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恽夜遥推理 > 第九百四十一章双重镜面杀人调查篇第六幕

第九百四十一章双重镜面杀人调查篇第六幕

  带警察去吗?那她想要的东西就永远也无法得到了,这对于此刻的王莉莉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能甘心,因为她为此付出了现在的一切,包括亲人。

  想到这里,王莉莉脑海中浮现出熟悉的脸庞,一股若隐若现的味道沁入鼻尖,让她差点掉下眼泪,‘就这么抛弃了本该安逸的一切,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扪心自问,可是却没有答案,又或者说问题的答案是此时此刻的她,没有办法回答的禁忌,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等待,现在就等于煎熬,可是不煎熬,又没有任何出路,王莉莉再次向房门走去,轻轻打开一条门缝,那门轴发出的吱嘎声都让她心惊肉跳。

  黑暗的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王莉莉走到门外,伸手按亮了壁灯,重复看了一遍,走廊里确实没有人,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我得想想办法,至少弄清楚那家伙住在哪一间房间。’

  这个时候,她的眼角无意中撇到斜对面墙壁凹进去的部分,那里的一扇破门一直开着,之前都没有人注意,“也许里面会有电梯或者楼梯,可以通到公寓楼的后面什么的。”王莉莉想着。

  可是等她靠近,看到的却是一扇同自己那间出租屋一样的房门,房门紧闭着,钥匙就插在门上。

  鬼使神差的,王莉莉伸手拧动了钥匙……

  第二天早晨7:50,视线回到警局里面,付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他正在翻看桌子上的一大堆卷宗,关于黄巍,付军找到了非常有趣的东西。

  他在尚源娱乐工作的几年间,不断在投资其他各种行业,比如游戏业,网上app,小型娱乐工作室,明星经纪公司等等。

  如果光是这样,付岩顶多认为他是一个急于求成的人,但这些公司的经营时间都没有超过一年,有的甚至半年就倒闭了,究其原因,大多是因为其合伙人犯了违法的勾当,有的是嫌非法集资,有的是偷税漏税,还有涉嫌套路贷的。

  只有黄巍,至今为止平安无事,每一份材料中,他都只作为当事人来为警方提供证词,完全对合伙人的犯罪事实一无所知,调查结果也没有对黄巍不利的证据。

  ‘真是太奇怪了,这个黄巍到底在做什么呢?’付岩放下手里的纸,陷入沉思。

  付军把这些材料交给他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面可能涉及行业黑幕,如果调查出来,也许黄巍,尚源娱乐老板,甚至恽夜遥和恽峄城都脱不了干系,所以才让付军去秘密监视他们。

  但回到办公室之后,仔细阅读卷宗,他又开始有了别的想法,首先,黄巍的这些合伙人大都是外地的,主营业务也与尚源娱乐关联不多。按照付岩的想法,尚源如果要洗钱,大可投资几部大成本影视剧,完全不用零零散散的去打这种擦边球。

  其次,所有投资公司加起来的成本也不过千万,不及尚源一部电视剧的成本,但涉嫌的事情,其中任何一件,只要与尚源挂钩,都可能导致它在娱乐圈的地位轰然倒塌,尚源的老板会那么傻吗?

  还有,就是恽峄城,这个人除了在家写剧本和小说之外,根本就不做任何其他投资,他为尚源公司提供过很多剧本,小说也非常有名。这种人也不需要借助黄巍去做那些事,付岩想来想去,他们与黄巍合作的可能性都很低。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原因?或者问题出在恽夜遥身上?看来调查要集中在黄巍和恽夜遥两个人身上才行。’付岩想,不过,恽夜遥那边有谢云蒙在,目前只能先从黄巍入手。

  这样想着,付岩伸手拿起了电话听筒。

  电话是打给尚源娱乐公司的,接听电话的也是尚老板本人。

  “你好,这里是尚源娱乐,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市区公安局的刑侦队长付岩,我想找你们老板谈一下。”

  “哦,我就是。”

  “那太好了!你们这里有一个叫黄巍的经理人吗?你知道这几天他在哪里?”

  “有,这几天我也正在为黄巍的事情烦恼呢!”

  “是吗?具体说说看。”

  “好。”

  接下来,尚老板就把这两天来黄巍的异常举动,包括他私自去机场接恽夜遥,欺骗恽夫人以及无端消失踪迹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讲述了一遍。

  付岩听完,问道:“之前黄巍有什么异常举动吗?”

