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方道仙 > 三百八十八章妖马,法宝
  秦先羽和阮清瑜走在前头,身后则跟随着这一群少年少女。

  让秦先羽颇为意外的是阮清瑜,这个女子家族没落,此刻与那些个少年男女也算言谈甚好,却并没有攀交情,没有多少亲近举动。

  “这里算是离得远了。”

  秦先羽自觉算是离开地仙洞府所在的那片山脉,前方大约不会再有多少势力落脚歇息,从这里腾云驾雾往长柳村去,想必不会再飞临什么宗门头顶上面过去,之前卢元宗的例子便可避免了。

  忽然,在这时,西边的山刮来一道灰风。

  这风极为邪异。

  秦先羽脚步顿住,转头看去。

  阮清瑜忽然觉得有些冷。

  身后跟随的一众少年男女,反而有些兴奋起来。

  那灰风来得极快,卷过树林之间,立在西边一座小山峰顶上。

  灰风散开,那是一头野马。

  这野马通体灰褐色,略有苍茫之态,它躯体雄壮,体态修长流畅,马尾鬃毛微微拂动。这野马高昂,目光炯炯似火焰,鼻孔中喷出两道白气。

  “妖马?”

  秦先羽一眼便能看得明白,这头野马已经成妖,修为之高,堪比道家龙虎真人,乃是一头名副其实的大妖,勉强可称作妖王。

  妖马居高临下,遥遥相望,鼻孔中喷吐白气,目光中有些冰冷。

  善信见状,凑近前来,说道:“道长你看。这妖马不知死活,居然胆敢挑衅,你再看。它就从鼻孔里出气,明显是不屑。这该死的妖马简直跟我们小祖师爷一样讨厌。道长何不顺手杀了它,让它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秦先羽偏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有些冷淡。

  善信有种被他看穿的错觉,连忙退后。

  秦先羽转回视线,再看向前方那座山峰。

  那山峰之上的妖马,已经消失不见。

  倏忽一声响。

  身前有阵灰风袭来,刹那间临近面门。

  这灰风快得惊人。

  秦先羽目光一凝,反手拔剑。一剑斩了下去。

  猛地一声嘶吼,那灰风退开,没入丛林之间。

  “好快……”

  秦先羽倒吸口气,“马本善于奔跑,这头野马成妖,且是大妖,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看清。好在我有些特异本事,可以让目光凝聚,身前一切动静都能尽数放得缓慢。”

  四野寂静,有风吹拂。拂过树梢,声音沙沙作响。

  众人俱是屏息。

  善仁目光微沉,似乎在思索。

  除却善仁之外。发现异常的还有一个文文静静的姑娘,五官柔美,性格温柔,名字也甚是贴合,唤作善柔。

  善柔低声道:“师兄,你看这位言分道长刚才那一剑,怎么像是禁地的路数?”

  善仁微微点头,悄声道:“你说得不错。”

  善柔微微皱眉,低声道:“这位莫非是禁地的真人?但他怎么没有禁地的标识?而且。看他的模样,似乎对我们的身份也不甚明朗。按说同属三地,禁地之人不可能认不出我们燕地的弟子。”

  善仁微微摇头。说道:“各宗传承,不免有些分支,就连咱们燕地,不也有许多附属的剑宗?而那些附属的外宗,总也不免有功法道术流传出去,另成一脉,又是外宗的分支,甚至有些散人修道者,怀有仙宗的些许偏门道术,也不是少见。”

  “不过外传出去的都是浅显道法,真正高深的功法或者道术,乃是宗门根本,不可能外传。”

  “他这一剑的路数,也有些浅显,不是禁地真传,八成不是禁地之人。”

  善仁解释了一番,然后拍了拍脑袋,说道:“顾着给你解释,忘了跟他说那马妖的事情,万一吃了亏……”

  话说一半,善柔已经变了颜色。

  而善盈惊呼出声来。

  因为那阵灰风又出现了。

  秦先羽足踏蝉翼步,居然不逊色于妖马的速度。

  又是一式秘剑,斩中了灰风之中,确切斩入了皮肉。

  那灰风就地翻转,显露出马身来。

  妖马长嘶一声,目光充满仇恨。

  秦先羽把剑一指,冷声道:“怜你一身道行不易,饶你一回,仍然不依不挠,妄图取我性命,你这妖马不知进退,莫非是不想活了?”

  妖马缓缓起身来,一只马耳被削去,而身上也有一道伤口,血液横流。

  这还是秦先羽留了手,否则,一式秘剑,加上清离剑本身的火符威能,足能将它一身血液蒸成血雾。

  “杀了这妖马!”

  善仁忽然喝道:“它有一件法宝!”

  秦先羽目光微凝。

  只见那马儿微微张口,口中垂下一条丝带。

  这丝带有些残旧,皱在一起,像是一条粗绳子,不甚起眼。

  秦先羽看不出任何纹路,没有阵纹,没有符纹,材质也不是什么宝物,就只是一般人身上的衣衫布料。这就是一条从寻常人身上取来的带子,皱成绳子一样。

  这算什么法宝?

  秦先羽略微惊愕。

  倏忽一下,妖马化作灰风,临近秦先羽面门。

  秦先羽一手掌心雷,一手执清离剑,虽然自觉道行高于这妖马,却没有大意。当灰风临近,秦先羽一记清离剑便递了过去。

  这一剑没有留手,剑上的火符威能尽数施发开来,只须一剑刺中,定然便是血雾蒸发。

  秦先羽连龙虎巅峰真人都能斗上一把,而这妖马道行远不如秦先羽,必然是要死在这一剑之下。

  就连秦先羽也是这般认为的。

  但下一刻,就从灰风里面探出一条皱成绳索的丝带。

  秦先羽这一剑忽然顿住,然后浑身都定住,左手掌心雷都难以施发出来。

  刹那之间,就仿佛陷在泥潭沼泽之中,又如同被一座山峰压在头顶。

  秦先羽浑身动弹不得。

  然后那丝带绳索打在秦先羽身上。

  这丝带轻飘飘地,比风儿还轻,拂了过去。

  秦先羽胸口一阵剧痛,然后气血翻涌,往后抛飞出去。

  嘭地一声。

  秦先羽摔在草地上,气血翻涌,吐了口血,他脸色惊骇,胸口火辣辣一片。

  妖马伤了秦先羽,犹自不足,化作一阵灰风,便来到秦先羽身前,人立而起,双蹄踏下。

  “去!”

  忽有一道白光闪过。

  善仁盘膝而坐,膝上横着一个木匣。

  木匣已经打开,内中有无数药材,俱都泡在水中。

  而那白光,正是从木匣内中飞出去的。

  妖马长嘶一声,显得颇为不甘,然后身子化成一阵灰风,闪开这道白光。

  阮清瑜惊道:“飞剑!”(未完待续)

  ps:早睡早起,明天钓鱼……

  人太懒散了,今天定了作息表,尽量严格按照上面来,码字也会多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