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域逐玄 > 第一章命如荒草
  柳凡尘曾觉得自己是那种落在石头上,也能钻出一条缝活下来的人。他曾在山里看到过一棵树,那棵树,就是生在了石头上,却生生地以根系钻入石头缝里,保留了一线生机,活了下来,最后枝繁叶茂。

  虽然经历了幼年丧父的悲痛,又小小年纪便跟随母亲来到了一个极不友善的家庭,他还是顽强地成长了起来。十岁的时候,个头还没有桌子高,他便勇敢地逃离了那个充斥着酒精味道的家,逃离了继父的皮鞭和荆条,逃离了母亲的眼泪和无助,孤身一人,前往城市闯荡。

  十余年的摸爬滚打,浮沉挣扎,他从擦拭拳台的杂工做起,一步步成为c市地下拳坛炙手可热的人物。就在他准备大展一番拳脚的时候,却遭遇了当头一棒。在一次例行的医疗检查中,他被查出患了尿毒症。

  原本亲如兄弟的老板,不但没有花钱替他治病,还立马将他扫地出门。熟悉的朋友,立刻不再往来。原本已准备谈婚论嫁的女友,撒手而去,另寻新欢。随着病情的逐渐加重,柳凡尘无力地发现,离开那个挥洒了十几年血汗的拳台,他什么都不是。

  他曾以为自己跟村子里那些一辈子拴在土地上,如荒草一般一茬茬生长,又一茬茬死去的人有所不同,尤其是跟那个平日里只知打牌喝酒、回家打骂妻儿的禽兽继父有所不同。然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也只是一株普通的野草,跟别的野草并无二致。甚至,他生命的春天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而那些混蛋一样的人,却活的比他要久,而且还活的比他要滋润,根本不像他这般辛苦。

  潦倒之中,柳凡尘给母亲写了一封信,恳求她念在母子一场的份上,将来把他安葬于故土,与早已去世的父亲为伴。然后,他选择了再次站上拳台,而且是站立到了老板的对立面。

  踏上拳台的那一刻,他能感受到拳台下老板投来的不屑目光。这是一场胜负毫无悬念的战斗。可是,败又如何?他很快就将告别这个世界,而老板,还有几十年的光景。但是,几十年后,在丧钟响起的那一刹那,他将忍受恐惧的无限折磨。因为他贪恋生命的享受,害怕死亡的降临。

  而柳凡尘,他自一出生起,就近乎一无所有,一生都在为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奋斗,一步步逼出自己的潜能,突破自己的极限。他的生命虽然短暂,却也拥有属于自己的精彩。就算病魔缠身,老板把他扫地出门,他依旧是要站着踏上拳台,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在弥漫着血腥气息的拳台上,柳凡尘拼尽全力,撑满了两回合。期间他数次被击倒,又数次站了起来。只要还有一丝意识,他就会强迫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在他第五次昏昏沉沉地站起来后,原本不想取他性命的对手,也有些不耐烦了。伴随着对手眼中的凶光和那毫不留情的致命一击,柳凡尘脑袋中拳,重重地倒在了拳台上,身体不再动弹,气息渐无。而他的灵魂则是陷入一片黑暗的海洋,无止境地沉沦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早已在无尽的黑暗中永远沉沦下去的灵魂,突然又看到了一丝亮光。头顶的光越来越亮,柳凡尘循着这光不停地往上爬,最后奋力一跃,终于彻底脱离了禁锢着他灵魂的黑暗深渊。

  紧接着,他便睁开了眼睛,重新回到世界上。只不过这一个世界,与他所熟悉的世界,已经截然不同。与此同时,另外一段并不怎么美好的人生记忆,涌入他脑海里。

  柳凡尘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名老人。从融合的记忆中,他知道这老人是个读书人,读了一辈子书,婚也没结,子嗣也没有,也没有考取半分功名。如今他已垂垂老矣,疾病缠身,父母早已不在,亲戚已断绝来往不知多少年,膝下没有子女供养,唯有一个混吃等死的命。刚刚就是外出拾柴火的时候,脚下路滑摔了一跤,就此见了阎王爷。

