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妃常霸道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人言可畏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人言可畏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人言可畏

  外面挺冷的,这几个小太监为了不在室内被使唤,宁可躲在外面吹着冷风冻着。

  “我跟你们可不一样,王总管说了,要变天了。”小太监洋洋自得的说道。

  他坐在栅栏上翘着二郎腿,一脸神秘的看着其它几个小太监,其他人也都忍不住凑过去,将他围在中间,“说说,什么变天了?”

  杜衡的脸色一沉,夏凌风更是准备过去将他们拎出来惩治,只是被杜衡拦住了,他冷着一张脸,继续听他们说什么。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呢吧,日后咱们王总管可就是咱们的靠山了,等他有更大的权利了,我就是他身边最信任的人,要什么没有啊。你们几个跟着我,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那小太监得意洋洋地说着,脸上那笑容仿佛是已经得到了什么赏赐了一样,眼睛都眯起来了,风吹过,他一哆嗦,不过也没十分在意,冷算什么啊,他现在可是满腔热血等着一展宏图了。

  “切,我还以为什么呢,王总管现在不就是已经是总管了,还能怎样啊。再说了,他就是总管也也管不到我们啊。”

  “就是啊,王总管他听命于王上,我们也是啊。这有什么变天不变天的。我还以为皇妃的天要变了呢,听说她宫里头死了丫头,王上过问都没过问,看起来像是真的失宠了。”

  小太监你一言我一语的,话题自然就转移到了玲儿身上,大年初一死了人,这件事儿太过于张扬了,还是皇妃宫里头的人,搁在谁身上不是这样啊。

  “说你们孤陋寡闻,你们还不服气。我就说要变天啊。皇妃没有了权利,那就是一个纸老虎啊,谁捏一下不是捏啊,她能够奈何谁啊,王上都已经不待见她了,她也就是个弃妃。听说陈贵妃了没有?”

  那小太监神神秘秘地说道,“就知道你们不知道,日后陈贵妃回宫,大家可都要记得,她才是咱们的主子,哼只要伺候好了陈贵妃,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

  “你这话不爱听,陈贵妃是被贬了,怎么还回宫啊。再说了一个不受待见的贵妃和受冷落的皇妃有什么区别啊,要我说那还是皇妃身份高呢。”

  “就是,就是!”

  小太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同意的就互相应承,似乎大家还是比较拥护欧阳和月的,这让夏凌风心里头很不是滋味,什么时候堂堂的皇妃,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被一群小太监私下议论,还跟一个贵妃作比较。

  这可是都是拜了某人所赐啊,他目光投向了杜衡,他也正是一双眉头紧蹙,脸色铁青,看起来就好像是阴着的天一样,阴的那么厉害,就要打雷下雨了。

  “过来,我告诉你们贵妃不是被贬的,王总管说了,待到贵妃归来时,那就是变天的时候啦。”

  “什么?”

  “这话可不敢乱说,是要杀头的。”

  那小太监话一出口,惊的几个人都是一个激灵,他们身份卑微怎么会想到那些事情,听到这个还不是吓的浑身一哆嗦,这种事儿若是传出去,肯定是小命不保的。

  “哼,就说你们这点儿胆量,成不了大事。看到了没有,皇妃宫里头死了人,谁敢说什么了,明明都知道,那玲儿不是自杀,王上是傻子吗?不是。可是为什么他不管呢,因为什么啊?”

  大家心知肚明,玲儿的罪名是畏罪自杀,因为给皇妃投毒,东窗事发,没有办法才死的。这就意味着王上不插手这事儿,也是他默许凶手毒杀皇妃。

  “因为什么?”

  突然一声厉喝从长廊尽头响起,接着还没等几个小太监反应过来,杜衡和夏凌风已经迈着大步走到了他们面前。

  几个小太监吓的腿都软了,哆嗦着,跪倒在杜衡的面前,死罪,这是死罪,一群宫里头最底层的太监,议论着他们道听途说的事儿,还是大事儿。

  原本以为这是彰显自己本事的事儿,可是却也不知道,这也是送命的事儿。

  “说!因为什么?”

  杜衡很是恼怒,此事他不插手,不过是想要暗中观察一下,凶手下一步会做什么,也是想要故意借此机会让欧阳和月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冷落,让她能够回心转意,没想到,竟然会让其他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不知道她又是怎么想的,今天这件事是他听到了,若是给她听到了,那肯定是对他恨之入骨了吧。

  小太监的头就好像是捣蒜一样,不住的磕在木质地板上,咚咚作响,“王上饶命,王上饶命,奴才知罪,奴才知罪!”

  “知罪,你们是罪无可赦。竟然敢在背后如此搬弄是非,议论王上和皇妃,是不想活了。”

  夏凌风一肚子的气,如果是平时,肯定将这几个小太监打的屁股开花,可是此时他只能够忍着,因为还有一个比他更上火的人,他倒要看看他怎么惩治这些个狂妄之徒。

  “你说,因为什么呢?说了我就饶你不死。”

  杜衡沉着脸看着刚才得意洋洋的小太监,他的手早已经因为愤怒而攥成了拳头藏在袖子里,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失控,否则将会传出去,王上恼怒,亲自动手打了小太监,这多掉价啊。

  可是不打他,他真的是觉得肺都要气炸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衅啊。

  “奴才说,奴才该死。奴才不该揣摩圣意,因为……因为王上也希望有人那么做。所以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小太监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既然王上说了,只要他说就饶他不死,那横竖都是死了,所以索性说了,说不定还能够博得一线生机。

  那一刹那杜衡只觉得胸口好像是,被一把冰冷的剑穿透了,疼,冰冷,但是又没那么疼,只是觉得好像是瞬间让人抽走了他心底,对她最后一丝的期待一样。

  这样的话从小太监们的口中说出,这是外人都这么看,那么她的心里头更是恨他吧,她会怎么想,想着他真的是要伙同凶手除掉她吗?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他那一刻只觉得愤怒,恨,这些都怪罪在这些个背后议论他的人身上,“把他们几个发配克罗坦,永远不许回宫。”

  克罗坦,那里常年寒冷,待在那里的都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