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轮回道尊 > 第四百九十四章莲花石台
  数百道死灵卫的身影激射而出,在追寻不到火儿的身影之后,其目光纷纷望向了来临的超级古岩巨龟。

  可怕的气息弥漫,凶威滔天,无视一切阻碍,肆虐横行!

  超级古岩巨龟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在它眼中犹如蝼蚁般渺小的死灵卫,而是不管不顾的朝着火儿消失的方向追去。

  最开始的时候,超级古岩巨龟是由于血脉的死亡,导致其苏醒之后,对着所有人无差别的攻击,但后来却是感受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那是一股让它心生颤抖,仿佛天生便要臣服于那股气息的主人。

  但它后来却是发现,那股气息的主人,竟然无比的弱小,甚至可以轻易便将其灭杀之时,源自于灵魂深处的颤抖,却是化为了一丝丝兴奋。

  它知道,若是将那股气息的主人灭杀,再抽取血脉之力后,它将会得到逆天的造化!

  甚至于,以它如今五阶巅峰的实力,很有可能会再度突破,成为六阶的存在,更能够凭借其强横的实力,强行的挣脱开这座道圣残界的束缚,打破枷锁,从而获得自由之身,逍遥于天地之间。

  这一切,都是它拼了老命般,欲要追击火儿的理由。

  但就在超级古岩巨龟认定火儿,不顾一切的再度追击之时,数百的死灵卫还有死灵统领,则是携带着滔天的死亡气息,朝着超级古岩巨龟呼啸而来!

  霎时间,一道道充满了死亡气息的灰色光柱,铺天盖地的暴掠而来!

  不过超级古岩巨龟却是毫不理会,任由一道道灰色光柱轰击在其身躯之上,却是没有造成一丁点儿的伤害,反倒是其张口一道恐怖的水龙卷激射而出,瞬间使得数百死灵卫,连同死灵统领在内,齐齐湮灭!

  而后便见那道恐怖的水龙卷,依旧余势不减的轰向了远处的那座小山谷。

  “闯入者……死!”

  刹那之间,一道仿若不蕴含丝毫感情的冷漠之声响起,同时一道巨大无比的磅礴灰色光柱暴掠而出,瞬间与那道磅礴的水龙卷轰击在了一起,剧烈的轰鸣声不断,而后便是齐齐的消散开来。

  转瞬间,一道高大的身影,在超级古岩巨龟的前方浮现而出。

  那是一位容貌与常人无异的中年人,身材高大,披着铠甲,浑身不再萦绕浓郁的灰色雾气,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怖气息,甚至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都让虚空如水波般荡起一阵阵涟漪。

  “圣君传承之地,擅入者,死!”死灵王冷漠开口。

  “吼!”

  然而对于死灵王的威胁,超级古岩巨龟却径直一道怒吼之声,旋即又是一道可怕的水龙卷暴射而出,肆虐天地!

  死灵王面无表情,翻手之间,一柄宽约三寸,长约丈许的血色长刀浮现而出,彷如通体都是晶莹的血钻所铸造,其刀身之上一阵殷红如血的光芒流转,犹如流淌着鲜血一般,一看便知绝非凡物!

  刹那之间,死灵王毫不迟疑的一道斩出!

  嘶啦!

  瞬时间,一道无比粗大的空间裂缝撕裂而出,将迎面而来的恐怖水龙卷吞噬一空。

  紧接着,死灵王冷漠无情,手中血色长刀宛若幻影般挥劈而出,眨眼之间便是千百道血色刀芒,化成了一片浩浩荡荡的血色洪流,所过之处空间碎灭,泛着无法形容的惊天威势,朝着超级古岩巨龟轰鸣而去!

  如此恐怖的一击,让超级古岩巨龟也是感受到了一丝丝威胁。

  下一刻,超级古岩巨龟那条粗大犹如山岭般的鳄尾,其上覆盖着如岩石般厚重的鳞片,猛地抽击而来,同样击碎了空间!

  轰隆!

  一道仿佛欲要撕裂了耳膜的震天巨响传出,让下方的无数山岳爆碎,树木横飞!

  无数道惊天刀芒汇聚而成的血色洪流,被超级古岩巨龟的鳄尾,硬生生的轰散,但其鳄尾之上的鳞片也是碎裂了大半,宛若天外陨石般的砸落而下,将大地砸的塌陷了下去,山岳也是砸成了巨坑!

  “吼!”

  超级古岩巨龟的凶性爆发,眸中泛起滔天煞气,暂时放弃了追击火儿,转而极为凶戾的盯着眼前的死灵王!

  紧接着,便见超级古岩巨龟的两只前足,仿若天柱般的朝着死灵王拍下!

  甚至还未等真的落下,其所携带着的恐怖风压,便是让下方的大地瞬间凹陷了下去,化为了巨大的盆地,当真是有毁天灭地之威!

  死灵王同样一声怒吼,一步跨出,空间碎裂!

  下一刻,便见死灵王双手握刀,其刀身之上猛然间绽放出无比耀眼的血红色光芒,宛若化作了一团熊熊燃烧的血红色之阳,刺目的光芒照耀了方圆数千里之遥,更有一股恐怖到了极致的气息爆发而出!

