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沐南楚 > 第三十二章讨要
  自那日顺手救下毛珏以后,苏念这个名字算是意外的在离丘峰外门弟子间流传了起来,就连一些内门弟子都听闻了。

  自那以后董平似乎也老实了许多,不再找毛珏的麻烦,而毛珏呢,有时居然会主动去洛水峰找苏念。

  每当修炼上有丝毫困惑,苏念都会清晰的替他开解,这一来二去,苏念更是把苏玄朗介绍给了毛珏。

  这不介绍还好,一介绍吓一跳啊!原来毛珏嘴上常念叨的巧儿姐,便是苏玄朗所在的离阳苏家的三小姐。

  真看不出来性子内敛的毛珏,竟然不知不觉,悄无声息间将离阳苏家的三小姐给拐跑了,这要是让苏家老祖苏老学知道会作何感想。

  离阳苏家,自出了南楚文相苏老学之后,从此飞黄腾达,近几年来声势与日俱增,算得上是南楚这几年来新兴世家中的扛顶世家。

  而董平为何总会找毛珏的茬,很简单,单纯的嫉妒而已,不过仔细想来毛珏和苏三小姐的感情,若是要长久下去,将来想要遇到的阻碍,又岂止这些?

  虽然如今的楚王朝,一向主张的就是在国法之内的自由,平等,可门户之见在世家中仍是存在的。

  出生卑微的毛珏,想要得到苏家的认可,这条路只怕是不好走啊?

  这几日以来,苏念在闲暇时候,也考虑到了许多自己重生回来时,不曾考虑过的问题。

  既然现在的毛珏,还没有得到大机缘,那便代表着那些同样未来横行南境的十方诸佛,同样没有迎来人生的转折点。

  可是有一点苏念可以确定,那就是圣廷的爪牙,已经开始在暗中行动,只等着老圣皇苏醒了。

  因为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五年后老圣皇苏醒,短短的几天,圣廷便重聚了上万部众,所有暗中蛰伏的残余势力伺机而动,几个月的功夫一统了西南数十州,这样看来在南境诸国中,圣廷的奸细只怕不少。

  说不定看似举国安逸的南楚内部,此刻早有圣廷的爪牙在暗中默默的潜伏了下来,伺机等待着五年后,那个躁动时期的到来。

  仔细想了想南境各处,未来将会涌现大机缘的抵挡,苏念不是鞭长莫及,便是那里的机缘,命中注定早已属于他人了。

  唯一有那么一星半点机会的地方,他若是想要去搏一搏,机会也不大。

  但如果就这么白白错过机缘,这可不是苏念的风格,况且对他而言,最为唾手可得的机缘,再过不久,便会重现于世。

  若无意外,今年年关的时候,离丘会组织弟子去一趟秋鸣山,为的便是替十年一次的秋鸣山大会,做一次预热,顺道对各门各派门下新晋弟子的实力,大致做个摸底。

  而那次大机缘便出在秋鸣山,看起来虽是一次简单的茶道会,可毛珏会在那次大会得到莫大的机缘,继而从那之后,从一名离丘峰勤勤恳恳的无名子弟,蜕变成一名真正的勇者。

  那趟机缘也许是毛珏命中注定的,又或是命中该有的劫数,总之谁也想不到未来在南境北部惊天动地的毛蛮子,造成华丽转身之地,竟是那小小的秋鸣山。

  那处机缘苏念本就不想去争,况且亦不适合他,无尽怒火这门神通看起来刚猛无比,所向披靡,可这和苏念所修的灵法,灵诀有大大的冲突。

  过刚易折,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再者此神通怒火攻心之时,战力顶峰时刻的时间只有短短五秒,五秒以后极易被对手打反手。前世的毛蛮子,不就成也此功法,败也此功法。

