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影天邪传 > 第二节暗流,屠妖
  夜已深;大元帅府中的大多数灯火均已熄灭,唯有后院小厅之中烛光仍在闪亮。

  “哇唔~”晴书韵一口吞下了水云翩今晚亲手所做的最后一个饺子,然后仰面往椅背上一靠,捧着小肚子心满意足的吐了一口气。

  “我的天,这食量,无论看几次都让人觉得恐怖啊!她没长成一头肥猪也真是天地间的奇迹了”坐在一旁的晴剑霄心中暗暗惊叹,不禁伸出手来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珠---其实,魅邪天大人那吃不走样的身材并非靠的什么“天地间的奇迹”,而是她本身所修炼的《素玄天章》会将身体里剩余的能量全部转化为内力所致。

  回说晴书韵,她吃饱喝足之后,便将自己夜探皇宫的所见所闻向同在厅内的父母及哥哥大致讲述了一遍;顺道,也把自己在玫菊宫动的一个“小手脚”与自己想的一个“小计谋”告诉了他们。

  晴天明,水云翩与晴剑霄听完了她的话,内心都有些的震动;特别是水云翩,对项仙儿的“宫中偷情”之举,真是难以置信:

  “韵儿,你当真没弄错么?仙儿她”

  “老娘,女儿我两只眼睛一双耳朵看得清楚听得明白,要是有半点纰漏,我‘魅邪天’三个字倒过来不是,是我‘晴书韵’三个字倒过来写!”晴书韵一拍肚子,很严肃的说道。

  “唉”看着女儿这认真的表情,水云翩也是不得不信了,她摸了一下晴书韵的头,叹口气道,“姐姐真命苦,自己在宫里被人算计不说,女儿又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来,这可怎么办才好”

  “哎,娘,你不要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晴剑霄闻言连忙安慰道,“这饭要一口口吃,事情亦得按轻重缓急一件件来了;我觉得仙儿表妹这偷情的事儿反正还没给人家捅出来,可暂且放放;咱们先把玫菊宫那边那下毒的爪子给废了再说!”

  “没错,这点我同意剑霄的!仙儿的事情,我们现在暂不要管。”晴天明一拍儿子的肩膀道,“至于那下毒的事么按照惯例,皇上在清明过后都会举行一场家宴;那时,就是利用韵儿的‘小手脚’‘小计谋’除去玫菊宫毒害的最好时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要先想个好点说法把玫菊宫下毒的事告诉宁妃,并说服她协助我们才行。”

  “这个交给我吧,她毕竟是我姐姐。”水云翩轻吁了一声。

  “好,那就有劳夫人了!”晴天明微笑点头,搂住了水云翩的肩膀

  就这样,一家人又商议了一段时间以后,便各自散去;晴书韵也轻步窜回了自己的“天玦苑”中。

  “嘁,狗胆包天的家伙,居然摸到本丫头的地盘上来了。”一进院子,晴书韵便立时发觉院中假山背面藏了一个人,正偷偷的往自己这边瞄着;但晴书韵却不动声色的打开房门,进了花厅。

  “小姐,你回来啦!”她刚刚进屋,两个衣着讲究的丫鬟便点着了油灯,从内室里迎了出来---她们一个名叫“凝嫣”,一个名叫“霓裳”;都是从小就被晴家收养的孤儿,还贴身伺候过水云翩几年,深得晴府上下的信任;晴书韵回家以后,水云翩就把她们配在天玦苑,照顾女儿的起居了。

  “凝嫣姐,霓裳姐,你们还没睡啊~”晴书韵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脸盆架边。

  “小姐您没回来,我俩哪敢哎!!”凝嫣话说到一半,看见晴书韵用毛巾蘸起脸盆中的冷水来就要往脸上擦,便连忙和霓裳一起拦住她道,“小姐,这水都凉了,我们再去”

  “不用!不用!哪那么讲究~我以前飘在江湖里的时候都是用冷水洗的!”晴书韵满不在乎的挡开了凝嫣和霓裳的手,就洗起脸来;凝嫣和霓裳也只得无可奈何的呆在一旁了。

  看着晴书韵那无妆无饰,就已美得无法形容的面庞,凝嫣和霓裳真是倾羡不已---其实她们俩一个娇若梨花带雨,一个艳如海棠春色,都已是花容月貌的大美人儿了;但与晴书韵和水云翩一较,简直天壤云泥,自惭形愧;记得刚刚见到水云翩和晴书韵的时候,她们两个女子都先后两次被这对母女勾出了魂去呢!

  “对了,既然二位姐姐还没有睡,那帮我个忙吧~”凝嫣与霓裳正盯着晴书韵的俏面瞅着时,对方已经洗好了脸,轻描淡写的对她们微笑道,“若是等会儿老爹又来查我有没有睡在树上,而我却不及赶回的话,就请你们告诉他不必担心,我出去抓完了‘耗子’就回来~”

  “什么?!小姐你还要”凝嫣与霓裳听后同是一愣,但还未等她们反应过来,晴书韵便身形一幻,悠然无踪了

  “好啦,该收拾收拾你咯~”晴书韵闲闲歇在天玦苑中假山旁的大树上,望着那浑然不觉“黄雀在后”的黑衣人,信手一挥,一片随风飘舞在她面前的飞叶便激射而出,以电掣之速悄无声息的朝那黑衣人袭去!

  晴书韵这一击并不是想要了对方的性命,因此力道施得很小,也没有正正瞄准对方;所以,那枚飞叶仅仅只是擦着那黑衣人胸前一划而过。

  “!”可就是这么轻轻一划,便已将那黑衣人生生弹飞,直直摔出了元帅府外!

  而晴书韵这一招拿捏得极好,并没有引发出很大的声响。

  那黑衣人则狠狠吃了一大亏,右臂被摔折了不说,肋骨也被震断了好几根;他又惊又怕,却不敢声张,只得吞下已涌至喉头的鲜血,强撑一口气,夹着尾巴朝东北方向逃去了。

  “逃吧,逃吧~逃回老家去,带我见识见识小耗子背后的大耗子,长得是个什么模样吧~~~~”

  夜色茫茫,虫鸣寂寥,一丝若有若无的魅影,隐隐飘荡在风中

  夜半三更,伸手不见五指;黑衣人强忍着内伤左绕右拐,再三确认没被人跟踪之后,才往城外奔去;不一会儿,他便来到了彭城近郊一个破旧的大院外---那院中还燃着熊熊篝火。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