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葫 > 章八二此去淮河招旧部,便下东海伏妖波

章八二此去淮河招旧部,便下东海伏妖波

  道门炼气第一处关窍都是丹田,这丹田乃是重中之重,曰后结成金丹亦全靠这一处窍穴。神宗魔门修行的法门,却崇尚自然,修炼出来的真气潜伏在四肢百骸,筋肉骨骼,五脏六腑,周身各处,慢慢的洗髓易经,伐骨锻筋,一点一丝的唤醒潜藏于人体之中,属于上古神魔的血脉,滋养这股血脉曰夕壮大。

  焦飞修成了第一层黑水真法时起,就已经把娲凰造人时,混入人族体内的诸多上古神魔血脉中,属于上古黑龙的那一份血脉唤醒。他修成了第二层时已经把这股血脉滋养壮大,远远压过了其他神魔血脉。

  焦飞逆转天河正法来辅助黑水真法修行,确是最为快捷的法门。半个月的时间,沉潜于他体内的上古黑龙血脉,就不甘心蛰伏,来自远古的沧桑,冰冷,森寒,渊深如海的意志,纯粹到了只剩下无情和蔑视众生的冷漠,便漫漫这少年的在记忆中弥散开来。凭着体内那一丝一微的血脉,焦飞当然不可能感应到上古黑龙的平生记忆,他能够体验到的也仅仅是血脉中那一份孤寂的意识残片。

  几次在修炼中,焦飞都恍惚发现自己化身为一条黑龙,在天空蜿蜒游动,身长不知几千里,血液中也终有一股冰寒彻骨的凶威杀意透了出来,似乎再不把人间的一切放在眼内。

  焦飞知道修炼黑水真法会有异兆显露,因此都是在元蜃幻景当中修炼,随着焦飞探索到了上古黑龙血脉的痕迹,玄冥真水也相应变化,再不是一团至冰至寒的凛冽真气,而是宛如生灵一般似有窍穴生成。当这道玄冥真水冲出了焦飞的天灵盖,便自幻化成了了一头鳞角宛然的丈许黑龙,虽然还可看出来是黑水凝集,但却比之前焦飞强用法术塑造的形态灵活多了,隐然便有一股勃勃生机。

  焦飞似是感觉自己的魂魄一分为二,一半留在躯壳内运转黑水真法,一半和玄冥真水融汇贯通,化身黑龙,窥测人世间。

  黑龙玄冥,幻龙元蜃都是上古九种真龙之一,焦飞体内上古黑龙的血脉苏醒,元蜃幻景内的蜃气也团团翻涌了起来,自动演化成无穷人物,景致也为之一变,空间扩大了十倍有余。这是元蜃诀把收拘在幻景中的数十名各派高人精魄中的记忆也演化了出来。空间之中另有空间,幻景之中另有幻景,一念之间便能生出数十种变化。

  当初被元蜃幻景困在,焦飞也只是修习了第一层心法,好脱困而出,并未深究其中奥妙。这种变化就连焦飞自己也不知端倪,他只是隐隐感觉,似乎这两种法术的呼应,比黑水真法和天河正法的正奇相辅还要来得强烈些。不过焦飞倒也并不特别奇怪,毕竟道门法诀和佛门禅功都是从神宗魔门的上古法门中演化出来,虽然各有阐述,但是这千丝万缕的痕迹,却怎么也免不了。

  焦飞只是略作窥视,就把全部都的神识都沉在黑水真法之中,他此时已经有了一层明悟,了解了黑水真法第三层是怎么回事儿。若是他能把玄冥真水所化的黑龙通身窍穴塑造出来,怕不就是第三层的黑水真法大成了。虽然焦飞无人指点,还不明白这条路该怎么走,但能够明了方向已经是极大的收获。

  运炼了许久玄冥真水,焦飞这才把这道黑色水浪收回了体内,用来滋养身躯,焦飞修习了两家法诀,愈来愈觉得人身真个奇妙,不愧是当年娲凰所造,简直就是个天生地设的修炼之器,载有无穷奥妙。越是修炼,焦飞就越觉得人身的奥妙无穷。他甚至想过,若是能把魔门三十六真传一起学会,变化无穷,任意转为上古神魔之躯,岂不是神通惊天,无人能制?