  况且现在的毛珏,和他已经成为朋友,对于朋友的机缘,苏念没压根就没想过去争。因为他已经将目光聚焦在了别的地方。

  只是那处地方,现在的自己若是贸然前去,恐怕讨不到半分好处,还会葬送在那。

  不过只要敢在别人之前,捷足先登就是了。

  半年,只要给他半年,时间足够了。

  这边的苏念,嘴角衔着跟狗尾巴草,一脸悠哉的看着蓝蓝的天空,谋划着半年后的打算时,另一边的离丘峰离丘殿里,因为他的事,各峰首座确是吵开了。

  离丘殿内,里里外外聚集了数十人,这些人或坐,或站,窃窃私语的在谈论着什么,不过所有人的话中,都绕不开一个名字,苏念。

  而这其中,苏念的师父,许如风赫然位列其中,不过这小老头闭口不言,莫名啃着桌边的瓜子,当有人想他提起苏念时,只是淡淡的点头,微笑回应。

  总之他就是一副你们聊你们的,我随意的意思。

  韩萧静坐在主坐上,听到殿下的交头接耳声,默默无言,良久,他终是抬首看了眼殿下的众人,咳嗽了几声。

  “想必苏二世子拜入我离山的事,大伙都听闻了。”

  听到掌教发话,众人都十分默契的停止了交谈。原本有点哄闹的大殿,瞬时安静了下来。

  “雪衣侯对我离山有恩,既然是他的弟弟,我离山定当好好管教。”他沉吟了一会,忽然将目光投向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许如风。

  “如风师弟,你这小徒弟的名字,在我离丘峰外门弟子中也算传来了,他的事迹我有所耳闻。”

  “是吗?”许如冬双目微微睁大了些,但看起来仍旧很小,“我那小徒儿性子顽劣,给掌教师兄添麻烦了。”

  “不,恰恰相反,这几日我也抽空观察过你那弟子,我看他无论是心性,天赋都是上上之选。”韩萧言简意赅的夸奖道。

  “我想许师弟平日里都一副纵情山水,对教育弟子一事,一向不怎么在意,对吧。”他试探地问了一句。

  其中话里的意思,可想而知,这老狐狸拐弟子的念头,居然打到我头上来了。

  许如风当然一听就听出了韩萧话中的意思,嘴上依然是一副一无所知,徐徐地回了一句,“然后呢?师兄你到底想说什么?”

  被他这么一问,韩萧倒是有些哑口无言,总不能直白白的说,师弟呀,你的弟子天赋异禀,可你又不会教,不如让师兄来教吧。

  这么直白的话,他可说不出口。这可不是矫情,而是面子落不下。

  殿下坐着的众人,洛水,雨陵,秋岚,紫霞,其余四峰的首座皆在,他可下不去这面子,死皮赖脸的的去要人。

  一边的雨陵峰首座,看着咱掌教大人这幅表情,心中暗暗欣喜,这老鬼以前总爱往他雨陵峰拐人,还没其名曰为了让门下弟子更好的成长。

  现在,碰上怂如风这个认死理,只怕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心里虽然洋洋得意,不过咱雨陵等首座脸上却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真看不出一点情绪。

  他们这一代的五脉首座,不同于以往地离山各代先辈,由于当年洛水峰天才子弟悉数凋零,所以现在的五脉首座,都是上一任老掌教的亲传弟子。

  故而五人之间的感情,自是相当深厚。彼此对于对方的脾性,那也是相当了解。

  “如风啊,这教弟子,本就不是你所擅长,况且苏莫缇对我离山有大恩,此恩不能不报,你看不如让那苏二世子拜入我的门下,我也……”

  “不行!”许如风悠然自得地打了个哈欠,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出言打断。

  “……”韩萧愣了愣,他没想到往日里看起来总是什么都不在意的许师弟,这次态度居然如此强硬。

  “没有商讨的余地了吗?”韩萧不死心,目光偏向他。

  “恩。”许如风一脸平淡的点点头,从鼻中不咸不淡地轻轻应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