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死人经 > 第五十二章找死
  云南分会干的?

  我也来不及询问,连忙让他们把许书刑放到床上,然后我过去小心查看他身上的情况。

  许书刑满脸发黑,刚一看我就觉得像是中毒了,仔细查看之后,发现他果真是中毒了,不过却不是单纯的中毒,而是被带毒素的道炁击伤,进而呈现了中毒症状。

  以前我听说过有些风水师,没有法器可以使用,单独靠道炁或者符箓威力又太小,所以另辟蹊径,在修炼道炁的时候,不断的服食毒药,将毒性逼到道炁之中,与道炁融合,便能让道炁之中带伤毒性,提升威力。

  当时听到的时候,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道炁一旦不够纯净,对接下来的进境影响很大,而且操纵法器也会变得艰难许多。没想到现实中还真有人这么干。

  找明原因之后,我便调动自己体内的道炁,将其度到许书刑的体内。

  道炁本就是一种非常强的能量,只要有道炁护身,一般的毒素根本就伤害不到修行之人,许书刑之所以中毒,还是因为被人打散了体内道炁的缘故。

  等我将体内道炁度到他体内之后,许书刑很快就幽幽的行转过来,也来不及说话,而是艰难的盘膝坐好,调动着体内的道炁,慢慢驱除毒素。

  我松了口气,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询问许书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文非依然还是满脸的愤恨,恨声说道,“住宿区旁边不远有一个公共活动区,今天我们在房间里觉得无聊,就出去那边坐了一会儿,结果正好遇到云南分会的人了。我们本来没搭理他们,他们却坐在我们旁边不远的地方,故意大声说着他们过几天就要去观摹真龙脉了,还阴阳怪气的说,有些分会排到了最后一名,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有一个人成功到达点穴境界……”

  “听他这么一说,许书刑就忍不住了,站起来跟他们理论,到最后,两边人都吵了起来,差点动手。但因为当时有总部的人在,最终也没有真打起来。后来云南分会的人就先离开了,我们还以为事情结束了呢,没想到,等我们往宿舍区这边回来的路上,却又被那个白景琦带人拦住了。”

  “这一次没有总部的人在了,白景琦直接动手了,他的实力不算太强,可我受伤未愈,根本无法出手,其他人又不是他的对手,最后,许书刑被打的重伤,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有点伤势。”

  云南分会,白景琦!

  我对这个人还有些印相,当时就觉得这人瘦瘦小小的看起来很猥琐,果然是相由心生,手段也是如此的无耻。

  “你们没有找总部的人汇报这件事?”我皱着眉头问道。

  张文非摇了摇头,“总部有明文规定,在这里闹事的人,不管什么原因,一旦发现就会直接驱逐。这件事要是让总部知道了,我们所有人都会被驱逐出去,所以我们也不敢汇报,只能吃了这个闷亏。”

  这时候许书刑也驱除了身上的毒素,从床上艰难的下来,有气无力的说道,“白景琦就是利用了这种规则,故意暗地里偷袭我们,如果我所料不差,接下来这几天他们肯定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让我们找不到报复的机会。”

  “是啊。”张文非点点头,拳头猛的在桌子上一咋,愤恨的又说,“要不是我受伤了,当时就让这帮杂碎付出代价!现在却晚了,恐怕根本找不到机会报这仇了。”

  其他人也全都是一副愤恨的模样,有几个人还提议我们干脆直接杀到云南分会的房间里,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算了,反正我们观摹真龙脉的名额排到了最后,索性大家一起死。

  我还未说话,这时候许书刑却抢先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样做不知当,云南分会那帮人本来就没多少天赋,来这里一趟也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咱们跟他们这么同归于尽,吃亏的是咱们。”

  我一愣,许书刑这家伙可是个火爆脾气,我之前见识过不止一次,怎么这回如此的冷静?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是啊,我们广东分会本来排名是第八,在全国所有的分会中也算名列前茅,跟云南这种最后一名同归于尽,实在是太吃亏了。

  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难道老老实实的认怂?

