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影天邪传 > 第一节倒霉的少年
  清晨,昆仑派后山,略带寒意的微风中夹杂着凌乱的声响,一身着破旧道服的少年持剑在终年积雪的山林中蹦跳着,似乎是在练剑---说是练剑,其实毫无章法,根本就是在乱甩乱砍。

  “嗖!碰!!当!!!哎呀!!!!噗通!!!!!”忽的五声传来,连贯流畅,毫无窒怠---那少年剑甩脱手,打在附近一棵大树上,然后反弹回来,准确无误的砸中了他的脑门,将他打翻在了雪地里

  “哎呦疼!疼!疼!!”那少年摸着自己脑袋,慢慢坐起身来---他看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身材中等,身高中等,长相不丑也不帅,看起来还似乎有点呆呆的,长着一副标准的路人脸好吧,眉宇间可能原本还有那么一丝俊朗与英秀,但是现在也完全被他的囧像给盖光了~总而言之,他就是个毫不起眼的家伙。

  “哈哈哈!!!”这时,几声大笑声从林间传来,接着“嗖!嗖!嗖!”三声,三个穿着素净道服的青年从树上跳下,立在了平凡少年面前---他们个个神采飞扬,周身散着一股热气,显是功力颇高之像。

  “嘿嘿,真有趣啊,少遥师弟,你这练得是什么高深的剑法?师兄们可都没见过啊!不是今日碰巧路过,还真不知道师弟你有这么一手呢!”一面目清秀,年约二十岁上下,挑着八字眉的青年语带嘲讽的问道。

  “诶~少功师兄,如此高深的剑法,少遥师弟又怎么会告诉我等呢?那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练得功夫哇!”另一瘦高青年谑笑着,顺而极轻蔑的瞟了地上的平凡少年一眼。

  “呵,这皇家的子孙生来就是天之骄子,岂是寻常人可以比肩的?咱们还是回去修咱们的昆仑剑法,不打扰少遥师弟练他的神妙剑术了吧!啊,对了,昨日我等挑灯练剑,不小心扫落了不少树叶在练武场上,一会儿师弟要记得清扫哇!麻烦你咯~哈哈!”最后一个一脸福态的胖弟子笑完,三人便“嗖”的一声飞走了;他们腾身时,还故意带起了几片雪土来,啪啪啪的打在了平凡弟子身上。

  “唉~倒霉怎么老撞上那三个无聊的家伙”平凡少年不紧不慢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伸了伸懒腰,没好气道,“嘶,好冷~还是去厨房看看,有没人早餐剩下一两个烧饼什么的吧”

  说罢,少年便跟没事人似的捡起剑来就走---咳,能有啥事儿呢?又不是第一次了,几年下来早已习惯---刚才那三人,便是昆仑派年轻一辈里最被看好的七人组中的三个:八字眉的是大师兄杨少功,瘦高的是四师兄张少易,胖子是七师兄欧少元;他们也是整个昆仑派中最喜欢整平凡少年玩的三个。

  另外,七人组中还有四位,分别是二师兄徐少卿,三师兄慕少英,五师兄云少耿与六师兄姜少冲。至于平凡少年自己嘛,就是那万年吊车尾,被誉为“昆仑派史上最大草包”的小师弟项少遥了。

  其实,少年的本名并不叫“少遥”,少遥是入门后的道号;而他的本名,是“项平逍”---不错,正是当今明德皇帝的第三个儿子,生母乃“宜妃”。

  人人都道皇子乃是荣华富贵的标志;但是在他这儿,皇子却变成了不幸人生的代名词,至少目前是这样---他的母亲宜妃并不得宠,家势也在宫廷斗争中逐渐衰落,故而母子二人在宫中过得一直极为低调;但皇子毕竟是皇子,只要有着继承大统的可能,就有着遭人陷害的危险;果不其然,在宫中各种势力的“共同努力”下,他夸张的从出生开始就被冠以了“游手好闲”,“慵懒无用”,“惹是生非”,“克父克母”等等恶名,颇被明德帝厌恶;加上宜妃正正赶在明德帝生辰的那一天病逝,更是让明德帝嫌恶他母亲晦气的同时,连带烦死了他这个扫把星;在草草了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