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冢世界 > 第二十八章白骨未化
  风卷残云。

  数以万计的妖兽大军,双膝跪地,双目无神的奇装异服的人族,两个人双手双脚尽被捆住,忍受鞭打,却发怔。

  林立一步一印,怒火就似狂风海啸。

  原来,苏云和庄青并未穿越到城池,而是就在迎仙峰下的森林中,被妖兽俘虏,饱受折磨!

  “我为你掠阵。”姬怡声音幽远,她也尝过亲人、朋友被折磨,然后被人虐死的痛苦,“是生,是死,再无所谓。”

  林立心口发疼,很想说不用的,可是话在嘴边,怎么也吐不出来。

  “谢谢……”

  慢慢走向妖兽大军的背影,渺小的如同尘埃。

  城中的一些人沉默,同胞正在走向深渊,而他们竟只能龟缩,龟缩着缄口莫言!

  一个少年迈出脚步,又被身边的老人拉了回去。

  诡异的气氛,酝酿在彼此间。

  顾潇和王营已经能活动,但他们并不能出城门,扒在城头,鼓紧腮帮子,视线一瞬不瞬的落在黑袍飘飘的背影上。

  “孙空。”林立袖边金色的彼岸花纹似活起来,“放了他们,你要的,是我。”

  他明白,猴子要的是金箍棒,而他是唯一的钥匙,祭天的祭品,都只是幌子!

  为的,就是逼迫他乖乖送上门。

  一众妖兽猩红残暴的眼神落在渺小的人族男子身上,又看向戴着面具的黑衣人。

  “哈哈……”孙空仰天大笑,“林立,你早为我做事,说不定事成之后,带你攻打临城。”

  他张开怀抱,好似拥抱整个天地,惬意道:“打下昆仑圣域,打下第一仙禁,甚至……荒古世界,届时,说不得我会赏你一个域,尽享荣华富贵,世间绝色!”

  “可惜……”

  孙空狞笑,神态很不正常,“迟了。”

  林立滞步在妖兽大军前一里处,怔怔。

  若不经历绝望,那就不会癫狂。

  除苏云和庄青以外的人,在猴子音落时,人首分离,鲜血挥洒长空!

  如同草芥,镰刀割下,齐声而落。

  林立眼睛微颤,袖边随风飘动的彼岸花金纹几欲脱离袖子。

  “二蛋!”

  往昔熟悉的面容死去,苏云和庄青哆嗦,怒吼咆哮,“别管我们!快跑!”

  孙空脸色一沉,道:“聒噪!既已无用,留下做甚?”

  林立眼瞪如铜铃,怒喝声震荡苍穹,破碎九幽,袖子上的彼岸花蓦地绽放刺眼的金芒!

  虚空之中,凭空生出一朵盛开的金色彼岸花,美艳动人。

  姬怡抬头,喃喃道:“果然,你不曾骗过我。”

  舒婉心来到城头,看到异象,目光闪烁,道:“打开大阵,出城迎战妖兽!临城众儿郎,随我,杀!”

  平日里宛如女子的他,充满血性,阳刚。

  守城修士热血沸腾,城下早已在沉默中走向爆发的修士们情绪高涨。

  “杀!”

  孙空眼神一冷,准备出手。

  林立笼罩在金色光辉下,瞬息,竟至苏云庄青两人面前,出拳轰杀利爪横扫而来的妖兽。

  “瓜皮,米虫。”

  金光灿灿,黑袍飘扬似战衣。

  “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云和庄青满是伤痕的脸上裂开笑容,鲜血淋漓。

  “找死!”

  孙空持棍竖挥。

  姬怡冷冷扫视一众妖兽,玉手轻弹,直面猴子!

  “一指轻弹。”

  虽有黑袍加持奇异在身,但对上猴子,林立还是得跪,临城的支援已经到场,他拉上苏云和庄青,化作流光,飞速退回城上。

  “二狗,麻子。”黑袍加持,对付天涯境或许不成,可是乘风境,他自诩不怕任何人,“瓜皮和米虫交给你俩了!”

  说罢,猩红雾气裹住拳头,金色的流光划破苍穹,落入妖兽大军之中。

  灵气沿功法路线运转,比往常更加顺畅,血液流动,血管竟有些撑不住!