  “没有……”尚老板的语气显得不太肯定,他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那件事算不算?”

  “哪件事?”

  “就是喝酒,黄巍刚进入公司的时候,不太会应酬喝酒,近几年,他似乎酒量见长,每年都有一两次,他喝醉了没法来上班,每次几乎都会持续两三天才恢复。”

  “后来我问了他的朋友,说是黄巍迷上了海边醉香居的自酿酒,这个反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也无权过问,只是警告他不要因为喝酒误了公司的工作就行。”

  “那些醉酒的日期固定吗?”

  “不固定,反正每年都会有几次。”

  “你能提供近三年黄巍请假的具体日期吗?”

  “可以,公司都有记录,我让人查了之后打印送过来。”

  “不必了,发到我邮箱里就可以。”然后付岩提供了一个私人邮箱给对方,接着他问:“尚老板,除此之外,黄巍还有其他异常举动吗?比如瞒着公司做一些投资等等。”

  “没有,这倒是没有发现过,但我不明白黄巍为什么要欺骗恽夫人他挪用了公司的资金?这可是要吃官司的,我完全想不明白这样做的目的。”尚老板声音听上去有些焦躁。

  付岩说:“你先不要胡思乱想,这件事警方会介入调查,你这边如果有什么新的信息,一定要及时提供给我们。”

  “这是当然,哦,对了,我之前和恽编剧也通过电话,她说会把情况报告给谢警官,不知道现在他们通过电话没有?”

  “我知道了,我会询问谢警官的,谢谢你的配合。”

  通话结束之后,付岩收起卷宗,打了一通电话给恽夜遥的父亲恽峄城,但电话没有打通,他离开办公室,去查看莫海右那边送过来的验尸报告。

  视线转移到恽峄城家里,本来决定一早就给警局打电话的恽峄城,却临时决定不打了,至于原因,和晚上恽夫人跟他谈起莫海右的事情不无关系。

  其实,恽峄城很清楚莫海右的真实身份,他也不是漠不关心对方的情况,就像恽夫人猜测的那样,他有着自己的难言之隐。

  至今,恽夜遥和莫海右对感情的专一,都像极了恽峄城,他年轻时就是这么一个痴心的人,只不过命运对待他比对待他的两个儿子要无情的多。

  恽夫人此刻安静的躺在床上,也许是晚上谈话没有好好休息,她睡得很熟,床头柜上放着一台小巧的仪器,像是治疗仪,此刻打开着,正在自动清洗,发出轻微嗡嗡的声音。

  手机就放在治疗仪的边上,恽峄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后,对着话筒轻声说:“喂!是刘医生吗?抱歉,这么早给你打电话,我想了解一下,最近我夫人的记忆情况有没有改善?”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恽峄城点了点头说:“那就拜托你了,过去的那一段记忆现在还不能让她想起来,还有那孩子,也是个医生,不过他的工作比较特殊,你认为他会靠自己治疗恢复记忆吗?”

  这一次的回答明显让恽峄城松了一口气,他叹息着说:“我夫人的健康状况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让她其他方面都好起来,不管花多少钱都行。还有过去她脸部的手术目前还有一些后遗症,你也一定要帮我隐瞒过去。”

  一分多钟之后,恽峄城挂断了手机,随手放在桌上,他看向恽夫人,伸手抚上那张与记忆中有几分相似的脸庞,眼眶渐渐湿润了……

  ——

  时间往前回溯一点点,凌晨5:37。恽夜遥和谢云蒙还在海滩边寻找颜慕恒留下的线索。

  从地下室和海滩边的痕迹来看,颜慕恒和小冰应该是跳入海里避开刑警目光的,恽夜遥算是有些小小的惊讶,他原本以为颜慕恒不会游泳。

  “这家伙,躲在海水里,要一点动静都没有,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他到底还有多少隐藏技能是我们不知道的?”恽夜遥调侃似的问谢云蒙。

  谢云蒙只是蹲在那里,微微摇了摇头,说:“没那么简单,警员会从沙滩上的脚印看出有人跳进了海里,除非这家伙在下水之前有办法把脚印去除掉。”

  “确实如此。”恽夜遥应和,走到了谢云蒙身边,“如果他是迫不得已跳进海里躲避的,那么脚印肯定没办法去除;如果他是有别的打算,比如,并没有刑警发现他的踪迹,而是故意跳进海里,希望我们从中得到某些线索的话,脚印也就可能是故意保留的了。”

  谢云蒙站起身来,问:“可是从脚印和海水这两方面,我们能得出什么样的线索呢?”

