。”

  “明觉?”

  何青皱眉:“这……听起来像是个佛号?”

  不过关于别人的名字,她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嘀咕两下便罢了。眼前的少年态度如此之好,何青看着他那稚嫩青涩的脸庞,不由有些以大欺小的感觉,于是摸摸鼻头,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我叫何青。”

  只是,她在这院子里折腾半天,可不只单纯是为了做个自我介绍的。此刻想起正事来,不由问道:“陈瑛娘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明觉蹙起了眉头,脸蛋好看的人,哪怕是蹙眉这个动作,做出来也有一种西子捧心的感觉。全不似何青那平凡脸蛋上,一皱眉就显出格外纠结的样子。

  何青偷偷摸了摸胸口:犯规啊犯规……

  本来,她的态度不该这么随意的。但不知为何,甫一看到这少年,她就觉得没来由有一股亲近感洋溢在二人之间,看明觉这样子,容她自作多情的想一想,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

  不然,明明还刚才还冷彻心扉的表情,此刻为何又很快平静下来?若单纯只靠人的伪装,又何必多此一举呢?他们今天过来,目标也不是这叫明觉的少年。

  这种情形,就像当初她初见林临时的模样,只不过没有龙卫一控制自己的身体,她的动作和行为,也就显得没那么夸张。

  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明觉,心中偷偷忖度着:到底,他的身上到底有没有之前察觉的那股龙气呢?

  如果有的话,证明神龙躯体的一部分,就是在他的身上。有了那种东西的加持,他的能力自然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如果要用来为非作歹的话,先天就有许多优势,最起码,在帝都这个环境,是绝对不会被排斥的。

  她的眼神太过**裸,带着难以忽视的灼烫感,明觉在忍耐片刻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找瑛娘做什么?难不成就为了那个普通的学生?”

  他嗤笑一声:“瑛娘告诉过我了,她附身的那个学生,本性也算不得好人,做出的恶事所带来的后果,多半是她咎由自取。更何况,瑛娘如今已经灰飞烟灭,若是硬要将这栽到她头上……”

  他神色强硬,似乎半点不容妥协:“不可能。”

  明觉说完这话,眉梢高高挑起,浓黑的眉毛几乎要飞扬入鬓:义父有了瑛娘的灵力,撑到帝流浆出世是万无一失的了,只要有足够的帝流浆,他就一定能活过来!

  因此,就算他如今行事与义父平时的教导相悖逆,但只要他能活过来,自己总会想办法赎了这罪孽的!

  他心中希望渐胜,眼中神采奕奕,已经完全看不出刚才那股消沉与惆怅。

  不过,他到底是一个人困守在这里百十年,此刻少年心性不稳,有些偏激不定,也是正常。

  这会儿,明觉放下心头重担,说起话来立刻也放肆起来。

  “这种人,就算瑛娘不附身,活在世上也是浪费,你又何必辛辛苦苦追到这里来,难不成,人家还会对你感恩吗?”

  ——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

  何青老气横秋的在心底叹了一声:也不知是看的什么,怎么听起来,三观都不太正的样子。

  她摇摇头:“你错了。”

  “魏婷的确算不得好人。其实世界上所有人内心都有黑暗面,只不过,有的人的道德感能够压下这一切,而有的人,只须一个契机,就可以放大。”

  “没错,瑛娘其实也只是诱导一番,是魏婷本心迷失。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中,不能单纯因为这个人的心坏,就将她的所有人权剥夺。”

  “做了坏事,被我们碰到,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手惩戒她。可瑛娘附身在前,倘若没有瑛娘那样独特的能力,她其实也做不来什么,最多会成为一个满心怨愤,小心眼又嫉妒心甚重的成年人罢了。那些她可能会做的事情很可能根本不会发生,如果没有瑛娘的话,她做不出这些事,我们就不能以猜测来给他人定罪。更不能因为还没发生的莫须有的事实,就凭空对她加以制裁。”

  “这是不对的。”

  何青的表情太过理直气壮,又义正言辞,明觉立时就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彷徨在这小小的天地中百余年的时间,从来没有人这样告诫过他,他历来想做的,出手去做就行了,从来没想到,原来还可以这样去理解,去诠释。

  他的神情太过错愕,何青打量着,也不由心里泛起了嘀咕。

  “更何况,瑛娘不单单附身其上,怂恿其做出一些常人难及的事情。她还花言巧语,诓骗魏婷燃烧神魂窃取力量。魏婷寿数接近九十岁,被她生生窃走60年。倘若还是现在这模样的话,她又有多少日子好活呢?”

  明觉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的表情看似坚定,其实内心已经动摇。

  他,还有瑛娘,曾经是连受伤的动物都要细心关怀一番的。王家家教甚严,便是他想为非作歹,也绝没有那个胆子。此刻瑛娘那样好脾气的人,却被逼用出这个法子,想来,她一定也是知道义父的处境,心中绝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