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70章彪悍!
  “胖丫,都拾掇干净了,接下来咋整?”骆风棠暂停了手里的刀,转身问杨若晴。

  “胖丫?”

  瞅见面前的女娃正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个的脸,骆风棠老大不自在。

  莫不是我脸上有脏东西?

  这般想着,他下意识抬手摸了下自个的脸。

  这下子好了,原本干干净净的脸,染上了一抹红艳艳的狍子血,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滑稽。

  杨若晴回过神来,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指着骆风棠的脸:“棠伢子,咋?你也学镇上那些女人抹胭脂?”

  骆风棠尴尬得不行。

  杨若晴见好就收,不逗他了,敛起笑来,扫了一眼地上的狍子。

  狍子的外皮被拔掉了,里面的内脏也被掏空,敞开的胸腔里冒出腾腾热气。

  “棠伢子,你接下来就把狍子的五脏六腑给拾掇出来。”

  杨若晴吩咐起来,一边撸起了自个的袖子。

  “诶!”骆风棠应声点头。

  “你手里的刀给我!”杨若晴又道。

  “好!啊?你说啥?”

  骆风棠猛地打了个愣子。

  “你要这刀子做啥?”

  “当然是削肉剔骨了,笨啊你!”

  “那不成,这刀可沉了,再者,你会弄么?”骆风棠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该咋切等会你说,我来弄!”

  “别磨叽了,男子汉磨叽多了就是娘炮了!”杨若晴不由分说,直接从骆风棠手里拿过那把刀来。

  好家伙,确实有些沉。

  不过,姐也不是吃素的。

  手腕灵活的转动了一圈后,骨头关节发出一阵细微的声响,杨若晴朝骆风棠甩过去一个很拽的眼神,一手按住狍子,晦气手臂,手起刀落……

  第一刀下去,斩断了狍子的脖颈。

  那狍子的血飞溅出来,吓得旁边路过的人跳着脚让到一边。

  骆风棠也是嘴角狠狠抽搐了下,看着面不改色的胖丫,心道这女娃,真不是一般的彪悍啊!

  他蹲在一旁拾掇起狍子的脏腑,不时抬起眼来看杨若晴是如何削肉剔骨的。

  只见杨若晴比划着手里的刀,没有急着剁下去,而是用刀锋在狍子的身上,划出不同形状的区域来。

  前腿,后腿,腹背,底座……

  骆风棠不由想到了以前在茶楼里听说书人说到的大将军们,指挥千军万,将偌大的疆土画在一张巨大的牛皮纸上。

  圈出每一座城池来,行军布阵。

  骆风棠越看胖丫,越觉得她像个女将军,也在行军布阵哩。

  而她的领域疆土,就是地上那一整只狍子!

  骆风棠眼底闪烁着明亮的东西,好几次手里的狍子肠子都滑落到地上去了。

  他慌忙低头捡起来,再次抬眼时,他简直惊呆了。

  胖丫已经挥舞起了刀子,那把笨重的刀子,在她的手里就跟活了似的。

  一阵让人眼花缭乱的切、割、斩、剁后,狍子被大卸八块,整齐有序的码放在地上。

  “胖丫,你这是……行啊胖丫!”

  骆风棠指着地上那一堆堆的狍子肉,立马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胖丫把狍子身上的肉,按照狍子日常生活的习性,仔细区分了出来。

  经常弹跳的四肢,那肉几乎全瘦,还很结实有弹性。

  腹部的肉,肥肉的比例就相对要多一些。

  还有其他的部位,因为所属功能的不同,肉的肥瘦,以及肉质,还有口感上,都会有区别。

  能做到这一切,还能区分得这般清楚的,恐怕就算是做了大半辈子屠夫的人,也不一定能切割得这般完美吧?

  骆风棠能看懂,是因为他打小就上山打猎,一次次跟野兽生死搏斗,让他不得不摸清楚了野兽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胖丫,真看不出,你这一手实在太厉害了,我甘拜下风!”

  骆风棠朝杨若晴竖起大拇指,眼中光芒大亮。

  “只是,你一个女娃娃家的,咋晓得这些哩?”他随即又问。

  看她刚才的刀法,娴熟利落,不带一点拖泥带水。就算是瓦市上那些杀了一辈子猪牛的屠夫,怕是也不及啊!

  “嘿嘿,这可是我的秘密呢,你再好奇我也不能说。除非你拜我为师!”

  杨若晴笑嘻嘻的道。

  傻小子,姐姐可不会告诉你,姐姐熟悉的不止是狍子的身体构造。

  姐姐更熟悉的,是人体哦……

  “胖丫,你此话当真不?”骆风棠像是动了真格了,激动的盯着杨若晴。

  杨若晴愣了下,“啥?”

  “若我真心拜你为师,你当真会传授你的本领给我?”骆风棠问。

  “我的本领,你当真要学?我怕你会吓到尿裤子哦小子!”杨若晴打趣道。

  尿裤子?

  骆风棠的脸这次是真的红了!

  尴尬,窘迫,有些无地自容。

  自己都十六岁了,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娃娃给调戏了。

  “好啦,拜师的事先不提,咱先做买卖!”杨若晴转移了话题。

  指着地上那一堆码放有序的狍子肉,问骆风棠:“你原本是打算什么价格卖的?”

  骆风棠脸上还是火烧火燎的,闷声道:“这只狍子连皮带毛是七十斤,猪肉价钱是十五文钱一斤,我打算十八文来卖。”

  杨若晴想了想,道:“咱现在换个方式卖。”

  “咋卖,你说!”

  “我把狍子的肉照着部位,肉质,口感等不同切做了高中低三档。”杨若晴道。

  从左边那一堆肉开始指起,说道:“那是腹部连着肋骨的肉,口感最好,是高档类。统共是二十斤,每斤三十五文。第二类是后腿底座,二十斤,每斤定价二十文。第三类是前肢那一片儿,十斤重,每斤十八文。”

  “你方才拾掇的那些五脏六腑称了没?”

  “拾掇好了,也称了,八斤。”骆风棠答道。

  “八斤是吧?那就六文钱一斤。”杨若晴道,在心里快速算了一遍,“照着你之前的打算,七十斤的狍子,十八文一斤,一只卖掉是一千二百六十文。照着我这种卖法,这只狍子咱统共能卖一千三百二十八文钱。比你之前,还要多赚六十八文!”

  骆风棠的眼睛顿时亮了,多赚六十八文啊,大伯的两幅药钱!

  看到杨若晴脚边那木桶里还冒着热气的狍子血,骆风棠问:“那这血咋办?”

  杨若晴也瞟了眼那些狍子血,眨了眨眼:“嘿嘿,暂且保密,等会你自然就晓得了。”

  “好,我等!”骆风棠道,“那接下来咱该做啥?”

  “当然是吆喝了。”杨若晴道,“做买卖,不会吆喝咋成?”

  “我、我抹不开面子……”

  “万事开头难,我先来,你看着我咋吆喝,学着点啊小子!”杨若晴道,随即咳了一声,双手捂在嘴边成喇叭状,开始放声吆喝起来。

  “诶~”

  “诸位走过路过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大哥大嫂子嘞,清水镇最新鲜的狍子肉出炉啦!物美价廉,好吃又营养,快来买,快来瞧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