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命毒体 > 第七章老色鬼(求票!)
  在余晖跪倒的刹那,荆武鸣立刻转过身来,然而预料中余晖的痛呼并没有出现,原来荆武鸣脸上的紫色纹络于此时再次隐去。

  正准备承受紫色纹络灼烧的余晖并无大碍,他也发现这一点,反射性挡在面前的双臂慢慢放下来,看着一如往常的荆武鸣,他面上的惊恐之色褪去,反而露出尴尬之色。

  “荆兄实在对不起,刚才在下被仇怨冲昏头脑,希望荆兄能宽宏大量,饶过我这一回。”

  荆武鸣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并非是因为余晖所说之言,而是那紫色纹络竟如此的不给力,于关键时刻隐而不发。

  不过余晖既然求饶,他也不想再去追究,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的好。

  他脸上无笑硬挤笑地说道:“余兄能忘记前仇旧怨自然最好不过,只是下次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最后,他还不忘威胁道。

  “多谢荆兄大仁大义,在下往后绝对以荆兄马首是瞻,荆兄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余晖说的情真意切,即便是十息已过,他也未有所动,不仅如此他还向着荆武鸣行起主仆之礼,向其俯首跪拜。

  余晖此番作为不仅未让荆武鸣放下心来,反而让他的警惕之意越发浓重,所谓‘能屈能伸者,成大事也!’,这样的余晖岂会是甘于人下之人。

  思及于此,荆武鸣不由得暗暗咧嘴,可以说从城主府宴会到来此,余晖的表现无不突显他狡猾,心思反复无常的性情,这也给不善人情世故的他上了一课。

  此外,也可以说余晖是彻底改变荆武鸣性格的因素之一,这也是日后天道界诸君惧怕荆武鸣的真正所在,毕竟面对一个心思如鬼的天地至强者,无人能做到坦然自若。

  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如今荆武鸣对余晖既保留警惕之心,也怀有欣赏之意,他弯下身形,将余晖托起,诚意笑道:“余兄何须如此,你我都还是朋友啊!”

  “哈哈,荆兄既然如此看得起在下,在下就不再多言,谨听荆兄吩咐就好。”余晖从地上站起,大笑的同时,拱手说道。

  “你啊!”荆武鸣摇摇头,不再于此逗留,继续向前走去。

  余晖跟在其后,既不言也不语,默默跟随。

  来到轮回桥前,荆武鸣对其上的密集的骷髅越发胆寒,无他!只因入目而来的皆是人骨,离得远时他还尚不觉得,如今近在咫尺,这股莫名的寒意便逐渐布满他的全身,即使他此时只剩下魂身。

  余辉自然也是如此,看着那一个个用骷髅头点的灯,再加上下方滚滚流淌的忘川河,还有那不断破裂的昏黄气泡,他岂有不怕之理。

  许久,荆武鸣长吁口气,慢慢的抬起脚踏在轮回桥的第一个台阶上,在他踏上的一刹那,忘川河中一个昏黄气泡突然升起,并快速来到荆武鸣近前,将他包裹其中。

  同一时刻,一道亘古而来的无情之音入耳。

  “造杀孽,毒百人,生怨恨,入地狱。”

  随着话音一落,包裹荆武鸣的昏黄气泡陡然炸裂,炸裂而开的气泡竟化作一道长鞭,不断的向着荆武鸣鞭打。

  “啊——”

  荆武鸣被突然而来的鞭子打得猝不及防,然而不待他反应过来,第二鞭、第三鞭……紧随而来,随后此处只剩下他的痛嚎声。

  不多时,荆武鸣的魂身就被鞭打的七零八碎,眼看就要魂飞魄散,就在这时。

  “可怜的小乞丐……”

  “……”

  “《凝魂诀》……(一段晦涩难懂的口诀)”

  隐藏于荆武鸣灵魂深处那段记忆突然爆发,他不仅想起那场梦中传道,更是想起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也于此时他才知道原来早在十年前,自己就被人算到终有魂飞魄散之日。

  不过生死关头怎会待他细想,只听得他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其面上的紫色纹络再次出现。

  伴随着紫色纹络的出现,他被鞭打得七零八碎的魂身快速愈合,然而不过片刻,他的魂身再次破碎,随后又再次愈合,如此反反复复,那紫色纹络也随之越发幽深,并有着向脖颈蔓延的趋势。

  发生于荆武鸣身上的一切,余晖自然看得清楚,他不知道为何会这般,他试图去询问荆武鸣,然而后者时刻处于破碎与愈合的状态之间,又如何给的了他答复。

  无奈之下,他既不敢冒然上桥,也无法离开此地,剩下的只能是等,然而这一等就是一年后。

  这一年来,于此地又来到无数死去之人的魂魄,他们在从余晖口中得到情报之后,有人选择等荆武鸣答复再上轮回桥,而有人则选择踏上轮回桥,其中不乏有平安无事过桥之人,自然的也有如荆武鸣这般惨遭孽劫之人。

  当然,那些遭遇孽劫之人轻者魂身淡薄,重者魂飞魄散,只是在他们魂飞魄散的刹那,荆武鸣面上已逐渐布满到脖颈的紫色纹络,竟如一条条紫色的长蛇一般,快速来到魂飞魄散处,在那些破散的魂魄消散之前,将其吞噬。

  随着紫色纹络吞噬的魂魄越来越多,荆武鸣的魂身虽说时刻处于崩溃状态,但实质上他的魂身越发的凝实,而他自己对此自然有所感,也正是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如今一年已到,鞭打荆武鸣的鞭子逐渐消失,荆武鸣也随之有了喘息的机会。

  “荆兄,你为何会如此?踏上轮回桥到底会发生什么?”鞭子刚一消失,余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余晖有此一问,早在荆武鸣意料之中,而且他还知道这轮回桥是根据魂身上的孽债降下孽劫,也就是说若是死前是个大善人,那么此人就可平安过桥,而如果过桥之人孽债太多,就会如他这般入地狱,承受孽劫之苦。

  不仅如此,孽劫之力对凡俗之魂可以说是必将魂飞魄散,然而若是渡劫之人死前是一个武道强者,那么此人凭借他的魂力就能平安过轮回桥。

  至于荆武鸣为何有如此判断,自然是因为三月前的一件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