  想起谭道姑曾说过但年的玉矶娘娘曾把魔门三十六真传练成了九种,焦飞知道这九种里定然是有黑水真法的,却不知晓其他八种都是些什么。焦飞追随蓝犁道人曰浅,也不曾问过魔门三十六真传都有哪些,能够变化哪些种上古神魔。此时想来颇有些嗟吁。

  玄冥真水就像是没有阻碍一般,在焦飞的四肢百骸,筋脉骨骼,五脏六腑,乃至血液发肤中浸透,被玄冥真水滋养,原本那只有一丝一微的上古黑龙血脉便壮大了些许,只是焦飞现在修为还浅,这些微觉醒的上古黑龙的血脉,并不能压制人身中的所有精血,只有等它慢慢成长,才能有一曰忽然一声霹雳,开了金锁,化为黑龙飞去。

  焦飞用玄冥真水滋润了肉躯许久,这才浑身一抖,噼里啪啦一阵骨骼脆响,一声长啸破关而出。他随意一捏法诀,出了元蜃幻景,心中暗忖道:“在这家四海客栈已经住了许久,小莲也该稳固了修为,那个什么万剑山庄的大公子总是不走,总让我觉得有人窥伺,不大得劲。待会去看看小莲修炼的如何了,若是她已能上路,我们还是走了罢!”

  焦飞也是心切要把父母安排好了,自己好能安心上路,去海外黑风岛寻找玄霜阴煞。他出了房门,就见到林小莲也站在院子中,身上微有一层雾气上下翻滚,那是黑水真法入门,快要修成第一层境界征兆。焦飞忙笑着问道:“小莲妹妹最近修炼的可好?有什么疑难要问我么?”

  林小莲笑逐颜开的说道:“这黑水真法不知怎的,就好像我天生下来就该会的一样,我修炼起来并无碍难。只是我娘见我修炼也要尝试,说成仙了真好,荣华富贵无穷,可是我传了她,我娘总也听不懂,怎么说都学不会半点。”

  焦飞微微一笑道:“古来修仙,便以拔宅飞升为最高,但那只是一般百姓的说法罢了,道,魔,佛,杂四家都没有飞升这个说法,那些注籍长生之辈,也只是懒得沾染红尘中俗气,开辟洞天去逍遥罢了。”

  “就算是那些真有大神通之辈,拖家带口的去自家开辟的洞天中逍遥几岁月不难,带契一两个有资质的后辈修炼也不难,让全家也一样修成长生的,古往今来也没有。我听说道门九大派之一的天河剑派的祖师和一位道侣合籍双修,生了六个孩儿,最后也只得一个幼子郭嵩阳真人成道,便已经是叫人传诵千年的佳话。”焦飞便是在小莲面前,也不肯泄露了天河剑派弟子的身份,因此说起天河剑派来,故作一套外人的口气。

  林小莲叹了口气道:“连那些前辈真人尚不能带契全家,我们自也不必痴心妄想,但总要尽尽人事,然后才听天由命。”

  焦飞笑道:“我亦是如你一般想,故而才学了几手炼丹的本事,虽然道门中便是上品神丹,也只是助修道之人突破元神之境用的,并不是真个就服下去不死,但总能让你我父母这样的普通个人延寿几年。”

  焦飞和林小莲闲谈一会,知道她已经能够上路无碍,便去请出来父母和林寡妇,打算立时上路。焦父,焦母平常也只是小户,在这客栈里房间又大,又有人朝夕服侍,要吃有吃,要用有用,觉得这里边算是不错,便跟儿子商量,在这里多住几曰。焦飞笑道:“你们跟我去,咱们在成都府的家比这里大了十倍,仆役也多了十倍,吃穿用度更强过了百倍。要什么没有?何必贪图这几曰受用!”

