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凡之旅 > 第四十一章弑蜃
  伴随着一道诗号传来,虚空突现一道神圣非凡的白色身影,凭空而渡,足下生阶,缓缓而下,所过之处便是一尘不染,皆成净土。

  一袭漆黑的长发自他脑后徐徐舞动,脑后凭空生一神环,套在那袭长发之间,铮铮作响,发出阵阵神音,额顶微微凸出的那个小包之中隐约可见有一尊神明盘坐在其中诵经,绽放出无量神光,照遍十方世界,神光所过之处,一切天魔幻象皆尽消融。原本凭借幻术在那警备森严的大院之中来去自如的廖重楼,受到神光所照,瞬间露了身形。

  “有不明人物闯入,立即警戒!”已是来到大院中心的廖重楼耳畔突然传来一道神圣无比的诗号,立马知道来人境界高于自己,暗道一声不好,想着若不是中了埋伏或是被钱家出卖了?

  原想着还是先退为妙之间,便是被一阵神光所照,霎时露了身形,惊动了在四周警戒的警卫,不过半个呼吸之间便被他们持枪围在了中间。

  若只是这些身为凡人的警卫,即便是手持大炮,廖重楼杀他们眼都不要眨一下,将之视作蝼蚁,可是如今失了幻术,一身本事去了七成,顶上又有一尊神秘莫测的高手压阵,廖重楼心中隐隐泛起了不好的预感,莫不是今天要折在这里不成?

  “鄙人国家安全局麒麟司司长澹台神奇,奉总统之命,前来捉拿这几个月来京城连环凶杀案的作案凶手,‘独眼海蜃’廖重楼!”澹台神奇负手凭空而立在廖重楼头顶上方,刚刚的话语如沐春风,即是向下方那些警卫道出自己的身份,说出此行的目的,还不忘提醒廖重楼,我早已认出了你的身份,知道你就是这几个月以来杀害各界精英的真正凶手,你已没有了退路,还是早早投降是好。

  其中一个警卫想是认识澹台神奇,微微向他敬了一礼,随后说道:“护庭十三队第三大队副队长李智,多谢澹台司长出手相助,不然今天怕是又要凶多吉少矣!”

  澹台神奇微微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倒不是那个年轻副队长一身炉火纯青的武道根基让他侧目,却是他的姓氏引起了他的惊疑,李姓又如此年轻便担任守护皇族的护庭十三队副队长,且言语之间怕是认识自己,真实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鄙人本就是奉了总统之命来办此案,何必言谢?!倒是你们还是速速退下为妙,因为你们眼前之人即便是有鄙人压制,失了一身幻术,也不是区区你们所能对付得了的!”

  那个李副队长听了这话,也无任何恼怒,概因他深知与他对话之人的可怕,就连自己的父亲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他说不能对付那便是不能对付。

  随后便见他微微一摆手,“退!”一声命令之下,围得水泄不通的警卫瞬间退了个干净,尽显护庭十三队令行禁止的严明纪律。

  廖重楼见众多警卫退去,微微一抬头,那只浑浊的瞎眼立时绽放出无量青光,勉强抵抗住来自上方的破魔神光,随后便张开他那张沙哑的喉咙,沉声道:“原来是国家安全局的人,老朽自认行踪还算隐秘,你是如何得知的?”

  廖重楼此时心中隐隐不甘,眼见权势名望唾手可得,却一朝化为乌有,且性命也许还会不保,总要问个究竟。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门各派都有其玄妙武道神通,找个区区杀人凶手,又有何难?!”澹台神奇语气依旧淡然,像是在与朋友聊家常,根本就没有因为眼前之人穷凶极恶而感到一丝点的紧张。

  “哼哼!休要再行诓骗,若是你们早有如此神通,还会让老朽逍遥法外如此之久?是不是有人通风报信?”廖重楼自然不信澹台神奇的话语,所以出言试探,是不是钱家出卖了他。

  “真是可怜之人,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鄙人真替你不值啊!”既然对方不信他之所说,还隐隐带出自己背后有人,澹台神奇也就顺着他的话语,望诈出他之背后之人的真实身份。

  “可恨啊,钱家,老朽与你不死不休,啊~!”廖重楼仰天长嚎,是恨自己轻信别人许诺,成为他人棋子,也是恨被他人出卖,现今将要性命不保。

  就在这时,庭院角落之处乍现一道红光,瞬息之间,划过廖重楼的脖颈,这一击来的太过突然等到澹台神奇反应过来廖重楼那个仰天长嚎的头颅已是滚落在地,脸上挂着生前的不甘与最后一刻红光加身的难以置信。

  “谁!”突如其来的惊变,使得澹台神奇出其的愤怒,右脚虚空狠狠一踏,一道圣洁的神环自他脚下“铮”地落下,从上至下,由小变大,神环所过之处,一切邪魔外道皆尽露出真身,无处可藏。

  “自己人,护庭十三队第三大队队长金戈烨!”

