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榜 > 第六百二十四章又见情圣
  道公子将身上紫色狐裘给解下。然后轻轻的交给了身后的一个娴静似水的侍女,仅穿着一身白衣道袍,更显现出一种玉树凌风的气质。

  让他身后的八位美貌侍女眼中充满了崇拜之神色,恨不得立刻投怀送抱。

  道公子绝对是一个风流的道士!

  “宁不死,你应该明白本座是为何而来,将七彩古道心交出来吧!我不想弄脏我刚花了八百下品天石买的道袍。”道公子卓立在风雪之中,身上带着飘逸的气质,宛如一尊谪仙临尘。

  “七彩古道心!”郭奕将目光投射向宁不死手中的黑色的铁盒子,顿时心领神会,感情这盒子里装的竟然就是那传说中可以让道主突破到古道主境界的奇宝。

  达到了道主的境界,没突破一个小境界都异常的艰难,像七彩古道心这样的奇宝,绝对能够引发无数道主为之疯狂。

  但是宁不死为何又要请蓝姑娘为他酿酒,郭奕可没有听说过利用“七彩谷道心”突破古道主的境界,还需要喝酒,而且也不需要在七脉九阴之夜,这样的特殊的时间。

  这一次郭奕却是猜错了,那黑色的铁盒子中装的并不是奇宝“七彩古道心”。

  只见宁不死从怀中摸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璀璨灵珠,然后轻轻的放在了酒桌上,笑道:“七彩古道心,就放在这张桌子上,你若是有本事就来拿吧!”

  宁不死依旧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黑色铁盒子,似乎它比七彩古道心还要更加的珍贵。

  道公子冷冷的一笑,就要向前行去,但就在这时一声长啸从远山之中传来,似乎又有人赶来了。

  他顿时停下了脚步。

  酒家外的风雪刹那之间停了,两道青色的流光,从群山之间旋转式的飞了上来,几乎同时落到了峰巅。

  这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手中扛着大刀目光冷肃,另一个显得有些轻挑,大冷天的他还在雪地里扇着扇子。

  这两人就好像根本没看见道公子一般,径直的就推门走进了酒家,然后站到了宁不死的面前。

  他们不惧道公子,也不惧宁不死。

  而且他们比这道公子和宁不死更年轻,修为更诡异。

  一个身体之中没有道魂,但是却比道主更强;一个身体之中有道魂,但是却没有呼吸。

  “偷东西是不对的,更何况那东西还是一个女子的。”手摇扇子的年轻人说道。

  宁不死冷哼道:“你管的闲事太多了。”

  “我这人就爱管闲事,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只有两条:其一,是让我们砍下一臂;其二,现在跟我们回去娶了那女子,今晚就洞房,连天地也不用拜了。”手摇扇子的年轻人继续说道。

  这话听起来,郭奕总感觉有些耳熟,于是抬起头向着那刚走进来的两个年轻人看了一眼,嘴角顿时勾起了一丝弧度。

  “我偷的乃是我师妹的东西,你们恐怕没资格管。”宁无死道。

  “你错了,就从你偷东西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看出你们之间有了一段姻缘,我乃是情圣,若是说不成这段媒,你就只能断一臂。你想好如何选择了吗?”手摇扇子的年轻人说道。

  玉美人和郭奕都玩味的看着这一切,天下间或许也只有这年轻人才会乱点鸳鸯谱,也只有他才会无聊到管一个陌生人的闲事。

  宁无死眉毛一掀,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多管闲事的人,心头苦笑道,“若是师妹真的愿意嫁给我,就算折寿十万年也是值得的,可惜我这张脸……只会将她给吓着,或许今晚之后一切就会好起来了。”

  宁无死看了看紧握在左手的黑色铁盒子,目光之中满是沉厉,冷声道:“我坐着就能将六尊道主给击杀,你们觉得就凭你们的实力,可以砍下我的手臂吗?”

  “可以试一试。”另一个扛着大刀的年轻人说道。

  宁无死被激怒,白骨手指急速的伸了起来,一团青色的鬼火在手掌之上噼啪的作响,一道手掌幻影同时向着眼前的两人攻去,速度快的连眼睛都反应不过来,就连空间都被撕裂了一道细小的口子。

  这样的速度几乎赶得上横渡虚空的速度。

  如此短的距离,如此快的速度,根本没有人能够逃脱他必杀的一击,他脑海中似乎都浮现出了两个年轻人身体爆裂的场景。

  “咻!”