  这时候许书刑却忽然咧嘴笑了,开口说,“我的天赋不算高,跟周易、张文非你们俩都没法比,而且我现在也受了伤,恐怕还要影响到随后观摹真龙脉,要不这样吧,我干脆放弃这次机会,去找总部的人,跟他们汇报这件事。反正这次受重伤的是我,你们虽然在场,但却没怎么动手,到时候用我一个人,换掉云南那几个杂种,这样也不算不亏。”

  “这怎么行?”张文非连忙拒绝,其他人也都不愿意,可许书刑这时候却铁了心一般,怎么说都不行,当即就要忍着伤痛去找总部的人。

  最后还是我拉住了他,笑着说,“你别这么冲动,对付他们的法子多的是,何必要用这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法子?夺位赛上他们做了那种事,我没去找他们,他们倒是先来找咱们了,还真是不知死活。”

  我刚说完,张文非最先明白过来我的意思,回过头来,皱眉看着我,开口问道,“周易你什么意思?你要去找他们?”

  我点点头,“当然。”

  “可他们这几天肯定呆在房间里不出来啊,你要去找他们的话,他们可是十个人都在的,你一个人去的话……”张文非声音里有些犹豫。

  我张口一笑,开玩笑说,“你这可就是有些瞧不起我了,前几天韩稳男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觉得云南分会这十个人,能打的过我?”

  这次许书刑抢先说道,“可你要用阴阳阎罗笔的话,制造的动静就太大了,很有可能会被玄学会注意到。”

  我摇摇头,“对付他们,用不上阎罗笔。”

  “不用阎罗笔?”张文非严肃的看着我说,“周易,我知道你实力强,可这个白景琦也非同小可,论道炁,白景琦比你差得远,可他的道炁里面含有毒素,应付起来很是棘手。而且他们有十个人,十个人道炁加起来,肯定也比你多。别说不用阎罗笔,就算用阎罗笔,想对付他们十个人也有些麻烦。要我说,还是等许书刑和我把伤养好一些之后,趁着过几天他们去观摹真龙脉的前夕,咱们一起过去,只要小心一点,还是有可能避免被总部的人发现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但那是我得到那种诡异的墨绿色能量之前,现在有这种能量在,云南分会那几个杂种人数再翻个一翻,我根本不用阎罗笔,也能尽数对付得了。

  不过这种事情我却没法跟他们解释,只好表面放弃了自己一个人去报复,摇摇头说,“行了,这件事不急于一时,许书刑和张文非都还带着伤,大伙儿先回去休息,等明天上午,咱们再集合讨论这件事,到时候拿个主意出来。”

  现在我在广州分会的威望很强,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暂时分开,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

  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张文非坐在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颓然叹了口气,开口说道,“还是我之前犯的错,让云南分会那群跳梁小丑都踩在了我们头上,抢了我们的名额,还来挑衅我们……真他妈的憋屈!”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早点休息。

  张文非坐在那里叹了半天气,最终也只能愤怒而无奈的躺下去睡觉。

  等他睡下之后,我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告诉张文非说,我要去看一下许书刑的伤势,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离开之后,我自然没去找许书刑,而是直接往癸字区去了。

  云南分会虽然在夺位赛上获取了我们的顺位,但房间的位次却不会变,他们依然还住在癸字区最后几个房间内。

  赶到那里之后,白景琦在哪个房间我不知道,索性就随手选了一个房间敲门,结果敲了半天门,并未有人过来开门,无奈之下,我只好沿着癸字区,从后往前面找。

  一直找到编号为癸申的房间,我还未敲门,就听到里面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其他房间都找不到人,这个房间又这么乱,想必云南分会的人都集中在了这个房间里。

  这样正好,省的我再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的揍人。

  我冷冷一笑,伸手在房门上轻叩几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