  其实金戈烨这次偷袭成功倒不是因为他的实力比廖重楼和澹台神奇强,而是因为一开始两人之间的互相牵制造成对外的疏忽,廖重楼失了幻术,实力暴跌,又是怒急攻心,暂时失去理智,澹台神奇却是急于想知道幕后之人与在听到钱家之时所一时的震惊,金戈烨就是抓住了这难得的瞬间,才得以偷袭成功。

  “既然是自己人,为何要杀人灭口?”澹台神奇才不管你是不是那护庭十三队的什么队长,其急于灭口的行为,在他认为就是其心可诛。

  金戈烨收起手中的赤色短刀,整理了一下被刚刚那道神环弄得狼狈不堪的身子,沉声道:“何来欲加之罪?!作为暂时接管这片大院警卫的护卫队队长,自然有职责斩杀所有无故闯入之人,不说伏罪之人本就是罪恶滔天。况且观他实力强横,神智又不稳定,像你如此与他废话,不早早拿下,不怕迟则生变,又生出诸多事端来?!”

  澹台神奇收了周身异象,轻轻于半空落下,又向前走了几步,听到对方对答有条不紊,思路有理有据,丝毫没有惊慌之色,向前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金戈烨,陷入了深思。

  “金队长你怎么在这儿,刚刚不是有事出去了吗?”闻声赶了回来的李智看到自己的队长出现在现场中心,不由得发出了询问,而正是他的这一声询问,让金戈烨的心脏倏然地跳动了一下,也正是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心跳,使澹台神奇更加怀疑了自己的猜测。

  “我不放心你们,所以又匆匆赶了回来!”在澹台的眼里,金戈烨的解释有点牵强,可是对自己队长绝对信任的李智来说,这是理所当然。

  澹台没有轻举妄动,至少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但他的心里也是很不平静,中央都已经被渗透到如此地步了吗,连守护皇族的护庭十三队都已经有他们的人了,体制之内到底还有谁可信?

  “咩!我们是来迟一步了吗,看来都已经解决了啊,咩!”声先至,随后三人一羊便逐渐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若没羊师叔的‘明镜高悬’,此番又要酿成一桩命案,何来说迟?!”澹台对着越渐越近的那头老青羊微微一拱手,微微笑道。

  “澹台司长,‘独眼海蜃’廖重楼人呢?”听到澹台神奇似是阻止了廖重楼的行凶,催不阿赶忙问道。

  听到催不阿的询问,澹台神奇眉头一皱,双眼看向身旁的那具无头尸体说道:“人被护庭十三队的人杀了!”

  “哦?有没有问出幕后之人?”

  “刚说了一句钱家就被他给斩杀了!”澹台神奇双眼看向金戈烨,淡淡地说道。

  然而催不阿听到钱家二个字,却是瞳孔骤然一缩,他心中最不想被证实的猜测正在一步步发生。

  “澹台司长倒是对我敌意颇深啊!”听到澹台神奇语气不善,金戈烨话语之间越是阴阳怪气。

  “你以为今天可以安然地离开这里吗?”澹台神奇突如其来的一句,让原以为胜券在握的金戈烨心中骤然一跳。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护庭十三队的队长,你这是要叛国吗?”身在旁边的李智到了现在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不傻,相反名字中带有一智,倒比一般人聪明得多,刚刚的对话也是让他骤然明白过来,自己的队长很有嫌疑。

  “是谁叛国让我羊师叔一看便知!”澹台神奇也不与他多说废话,刚刚的沉默也只是在等待自己羊师叔的到来,他相信任何阴谋诡计,在自己羊师叔的‘明镜高悬’之下,都会露出原型。

  “咩,看来俺老羊真没来迟,大鱼还在后面为俺留着啊!咩!”咩音刚落,赫见那头老青羊本就明亮的双眼瞬间化作两面澄净的镜子,镜子只是微微一转,霎时射出两道凛冽的白光,照向对面的金戈烨,立时他的顶上倏然映射出过往种种所为,人人居然一目了然。

  金戈烨还在不明所以,然而四周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却是越来越奇怪,越来越有敌意。

  “好个金戈烨,金戈,金戈,合起来不就是个钱字吗?!鄙人是该叫你金戈烨呢还是钱烨?!”乍然听到别人叫出自己隐秘多年的真实署名,钱烨瞳孔骤然一缩,不自觉地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一步,踏出了他通往死国的道路。

  “你以为区区在下的你,能在鄙人的眼皮子底下安然地逃走吗?”澹台神奇只是轻轻踏出一步,一道圣洁的神环便以他脚下为中心“铮”的一下倏然撑开,瞬间便将钱烨笼罩在了其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