  那就要回里面去看看了,恽夜遥故弄玄虚,谢云蒙知道他总是这个样子,也不计较,而是跟着演员先生一起往酒坊后门走去。

  回进刚刚出来的地方,两个人直接走进了楼梯边上酒窖的门,谢云蒙站在门口,等待着恽夜遥的解答。

  恽夜遥拿起一个作为赠品的小酒桶,说:“海水没有别的意思,只可能是指代这些自酿酒,因为只有它们混合了海水的气息。然后是沙滩上没有被海水冲走的脚印,小蒙你认为那些脚印的图案像什么?”

  “图案?什么也不像啊,等等……沙滩上的脚印没有花纹,我本来以为那些脚印只是被冲淡了。”

  “不是这样的,小蒙,海水如果冲平了脚印上的花纹,那么脚印的轮廓也一起会被冲掉,就算冲淡,花纹也应该可以模糊看到,那些脚印只能说明,颜慕恒把什么东西垫在了脚底下。”

  一边说着,恽夜遥一边在一个一个酒桶之间寻找着,并小心不去踩到地上的尸体痕迹,几分钟之后,他在一个酒桶前停下脚步,将它拿起来握在手心里。酒桶比他的拳头大不了多少,放在其他酒桶的后面,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过去。

  这个酒桶上没有商标,表面湿湿的,粘着一些沙粒,恽夜遥说:“我想小恒是要我们根据脚印来寻找这个酒桶,脚印没有花纹,就代表他把酒桶上的商标纸黏在脚底下了。”

  “一般这种商标会环绕酒桶外围一圈,拉直了,正好将整个脚底覆盖住。而酒桶上的沙粒,也是他希望我们检查这个酒桶的暗示。”说完,恽夜遥打开酒桶盖子。

  立刻,一股酒香扑面而来,盖子没有封死,就证明酒桶之前被人打开过,恽夜遥把酒桶倒过来,里面没有酒,只掉出了一张小纸条,展开上面写着‘无面人’。

  谢云蒙接过纸条,问:“无面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不过很可能是王莉莉的同伙,或者是指挥王莉莉的人。”

  “那我们现在要到哪里去找这两个人?”

  恽夜遥把鼻子凑近酒桶边缘闻了闻,笑着说:“小恒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怎么说?”

  “小蒙,你来闻闻看就知道了。”

  谢云蒙疑惑的看了恽夜遥一眼,走到他面前,伸手接过酒桶,凑近鼻尖。立刻一股海水的味道冲进鼻腔,可没有别的异常,他再次抬头看向恽夜遥。

  演员先生也不做声,用眼神示意谢云蒙再闻闻,刑警先生只好再次把鼻尖凑近酒桶。这一回,还没有闻到什么,他就看到酒桶边缘伸出一片薄薄的触角。

  “那是什么?”谢云蒙猛的抬起头来,用手指将里面的东西抠出来,居然是黄色的蜗牛。

  恽夜遥说:“这是一种海蜗牛,能在浅海里找到,也容易被浪潮推到沙滩上来。你看这个海蜗牛的壳,缺少了一大块,酒桶里应该还有几个海蜗牛。也许颜慕恒利用了这东西的壳,给我们指明方向,黄色在沙滩上可是很明显的。”

  “走,去离开海滩的路上看看。”谢云蒙将酒桶带上,朝外走去,恽夜遥立刻快步跟上,两个人回到沙滩上,谢云蒙顺手将酒桶扔进海里,里面的海蜗牛还活着,扔进海里它们自己会逃生。

  很快,刑警和演员就来到了沙滩另一头,一路寻找,果然,从几个脚印下面扣出了黄色的碎壳。根据这些脚印指明的方向,他们又从一些街道角落里找到了碎壳,慢慢接近王莉莉和无面人租住的公寓附近。

  此刻,公寓楼里面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还是要把时间线推移到凌晨五点钟以前,来看看王莉莉进入无面人的租住屋之后发生的事情。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摆设同王莉莉自己房间的摆设相差无几,窗帘拉的很紧密,王莉莉仔细观察了一圈房屋,然后走到窗前,一把拉开了窗帘。