  轰隆隆隆隆……

  刹那之间,死灵王的身形蓦然间从原地消失不见,而后瞬间出现在了超级古岩巨龟的两只前足之下,旋即毫不留情的一刀斩出!

  瞬时间,一抹璀璨到了极致的血红之光浮现,仿若天地间的唯一!

  而后便见超级古岩巨龟的两只宛若天柱般的前足,竟是被硬生生的弹起,并且在那坚硬无比的皮肤之上,竟然还多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在地面之上汇聚成了血色的湖泊!

  “吼!”

  超级古岩巨龟的吼声之中,蕴含着无法言喻的愤怒之意,它被彻底激怒了!

  暴虐异常的恐怖气息,毫无保留的席卷而出,超级古岩巨龟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死灵王,磅礴异常的身躯竟然开始缓缓旋转,并且越来越快,直至最后化为了一道似乎接天连地的恐怖风暴!

  死灵王则是手握血色长刀,璀璨耀眼的血红之光爆发,成千上万道恐怖的血色刀芒,碎灭了虚空,与超级古岩巨龟激战在了一起!

  这是一场惊天动地之战!

  可怕的波动不知蔓延多少里,简直让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无数山岳崩塌轰散,大地沦陷,江河断流,数不清的鸟兽,还有一些强大的古兽,都是心生惊惧的四散奔逃,有的则是殒命在了可怕的余波之中!

  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死灵王与超级古岩巨龟交战的过程中,将其引离了小山谷,并且小山谷也仿佛是有着莫名的阵法守护一般,并没有被恐怖的余波所波及。

  而就在这座平静的小山谷之中,正有着两人一兽,心惊胆战的望着远处天边的一幕。

  “太……太恐怖了!”袁弘此时的目光之中,满是惊惧,望着死灵王与超级古岩巨龟交战的一幕,心中更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试想当日,若是死灵王亲自出手的话,怕是他与易天就算有一万条命,也都难以逃脱!

  方在此时,他才真正的见识到了死灵王的恐怖之处,就算比起真正的天启境强者,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易天同样是目露惊色,望着天边的激战,心中简直震动的无以复加。

  “你真是个疯子!本来就能够跑掉的,竟然还要返回来,真是疯了!疯了!”忽然间,袁弘似是回过神来,对着易天咆哮,“两大强者交战的余波,就算只是溢散出一丝,也足够灭杀我们千百次了!”

  袁弘有些歇斯底里,实在是近日连番跟着易天冒险,神经都快有些衰弱了。

  易天则是笑着拍了拍袁弘的肩膀,一脸无所谓的道:“这不是没事吗?再说就算先前我们继续跑,也未必不会被他们交战的余波所波及到,到头来还不是死路一条?眼下既然平安无事,说明我们还是赌对了!”

  “赌对了?你竟然是在赌?你知道你要是赌错了,我们可就全完了!”

  听到易天的话,本来抑制住了自己愤怒的袁弘,顿时又是怒火涌起,恨不能现在就离开,再也不和这个疯子在一起了。

  “疯子!真是个疯子!我怎么会与你同行?!”

  看到袁弘气愤加无奈,还有无比后悔的神色,易天也是唯有讪讪的笑了笑。

  先前在他们成功的将死灵王引出,与超级古岩巨龟对峙之时,易天并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又再度返回了小山谷。

  其一是因为就算他们逃遁,在火儿已经濒临力竭的边缘下,根本逃不出多远,甚至很有可能会被两大强者交手的余波所波及到。二来,便是因为易天对于死灵王所守护的东西早有觊觎,如今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又怎能错过?

  其实易天此举也是在赌,赌死灵王既然守护着此物,便不会让其轻易受损,以防遭遇什么不测,所以会提前布下一些手段。

  而显然,易天赌对了。

  尽管外界近乎毁天灭地一般,恐怖的余波毁灭一切,耀眼夺目的血色刀芒,与无穷无尽的海水肆虐,但却丝毫也奈何不了这座小山谷,其内平静如水。

  看到死灵王与超级古岩巨龟彻底的交起手来,且不断远离此地,易天也是放下了心。

  与此同时,易天的目光,也是忍不住的看向了水潭中央。

  直到此时,易天方才看清,在那口不大的水潭中央,竟是有着一块磨盘大小的莲花石台,栩栩如生,并且弥漫着一股惊人的灵气。

  而袁弘显然也是发现了异样之处,目光同样望向了那座莲花石台。

  “这是什么?”

  不过易天却是摇了摇头,沉吟道:“想来这便是死灵王所守护的东西了,就是不知有何特殊之处。”

  尽管这座山谷已空无一人,但二人一兽还是没有放下丝毫的警惕之心,依旧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里靠去,逐渐的临近了那口不大的水潭,而后便见二人的脸上,竟是逐渐的涌上了一抹震惊之色。

  “这水潭……竟是完全由灵气化成的!”袁弘震惊道。

  然而易天却是目露惊异,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水潭中央处的莲花石台,他感觉到了,从那莲花石台之中,竟是传来一阵阵微弱的呼唤之感,仿若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一般,让他欲要靠近过去。

  也就在此时,易天脸色一变,感觉到了正处于自己乾坤戒中的那枚石印,竟是在无比剧烈的颤动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