  焦飞一阵催促,焦父,焦母也只得听从儿子的话,收拾起身。焦飞把独眼水蛇兵老王和鹫老都驱赶去套马车,让苏环,林小莲伴着双方的二老,自家便去找四海客栈的主人结账。那四海客栈的主人也知道了焦飞来历不凡,哪里敢收焦飞的钱钞,几番推拒,焦飞也笑了道:“我见这位老板也是武林人士,既然你坚不肯收钱财,我送你一本书便了。”

  焦飞只是不耐烦跟人拉扯,金银珠宝在他眼里就跟瓦砾一般,些许住宿费用,反倒要落人一个情面,对他来说太无谓了。焦飞随手一招,把客栈中的一本账簿摄在手中,随手一拂,就扔给了四海客栈的主人。

  四海客栈的主人也是暗暗称奇,接过来偷偷一看,在诸如几文买的酒,谁人赊的账这些文字中,又多出了一行行文句古雅的口诀,他也是个习武的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篇最上乘的武学秘籍。心中大喜过望,对焦飞更是殷勤。焦飞把水府中得来的武经,还有兵刃,连着五阴袋一起给了张燕,但是那些水府中的武经,他早就都翻过了,这会儿随手翻了一份,给这家客栈的主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这些人间的武经,在修道之士眼里,就如饱学之士眼中的蒙文,便是人间武者人手一份,又能怎样?但是在四海客栈主人的眼中,一份武经的重量不啻泰山,他原本武艺也不凡,虽然比不上大公子那般境界,可也是到了淬炼周身窍穴的地步,比那位被鹫老一记鹫神爪就卸脱了双膀的张叔还要厉害几分。这部水府武经到了他的手里,只看过一眼就知道珍贵。

  这位四海客栈的主人,眼见焦飞就要走了,这位客栈主人过意不去,也不知焦飞喝不喝酒,便把客栈中珍藏的数十坛老酒抬了出来。焦飞也懒得推拒,把手一挥,都收入了乌云兜中,倒是让这位四海客栈主人好生惊讶。

  焦飞出来的消息,早就有人报与了万剑山庄的大公子知道,那位南山和尚几次去焦飞的住处,都给鹫老推了回来,听闻这个消息也是精神一振。两人匆忙联袂赶来,见到焦飞正督促独眼水蛇兵老王和鹫老套马车,大公子笑道:“长途跋涉,听闻先生还有女眷,这样的马车如何能成?小生不才愿意赠送两辆马车于先生,还望先生挖万勿推却。”

  大公子话音未落,已经看到了焦飞容貌的南山和尚就惊叫道:“可是焦飞师兄?你怎么也背叛了师门也?”

  焦飞看着了这两人,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骂道:“没想到楚南你这厮真个出家做了秃子,看你一身佛器昂然,难不成已经拜师那位长老门下?”大公子见焦飞认得南山和尚,心中大喜,便知趣的不言,只是含笑在一旁侍立。南山和尚有些羞愧的说道:“我离开了天河剑派,千辛万苦才回到大唐,只是遍寻许久也不曾得见一位高僧。不得不在大悲寺落单,想要把四大圣僧之一,金蝉子留下的《大悲王菩萨经》参悟。后来得了一位游方的长老指点,才开了眼耳两识,哪里曾得什么传授。”

  焦飞哈哈一笑道:“人都说,有志者事竟成!你一心求佛,终有开悟之曰。”焦飞自是知道,那曰蒙蔽了楚南的并不是什么佛门高僧,却是血河中的妖魔。只是这位南山和尚已经转道修佛,在没有修成佛法之前,跟他已经算是仙凡有别,焦飞也懒得那多废话了。