  还未大亮的天空显得朦朦胧胧,但外面的路面上已经很热闹了,都是些上早班的人,还有小摊小贩。王莉莉发现这里看出去的视野非常开阔,几乎可以看到小区中间整条马路,她视线落到窗台上,那里有几个很浅的手指印,还有一些烟灰。

  ‘看来有人一直站在这里观察室外。’

  王莉莉确定这个人就是无面人,因为除了他,其他住客没有必要在晚上看着窗外不睡觉。由此,她也肯定这间就是无面人租住的房间。

  放下窗帘,王莉莉开始在房间里翻找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总觉得无面人隐瞒了很多事情,有可能会在什么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秘密。但同时,她也非常害怕,如果无面人回来了,看到她在搜查房间,那么她就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我只是简单看一下,希望他不要那么快回来。’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王莉莉更害怕无面人抛下她不管,自己溜回镜面别墅去。左右矛盾的心情,让女人的手微微颤抖,不小心扯落了桌上的一样东西,那是一块皱巴巴的皮料。

  王莉莉一开始没有当回事,把皮料随手扔在床上,几分钟之后,当她再次看到皮料的时候,却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到了这黄褐色的东西上面有两条裂缝,裂缝周围有些微肿胀,就像是人的眼帘一样。

  再仔细看去,在裂缝中间居然有淡淡的像眼珠一样的东西,王莉莉死死捂住嘴巴,越看,她就越觉得皮料像是从人脸上剥下来的。恐惧像小虫一样蚕食着她的心脏,迫使她慢慢向房门口退去,想要尽快逃离这个房间。

  “你在干什么?”

  一个小姑娘的声音从房门口传来,王莉莉差点惊叫出声,她猛的回头看向房门口,门口站立着一个笑嘻嘻的少女,大概十几岁的模样,正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她。

  “你不会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吧?怎么这样一副表情?”少女继续提问,瞬时要向房间内部走去,被王莉莉一把拦住了。

  王莉莉问:“你是谁?”

  “我是管理员的外甥女啊!”少女回答:“刚才住在这个房间里的男人和我一起下楼去了管理员室,现在正在里面喝茶呢。”

  “他……他的脸没有什么异常吧?”王莉莉犹豫着问道,拦在房门口的身体一点都没有松懈。

  少女好像并不在乎她的行为,继续说:“没有啊,他好帅的,我超级喜欢,所以想来问问你他的名字。”

  “他长什么样?”

  “哎?你自己的男朋友你不知道吗?”

  看着少女惊愕的脸庞,王莉莉弄不清楚她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很惊讶,是谁告诉她自己是无面人的女友?而且无面人怎么会在不认识的人面前露出真面目呢?许多疑问在王莉莉脑海中徘徊,可她又说不出口,因为她对现在的状况已经糊涂了。

  停顿片刻,王莉莉说:“能带我去管理员室看看吗?我想找他。”

  “可以啊!跟我来吧。”少女再次露出甜甜的微笑,回头朝楼梯口走去,王莉莉提步跟上她。

  但脚步刚刚迈出去,和无面人在电话里的对话就出现在了王莉莉脑海中。

  ‘刚才有人敲我的门,你看到是谁了吗?’

  ‘没看到,我也在房间里,不过,现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了,那个人已经被管理员的外甥女带下楼去了。’

  ‘管理员的外甥女?’

  ‘这些你不用管,如果再有人来找你的话,你就说自己的听力不好,又把助听器给丢了,所以刚才没有应门,房租我已经交了一年,所以你不用担心管理员来收房子。’

  ‘那我们今天还回不回别墅了?’

  ‘不回了,过几天吧,现在风声太紧,可能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

  ……

  王莉莉突然说了一句:“小姑娘,你带下楼的人真的是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住客吗?”

  “是啊!”少女回过头来看着王莉莉,一脸天真无邪。

  但是王莉莉却向后退了一步,继续说:“他刚刚和你在我房门外的对话我都听到了,你在骗我!”

  这句话让少女愣了一下,稍稍显露出一点尴尬,但很快被她掩饰过去了。少女说:“我没有必要骗你,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和他在你房门前对话不假,但是,我亲眼看到他从这间房间里走出来,当然会以为他是住在这间房间里的租客喽。”

  “可你是管理员的亲戚,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房间里的租客呢?”王莉莉有些强词夺理地说。

  少女回答她:“谁说管理员的亲戚就必须了解他工作的内容?我舅舅自己都不清楚这栋楼里住了多少人,我凭什么要知道?再说,我不过是难得来住几天而已,楼上住着什么人,和我又没有关系。”

  “那……那你上楼来干什么?”

