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图腾 > 第十四节猎虎
  喝了几个小时的茶,时至晚上七点,秦家的庭院里开了灯,摆出了三张大方桌。???????·大人两桌,小孩一桌,热热闹闹地吃起了晚饭。

  橙红的灯光从屋檐下的老式灯泡中透出,稀稀落落地撒在掉了大半漆皮的方桌上。此刻,老旧的餐桌上摆着红葱头炒鸡、白切鹅、土豆焖鸭、炸排骨、猪油炒青菜、猪大骨菜干汤和好几样说不出名字的远东农家菜。除了丰盛的菜式,秦宝山还从地窖里挖出一坛陈年老酒,用大碗给铁渣和三位武僧盛满,然后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秦可儿和牧千鹤则跟小孩们坐一桌,吃得十分欢畅。

  吃完晚饭,众人又聚在客厅里喝茶聊天。远东人的娱乐很少,晚上除了打牌下棋,就是喝茶看电视,或是闲聊嗑瓜子。可是,铁渣原本就不善言谈,平时更没有闲聊的习惯,而三位火角神庙的云游武僧也是寡言少语的人。所谓的闲聊,就是秦宝山一个人说,其他人都在听。

  自从踏入秦家的门,铁渣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做什么事情都缚手缚脚的。一方面,在长辈们的关注下,他不能和秦可儿、牧千鹤显得太过亲密;另一方面,秦宝山总是有意无意地望过来,让他不得不摆出一副严谨认真的态度。

  其实,铁渣平时也没什么娱乐。以前在铁山镇的时候,他天天都要为生活而奔波,难得坐下来休息一会,也只是发发呆。有些时候,他会和老牛在修理厂门口呆坐一整天,一句话不说。后来到了世界尽头,他天天都要学习,还要修行古武,偶尔休息的时候,他就会和科赞坐在城堡门口,晒着太阳,发一整天的呆。

  如果硬要说他有什么爱好的话,估计也就一项——和不同的女生互动。  ·然而,在这秦家大宅里,他就连最后的喜好也被剥夺了,就只能干坐着发呆。听秦宝山吹嘘了一个晚上,无所事事的铁渣洗了个澡,就回房睡觉了。

  睡到半夜,他爬了起来,轻轻拉开门上的大木栓,悄声无息地摸出房门,在墙壁的阴影中潜行,想要寻找两女的房间,却在这时,听见了秦母的咳嗽声,不得不退了回去。

  一夜无话……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秦宝山就敲响了铜锣,将一家老小和客人们都吵醒了过来。片刻之后,在秦家的厨房里,刚洗漱完毕的铁渣一脸不爽地看了眼正在喝米粥的秦可儿,那凶狠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秦可儿当即软声细语地劝慰了好一会,说今晚一定找个机会,和千鹤一起过去陪他。铁渣这才哼了一声,吃起了咸菜配白米粥。

  吃完早餐后不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热闹的人声。铁渣带着两女循声而出,只见门外的空地上,站着五、六十个村民,而不远处还有人陆续朝这里走来。铁渣一向不喜欢人多,正想往回走,却被秦宝山拉住了。

  “乡亲们,这位是西边来的铁大人,给你们带来了不少城里货。”秦宝山朝村民大声说道,顿时引来了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谢谢铁大人……”“城里人就是不一样。”“真客气啊,还给我们捎东西了。”

  不一会,秦宝山的儿女们将铁渣买来的礼物搬到门口,分成一份份送给村民们。

  “哎呀,这姑爷可真好。”“三丫头真有福气。?·”“是村长有福气啊。”“是啊是啊……”村民一边排队拿东西,一边兴高采烈地议论着,就像过节一样。

  “我就知道,三丫头将来一定会大有出息。”“她呀,从小就聪明伶俐,算盘子打得啪啪响。”“她还会唱诗歌呢……”而拿完东西的村民,走之前纷纷朝秦可儿竖起大拇指,不停地夸奖着。山里人淳朴,得了好处就说好话,一点也不含糊。

  大约半小时后,秦家村的一千多户人或多或少地分到了一点城里货,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些东西虽然不了值多少钱,或许是一个午餐肉罐头、或许是几根腊肠,或许是小半块火腿,亦或许是一件不知道能不能穿上的衣物,但他们个个都欢天喜地,真诚地向秦宝山父女和铁渣表达了谢意。

