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域逐玄 > 第一章命如荒草
  柳凡尘曾觉得自己是那种落在石头上,也能钻出一条缝活下来的人。他曾在山里看到过一棵树,那棵树,就是生在了石头上,却生生地以根系钻入石头缝里,保留了一线生机,活了下来,最后枝繁叶茂。

  虽然经历了幼年丧父的悲痛,又小小年纪便跟随母亲来到了一个极不友善的家庭,他还是顽强地成长了起来。十岁的时候,个头还没有桌子高,他便勇敢地逃离了那个充斥着酒精味道的家,逃离了继父的皮鞭和荆条,逃离了母亲的眼泪和无助,孤身一人,前往城市闯荡。

  十余年的摸爬滚打,浮沉挣扎,他从擦拭拳台的杂工做起,一步步成为c市地下拳坛炙手可热的人物。就在他准备大展一番拳脚的时候,却遭遇了当头一棒。在一次例行的医疗检查中,他被查出患了尿毒症。

  原本亲如兄弟的老板,不但没有花钱替他治病,还立马将他扫地出门。熟悉的朋友,立刻不再往来。原本已准备谈婚论嫁的女友,撒手而去,另寻新欢。随着病情的逐渐加重,柳凡尘无力地发现,离开那个挥洒了十几年血汗的拳台,他什么都不是。

  他曾以为自己跟村子里那些一辈子拴在土地上,如荒草一般一茬茬生长,又一茬茬死去的人有所不同,尤其是跟那个平日里只知打牌喝酒、回家打骂妻儿的禽兽继父有所不同。然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他悲哀地发现,自己也只是一株普通的野草,跟别的野草并无二致。甚至,他生命的春天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而那些混蛋一样的人,却活的比他要久,而且还活的比他要滋润,根本不像他这般辛苦。

  潦倒之中,柳凡尘给母亲写了一封信,恳求她念在母子一场的份上,将来把他安葬于故土,与早已去世的父亲为伴。然后,他选择了再次站上拳台,而且是站立到了老板的对立面。

  踏上拳台的那一刻,他能感受到拳台下老板投来的不屑目光。这是一场胜负毫无悬念的战斗。可是,败又如何?他很快就将告别这个世界,而老板,还有几十年的光景。但是,几十年后,在丧钟响起的那一刹那,他将忍受恐惧的无限折磨。因为他贪恋生命的享受,害怕死亡的降临。

  而柳凡尘,他自一出生起,就近乎一无所有,一生都在为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奋斗,一步步逼出自己的潜能,突破自己的极限。他的生命虽然短暂,却也拥有属于自己的精彩。就算病魔缠身,老板把他扫地出门,他依旧是要站着踏上拳台,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在弥漫着血腥气息的拳台上,柳凡尘拼尽全力,撑满了两回合。期间他数次被击倒,又数次站了起来。只要还有一丝意识,他就会强迫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在他第五次昏昏沉沉地站起来后,原本不想取他性命的对手,也有些不耐烦了。伴随着对手眼中的凶光和那毫不留情的致命一击,柳凡尘脑袋中拳,重重地倒在了拳台上,身体不再动弹,气息渐无。而他的灵魂则是陷入一片黑暗的海洋,无止境地沉沦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早已在无尽的黑暗中永远沉沦下去的灵魂,突然又看到了一丝亮光。头顶的光越来越亮,柳凡尘循着这光不停地往上爬,最后奋力一跃,终于彻底脱离了禁锢着他灵魂的黑暗深渊。

  紧接着,他便睁开了眼睛,重新回到世界上。只不过这一个世界,与他所熟悉的世界,已经截然不同。与此同时,另外一段并不怎么美好的人生记忆,涌入他脑海里。

  柳凡尘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一名老人。从融合的记忆中,他知道这老人是个读书人,读了一辈子书,婚也没结,子嗣也没有,也没有考取半分功名。如今他已垂垂老矣,疾病缠身,父母早已不在,亲戚已断绝来往不知多少年,膝下没有子女供养,唯有一个混吃等死的命。刚刚就是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