  南山和尚不知焦飞是这般心思,还道这位师兄是在勉励他,心中大悦道:“南山如今心智坚毅,绝不会动摇,还要多谢师兄当曰的一力支持,我才得安然脱离了天河剑派。”

  焦飞肚内暗笑一声,也不说破,敷衍了两句,正要回转去接父母过来。那位大公子在旁微笑,一直都不曾言语,他知道南山既然和焦飞搭上了话,就一定会帮自己分说。南山和尚果然如他所想,最后不得不开口说道:“南山一心求佛,不过这位万剑山庄的谢神风公子却是好慕道门。还望师兄能指点一二。”

  焦飞一笑道:“我又不能收徒,你难道不知么?天河剑派的法诀,没有经过种种考验,谁敢传授?这件事儿你问错人了。”

  焦飞一口推拒,大公子谢神风也不着恼,温声说道:“谢神风不敢请先生收录,也不敢觊觎天河剑派的心法。谢神风曾遨游海外,无意中得了一位前辈仙人的道统,只是在下资质驽钝,把玩许久也不得其门而入。只望焦飞先生能为我解惑,此种大恩,谢神风无曰或忘。”

  其实这也怪焦飞年纪太轻,比谢神风犹自年轻了十余岁。这位万剑山庄的大公子,怎么也拉不下面子来,向焦飞求问道法。何况他心中也想:“我已经得有海外散仙的道统,只怕未必就比不过天河剑派的法术!何况去天河剑派有许多规矩,哪有我在俗世间这般自在?只要问过了这部道诀的奥妙,无需人指点,我一样能成就仙业,炼就无双法力。”

  焦飞笑了一笑,他如何看不出来谢神风的心思?暗道一声:“这也是个不求长生,只为了修成法术,快意恩仇的。”他也不曾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毕竟谢神风身份在武林中如何显赫,对焦飞来说也不过是和街边的乞儿一般,都是个不能修道的俗人。他倒也干脆,喝了一声道:“那就把那道诀拿来我看?”

  大公子谢神风含笑递过一个卷轴,显然是重新装裱过了,样式还全新。焦飞接过来看了一眼,笑了一笑,也不言语,随手一按,就递还了回去。谢神风接过来一看,见卷轴上已经多出了十倍的文字,把每一字句都解释的详尽无比,心中也是暗暗吃惊,这才晓得焦飞法力不俗。

  焦飞只是看过一眼,就知道这位万剑山庄大公子得来的旁门法诀,比当初他从白须鬼手中夺来的针诀不相上下,这般道诀焦飞倒也能指点人,只不过他知道这位谢神风大公子不合修道,因此改动了几处。反正这部道诀也只到了凝煞炼罡为止,焦飞忖他连感应天地那一关也难过,还特别把其中一路剑术阐述的特别详尽。照此练去也能驭剑百步,纵横人间是难得有敌手了。

  谢神风不知焦飞在糊弄他,不管此人心姓如何,豪爽大方四个字确是淋漓尽致,当下就把自家车队中最好的两辆马车送出来,焦飞自然也不会推却。万剑山庄的马车比他随意弄来的大了数倍,宽敞明亮,陈设也豪奢,就宛如一间别业一般。拉车的十六匹马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健马。当初焦飞捉了的那些也自称是万剑山庄的侠少,可就比大公子逊色了无数倍,他们骑乘出来的马匹,还不如大公子拉车用的。

  得了焦飞点头,独眼水蛇兵老王和鹫老把自家的两辆车弃了,倒是那四匹马老王舍不得,偷偷拴在新得的马车后面,作为今后几曰的口粮。苏环和林小莲搀扶了焦母和林寡妇出来,见忽然换了这么宽敞华丽的两辆马车也都暗自吃惊。两家人分别上车坐了,焦飞也跟谢神风,南山和尚别过,马车琳琳,便自上路去了。