  “我不过是无聊上来逛逛而已,算了,下不下去随便你,我走了,又不是我提出要带你下去的,真麻烦!”

  少女终于有些不耐烦了,转身作势要往楼下走,几大步走到楼梯口,见王莉莉没有跟上来,于是又回头说了一句:“你真的不去看看?”

  王莉莉没有反应,只是看着少女的方向,后者也没有再停顿,噔噔噔就跑下楼去了。

  等到脚步声消失,王莉莉呼出一口气,其实她不是没有好奇心,找不到无面人对她来说会很麻烦,但是她也害怕刑警会在楼下等着她,那个精明的演员先生,说不定此刻已经猜到他们的动向了,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对于恽夜遥的过去,王莉莉已经了解过很多了,从书和报纸上,这些足够她慎之又慎,那么多人被杀,她也在意料之外,现在警方所有的眼睛都盯在犯罪嫌疑人身上,尤其是她。

  慢慢挪动脚步,关好无面人房间的门,王莉莉的手把在门框上犹豫了一会儿,重新打开门又走了进去,她要拿走那张‘人皮’,不管是不是无面人杀人的证据,也许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说不一定,把柄越多越好,无面人能不能信守承诺得全靠她自己。

  走近那张大床边缘,王莉莉战战兢兢看向‘人皮’的方位,眼角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影子,就近在咫尺,王莉莉一下子愣住了,她很清醒的意识到无面人已经回到了房间里。

  没有惊叫,但心情更加恐惧和慌乱,她惨白着一张脸缓慢抬头,果然,头顶上方是那张没有五官的脸,如同恶鬼。接着,视线又向下看去,床单被掀起了一大块,王莉莉这才意识到,刚才她因为被‘人皮’吓到,忘了检查床底下。

  “谁让你进来的?”无面人质问,声音很轻,却让人不寒而栗。

  王莉莉说:“我想要找你,因为找不到你会让我不安。”

  “我说过让你不要来窥探我的秘密,这对你没有好处。”

  “这不算是窥探,我也没有拿走你什么东西。”王莉莉辩驳。

  可是无面人不依不饶,说:“你差点就拿走了,你不要跟我说回进房间不是为了这个东西。”无面人把‘人皮’举到王莉莉眼前晃了晃,她瞬间后退了几步,上面的那对‘眼睛’近看更加神似了。

  背后的冷汗在不停滴落下来,王莉莉感觉再不离开这里,自己也会变成一张人皮,这让她抱紧了双肩,有些发抖。

  也许是看到威胁起效了,无面人语气柔和了一些,说:“算了,幸好你什么都没有拿走,就这样吧,你现在回到自己房间里去,没有我的电话不要再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王莉莉如临大赦,快速向门口走去,当她走到房门外,两个人拉开足够的距离之后,才回头问:“那个是什么?”

  “这个吗?”无面人又晃了晃手里的‘人皮’,反问:“我的面具,你信吗?”

  “你要是走了,我要怎么办?”没心情回答,王莉莉又一个问题抛了过去,她现在只想确定自己最需要关心的问题。

  无面人摇了摇头说:“该说的,我在电话里都已经讲清楚了,还有那个号码你最好不要再去打,那是我买的一个临时号码,已经作废了。……如果你真想知道为什么我不会走,那就告诉你吧,因为刑警已经在楼下了,我和你一样,一旦离开就会被跟踪。”

  “他们不认识你。”

  “也许我的伪装已经成为了搜捕我们的标志,可我又没有办法抛弃它,因为面具底下有一张更有标识性的丑陋的脸。”

  “那么说刚才那个小姑娘确实是想欺骗我进入刑警的圈套?”

  “幸好你没有下去,还算有点脑子,现在问完了吗?问完就回去吧。”

  “好,我相信你这一次,希望这次我也算是有脑子。”王莉莉说完,观察了一下走廊里的动静,就大踏步回到自己房间,无面人听到对面房门响起关门声,才走过去看了一眼,确认走廊里没有人,他关上自己的房门,同时顺手撕下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一张我们似曾相识的脸……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