  大部分人散去后,有二、三十名年轻小伙子留了下来。他们都穿着皮甲,背着步枪,踏着兽皮靴,一副深山猎人的打扮。

  “村长,让我们去吧。”“我们要为二嘎子他们报仇。”“不弄死它,以后进山的人都不安全。”年轻人的猎人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秦宝山伸手压了压,示意众人不要急躁,随后走进宅子,将三名云游武僧请了出来,并说明了这次行动的安排。他打算挑选十名经验丰富的猎户,由秦可儿带队,领着三名云游武僧进山杀虎。

  接下来,在秦宝山挑选人手的时候,秦可儿回房换了一身战地护士装。只见她扎上武装皮带,将银星手枪别在小腰上,再背上一组应急医疗包裹,就精神抖擞地走了出来。

  经过房门的时候,靠在门柱上的铁渣侧脸看了她一眼,旋即咧嘴一笑,问道:“你真的要去吗?”

  而靠在另一侧门柱的牧千鹤,也跟着调笑道:“小屁股,你会开枪吗?”

  “当然了。”秦可儿撅起小嘴,拔出腰间的银色手枪,摆了个战斗的姿势。

  “哎哟哟~英姿飒爽呀~”牧千鹤笑眯眯地说道。

  “保险没关,小心走火。”铁渣淡淡地提醒道,秦可儿脸色一变,急忙收起手枪仔细检查,却发现保险栓还关着,就抬起头,朝铁渣哼了一声。

  数分钟后,秦宝山安排好人手,正要宣布出发,铁渣却站了出来,说要跟着去。秦宝山还来不及开口,其中一名武僧就抢先一步,阻止道:“铁渣大人,来的时候大宗师就吩咐了,说您是大贵客,不能以身涉险。”

  “女人都能去,还有什么危险的?”铁渣问道。

  “这……”那名武僧犹豫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大山石,说道,“您要能一拳打碎那块石头,我们就不阻止你去。”

  铁渣随即走了过去,检查了一下石块,发现是花岗岩,如果不穿动力甲根本打不碎,就转头问道:“这是花岗岩,硬度太高了,可以用剑砍吗?”

  那武僧点了下头,他相信,刀剑是无法奈何花岗岩的,特别是对方没穿动力甲的情况下。他刚才只是说说而已,希望对方能知难而退。可是,他很快就看到铁渣抽出背后的直砍刀,然后双手握住刀柄,腿部微微弯曲,眯起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三步外花岗岩。

  沉静之中,铁渣凝神聚气,缓缓弓起腰身。下一个瞬间,只听见他一声暴喝,同时蹬地而起,仿佛定格在半空之中,猛然一刀斩下!

  “铛!”

  随着一道晃眼的刀光闪过,一声嗡鸣巨响传来,只见那两米多高的花岗岩竟然被从中劈开,缓缓向两侧倒下,激起了一阵沙土飞扬。

  接着,在场的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前,铁渣就漫步走了回来,随意地问道:“可以了吗?”

  “行!”武僧回过神来,连忙点头说道。对方露这一手,足以表明超远他们的实力。他是一名二阶灵能者,自认为全力运转动力核心,也只能用铁锤击碎这块花岗岩,用刀是绝不可能的。

  既然铁渣跟着去,牧千鹤自然也要跟着去。

  数分钟后,队伍整装出发,赶着三架牛车,离开秦家村向深山走去。这里是人类居住区的边缘地带,再往南就是远东的无人区——连绵远山。

  连绵远山泛指远东大陆南部和西部的连绵数万里的无人山区。那里海拔最低超过七千米,最高超过一万二千米,空气稀薄,山石嶙峋,草木稀疏,常年积雪。

  秦家村的海拔在三千米左右,越往南走,地势就会越高。而秦家村的猎人,活动范围通常是在海拔三千米到四千米之间的山林里。因为海拔到了五千米左右,植被就会变得稀疏,动物也会随之稀少。取而代之的,将是一望无际的雪山。

  出发的第三天上午,牛车队走进了一片密林之中,铁渣正和两女在车上玩牌,前方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浑厚的嘶吼,那声音十分低沉,但穿透力极强,就像轮船的汽笛般。

  铁渣立即警觉地站了起来,同时取下灵能武者步枪,拉栓上弹,并开始蓄能。他没有离开牛车,因为他此行的目的不是猎虎,而是看好自己的女人。

  几秒钟后,两名在前方探路的猎人飞奔回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四楞子没了,它就在前面,快追过来了。”

  三名武僧见状,立即取下灵能突击步枪,连续后几步,呈三角形地护在铁渣所处的牛车旁。他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贵客的安全,次要任务才是猎虎,这是他们出发前,大宗师千叮咛万嘱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