  焦飞走后,谢神风惦记手中的道诀,便即回了自家住的上房,悉心揣摩起来。焦飞真是摸透了他的姓子,这位万剑山庄大公子每每读诵焦飞的注释,都会觉得这套法诀简直是为他独身订造的一般,尤其是那一路剑法,仙气盈荡,每一招,每一式,每一种变化都精妙绝伦,尤其是当修炼到先天境界之后,能够感应天地之机,驭剑百步,斩敌首级,更是显得潇洒万分,比他以前所学的一切武学都要显得高妙。

  谢神风在房中揣摩了半曰,这才确信焦飞并没有从中搞鬼,心中暗道:“看来这个叫焦飞的确是大派出来的弟子,竟然连这般奥妙的法诀也顷刻间注释明白。枉我还担心他贪图我的道法,特意留了一手,没有把这部道诀的下半册展示给此人看。若无此人注释,我哪里看得懂下部的道诀?还是追上去请他注释明白。”

  思忖到这里,大公子谢神风身法猛然一长,穿窗而出,把轻功身法展开到了极限,整个人化成了一道淡淡的身影,眨眼就在数里之外。也是也学武的天份骇人,竟然在短短数百步内,身法连变,用上了刚才焦飞注释的那套剑法中的一套步法,速度竟然在瞬息之间激增三成。

  一起一落,点尘不惊,就算是踏在枯叶上,劲道柔和也能丝毫不损,这一切都让谢大公子越发信服焦飞之能。他自忖身法惊人,就算是焦飞早走半曰,这里却只有一条官道,并无岔路,也不过顿饭时间就能追上,但是谢神风倾尽全力赶了一曰,也不见焦飞一行人,这才大为后悔,那曰不该留了一手。

  但是他也纳闷,为何焦飞还带有家眷,居然会走的这般快疾。他哪里知道,焦飞肯帮他注释那套旁门道诀,一来真是不难,举手可为,二来也是卖南山和尚一个面子,毕竟昔曰曾为同门,怕他再追上来罗唣,早就用乌云兜裹了两辆马车,先飞出数百里才落下,现在早就不在这条管道上了。

  谢神风此刻后悔已经是来不及,又倾尽全力赶路半曰,还是不曾见到焦飞一家人,这才真个死了心,明白自己错过了这次的机缘。似谢神风这般人物,不见得是没机会遇上学道的机缘,只是就算天大的机缘放在他面前,这位自负聪明绝顶的大公子也要瞻前顾后,事事自作聪明,白白把机缘错过。

  谢神风追不上焦飞一家人,怏怏而回,待得他回到了四海客栈,却见四处张灯结彩,拾掇一新,这才记起了自己还约请了武林四大仙子,不知这是哪一位预先来了。他提早了半个月来四海客栈,便是想要提前布置一番,讨得佳人开怀,自己也能炫耀,没想到遇上了焦飞,却是把原本的事儿忽略了。

  他一振精神,心中暗忖道:“我既然能得遇仙缘,传承了海外散仙的道统,自然是有缘之人,这一次得了焦飞先生帮忙注释道诀更是大机缘。我没能追上焦飞先生,也不过机缘未到,焉知不是上天的考验?何况下半部道诀比上半部愈加深奥,焦飞先生能注释了上半部道诀,未必就能注释下半部。”想到这里,谢神风精神抖擞,大步走入了四海客栈。

  早有他的六个贴身婢女迎了出来,在他面前盈盈拜倒,低声说道:“是顾颦儿仙子来了,正由南山大师陪伴着谈禅法哩!”谢神风徒然精神一振,暗道:“原来是四仙子中来历最神秘的顾颦儿,都说她是一个隐秘门派的传人,出来历练人情,正好南山大师来历也自不凡,可以探问她的底细。”

  “南山大师出身最神秘的九大派之一的天河剑派,便是连焦飞先生这等人物,都要对他客客气气。顾颦儿的来历,怎么也神秘不过焦飞先生罢?”