  柳凡尘小心地活动了一下衰老的身体,驼着背,拄着拐,慢慢回到屋子里。以昏花的眼睛四处打量一番后,柳凡尘发现自己除了满满一屋子泛黄的书籍外,什么都没有。

  深秋的寒风从门外灌进来,令人感觉到深深的寒意。柳凡尘抓过几本书,撕开丢入炉子里,点燃取暖。

  这老儒一辈子都耗在了这些书册上,往日里当珍宝一般保护着,是断不会用来生火的。柳凡尘却没有这些禁忌,他一边凑近炉火取暖,一边把书页慢慢撕扯下来丢入炉内。

  烧掉几本书后,柳凡尘又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这一本书略微有些沉重,封皮也是古色古香,颇有韵致,上面印着名字,叫做《太玄经》。

  柳凡尘翻开看了看,发现这《太玄经》乃是一名古人的遗作,由后人编辑整理而成。此人皓首穷经,耗尽一生心血研究学问。因其书作并不被时人所了解,他又醉心学问而未考取功名,晚年生活困窘,因此遭人所取笑,被讽“白首著太玄、空腹悲西风”,最后饥寒交迫而死。

  “不过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罢了。”柳凡尘略微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把这本书直接丢进了火里。

  这书一接触火,便熊熊燃烧起来,逐渐化为灰烬。那封皮的外层,也被烧去,却露出里面金光闪闪一样东西来。

  柳凡尘一看那金光非比寻常,立刻用火棍把这东西拨了出来。这东西外面的书皮,已经被烧尽,显露其本来的形状来,却是一片羽毛,巴掌大小,轻盈无比。虽然刚刚经历大火焚烧,却一点温度都没有,拾起来放在手内,还有一点微凉之意。

  羽毛的正面,隐隐约约浮现出几个字,“太玄神羽”,下面是几句谒语:“虚空浩瀚,星辰渺渺;大千轮回,元一上玄。斯人已逝,神羽惟留;乾坤变易,陟彼遂初”。

  羽毛的背面,则是一幅图画。那图画乃是一片虚空广袤的旷野,旷野之中,生长着一棵歪歪曲曲、不中绳墨规矩的大树,树下是一大片草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应该是件极为特殊的宝物吧?也许,我跟其他那些荒草一般默默无闻的人物,终究是有所不同。所有的不甘平凡,所有的苦痛挣扎,终于是令我来到了此处,得到了这片神羽。”柳凡尘静静地瞧着手中的太玄神羽,心潮起伏。

  命运曾给了他站上地下拳坛之巅的机会,却用尿毒症轻松取走。命运给了他重生一次的机会,却配了这一副老迈残躯。而今,命运又给他这一件奇珍异宝,却不知道会不会在下一刻,轻松取去,让他空欢喜一场。

  只不过,虽然已经见识过了命运的残酷与无常,柳凡尘,却是丝毫没有低头的意思。纵知一生已然平凡而短暂,却依旧是要全力以赴坚持到底,这,不正是人和野草之间最大的区别吗?

  他咬破手指,把鲜血滴在了太玄神羽的表面。鲜血逐渐渗透进去,消失不见。那道神羽,也慢慢化作一道金光,沿伤口渗入进去,穿透皮肉筋骨,最后在丹田内蛰伏了起来。

  一股温润无比的气息,自神羽之中缓缓渗透出来,随着呼吸的流转,滋养着柳凡尘老迈不堪的身躯。那些早已是不堪重负的内脏、筋肉,似乎减轻了一点负担,原本是沉重无比的身躯,也变的轻盈了一点。

  这神羽,竟是有着自然淬体的奇效,能够始终不断地滋养筋肉骨骼和内脏皮膜。若是如此的话,这原本已是到了生命末期的老迈残躯,或许还有着焕发第二春的机会。这原本已是碌碌一生,一无所成的生命,或许,还能在这五彩斑斓的世界里,绽放出一丝别样的光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