  落入妖兽大军,如同蛟龙进海,凶猛无畏。

  一拳挥出,一头乘风境中期的荒兽浑身龟裂!杀入大军,毫无疲惫感,九头凤等天涯境荒兽看得目眦欲裂,偏偏临城此次出动的十五名天涯境修士委实不弱。

  “小子,拿命来!”

  一尊天涯境初期的妖精脱离战场,直指林立。

  低等战力,修士与妖兽相差无几,放流一个恐怖的人形凶兽屠杀妖兽大军,哪怕最后他们这些顶尖战力赢得战争,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得不偿失!

  姬怡直面孙空,来来往往,竟难分胜负。

  常长悄无声息的来到战场边缘,静默地关注着姬怡,周边,似无人看得见他。

  “来得好!”

  林立畅快淋漓,对着眉间有一颗紫色晶石的天涯境妖精,毫不犹豫的打出一拳。

  妖精眼神一变,忽然收掌,森森白骨从嘴中吐出,化作长鞭横扫过去!

  “再来!”

  红金两色的光芒闪过,林立一拳轰碎骨鞭,剧烈的能量波动荡开,周边特意避开些的修士和妖兽仍不免受些轻伤。

  “痛快!”林立大喝一声,有黑袍的加持,战力竟瞬息飙升至天涯境,“妖精,随我出去!”

  那尊天涯境初期的妖精面上无光,一招,竟拿不下实际修为仅是山河境的修士?

  那件黑袍,他贪婪的紧随,“小子,将黑袍留给你花爷爷!”

  林立见远离地面修士,滞步半空,冷笑着勾勾手,“怕你没命拿。”

  “牙尖嘴利!”

  花妖精气得咬牙,十指尽数化作白骨长鞭,乱舞。

  见状,林立目光一沉,微屈身子,忽然冲出,整个人如同流星,凡是近身的白骨全被金光挡住。

  “该死。”花妖精匆忙闪开,伸手向脖子后一摸,生生抽出把如玉的脊椎长剑。

  挥扫出,寒光凌冽。

  林立猝然不及,被轰飞,砸进临城的城墙!

  还来不及松口气,花妖精就觉凌厉的劲气扑面而来,一道人影突兀出现在他的眼前。

  扫堂腿。

  “这一拳!”林立额头有些擦伤,双眼充满血丝,“为死去的人们而打!”

  一个个熟悉的脸庞,浮现他的脑海,那都是桃花镇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里近亲!

  然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鲜血如柱,挥洒长空!

  若不是姬怡给他的黑袍,此仇此恨,何时才能报?

  或许,姬怡能为桃花镇死去的父老乡亲报仇……

  或许,十年、百年、万年、万万年后他修为更高……

  但,死去的人尸骨已寒!

  那时报仇,如何能洗刷这份怨,这份苦?

  “这一拳,为我的两个兄弟!”

  “这一拳,为我心头的闷气!”

  ……

  一拳拳落下,用尽全力,虚空也在动荡,涟漪扩散开去。

  花妖精皮开肉绽,骨头龟裂。

  他从未如此狼狈,连丹田里的天涯种子也在支离破碎的边缘!

  “嘿嘿——”

  伤势太重,他心中疑惑丛丛,黑袍,究竟是什么宝物,山河境初期的修士,竟能虐杀他!

  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天涯种子迅速膨胀,花妖精狞笑,“陪葬吧!”

  林立脸色铁青,将这个疯子抛向空中。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天地!

  余波过处,没来得及防备的山河境修士猝死,临城的大阵匆忙升起,晓是如此,城中仍不免遇难。

  房屋倒塌,百姓死伤无数。

  修士和妖兽的战争暂歇,愕然看向半空。

  一尊天涯境的妖精,竟……自爆了!

  林立气喘吁吁,黑袍隐藏的力量正在极速减弱,他回到地上,看着尘埃都没有的地方,冷笑,“你以为你是白骨精?”

  突兀的,木盒颤动,缓缓向口子飞来。

  天地,乃至整个第一仙禁,突兀回荡起一声缥缈的吟诵……

  “荒古未立……”

  “白骨未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