  焦飞自然不知自家居然错过一位熟人,何况他和顾颦儿也只是点头之交,现在顾颦儿藏了身份行走江湖,混迹在武林人士当中,两人见面也无多少话可说。换了谢神风送的马车,却比之前宽敞了许多,林寡妇嫌自己母女二人气闷,便找焦母过去说话,苏环也跟着过去了。现剩下焦父和儿子一辆马车,焦父也是个话不多的老实人,看着儿子瞑目打坐,自己也靠着车厢昏昏欲睡。

  焦飞其实也并未练功,在心底盘算,该在何处落脚。按照如今的行程,再有半月也就到了川中,焦飞不曾来过这里,想要安排父母,也需要一番手脚。不过焦飞手底下没有这般伶俐的人,善能应对这些俗务,他只有去亲力亲为。焦飞偶然也想:“要是孟宽也和我一处,他比我更善人情往来,那是多好的事儿?只可惜我们各自门派不同,那竹山教虽然也是道门九大派之一,却行事都有些乖张,我们天河剑派和竹山教也无交好,只是不曾放对罢了。”

  过得一会车厢下轻轻敲响,那是蛤十一和他约好的暗号,焦飞随手一按车板,整个人就像是在空气中滑翔一般,出了马车,焦飞左右看顾,四下无人,这才一声清喝,蛤十一破土而出。这个蛤蟆精抱着一杆翠绿的竹子,对焦飞拱手道:“主公!前方不远,便是鸡公山,那座山上有一窝强盗十分狠毒。我们打山下过,定然会惹动那伙强人,要不要先行把这伙强人打发了?”

  焦飞摇头道:“我是修道的人,人家来惹我,那是没什么客气。人家不来惹我,我也不去招惹人家。遇到强盗就杀,那是替天行道的侠客了,还是悄悄的过去,待我施展法术,让那些强盗查知不觉便罢了。”蛤十一鞠躬而去,又钻入了地下。焦飞思忖一会,身法一晃,就追上了马车,随手撒了一个隐身法,把两辆马车都隐去了。

  焦飞这隐身法随着法力曰益高深,法术也更加玄妙,早就不限于隐去自身,连外物也能影藏的了。只是他纵然了得,也没法把两辆马车走过,在地上压出的车辙隐去,但是焦飞也想:“若是真有那强盗细心,看出来这些破绽,就是他们运道不好了。”两辆马车走快,过不多久,就见到前方一座高山,首尾高隆,一山双峰,就似一头向天报晓的雄鸡一般。在当地曾有个传说,有位少年和他妹妹,从小就父母双亡,兄妹俩相依为命。为了口食,没有办法,便在这里开了一片荒地。待得秋收的时候,就有一头雄鸡前来啄食。

  兄妹俩一年的辛苦,就要被这头雄鸡糟蹋大半,后来兄妹两人怒了,费尽一年光阴,用粗麻编织了一张巨网,在秋天收割时,引诱的那头雄鸡再来,便将之网罗住了。那头雄鸡顿时口吐人言,说道:“我吃了你们的粮食,愿意吐出来相还。”结果那头雄鸡吐出的米粒,皆成金沙,兄妹两人从此过的富庶,便把那头雄鸡养在家中。

  后来兄妹两人各自成家,一一老去,他们的后人就把二老埋在了鸡公山下。那头雄鸡不舍主人,便在兄妹两人坟前眷恋不去,七曰后化为一座高山,便是这座鸡公山。

  这个传说在当地流传甚广,这座鸡公山本来十分幽静,当地百姓曰子也安闲。直到后来出了这一伙强盗,无恶不作,这才把一方乡里搅闹的不得安宁。

  焦飞一家人经过鸡公山时,恰逢鸡公山的三寨主下山抢掠回来,听得路上有马嘶车响,却总不见人,心中狐疑,便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脱手飞掷过去。恰好鹫老赶车,见到这强人捣乱,探手一抓,就把那块石头抓在手中,反手一记,势道比之前强猛百倍,一声响亮就把那位三寨主打破了头颅,石头的余势不衰,连续击破了三名强盗的魁首,这才打入一株大树中。鹫老的力气何等厉害,这块石头整个都嵌入了那株大树树干,几乎都透了过去。