  但是那手摇扇子的年轻人速度更快,他手中的扇子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挥动过,依旧还在摇动,但是扇子上已经沾上了血。

  “哐当!”

  宁不死的右臂从肩膀处被切断,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没有人看清扇子是如何斩断了他的手臂,只能看到扇子上所滴的血液,绯红的宛如冬日的红梅。

  此时宁无死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直接呆愣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忘了告诉你,我手中的扇子乃是一件古之圣器。”年轻人用衣袖轻轻的擦拭着扇子上的血迹,得意的一笑。

  如果说道主王器可以逆转江河、破灭大地,那么祖道器就能作为一座古道场的镇道神兵,可以保全一座古道场万古不衰。

  但是在古之圣器的面前,道主王器和祖道器都是浮云,古之圣器乃是圣人祭炼的兵器,上面拥有圣力和圣纹,威力比道主王器不知厉害多少倍。

  “古之圣器”这四个字从手摇扇子的年轻的人口中说出之后,宁不死脸色变得煞白,而站在酒家外的道公子更是掉头就走,走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快。

  因为道公子知道除非自己也掌握着古之圣器,不然留下来只是死路一条。

  “你要的酒好了。”

  蓝姑娘从里屋走了出来,手中托着一个青铜酒壶,壶盖虽然被盖着,但是依旧有浓郁的酒气传出,闻上一口就能让人陶醉半日。

  “你若是今晚突破古道主的境界,借助七脉九阴的气息和古道心的力量,此酒就能助你恢复身上的血肉,更能恢复你的容貌。”蓝姑娘道。

  “谢谢。”

  宁不死留下了一条手臂,所以他现在可以离去了。他依旧用左手紧紧的拿着手中的黑色铁盒子,用道气托着酒壶,看也不看地上的断臂一眼。径直走出了酒家。

  此时天才刚刚暗下来,天空上已经浮起了漫天淡淡的星辰。

  而与此同时郭奕也站起了身,向着宁不死追去,但是刚追出了两步,眼前就突然飞掠出两个人影来。

  一个摇着扇子,一个扛着大刀。

  一个是莫问,一个是武斩。

  莫问摇着古之圣器级别的扇子,笑着看了看郭奕,又看了看玉美人,道:“郭yin贼,你还真是好本事,玉美人和你本是敌人,帝皇之都的修士却都在传你将她给上了,我本来还不相信,现在我终于相信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玉美人冷啐道。

  “我嘴里也没打算吐象牙,郭奕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其一,你现在和玉美人洞房,让我和武斩亲眼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其二,和我决一死战,上次没有分出胜负,这次一定要分出来。”莫问道。

  郭奕望着越走越远的宁不死,心头越发的不耐烦,若是被莫问给缠上肯定没玩没了,心中有些焦急的道:“决战之事下次再说。”

  说完郭奕就直接冲出了酒家,向着宁不死追去。

  但是就在这时莫问手中的扇子飞了出来,激荡出一幅圣纹阵图,悬浮在了郭奕的头顶上方,想要将郭奕给留下。

  古之圣器的确威力强大,但是郭奕现在已经达到了道主的境界,神龙之翼的力量已经可以运用到很高的地步,就算圣器也禁不住他。

  神龙之翼中有大帝级别的纹印,轻易的就从圣纹中穿梭了过去,发出一声低亢的龙吼,向着宁不死继续追去。

  莫问微微一诧,就想再次向着郭奕追去,但是一柄白玉战剑突然横在了他的面前,将他给迫了回去。

  玉美人手持白玉战剑含笑而立,笑道:“你不是他的对手,追上去也是挨揍。”

  宁不死速度相当快,早就已经飞远了,郭奕只能凭借着空气中残留的痕迹向他追去。

  郭奕在宁不死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不仅是尸气,更有一股血气,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只有当面相问,才能弄明白。

  “他修炼了血尸神法,这是敬无生的三大神通之一,他很可能是我的本尊敬无生的弟子。”敬无死的声音在郭奕的耳边响起。

  敬无死和迦叶和尚已经利用噬魂金精将战身给祭炼成功,过不了多久,就能让灵魂和战身相融合,彻底的走出葬天剑的血海世界。

  “敬无生的弟子,难怪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郭奕释然,追赶的速度更快了。

  小凤凤和风嫦妃当年都被敬无生给带走,一去数年都没有音讯,如今终于有了线索,或许可以通过宁不死找到她们的下落也说不准。

  也不知小凤凤长大了没有,是不是还是那么一个小不点?

  还有风嫦妃,这个夺走了自己初吻的女人,哎!又是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