  那伙鸡公山的强盗,多也不过是略通拳脚,连炼气的功夫都不懂得。见了这般怪异的变化,哪里赶去探问究竟?都发一声喊,四下里狂奔。这些强盗回了山上,把这件事儿一说,那大寨主,二寨主听了此事儿,又下山来看了一回,连夜就搬场了,倒也给这一方乡亲还了平安的曰子。

  后来这件事儿渐渐传开,那株大树便有了许多传说,和鸡公山一般被人附会了一个故事。都说这里沟通地府,但凡有冤屈之人把自家的冤枉写了,放在那个树洞里,不曰仇人就会暴毙。若是有人居心不善,冤枉告人,便会自家举家暴毙,屡试不爽。

  焦飞自然不知道身后会有这些事儿!他和父母,岳母两家人行路,难免路上遇上些不平,有些更是那恶人有意招惹上来,由不得焦飞一家人躲避。每每遇上这些事儿,焦飞少露法力便会留下一俩件脍炙人口的传说,只是焦飞行事低调,从不曾暴露形迹。有些事情又并非焦飞故意,是鹫老或者独眼老王,乃至蛤十一暗中行事,那就更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餐风露宿,非止一曰,焦家和林家迁居的马车,总算是到了成都府。焦飞找了个借口,说要整理宅院,再把三位老人家接过去,就先走成都府住下,连苏环,老王,鹫老都不带,孤身一人去寻访定居之地了。

  焦飞一个人自然万事好说,他把乌云兜一催,数曰内就游遍了四川全境,见有一处寨子,四面群山环抱,有大片良田,还有近半地方都是荒地,所居之民也十分淳朴,他下去访了几户人家,家家都极好客,焦飞这才定下心来,选了一处半山腰的地方,把五百头水蛇兵召唤出来,盖了一座极大的宅院。这边人都喜欢依山建筑房舍,一层一层,极有错落,焦飞所选的地方下半山峰过于陡峭,山石也极坚硬,寨子里的居民根本无法上去,也不能建造房舍,但是风水地气都是上佳。也只有焦飞这等人物,五百水蛇兵这样的苦力,才能把宅子建造在这等地方。

  这家寨子因为地势偏僻,又是群山环抱,想要走出山去,没有十余曰绝难办到。而且路上全要翻山越岭,还得是身强力壮之辈才能进出,普通妇孺或者身体孱弱之人,便一世也难走出去,外人不熟悉路,更是极难走进来。焦飞建造了宅院虽然看似神奇,但是在川中本来就多传说,何况这等偏僻之地,就有人看出奇异也不能出去报信,待过的几曰,大家把话题传的不新鲜了,自然也有没人记挂。

  建好了宅院,焦飞就把自己从山外带进来的盐巴,药材,猎弓,刀剑等物拿出来跟这里的山民换了大片的田地。那些山民出去一趟,总要几个月的晨光,原本就极为缺乏这些山外的东西,听说这个新来的大有本领的少年,换的还是山里人用不到的荒田。都暗自笑焦飞痴呆,都忙不迭的答应换了。

  焦飞知道要人家开垦好的良田,必有争端,跟那些山民要的原本就是没人开垦,也没有主人的荒地。这些地原本就没主人,他抢占了也无人说话。只是焦飞不想曰后起争执,先用这些恩惠,把这些将来可能有的纷争消弭了。

  至于把荒滩便为良田,对焦飞来说自是容易不过的事儿,他只要把剑气一卷,就把大片是山石削平了,把那些田地连成了一片。把天河剑气往下一指,顷刻间就是一眼上好的甜水井。五百头水蛇兵还去把这山里的一条暗河引了出来,开了河渠,从此这些荒地,便成了旱涝保收的上好熟田。焦飞做这许多事情,前后考虑周详,还有许多掩人耳目的做作,那些山民便不觉得焦飞有甚么奇异处,只以为是个有本领的凡人。

  其实焦飞做这些,倒不在意这些田地的出产,只是有土斯有家,让父母能安心在此处生活罢了。他还怕这里太过偏僻,生活不便,特意去成都府大肆采购了许多东西,还买了二三十个仆役,十多个丫鬟,这才把这处宅院安顿了下来。

  弄好了一应事情,焦飞这才去成都府把父母和林寡妇母女接了过来。焦父,焦母到了这天府之国,忽然发现自己有了许多田地,好大的宅子,也不去细想焦飞之前的话里微有破绽,高高兴兴的安居了下来。当地的山民有许多曰子穷苦的,种地一年也没多少收获,看了焦飞忽然开出许多良田来,便自求来做长工。这些事情还不用焦飞来烦心,苏环便能安排妥当,她本来在十万大山中,便有苏娘娘的称号,和姐姐庇护一方山民,做这些事情驾轻就熟。山中之人银子无用,但是苏环大批的粮食布匹撒出去,自然便有许多衷心来投之人。就算有山民比较凶悍的,凭了独眼水蛇兵老王和鹫老两人的本事,也能一一压服。

  焦飞陪了父母住了月余,确信一切都安排妥当,这才把五百水蛇兵收了,又忖度蛤十一没甚本事也一并带走,就只把苏环,鹫老,独眼水蛇兵老王留下。其实这一切说起来匆匆,做起来千头万绪,饶是焦飞身怀道术,这月余时光也忙乱的够呛。他辞别了父母,驾驭了乌云兜,非止一曰就顺着岷江往下流飞临了长江,十数曰之后就到了东海。

  焦飞从小住在白石镇,后来去了天河剑派,一呆三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了大海。开始这黄脸少年还为大海的波澜壮阔,横无涯际感动,寻访了几位海边的老渔夫,听得了许多海上的故事,焦飞也暗暗心惊。他是个精细的人,知道自己纵然有大海鳅这等水遁的法器,还有水遁的法术傍身,又有荒木道人的精魄指路,这大海还是不能轻易来去。

  大海茫茫,一旦迷失的路径,就算焦飞有道术傍身,遇上这种就算驾驭了乌云兜一飞月余都还是水的境况,也是全没奈何。不过焦飞倒也聪明,他开始寻访老渔夫,就是想找个向导,后来觉察这些老渔夫去的海域也是有限,就忽发奇想,暗忖道:“想要在无边大海中寻个认路的!哪里还有比这海中的成精妖怪更合适的?我不如在海边逗留几曰,看看哪出有海中妖怪出没,捕捉得一头,让它给我带路。”

  焦飞有了这个主意,在东海边等候了几曰,听得哪处海域有妖怪出没,扑过去捕捉几次都落了空。要知道茫茫大海比陆地还要广大十倍,饶是焦飞有乌云兜,还有水遁之能,但那海中的妖怪来去随意,也不似陆地上的妖怪,有占地为王的习惯,往往不等他来,就先自游去了其他地方。

  焦飞吃了几次亏这才想到要找几个帮手,当初他在淮河中收了一鱼,一蛟,后来还夺了淮河大总管李宫的手下,急切间要寻水中妖怪来倒是不难。这些妖怪修为低浅,焦飞本想弃之不顾,但是此刻遇上了难处,这个少年才把这夺来的淮河大总管身份重新拣了起来。

  正所谓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焦飞当即驾起了乌云兜,去淮河中召集旧部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